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燕王實在是太無語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我大明人才濟濟,你這個飯桶,也配當都指揮使?

  「大明得臉都被你丟光了!」

  「朕得臉都被你丟光了!」

  朱元璋狠狠說到。

  「臣該死!」

  「臣有罪!」

  蔣瓛此時哪還有半點都指揮使的氣勢,匍匐在地,磕頭不止!

  腦袋上已然頭破血流,侵染了衣領,整顆腦袋,都被血水糊住了。

  「朕給你這個機會!」

  「兩個月!」

  「我要看見刺殺棣兒的明教餘孽的腦袋!」

  「若是漏過一個,少了一顆腦袋,你就提著自己的腦袋來見朕!」

  朱元璋覆手而立,淡淡說到。

  「臣謝陛下不殺之恩!」

  「臣定當全力以赴,兩月後,臣將一個不漏,勢必蕩平明教餘孽,提著明教餘孽的腦袋來面見陛下!」

  「有違此言,臣將提著滿門老小的腦袋來見陛下!」

  蔣瓛跪伏在地,顫抖著回到。

  這是他唯一的生路,他很清楚,皇上已經網開一面了。

  如果自己再讓皇上失望,那就不止是自己項上人頭不保了,自己一家老小,都將人頭落地。

  「記住了,記牢了你說的話!」

  「此地恐已被明教餘孽所盯上!」

  「把錦衣衛精銳派過來,負責護衛方世玉的安全!」

  「他若是掉了一根汗毛,朕滅你滿門!」

  朱元璋抬頭看向方世玉的小院,指了指那個方向。

  「臣遵旨!」

  「臣定當護衛方公子安危,絕不讓明教餘孽有可乘之機!」

  朱元璋雖然聲音不大,但蔣瓛耳中,早已天雷滾滾般!

  身為洪武年間,特務處的扛把子,皇帝陛下跟方世玉的關係,他自然比誰都清楚。

  當初陛下讓自己調查方世玉的身份,自己可是親歷親為,就連給方世玉升為錦衣衛小旗,都是自己一手操辦的。

  蔣瓛沒想到,時間這麼快,方世玉在陛下心裡,就已然有了如此地位!

  恐怕放眼整個大明,除了太子馬皇后,方公子的身份地位,在陛下心中已然堪比燕王等幾個藩王了。

  自己還是沒抓住機會,小覷了方世玉的本事啊!

  看樣子,這次若是能逃過一劫,以後勢必要好好在方世玉身上費點心思了。

  一切吩咐完畢,朱元璋這才點了點頭。

  方世玉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大明福星!

  大兒子,老婆,四兒子,都被這小子給救了,若是以後再出現什麼意外,勢必還得這小子來救!

  而且明教餘孽竟然如此囂張,說不定下一個救的就是朕了!

  如此福星,還想跑路?

  想得美!

  方世玉,朕保證,你這輩子都出不了我大明疆域!

  你要是敢跑,朕就敢派兵,你跑到哪裡,朕就讓哪裡變成我大明的領土!

  反正朕已經知道了這天下局勢的分布,朕的大明,已然天下無敵,沒有敵手了。

  奧斯曼也配叫帝國?

  帖木兒那個瘸子也配跟朕叫板?

  都是垃圾!

  我不是針對誰,我是說有一個算一個,都是垃圾!

  方小子,你就別想著跑路了,你跑不掉的!

  朱元璋越想,越是興奮。

  直到朱元璋等人走遠了,蔣瓛才敢緩緩抬起頭來。

  屬下也才敢走過來,遞給他一個方巾。

  蔣瓛接了過去,趕緊擦了擦糊住眼睛的血液。

  隨後用力一扯,方巾瞬間碎裂!

  「明教餘孽!」

  殺氣從蔣瓛身上,瞬間迸發!

  即日起,我蔣瓛若不能將你們趕盡殺絕,碎屍萬斷,我就不姓蔣!

  今日恥辱,我蔣瓛要讓你們百倍奉還!

  我要讓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讓你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招惹陛下,招惹錦衣衛,等待你們的下場是什麼!

  ......

  應天!

  玄武湖!

  蘆葦盪!

  人頭攢動,密密麻麻。

  細看過去,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各個奇裝異服,道士和尚,尼姑商販應有皆有。

  唯一的相似點,就是每個人的衣領處,都有一朵燦爛的白蓮花紋繡。

  哪蓮花端的是栩栩如生,花蕊正中,一簇火苗,正熊熊燃燒。

  眾人圍成一個圈,中間躺著一位奄奄一息的老者。

  老者此時已然成了血人,渾身上下,數不清有多少道觸目驚心的傷痕,吊著一口氣,皆因內力渾厚。

  這群人,便是參與刺殺朱棣的人!

  而這個奄奄一息的老者,正是此次刺殺活動的總指揮,明教新一代代理明王找全!

  迫於朱元璋的強悍圍剿,明教眾人不得不改名換姓,藏匿起來。

  便是連白蓮教的徽章,都做了一定的改變。

  此番趙全策劃的對燕王的刺殺行動,已然是明教蟄伏十幾年來,首次公開叫板朱元璋。

  事與願違,燕王沒死,自己卻是損失慘重,連代理明王趙全,都即將丟掉性命。

  「朝廷走狗鷹犬,實在是可惡至極!老子若是再碰見錦衣衛,定當全都捏死!」

  「若不是朱和尚卑鄙無恥,殺了小明王,大明天下豈能輪得到他朱和尚?」

  「此次行動失敗告終,咱們已經身份暴露了,勢必會引來朱和尚狂風暴雨的反撲,咱們接下來如何是好?」

  ......

  眾人面露憂色,無不忐忑不安。

  原本以為此次行動,十拿九穩,朱棣也必會被亂刀砍死。

  雖然刺殺朱元璋難於登天,但殺朱元璋的幾個兒子,讓明教生為重返人間,倒也不是難事。

  到時候世人便會知道,明教依然是天下第一教派!

  可這次行動謀劃已久,結果竟然還是失敗了!

  實在是糟糕!

  那個曾經風光了上千年的教派,今日竟淪落至此!

  「聖女到!」

  眾人正在唉聲嘆氣的時候,一道嘹亮的聲音響起。

  下一秒,一道靚麗的身影,腳踏蘆葦,疾馳而來。

  「拜見聖女!」

  眾人紛紛鞠躬行禮,人人臉上都掛著一副崇敬的神色。

  除了她聖女的身份,以及身手外。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此女乃是小明王韓林兒唯一的骨肉。

  「諸位無須多禮,平身吧。」

  聖女掃視了一圈眾人,緩緩開口。

  「我......咳咳......」

  聖女到來,趙全原想起身行禮,但此時的他,連抬個腦袋,都是奢侈的事情。

  聖女擺擺手,示意他無妨。

  「聖女,朱棣那賊子,可是已死?」

  一個大肚子的和尚,皺眉問到。

  朱棣的傷勢,可不比趙全輕,何況他們行事之前,特意找了生鏽的武器,還塗抹了糞便,朱棣簡直就是十死無生的局面。

  只是眾人沒能親眼目睹,因此總是隱隱擔憂。

  「不知。」

  「叛賊藍玉原想送賊子朱棣前去大明皇宮,但太子朱標突然現身,隨後隊伍換了個方向,朝著淮河方向行去了。」

  「本座原想跟蹤一探究竟,奈何朝廷鷹犬里,高手不少。」

  「為了不暴露身份行蹤,本座只得作罷!」

  聖女緩緩回到。

  話音落地,頓時眾人更加沮喪,再次唉聲嘆氣起來。

  他們為了這次行動,付出不可謂不多,損傷更是慘重,數百位高手命喪當場,代理明王趙全更是只有進的氣沒了出的氣,眼看也要不行了。

  而結果竟然是,連朱棣的生死都尚未可知。

  這麼一看,此時的明教跟朝廷的實力差距,顯然是天壤之別啊!

  「無妨,起碼本座知曉了,他們不會無緣無故的改變路線,既然如此,那淮河岸邊,定是藏著朱和尚的什麼秘密。」

  「等風聲沒那麼大了,派人去查探一番!」

  「一旦查探到消息,立即上報本座!」

  「真空家鄉,無生老母,定會護我等周全!」

  見眾人唉聲嘆氣,聖女不由得打起氣來。

  「糟了!趙王不行了!」

  一個尼姑此時,突然驚呼起來。

  眾人循聲看去,只見趙全口吐鮮血,雙眼無光,眼瞅著就要斷氣了。

  「趙王即將登上極樂,吾等恭送趙王!」

  「......」

  聖女話音落地,眾人頓時紛紛盤膝而坐,雙手合十,做出種種繁複的動作來。

  「明明上帝無量清虛至尊至聖三界十方萬靈真宰。」

  「日中青帝,諱圓常無。」

  「日中赤帝,諱丹虛峙。」

  「日中白帝,諱浩郁將。」

  「日中黑帝,諱澄增停。」

  「日中黃帝,諱壽逸阜。」

  ......

  「嘖嘖嘖嘖!」

  「祝老四,你這身體素質不錯啊!」

  「一覺醒來,就好了?」

  而此時淮河小院內,方世玉正一臉震驚的看著朱棣。

  此時朱棣顯然是醒過來沒多久。

  讓方世玉驚嘆的是,這貨的身體素質,簡直就是牲口級別的啊!

  這才過了一夜而已,竟然就恢復的八九不離十了!

  要不是腿部傷勢過重,估計都能下地蹦躂了。

  「哦......「

  「不是俺身體素質好,是先生醫術高超啊!」

  醒過來的朱棣,看著方世玉震驚的神情,不由得嘿嘿一笑。

  吳元年早就跟朱棣說了,方世玉是如何救治他的。

  因此朱棣很清楚,若是沒有方世玉,自己這次怕是要涼透了!

  「吳太醫,煩請攙扶我一下。」

  朱棣掙扎數次,想站起來,但沒能成功。

  沒辦法,只得讓吳元年攙扶一下。

  但吳元年卻壓根就當沒聽見似的,轉頭就看向了方世玉。

  作為當朝太醫院的扛把子,這點常識吳元年還是有的。

  燕王傷勢如此之重,理應臥床靜養才對。

  但理應的事情,在方世玉這裡,就變得不那麼理應了。

  所以,不是俺不攙扶你,而是俺要先問過神醫的意見。

  「神醫,俺要不要......」

  「無妨,扶他起來便是。」

  方世玉點了點頭。

  只要不劇烈活動,導致縫線斷裂,傷口崩開,多走動走動,促進血液流通循環,對於傷勢的復原,自然好處更大。

  而且方世玉現在是一臉問號。

  素日裡就像個街溜子的祝老四,今兒個怎麼一臉的嚴肅?

  祝老四這是吃錯藥了?

  見方世玉點頭,吳元年這才走了過去,別看老頭年紀大,但朱棣虎背熊腰的身體,卻被他像老鷹抓小雞似的,輕而易舉的就拎了起來。

  朱棣站起來後,整理了一下衣服,這才讓吳元年先出去。

  而且警告吳元年,甭管一會聽到啥動靜,沒有自己的允許,都不准踏足半步!

  一會自己要做的事情,那可是長這麼大,大姑娘上轎——頭一回!

  別人在場,自己會難為情!

  吳元年雖然也是一臉問號,但對付是燕王啊,自己這個太醫院的扛把子,只能遵從命令。

  吳元年走出去了,還順手識趣的關上了門。

  「祝老四,你燒還沒退?」

  「腦子被門擠了?」

  啥情況?

  祝老四想幹啥?

  這貨受傷前,那可是堪比懶王的存在啊!

  能躺著絕不坐著,能坐著絕不站著的主!

  今兒個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朱棣絲毫不為所動,依舊是一臉的嚴肅認真。

  深鞠躬!

  拱手!

  「學生朱某,謝先生救命之恩!」

  雖然有傷在身,但這一套動作,也算得上是標標準准,完全版的弟子禮了!

  在他受傷之前,說實話,心裡從來沒有敬重過方世玉。

  這個天不怕地不怕,從小就跟著老爹砍人的燕王,始終覺得方世玉就是個滿嘴胡說八道的江湖騙子!

  也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弄了幾個障眼法,耍了點小手段,就把老爹搞得三迷五道的。

  尤其是當他得知三大神奇的農作物,就是這小王八蛋獻給老爹的,更是怒火中燒!

  覺得方世玉就是在針對自己!

  故意讓老爹把自己趕去北邊種地去!

  隨著方世玉暴揍了他一頓後,他已然慢慢轉變了對方世玉的觀感了。

  雖然已經願賭服輸了,嘴上承認方世玉是先生,但心裡還是多少有點不服的。

  但很快,那張世界地圖,那個宏偉的藩王計劃,讓朱棣覺得,此生最大的奮鬥目標,竟然是從方世玉這裡得來的!

  去創造屬於自己得輝煌,建立屬於自己得屬地!

  此時得朱棣,已然徹底心服口服了。

  但畢竟自己比方世玉年長那麼多,這個面實在是抹不開!

  所以先生這個詞,他始終沒法真正喊出口。

  但經歷了這麼多,尤其是方世玉把他從鬼門關救回來後。

  這種想法徹底發生了轉變,絕對的能力至上,這個除了老爹老媽,誰都不服的天下第一藩王,終於服氣了。

  這一聲,在他心裡反覆響起多次的先生,這一次,是真真切切,心甘情願得喊了出來。

  「咦?」

  「我還以為你要幹啥呢!」

  「就這啊?」

  「祝老四,你確定你腦子沒燒壞?」

  方世玉短暫的愣了一下,隨後下意識伸出手來,摸了摸祝老四的額頭。

  這特麼的確實退燒了啊!

  難道吳元年那老小子,私底下給他餵了啥私方藥?

  不行,一會得找吳元年問清楚!

  咋回事?

  方先生怎麼會這個反應?

  這特麼不按套路出牌啊?

  不是都說浪子回頭金不換嗎?

  方先生怎麼一點都不感動反而覺得俺腦子燒壞了?

  書里不是這麼寫的啊?

  你這樣,俺咋收場啊?

  看著方世玉一通忙活,朱棣尷尬的只想找個地洞鑽進去,此時朱棣的腳趾已經在地上摳出了一個三室一廳來了。

  就算你不感動。

  表示一下欣慰也行啊!

  表示一下孺子可教也也行啊!

  表示一下本王終於在你的淳淳教導之下,改邪歸正了也行啊!

  而此時,門外。

  吳元年的嘴巴,已經長得可以塞下一顆鴕鳥蛋了。

  老頭倒不是故意偷聽。

  老頭除了是太醫院的扛把子,一身武功那也是數一數二拔尖的存在。

  耳目聰慧,尋常人等自然不能相提並論。

  加上方世玉這房子是茅草房,隔音效果可想而知。

  而且朱棣壓根就沒有刻意壓低聲音啊!

  許是為了表現自己的誠意!

  這貨不僅沒有壓低聲音,反而聲若洪鐘!

  好像生怕別人聽不見似的。

  因此,裡面每一句話,吳元年都聽的清清楚楚。

  臥槽!

  啥情況?

  燕王拜神醫為師了?

  這麼刺激嗎?

  你可是燕王啊!

  大明王朝最會砍人的王爺啊!

  你可是龍子啊!

  你在這湊啥熱鬧?

  你這麼一搞,俺還咋混?

  俺還沒拜師啊!

  你這麼一搞,俺還有資格拜師嗎?

  俺雖然是太醫院扛把子,但跟你燕王比起來,俺啥也不是啊!

  俺要是再拜神醫為師,陛下會不會砍了俺的腦袋啊!

  陛下可是規定過,大明親王,禮絕百僚的!

  別說俺這個小小的太醫了!

  就是國公級別的大人物,見了藩王,那也得恭敬行禮啊!

  俺撐死也就是個正六品的芝麻官啊!

  而且俺這個工作很尷尬的啊!

  俺想升官,也沒啥機會渠道啊!

  四王爺你是不是純粹吃飽了撐的?

  咱大明王朝的醫療技術進步,都要斷送在你手裡了啊!

  俺找誰說理去啊!

  「方公子?」

  「你在嗎?」

  「我四哥怎麼樣了?」

  「方小子,老四好了沒?」

  就在吳元年恨不得以頭撞地,一臉無語的時候。

  門外突然傳來了藍玉跟安慶公主的聲音。

  咦?

  這兩貨起來的這麼早?

  方世玉打開門。

  發現,外面不只是這兩貨。

  老祝頭、老徐、老劉、老羅......

  除了老祝頭一家人外,自己認識的人,一個不少!

  全在外面!

  而且沒白來!

  每個人的手裡,都提著滿滿當當的禮物!

  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如沐春風的笑意!

  只是方世玉怎麼看,怎麼覺得這些人就像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