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大珠小珠落玉盤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四川瀘州府,納溪,漢留分部議事堂。

  「諸位弟兄,紅旗軍的宗旨是驅除韃虜,恢復中華,整頓綱紀,救濟斯民,而我們漢留的祖訓是反清復明。」

  葉審玉看著堂下齊聚一堂的漢留個堂堂主說道:「所以從根本上來說,毫無疑問,我們與他們的目標是一致的。」

  「可是紅旗軍的提法比咱們的要更具體更明確,他們的那位明王可是從天而降,站得高,看得遠,他知道怎麼樣才能安邦立國,怎麼樣才能治理國家,怎麼樣才能讓咱們老百姓都過上好日子,並且他們也在那樣做著。」

  「我們漢留成立了一百多年了,一直在反清,一直在被滿清追捕,雖然說人多勢眾,可是到了現在,也沒弄成什麼事兒。」

  「為什麼呢?」說著,葉審玉看了看眾人後,笑了笑接著說道:「包括我在內,我們都出身與窮苦人家,大老粗一個,我們是一個山堂一把號,一個山堂一個調,我們是只認大哥不認理啊。」

  「說白了,咱們漢留沒有擰成一股繩,咱們雖然一直打著「反清復明」的旗號,但是各位想想,古往今來,有那個朝代恢復成功過?」

  「反清復明本沒有錯,錯就錯在,我們跟從了他們天地會的口號,我們定錯了目標了,試問如今天下,又有幾個人想要幫明朝復國的?」

  說著,葉審玉看了一眼一旁坐著的師爺孫良謨後繼續說道:「兩個月前,我和師爺以及幾位堂主商議一番後,我們本著同一個目標,去南平關見了見明王。」

  說到這兒,葉審玉看了看下方眾人期盼的眼神後笑了笑接著說道:「雖然明王對我們存有一定的戒心,但我們還是看得出來,明王他對我們的加入還是持歡迎態度的。」

  「我們本著自願的原則,所以今日把大家召集到這裡,為的就是給大家自己選擇的權力。願意與我一起投靠明王的,咱們從這裡過去便能進入遵義;不願的,那咱們好聚好散,從今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但是從今過後,漢留就將不復存在了。」

  葉審玉話音剛落,下面的一個瞎眼老者便起身拱了拱手問道:「舵把子,您能給我們說說為何會選擇明王嗎?」

  見狀,葉審玉清了清嗓子,站起身來說道:「既然陳老堂主問起,那我葉審玉就給大家說道說道。我們之所以選擇明王,有以下幾點,首先,縱觀各方,在起事之初能打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旗號的只有明王,再者,從明王光復遵義後的所作所為來看,他是真心為咱們窮苦百姓著想,這也是最重要的一點。」

  「大家想一想,戰亂,最苦的是什麼人?」沒等眾人回答,葉審玉便自顧自的回道:「是百姓,南籠的布衣人與湖南的苗人自不必說,對比當今天下反清的兩股漢人勢力,湖北、川東的白蓮教雖然聲勢浩大,但與百姓而言便沒有得到任何好處,相反,聲勢浩大的戰亂讓本就貧苦的百姓更加水深火熱。」

  聽到葉審玉說到這兒,師爺孫良謨站起來接話道:「古人有言,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古今往來,此言非虛!所謂得民心者得天下,老朽與舵把子以為,縱觀當今局勢,唯有明王有聖人之象。」

  葉審玉聞言點了點頭贊同的笑了笑說道:「師爺說話雖然文縐縐了些,但是道理確實就是那個道理,一個懂得為百姓著想的明主,我等沒有不追隨的道理。」

  「好了,言盡於此,是去是留,各位自行選擇吧,但是我希望離開的各位,莫要忘了入會時的誓言。」

  眾人聽了葉審玉的分析,一時相顧無言,好半天后,有人忍不住起身問道:「敢問舵把子,萬一您看錯了呢?」

  葉審玉聞言一笑,倒也沒有怪罪,而是笑著回道:「我們漢留從成立之初開始,反清反了一百多年,哪一次不是在賭?今日也一樣,贏了,榮華富貴享之不盡,輸了,大不了十八年後投胎再反咯!」

  「多謝舵把子解惑,還望舵把子大人大量,勿怪罪,我代右代表青木堂加入明王麾下。」先前發問者聞言連忙拱手應道。

  代右話音剛落,周邊眾人也紛紛起身應道:

  「蓮花山富貴堂加入!」

  「蛾眉山順德堂加入!」

  「重慶威、德、福、智、宣五堂加入!」

  「.........」

  「嘉定矇聵喑加入!」先前那瞎眼老者也站起身來應道。

  葉審玉站著等了一會兒,見下方還有五人沒有表態後,便說道:「五位兄弟,想來你們也選好了,俗話說,強扭的瓜不甜,既然你們有了選擇,那便各自鄭重吧!」

  「還請舵把子及諸位兄弟見諒,我等實乃身不由己,今後雖然不能同路,但我們也不會違背我們此生的目標,告辭!」

  等五人告辭離開後,孫良謨才笑著解釋道:「他們五人是夔州、達州、保寧三地的堂主。」

  孫良謨點到即止,話不用多說,該明白的明白就好。

  葉審玉聞言點了點頭,隨即朗聲說道:「諸位,自今日起,漢留就算正式解散了,既然諸位選擇入了明王麾下,大家就得遵守明王的規矩。」

  「為了反清成功,也為了咱們的加入給明王送上送上一份見面禮,我希望各位安排下去,暗中給明王造勢,以吸引更多有識之士的加入。」

  ...........

  帶著線膛槍回到軍營的第二天,黎漢明便召集了李六以及訓練中和舊軍中槍法極好的十五人來到了訓練場。

  讓人分別放在一百五十步、兩百步、二百五十步以及三百步、一里遠的位置豎好了一人高的木靶子的靶子。

  按照這個時候的度量衡計算,以五尺為一步,兩步為一丈,一百八十丈為一里,一尺相當於現代的零點三二米米,一里就等於五百七十六米。

  在新的長度單位還沒有普及開來前,黎漢明也只能跟著用這個時候的度量衡,不然的話容易出亂子的。

  「你們都是槍法極為佼佼者,之所以把你們單獨選出來,就是為了這一天,看到那十六支新槍了嗎?」說著,黎漢明指了指旁邊木桌上一字排開擺著的十六支線膛槍後接著說道:「這十六支槍是我特意讓工坊區打造的新式火槍,至於怎麼個新法,一會兒你們就知道了。」

  「從今日起,你們十六人單獨成立一個特別行動小隊,歸我直接指揮,你們的任務便是配合大軍,狙殺敵方主將主官等,擾亂敵方軍心,明白了嗎?」

  「明白!」李六等人聞言一陣激動,連忙高聲應道。

  黎漢明見狀滿意的點了點頭,接著拿起一支火槍講解了一番後說道:「你們接下來的任務便是熟練掌握這新式步槍的每一個動作,然後才是射擊。」

  雖說狙擊手都是子彈餵出來的,但是如今這樣的情況下,黎漢明也沒條件讓他們大量用米涅彈來訓練。

  不過滑膛槍的的彈藥倒是管夠了,只要滑膛槍能射的准,線膛槍的問題也就幾乎不大了,剩下的便是熟悉槍枝而已。

  摸著線膛槍,黎漢明一時也有些手癢了起來,在現代,他除了大學軍訓是打過靶外,過後就是去軍營探望朋友的時打過實彈,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來到這個時代,因為對鳥槍的性能不放心,黎漢明一直沒敢試槍,就連燧發槍也沒時間玩玩。

  如今有這個機會,黎漢明自然不會放過。

  拿起一把線膛槍,學著記憶中看過的步驟,一步一步的裝好彈藥後,舉槍,瞄準。

  「砰!」

  隨著一聲槍響,二百五十步外的人型靶子的左肩位置出現了一個窟窿。

  「打偏了!」黎漢明暗道一聲,他本來瞄準的是那個靶子的頭部的,結果偏到了肩膀上了,四捨五入,差不多相當於脫靶了。

  黎漢明自己不滿意這個成績,但是李六等人卻是大呼神奇了。

  要知道他們熟悉的鳥槍最精準的也才能打五十步,如果打七十步,命中率只有五、六成。打一百步,或者說一百五十步左右的靶子,那純屬亂打,十槍能中一槍都要燒高香了。

  而這新式步槍,竟然能射中兩百多步外的靶子,這是何等的神奇。

  見眾人的樣子,本想說句失誤的黎漢明不由得轉移話題說道:「這新式步槍的有效射程是一里,殺傷距離是六百三十步左右,具體的得看你們自己的水準。」

  如今工坊區那裡已經建立了一套武器測試體系,每當武器改進或者新武器出來的時候,匠人們就會與工坊區的駐軍一道,測試出武器的性能。

  這新式步槍重六斤半,殺傷距離可達六百三十步,一里內可以保證精確命中,這是工坊區測試出來的數據。

  按照現在的計量單位,一支新式步槍重約十斤,殺傷距離九百二十米左右,五百七十六米左右能精確命中。

  不過黎漢明算是個新手,二百五十步都能打偏的人,三百八十多步的一里遠就別說精確命中了,能打中都是個奇蹟。

  所以,黎漢明索性不再獻醜,交待幾句讓他們先自己練習後便離開了。

  他要做的事情還多,這些東西偶爾玩玩就行了,創業維艱吶!

  正當黎漢明暗自感慨時,顧德全笑眯眯的找了過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