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人生大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那個,明王,有件事屬下不知當說不當說?」見過禮後,顧德全抿了抿嘴有些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黎漢明見狀有些疑惑了,問道:「有什麼事不能說的?咱們這裡沒有因為說錯話而怪罪的前例吧?」

  「那倒沒有。」顧德全聞言先是搖了搖頭後才開口說道:「啟稟明王,這幾日,胡部長與黎部長處理好幾地的事務後,先後回來了,我們私下談及了您的終身大事。」

  聽到顧德全的話,黎漢明頓時一愣,得,他們這是催婚來了。

  黎漢明萬萬沒想到,在現代被催婚,來到了這個時代,還是沒逃脫被催婚的命運。

  結合現代人的戀愛婚姻觀念來講,中國古代確實是一個早婚社會,比方說唐宋的時候基本上十五歲男的就可以娶了,女的十三歲就可以嫁了。再到明朝明太祖朱元璋規定男子十六而娶,女子十四而嫁。

  但是你可以結婚和你必須結婚,他不是一個概念,現代人你達到了法定年紀你可結可不結,但在古代要是到了法定年齡你不結婚,是要承擔後果的。

  比方說在南北朝的時期,如果一個女孩兒到了應該嫁人的年紀,她沒有出嫁的話,根據宋書周朗傳裡面說:女子十五不嫁家人坐之,家人都要受連累。

  在漢朝的孝惠皇帝的時候,誰家的女兒十五歲到三十歲還沒嫁人,就得罰款六百錢。

  六百錢是一個什麼概念?當年漢高祖劉邦作為一個地方性的小吏,他一個月的工資也就幾百錢而已。

  在一個普遍十三四歲就已經結婚的社會裡,一個三十歲還沒嫁出去的女人,不但要在心靈上承擔著壓力,還要在面子上承擔著親人和朋友的白眼兒,還得破財,天理何在?

  顧德全等人雖然不知道黎漢明的具體年齡,但是明眼人一看都知道他有二十好幾了。

  加上如今他們的事業慢慢鋪開了,黎漢明還一直單著的話,顧德全他們肯定會缺少安全感。

  其實黎漢明早就想到了這個問題,只是一方面因為太忙,再加上自己不知道何去何從,有時便特意的迴避了這個問題。

  如今顧德全他們主動提起,黎漢明倒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

  有道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黎漢明有了後代,就算某天他出了事,顧德全等人至少不會因為丟了主心骨而惶恐。

  坐到了如今這個位置上,其實很多事情都不是黎漢明自己能決定的了。

  想到這兒,黎漢明笑了笑對顧德全問道:「你們都有怎麼個說法?」

  見黎漢明沒有抗拒,顧德全連忙正了正色回道:「回明王,這件事本不該屬下來說的,不過黎部長說他不想插手,不得已,屬下只能來了。」

  黎漢明聞言點了點頭,黎安理的意思黎漢明也明白,雖說作為同族長輩,黎安理有管教自己之責,但也正因如此,很多事情黎安理又不好插手。

  「屬下等人以為,如今咱們的反清大業已經走上了正軌,明王您是得需要一個人來照顧了。」雖然顧德全說得有些含蓄,但黎漢明秒懂,無非就是希望自己有個接班的唄。

  「你們有什麼建議?」道理黎漢明也明白,加之他自己也沒有合適的想法,只能先看看他們怎麼想了。

  有句話說得好,生活就像那什麼,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吧!

  顧德全聞言抬頭看了眼黎漢明,見他沒什麼過激反應後,才抿了抿嘴反問道:「明王,你對南籠那位皇仙娘娘如何看?」

  「怎麼?那邊又出了什麼事了?」黎漢明聞言眉頭一皺,有些疑惑的問道。

  「那倒沒有,明王不必擔心!」顧德全見狀連忙回道:「屬下與桑鴻升常有書信往來,近來布依人私下立國呼聲很高,漢苗彝等議論紛紛,長此以往,恐有內亂的危險。」

  「巴掌大塊的地方就想立國稱帝?王阿從應該不是這麼沒腦子的人吧?」果然,就算黎漢明幫他們解決一個內亂因素,新的內亂因素又產生了。

  環境安逸了,一些人心中當官發財夢就出來作祟了。

  顧德全搖了搖頭回道:「回明王,不是她,據桑鴻升來信說,王阿從對我們反清檄文和土改制度還是挺看好的,他們那裡的行政制度幾乎是完全復刻我們軍政府,也正因為如此,才讓韋朝元等人滋生了立國稱帝的想法。」

  「桑鴻升以為,如果韋朝元稱帝的話,南籠義軍也就會分崩離析了。」

  「所以呢?」黎漢明聞言有些疑惑了,南籠義軍的分崩離析可能會給自己這邊帶來一些影響,但是如今紅旗軍在遵義已經算是站穩了,所以他們內亂既是是有影響,但也沒那麼大了。

  忽然,黎漢明也反應了過來:「你們不會讓我娶王阿從吧?」

  「男未婚女未嫁,明王,屬下等以為,如果我們要平和的掌控南籠,就只有您娶了那位皇仙娘娘一條路可走。」軍政府想要掌控南籠義軍的心思,不但黎漢明有,顧德全他們同樣也希望能把南籠義軍給收歸進來。

  「娶她我沒意見。」黎漢明來到這個時代,就沒想過談戀愛什麼的,到了他這個位置,娶妻生子很多時候都得為政治服務。

  「不過軍師啊,你們別忘了,咱們也還很脆弱,可經不起內亂的折磨。」娶了王阿從利益方面雖然很大,但是隨之而來的問題也會不少,一個不注意,他們先前的努力可就白費了。

  聽到黎漢明沒有反對,顧德全頓時笑了笑,拱手回道:「明王不必多慮,韋朝元等人的問題,屬下等會與桑鴻升他們一起解決。」

  黎漢明聞言點了點頭,既然他們都準備好了,自己索性就不再多言,而是交待道:「這件事情不急,眼下最重要的是你們各部預備好管理大定府的官員,沒有足夠的實力,其他都是空談。」

  「是,明王放心,屬下等明白,南籠那邊暫時還不會內亂,屬下等人不過是希望明王早些做好準備而已,正事從不敢忘。」顧德全見狀一喜,連忙應道。

  「這有什麼好準備的?」黎漢明聞言也沒在意,不就是結個婚而已嗎?沒吃過豬肉難道還沒見過豬跑嗎?

  聽的黎漢明有些不在意的話,顧德全張了張嘴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了。

  正在這時,黎漢明忽然想了起來:「軍師,你的家人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