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我的兄弟我可以動家法,你,不能!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80章我的兄弟我可以動家法,你,不能!

  烤豬被端上來,夥計立刻就很嫻熟的掏出小刀,將烤豬中間最精華的部分分成了了八份。

  這是望江樓的規矩,也正應對了桌上的八位客人。

  豬肉分好了,香味更加讓人垂涎,然而此時的眾人卻沒有半分想要動筷子的模樣。

  所有人都在等!

  等劉東明這個殺豬匠來分!

  「大家不要客氣,都吃,都吃!」

  劉東明站起身,用筷子將一塊塊烤肉一一幫幾人夾到碗裡,仿佛一個後輩尊敬長輩一般。

  待同桌的七人都分到了烤肉,他才把最後一塊夾上放進了自己的碗裡,最後才淡淡一笑,招呼著周龍將剩下的豬頭和豬尾連同盤起一起給旁邊那桌送了過去。

  待做完這一切之後,幾人都終於鬆了口氣。

  看來要殺的豬並不是在場的人!

  劉東明坐下來,也沒有開吃而是繼續道:「我有個兄弟,叫周虎。說來讓人汗顏啊,出身鄉下,也沒見過什麼世面,我本想著跟我來重慶能讓他吃一頓飽飯的。

  原本也還不錯,干點兒活雖不至於大富大貴,可總歸生活好了一些。可是,這人啊......」

  說到這兒,他不禁搖了搖頭,有些無奈道:「苦日子過慣了,偏偏就過不得好日子。見識到了城裡的繁華,看到了前凸後翹的么妹,就管不住自己,這便是墮落了!

  像這樣的人,按我說,就活該是在碼頭上扛貨的命。自己有多大的本事,沒有點13數!」

  眾人多聚精會神的聽著劉東明在說話。

  雖然劉東明沒有明說到底怎麼分肉,可在場的人都聽得出來,劉東明要說的事肯定和他口中的這位兄弟有關。

  果然,下一刻劉東明嘆了口氣,又道:「不過啊!我劉東明的兄弟,他再無能,再不知好歹,可他畢竟是我的兄弟。既然是我的兄弟,哪怕他該打、該殺,該上家法,那也是我劉東明的事。

  可是有的人卻當我劉東明是個死人!不僅給我兄弟下套,讓他欠下幾千塊的賭債,更是從我兄弟的口裡撬話,最後還將他打成了殘廢!

  我就想問問諸位前輩,是不是我劉東明不說話就真成了死人了?」

  他聲音越來越大,到了最後儼然就和吼出來一般,瘋狂至極!

  這下,所有人都明白過來了。

  朝天門!

  肯定是朝天門袍哥會!

  他們先前還有些奇怪,這朝天門袍哥會一直以來就固守碼頭上的事情,頂多也就開幾個酒館、茶館之類的。

  可這一次卻不同。

  他們竟然將手伸到了超市上面來。

  想必定然是他們找到了劉東明的哪位兄弟,問出了操作的關鍵才參與了其中。

  是了!

  一定是這樣!

  怪不得劉東明七大糧商都請了,卻偏偏沒有請朝天門的人,原來朝天門才是豬啊!

  不過他們卻並沒有說話。

  朝天門袍哥會,盤踞重慶城數十年,儼然就是袍哥會中的頂流。

  縱然他們七家聯手....恐怕也不容易!

  反之,他們為什麼要聯手?

  「那你準備吃這塊肉?」最後還是田文喜問出了問題的核心。

  同樣也代表了其他幾大糧商的想法。

  劉東明雖然說了分肉,可肉呢?

  不拿點實際的好處,他們可不會隨便出手!

  「這次請諸位前輩過來,晚輩自然是有一份心意的!」劉東明臉上神色一變,隨即就恢復了最開始溫文爾雅的模樣,笑道:「俗話說得好,獨樂了不如眾樂樂,吃獨食吃多了我也怕被撐死!

  就像這超市生意,我劉東明一個人做,光是重慶一地我估計至少就有百萬之利。可是除了重慶就不能做了嗎?當然不是!

  不止重慶,甚至下面的市縣其實也可以做,只不過規模小一些罷了!」

  劉東明說的很淺顯易懂,也是實話。

  在場的都是數十年的老商賈,只是一聽就知道裡面的道理。

  「那你的意思是?」侯金德有些坐不住了,又問了一句。

  重慶城的盤子夠大,一年百萬之利那是保守估計。如果加上境內其他地方,只要規模得當,依舊可以賺錢,無非是賺多賺少而已。

  如果加在一起,未必達不到重慶的利潤。

  可是聽劉東明的話.....似乎有點想和他們分潤的意思。

  「侯前輩!」劉東明朝著侯金德拱了拱手,笑道:「重慶城是所有人的,但也是諸位的。我劉東明固然生意做的再好,說來也不過是在諸位前輩的施捨下混碗飯吃罷了。

  當然,飯雖然能吃,可也有生米澀口的時候。可是如果和諸位前輩一起買個鍋,再向周邊的人多要幾把米煮成飯,諸位前輩覺得大家能不能吃飽,還會不會有生米澀口?」

  在場眾人都腦筋急轉!

  生米澀口,那就是有人找事!

  幾家人聯合起來自然不怕還有人從中作梗。

  至於找人要幾把米?

  呵呵!

  那便是向外省擴張的意思了.....

  他們這些商賈以前行事其實和劉東明說所的就差不多。

  就比如販米,低進高出,但凡有人想要入行,幾家人聯合起來打壓。

  如此一來各家自然是大把賺錢。

  可是這樣做未免就沒有問題,當利益分配出現摩擦的時候,就很容易分崩離析。

  到那個時候無疑便又成了一盤散沙。

  大家在商言商,心都跟明鏡似的。

  「可是你如何能保證我們當中沒人會有私心?」

  當即就有人問到了問題的關鍵。

  「依我看,超市的運作並不難。我們這次之所以輸給你無非是品種不夠齊全,以及擺放等小問題罷了。可既然現在大家都知道了如何操作,誰還會傻愣愣的合股?」

  ......

  利益才是所有人合作的核心。

  「我自然無法保證每個人都大公無私,可我敢說但凡哪位真要出去單幹,賺不賺錢我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絕對沒有咱們合起來賺得多!」

  劉東明斬釘切鐵的道:「超市看似簡單,可是諸位前輩難道就沒有想過一個問題。所有的賣貨也好,擺放也好,甚至請女店員也好,其實就是錦上添花而已。

  真正關鍵的在於貨品的組織和運輸!我打個比方,各位前輩可以算一算。就比如有人要去貴州,那麼勢必要組織貨品吧?可貨品的組織難道就這麼容易?

  每一樣都需要去談,拿貨拿的少了價格貴,如果拿的多了價格雖然降下來了可賣不出去怎麼辦?再加上各類成本,大家算算能有幾分賺頭?

  可若是大家聯合起來就不同了。拿貨,咱們可以打壓價格,貨品多了一個地方賣不出去,咱們可以多開幾家,以前一家啃不動的骨頭咱們幾家一起上難道還啃不下來嗎?

  面對著一邊聯合可以降低成本豐厚利潤,另一邊則單幹賺點辛苦錢,試問各位會如何選擇?」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