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7章 當匪的第一天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聽完邵明俊的話,秦祚明忍不住叫出了聲:「臥槽,要的這麼狠?」

  果然到了王朝末年,土地兼併異常嚴重。

  現在這個土匪只要五成,那他剝削的也不算嚴重,甚至非常有良心!

  一半對一半,非常符合他們土匪發展的公平理念。

  大當家蘇石瞧著突然出聲的年輕人,盯著他道:

  「怎麼,你小子有意見?」

  像這種自詡正義的人,他見多了,也揍的多了。

  「沒有,你才要五成,大王非常有良心,我聽聞那些狗大戶要八九成呢。

  怨不得蘇姑娘會沿途救助弱小,原來根子是在大王這裡。」

  「哈哈哈哈。」

  蘇石被秦祚明這話拍的非常舒服,用手指了指他:

  「你小子竟說大實話,方圓十餘里,誰都知道我們兄妹兩個,心地善良的很。」

  「倒是小弟我孤陋寡聞了。」

  秦祚麼微微抱拳,看樣子山寨就是想要多找些工具人來供養他們。

  至少從目前來看,大家都是雙贏的存在。

  土匪們有了日後糧食保障,可以完全脫產習武。

  而上山的百姓們,不僅自身安全得到了保障,以後的日子也會好很多。

  蘇若楠瞥了秦祚明一眼,果然是見人說人話。

  獨頭虎側過頭,心裡暗罵小白臉,油腔滑調。

  至於右側的老道士見識的多了,手裡甩著太極塵。

  反倒的那個讀書人不住的打量著秦祚明。

  「行了。」蘇石靠在虎皮椅子上:「老子綽號川中食鐵獸,叫蘇石,你們看清我們八個人的臉。

  除了我們,其餘人在山頂上說話誰也不好使。」

  「是,都聽大王的。」以老頭為首的人皆是應聲。

  他們從今以後的日子是有盼頭了。

  「一路辛苦,帶下去吃肉吧!」

  大當家的直接揮手,讓人帶著他們去旁邊的房間。

  房間裡煮了一大鍋豬肉,咕嘟嘟的冒著香氣。

  百姓們瞧著這鍋豬肉,以及一旁的冒著熱氣的大米飯,不敢相信,這是給他們準備的。

  土匪窩裡還能好日子嗎?

  難不成這裡就是道長所說的人間樂園嗎?

  蘇若楠走進房間,親自給每個人都稱了一碗白米,上面蓋了許多塊豬肉。

  「今天大家可以吃個夠,以後想要吃的飽吃得好,就全靠你們自己了。」

  秦祚明手裡端著大瓷碗,瞧著冒著熱氣的豬肉,坐在椅子上。

  「總旗大人,你怎麼不吃啊?」

  小旗官鄭路咬著大肥肉:「嘴裡總算是有點肉味和鹹淡味了,非常下飯。」

  邵明俊同樣端著碗大口吃肉,許久吃不到肉,真香啊!

  整個屋子裡無論大人小孩都在瘋狂的吃肉,這種能吃肉的日子,他們多少年不曾有過了。

  甚至有些人是幾年不識肉滋味。

  秦祚明倒是沒有矯情:「我不愛吃大肥肉,把你們碗裡的瘦肉跟我換換。」

  「好。」邵明俊倒是沒含糊,依言就換。

  「總旗大人,這個肥肉吃了更有油水,咱們可都七天肚子裡沒有油水了,天天喝粥。」

  「我知道,但這麼多肥肉,我吃不下。」

  秦祚明端起碗咬著豬肉,他覺得李時珍記在的果然沒錯,江南的豬肉大多味酸,而且味道有些重。

  大規模閹豬養殖,像是不曾開展的。

  且後世的大白豬,在這個時間點,唯有東北和嶺南有的。

  相比較而言,整個大明,唯有關中陝西的豬肉味道最佳。

  現在秦祚明則是覺得鐵定是陝西的廚子會做豬肉,山寨里的廚子怕是不行。

  但這一幕落在孫若楠眼裡,卻是另有意思。

  誰不愛吃肥肉?

  尤其是肚子沒有油水,結果他竟然會如此關心下屬,直接把肥肉讓給別人。

  每次山寨拉來了新人,蘇若楠總會為他們親自盛飯,目的再申明一次,讓他們記住,是誰給他們飯吃!

  對於這種事,其餘八個頭領早就習慣了。

  大當家蘇石坐在虎皮椅子上,對著老道士說:

  「師傅,這山底下的日子越來越難過了,十天了,才尋找二十五個人,其中老弱婦孺占了大半。」

  老道士甩了一下太極塵:「大當家的,如今世道艱難。

  張獻忠既然已經攻破成都,那些官軍必然不會坐視他做大的,

  屆時山下定然是一片大亂,興許我們便能有機會壯大一二。」

  「長眉道長的意思是我們兩不相幫?」

  坐在他下手的書生,搖著鵝毛羽扇繼續問道;「莫不是道長也看好大順天子?」

  長眉道長搖搖頭:「貧道卜算這兩個人,別看如今勢大,可國祚終究長不了。

  至於前路如何,我等還是不要盲目定下基調,且再看看。」

  「這麼說,道長還是想要依靠朝廷,走宋江招安的路子了?」

  獨頭虎當即高聲道:「大當家的,此事萬萬不成,兄弟們都知道,大明當官的沒有一個好東西。

  最後咱們也得落個被朝廷利用身死的下場。」

  賽諸葛莫右用揮舞著羽扇道:「如今崇禎已死,新皇帝在督師大學士史可法等人的帶領下,

  必定會掃蕩寰宇,恢復大明,這些賊寇終究是長不了的。」

  史可法是東林黨人左光斗的得意門生,如今東林黨在江南,無論是在野還是在朝勢力都很大。

  特別是在擁護新皇上,他們前期投機排除福王以確保崇禎時期的東林黨人在政治上的操縱權。

  結果福王勾結軍頭上位,東林黨人玩崩了。

  導致史可法他在朝廷說話也不好使了。

  對於賽諸葛的言論,廳內眾人都覺得晦氣。

  事實也確實如此,大家以前給朝廷交稅,老老實實種地。

  可到頭來朝廷卻救不了他們,冷眼瞧著他們的家人餓死,富人吞併他們的田地,欺凌他們的妻女。

  富者愈富,貧者越貧。

  這大明朝廷還有什麼值得效忠的?

  大當家的蘇石對於自己兩個核心智謀團的論調,一時間也摸不清今後到底要怎麼辦?

  在這山頂上生活一輩子是不可能的。

  但此時外面的世界太亂了。

  讓他不得不慎重,否則一條道走到黑,容易把兄弟們全都葬送進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