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讀書人忒壞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81章讀書人忒壞

  經商!

  成本永遠是一個恆古不變的話題!

  想要利潤高怎麼辦?

  無非就是兩個辦法。

  一、提高售價!

  二就是降低成本。

  可以說無論哪一樣做起來其實都不簡單。

  你成本再如何降,可總有底的時候吧?

  而你提高售價,哪怕你提高到了天價,如果沒人購買然並卵!

  所以說,經商它是一門藝術,是一門商賈和消費者心理戰的一門藝術。

  不僅要考慮消費者的承受能力,還要考慮到消費者的喜好。

  一旦抓住了這些東西,想不賺錢都難!

  所有人心裡都跟明鏡似的,聯合.....似乎真比單幹要強!

  然後他們就聽劉東明又道:「所以我想將青龍超市拿出來,聯合諸位前輩爭取一個月內拿下重慶,兩個月內拿下四川,三個月內開遍周邊十二省,不知道諸位前輩可有意見?」

  想要拿下重慶非常簡單,與七大糧商超市合併,再在轄區內市縣看情況再開連鎖店,在沒有任何競爭對手的情況下幾乎就鐵板釘釘了。

  只不過想要聯合恐怕關於投資以及資源提供和劃分還有的談。

  但無論如何,只要幾位大佬點了頭,其實其他的東西都是旁末節枝,不值一提。

  有的時候其實談事就是這麼簡單。

  個中厲害一說,利弊好壞都擺的明明白白,只要事關己身沒人會螺絲的溝子扭天行事。

  畢竟明眼人都看的出來,他們以前一致對外的同盟早就已經破滅,現在你不聯合那麼別人就會聯合,一旦自己被孤立在外了.....

  那就真的和這個行業無緣了。

  「那就多謝明少分的肉了,老頭我就先動動筷子!」

  田文喜首先拿起了筷子,一把就將碗裡的筷子夾了起來,看著油光水亮的烤肉滿眼都是笑意,張開了嘴巴朝著上面就是狠狠一口。

  他已經五十多歲,口中的牙齒早已經有些鬆動,此刻吃起肉來卻異常兇猛,待一口將嘴裡的肉吞進肚子之後才哈哈大笑道:「好肉!」

  其餘的幾人也不甘落後紛紛開始吃肉,一時間賓客盡歡!

  沒人再提賈家,也沒人去說朝天門袍哥會,甚至連超市也沒人提起。

  而劉東明也仿佛忘掉了一切的不快,直到吃的有些撐了才站起身帶著周龍向在場的眾人告辭。

  明天開始,一個龐然大物即將緩緩升起!

  當劉東明一走。

  樓上就變得沉寂下來。

  七大糧商似乎正在回味剛剛的美食,一個個的都斜靠在椅子上閉著眼睛想事情。

  而旁邊的那一桌卻依舊無人動筷子。

  終於還是有人開口了。

  「劉東明這個龜兒子搞什麼嘛?端一盤剩下的豬頭和豬尾巴過來是什麼意思?」

  說話的正是和侯金德一起過來的那位袍哥,名叫蔣道有,生的張圓盤似的大臉因此而得名,外號人稱圓盤大佬,也是一位紅旗大管事級別的人物。

  先前他恬著臉拍侯金德的馬屁被侯金德訓斥了一頓本來就不爽,可偏偏剛剛那位夥計也是個不長眼的,從劉東明那桌接過的盤子哪兒不放正好就放在了他的跟前,這大晚上的一口菜都沒吃早就餓的肚子咕咕作響了,卻偏偏還要面對個豬頭,讓他心中莫名的火起。(圓盤大佬:武俠頻道一位老作者,網名圓盤大老粗)

  劉東明這龜兒子實在是太糟踐人了!

  蔣道有本就是個大老粗,嗓門又大,可正當他說完之後卻尷尬了。

  不只是七大糧商,就連旁邊幾位袍哥會的師爺什麼的都低著頭沒有跟他附和的意思。

  怎麼回事?

  蔣道有有些莫不著頭腦。

  這些大佬們難道不餓嗎???

  然而就在他糾結的快要變成謎娃(謎娃:傻子的意思,川西北道上的土話,至今綿陽、三台一帶都還能聽到)的時候,田文喜開口了。

  「既然做了決定,今晚就動手吧!」

  「是啊,擇日不如撞日!」侯金德也開口道:「既然朝天門那邊撞上了,也就別怪我們心狠手辣了!」

  幾位大佬你一言我一語,雲淡風輕的很快就定了調子。

  蔣道有越來越謎,就像在聽望天書一樣。

  我在哪兒?

  我在做什麼?

  為什麼明明我聽見他們說話,可我都怎麼覺得我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啊?

  「幾位大佬放心,今晚我等必然用命!」

  就在蔣道有發愣的時候,他旁邊的一個身穿長衫的漢子已經站了起來,朝著拱手恭敬道:「既然明少說了,將事情交給我我等來處理,還請幾位大爺坐在家中稍事休息,一會兒定然有佳訊傳來!」

  說話的是忠縣袍哥會的白紙扇,名叫康林。

  對於康林,蔣道有也是認識的。

  畢竟重慶就那麼大,而且因為七大糧商的關係他們七家袍哥會平日裡也走動,只不過蔣道有有些搞不懂了。

  康林說劉東明將事情交給幾人了,可他怎麼就沒聽見?

  不止是康林,旁邊幾位袍哥也紛紛起身,向幾位糧商拍著胸口做保證。

  直到人紛紛離去,康林才攔住了匆匆下樓準備出名的康林道:「康師爺,今晚到底唱的哪一出啊?你說劉東明那個龜兒子讓我們做事,可我根本就沒聽見他說啊?」

  蔣道有有些急了。

  幾位袍哥都行色匆匆,很顯然是要辦事的樣子。

  可他呢?

  連做什麼都不知道。

  早知道就讓宋師爺來了,宋師爺念過書,肯定能聽懂這些人說的彎彎繞。

  「你啊!」康林頓時就滿滿的優越感,拍了拍蔣道有的肩膀笑道:「明少不是把豬頭和豬尾端到我們那桌了嗎?」

  「是啊!」一說到豬頭、豬尾蔣道有就來氣,當即罵道:「這龜兒子忒特麼不是人啊,說個話都遮遮掩掩的,做事一點也不光明磊落!聽說還是個念書的,早就聽說讀書人不是個好東西,心眼賊壞!」

  他這話一出口,連康林都得罪了!

  尼瑪啊!

  讀書人吃了你家大米啊?

  一個字不識的大老粗你覺得你很優越嗎?

  我呸!

  連人家說什麼都不知道,就是個打打殺殺的命!指不定哪天就被人給砍了.....

  康林黑著臉,頓時就不想和蔣道有說話了。

  粗胚!

  不過臨走之前想了想還是道:「人家是讓咱們收拾首尾!」

  蔣道有聽不聽得懂無傷大雅,反正這貨就是個愣頭青,一直莽就行了。

  可今晚是要去做大事的,要是他背後的人沒弄懂,那不成了他們六家出力了?

  「那收拾撒子首尾啊?」

  蔣道有一邊快速追趕,他弄懂了一半,今晚要做事了,可另一半他又迷了。

  對象是誰?

  心好累!

  而康林也一臉無奈,整張臉都憋的通紅,看著前面抬著滑竿的兄弟抬著滑竿過來趕緊快步跳了上去,直到滑竿走了好幾步,才丟下三個字來。

  「朝天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