第0076章 百年老字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蜀山山頂雖然是一個平頂。

  但沒怎麼被開發過,山上有的地方也有一些較高的山岩,並不是真正理想的平面體。

  秦祚明抬眼望去,山頂是不缺乏水源的,水稻都是一小塊一小塊的。

  估摸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要收割了。

  不少山民在稻田裡勞作,這不是秦祚明想像當中土匪窩的模樣。

  這些人能自給自足,相比於外面百里無人煙要強上許多倍。

  山頂上的煙火氣息非常濃重。

  蜀山海拔將近三千米,足有11平方公里的平坦山頂,大概有一千個往上的足球場大小,確實是個桃源之地。

  外面的世界,將近三百里連零星的人都沒有,他們這土匪當的,搶誰去?

  那些結寨自守的豪強大戶?

  別想了。

  說的嚇人些是土匪,實則就是一群武裝自保的農民。

  關隘上連門火炮都沒有,實力鐵定不如那些豪強大戶。

  在秦祚明看來,這裡就是一個地方有些大的天然堡子。

  與沿途見到的地主豪強建立的堡子,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哎,三當家的,山上怎麼還有和尚廟啊?」

  秦祚明指著不遠處的寺廟面露疑色:「這裡不是道家起源嗎?」

  在他看來,道家起源的地方,有道家的廟宇才算正常。

  有和尚廟,極其不正常。

  蘇若楠的腳步不停:「朝廷封了瓦屋山,把張道陵讀老子注的地方以及廟宇給燒毀了,然後和尚們就上山來蓋寺廟了。」

  「好傢夥,還是禿驢牛皮。」

  秦祚明嘖嘖個不停,佛家爭地盤可太厲害了,反正又不上稅,趁你病要你命啊。

  兩人說話間。

  眾人就已經走到一處地勢較高的地方,這裡便是土匪寨子。

  山門上有三個大字的牌匾:清風寨。

  「這名字可真是爛大街。」

  秦祚明暗暗吐槽道,一點都不霸氣。

  蘇若楠看著門口,卻是露出了放鬆的神情,終於回家了。

  至於門口立著一個石碑,秦祚明走近一瞧:

  「滾滾長江東逝水,嚯,楊慎的詞?難不成他也來過蜀山玩耍,在清風寨留下墨寶了!」

  秦祚明掐指算了算:「他少說過世百年了,這麼說清風寨還是百年老字號的土匪窩了?」

  「有底蘊啊。」鄭路一臉佩服的道。

  「秦二哥,楊慎乃是大學士楊延和之子,我大明三大才子之首,他老家是新都的,來過瓦屋山實屬正常。」

  邵明俊也是萬萬沒想到土匪窩前還立著楊慎的詞。

  「三大才子?」秦祚明俊認真思索,稍加理解,問道:

  「三大才子其實是有四個人對不對?」

  「秦二哥,你這都哪跟哪啊?」邵明俊啼笑皆非:

  「三大才子乃是楊慎、解縉和徐渭。」

  「嘶。」

  秦祚明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不是唐伯虎那波的。

  就在秦祚明跟邵明俊閒聊天的時間。

  清風寨的大門緩緩打開,從裡面走出一隊人馬。

  為首者是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走的是龍行虎步,把後面追隨者拉開了好幾個身位。

  「妹子,你回來了!」蘇石大吼一聲,聲若驚雷。

  「大哥,我回來了。」孫若楠只是面帶微笑回應了一聲。

  「大當家的。」眾多土匪紛紛打起了招呼。

  「兄弟們辛苦了。」

  蘇石看著眾人,又瞧了一眼帶回來的二十多個人,非常滿意。

  畢竟這年頭,擄掠點人口上山實屬不易。

  「走,進寨子給你們接風。」蘇石大手一揮,眾人便浩浩蕩蕩的走進去寨子。

  秦祚明也在眾人的「簇擁保護下」進入山寨。

  嗯。

  怎麼說呢?

  秦祚明心裡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寒酸,就這木頭寨子可真是外邊看著鮮亮,裡面挺破的。

  兩側有個木質角樓,用來望高監視。

  左邊一側房子應該是土匪們的大通鋪房間。

  右邊的是一些雞鴨牛羊馬圈。

  唯一可圈可點的便是院落當中掛著一面杏黃旗,上書四個大字:替天行道。

  正房是一個二層結構的木屋,瞧著像是好好修建的一樣。

  秦祚明登上幾階木質台階,便到了聚義廳門前。

  門前的有一副對聯:常懷貞烈常忠義,不愛資財不擾民。

  進了屋子內,視線一下子就有些暗淡起來了。

  左右各四把交椅,正當中一個虎皮的木椅子。

  虎皮木椅上空插著一個旗子:川中食鐵獸!

  秦祚明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據他所知明末農民起義軍的綽號,都比較霸氣。

  像什麼撞塌天,搖天動,什麼王,什麼虎,狼,龍之類的。

  叫食鐵獸的扛把子,秦祚明還是第一次見識到。

  果然川蜀特色。

  丫的他不會在後院養了大熊貓吧?

  然後七個頭領分別落在兩側。

  蘇若楠領著獨頭虎以及雷大頭坐在左側。

  右側打頭的則是一個年老的道士,然後一個書生模樣的,剩下兩個壯漢。

  蘇石聲音粗獷,二十二個百姓的畏畏縮縮,躲在秦祚明身後。

  「行了,廢話不多說,你們今天入了我們山寨,就是我清風寨的人了。」

  蘇石坐在虎皮椅子上:「我給你們講下規矩,第一年我管你們吃管你們喝,

  你們在這山頂上開墾田地,每年的收成咱們對半分,我保護你們,也不會讓人在山上欺壓你們。」

  秦祚明沒有貿然開口,反正自己又不是來種田的。

  倒是他身後的幾個人面露欣喜,有個老頭子仗著膽子走到前面:

  「大王,此言當真?」

  「自然是當真,要不然我妹子千辛萬苦帶你們上山,路上管你們吃喝做什麼,你們還沒一頭豬值錢呢!」

  「多謝大王。」

  二十二個百姓面露歡喜,爭相給山大王行禮。

  這不僅是給他們口飯吃,更是讓他們以後的生活有了盼頭。

  「秦二哥,這些土匪倒是挺善良的。」邵明俊小聲嘀咕了一句。

  「善良,他們要五成都不多嗎?」

  秦祚明沒有接觸過這種事,也不會貿然覺得不對。

  不同的歷史環境下,有著不同的規則。

  「秦二哥,天底下極少有這種租子。」邵明俊通過他父親邵捷春知道一些耕種的事:

  「許多地方的豪強都是要與佃戶二八分的,有些地方一九分也是存在的。

  那些狗大戶反倒不怎麼上稅,稅都是平民百姓出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