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沒事走兩步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咦?」

  「這麼巧?」

  「諸位今兒個都這麼閒的嗎?」

  「這是踏青踏到我家來了?」

  「老祝頭跟小祝呢?」

  「怎麼缺席了?」

  方世玉一臉問號,這群人同時出現在這裡,本來就透著一股子詭異!

  何況,這還是首次,老祝頭沒有帶隊,他們自己組團來的。

  難道這群貨是準備跟老祝頭分家?

  要自立山頭?

  這是不是不太厚道啊!

  本公子雖然年輕有為,本領高強,博古通今,玉樹臨風,風流倜儻,但你們這群人,平均年齡都在六十以上了,收你們當小弟本公子可沒啥興趣。

  最重要的一點是,你們這群人加在一起,也趕不上老祝頭啊!

  沒有老祝頭,我特麼咋跑路?

  「哪裡哪裡!」

  「方公子就喜歡開玩笑!」

  「這不是昨夜聽聞朱大人的公子受了傷嘛,所以老夫是徹夜未眠,天沒亮就爬起來,趕緊過來探望啊!」

  「沒錯沒錯,老夫也是告假特意趕來探望的!」

  李善長一臉的笑意。

  「為了這事啊!」

  「你們也是為了這事?」

  方世玉看向其餘人問到。

  「是啊!是啊!」

  「俺怎麼說也是四小子的叔叔,當叔叔能不擔心嗎?」

  「四小子可是俺老藍給救下來的,俺當然要過來看看了。」

  「就是,朱大人人緣那麼好,又是咱們的老大哥,這四公子出了事,我們自然是要過來看看的。」

  「就是,不來看看,那我們也太不是人了!」

  「四哥哥平時最疼的可就是我了,現在四哥哥受了傷,我這個做妹妹的能不來嗎?」

  .\n.\n.\n.\n.\n.\n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語,反正每個人都是理由充分。

  方世玉這才恍然大悟。

  這就對了!

  老祝頭怎麼說,也是你們的核心人物。

  這祝老四昨天要不是本公子妙手回春,估計就一命嗚呼了!

  作為老祝頭的小弟,你們不來確實說不過去。

  而且瞞著老祝頭,倒也說得過去了,否則豈不是告訴老祝頭,我要去看望祝老四了,這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這份情你得記下來。

  這麼一想,方世玉也就釋然了。

  「進來呀,都站門口乾啥?」

  「也沒啥好擔心的。」

  「祝老四除了沒法蹦躂,基本上恢復的差不多了。」

  方世玉指了指朱棣躺著的方向。

  「這麼快就沒事了?」

  「方公子果然是醫術通天啊!」

  年齡最大的老李跟老劉,作為兩隻老狐狸,當下十分默契的看了看對方一眼,然後齊齊走了過去。

  房間裡,朱棣正在吳元年的攙扶下,活動著筋骨。

  雖然看起來不大協調,但確實恢復的差不多了。

  穩了!

  這下穩了!

  老李跟老劉再次看了看對方一眼,又再一次極為默契的朝著方世玉走了過去。

  「如此嚴重的傷勢,竟然痊癒如此之快,想必方公子定然是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

  「沒錯沒錯,老夫也自知方公子定然是耗費了不少心力,特意把珍藏多年的千年的人參還有靈芝帶過來了,都是大補之物啊,想必對方公子能有所裨益!」

  老李到底是老李,還沒等老劉拿出禮物,就率先把自己的禮物,一個精緻的流進盒子,強行塞到了還沒反應過來的方世玉手裡。

  隨後一臉挑釁的看了看老劉,洋洋得意。

  啥情況?

  老李平時眼裡不是只有老祝頭嗎?

  是不是搞錯對象了?

  這馬匹是不是拍錯人了?

  給本公子送的是哪門子禮啊?

  這不是你老李頭的風格啊!

  何況受傷的人是祝老四,又不是我!

  這個禮咋送到我手裡了?

  臥槽!

  這都是真的!

  雖然不確定有沒有千年,但幾百年藥力是沒跑了!

  不要白不要啊!

  方世玉雖然一臉懵圈!

  但是看見盒子裡的東西竟然是貨真價實的,原本想拒絕的他,頓時兩眼放光!

  香!

  真香啊!

  「咱們這群老傢伙,那都是看著四小子長大的。都拿他當親兒子一般看待,你救了四小子,那就是我們的恩人啊!這是我收藏多年的羊脂玉,小小心意,聊表謝意!」

  老劉也不甘示弱,當即從腰間取下一塊玉佩,朝著方世玉手裡就塞了過去。

  這玉佩還帶著老劉的體溫,顯然是他常年佩戴在身上的傳家寶啊!

  「方公子,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救了人這麼大的事情,竟然一點都不知會,搞得我今天才知道!別的東西我也沒有,這千兩黃金,就當是我的謝禮吧!」

  「愣著幹啥!來人,還不快給方公子抬進來!」

  「方公子,俺老藍是個粗人,不咋會說場面話!你也別嫌少!再多俺老藍也拿不出來!你這瘦不拉幾的,一看就是為了救人,累的啊!這些黃金,你喜歡吃啥就儘管買啥,好好補補身子!」

  「方公子,這些畫作都是老夫珍藏多年的孤品,今兒個為了表示謝意,還請收下!」

  ......

  一群人,在方世玉完全懵圈的狀態下,一個個拿著五花八門的禮物,硬是強行塞到了方世玉手裡!

  就連老羅這種木訥至極的人,也拎著幾包土特產,硬塞給了方世玉。

  方世玉愣住了!

  這些貨到底幾個意思?

  這特麼到底是祝老四受傷了?

  還是我受傷了?

  你們是來探望祝老四的嗎?

  你們確定不是來探望我的?

  看著方世玉一臉懵圈的樣子,老劉跟老李不由得會心一笑。

  小子,你不是一直都是猴精猴精的嗎?

  你也有今天啊!

  進了圈套了吧?

  俗話說的好!

  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

  萬一咱們以後有個三病兩災的,你小子可不能見死不救啊!

  原來老藍這人嘴不把門,回去後直接就把方世玉是如何救活朱棣的事情,一五一十,事無巨細,全都告訴了這群人。

  一瞬間,這群人都驚呆了!

  原來還能這麼救人?

  給人縫線?

  給人輸椰子汁?

  給人輸血?

  這是啥手段?

  這是神仙手段吧?

  雖然方世玉醫術高超,他們早有耳聞,畢竟馬皇后跟太子就是他治好的。

  但這群人都以為,那是以訛傳訛,誇大其詞罷了!

  可此時看來,不僅沒有誇大其詞,反而是謙虛了!

  大明的醫學水平,相當落後!

  就算是位高權重,也不留神就會因為什么小病一命嗚呼!

  再加上,古時候的衛生條件跟意識都是極其落後的。

  何況這些人,大部分都到了花甲之年了,身體素質也遠不如年輕人,生病自然是不可避免的。

  因此這群人在老李跟老劉兩隻老狐狸的表率下,瞬間就蜂擁而至,討好方世玉,總比在家裡給菩薩燒香來的靠譜!

  萬一落下個啥病,對方世玉來說還不是藥到病除?

  於是,就出現了這麼一幕!

  當然了,這裡面也有個屬於例外的人!

  那就是安慶公主!

  她跟著這群人來這裡,純屬閒的沒事幹!

  方世玉在震驚過後,來者不拒,照單全收了!

  資本主義要萌芽了?

  敵人的糖衣炮彈打過來了?

  不怕!

  不怕!

  本公子向來不懼任何挑戰!

  完全可以來的更猛烈些!

  「先生,俺的腳咋沒啥知覺了?」

  就在方世玉美滋滋收下禮物的時候,朱棣確實一瘸一拐的在吳元年的攙扶下,艱難的走了出來。

  滿臉的惶恐,看著方世玉問到。

  原來半晌之後,朱棣才確定,自己左腿,從傷口處開始,往下完全沒了任何知覺!

  朱棣甚至驚慌失措的狠狠捶打了一番,依舊是沒有絲毫痛覺!

  吳元年雖然見識過這種情況,但卻不知道應該如何跟朱棣解釋。

  於是,只能攙扶著一臉惶恐的朱棣,出來問方世玉。

  朱棣話音落地,剛才一群人還嘻嘻哈哈的,瞬間氣氛就沉重起來。

  沒知覺了?

  那不是成了植物人嗎?

  原來還是咱們高估了方小子的醫術?

  這後遺症如此嚴重?

  要果真如此,那老夫還是躺平好了!

  還費什麼勁!

  治什麼病啊!

  「慌啥!」

  「觸覺神經被割斷了而已!」

  「不過沒關係,本公子已經幫你續上了。」

  「只是尚未恢復期罷了!」

  「安心靜養便是,再過三五個月,也就恢復的差不多了。」

  「暫時先忍著!」

  「沒聽說傷筋動骨一百天嗎?」

  方世玉淡淡的解釋了一下。

  這祝老四還真是幸運兒。

  那麼深的刀口,竟然沒有傷及主動脈,也沒有傷及運動神經!

  只有靜脈跟肌腱受傷,這點傷完全可以恢復!

  自己已然續上了。

  只不過比起人體的其餘部位,神經的康復速度,顯然是要慢很多的。

  因此雖然祝老四醒來後,基本沒啥事了,但左腿依舊是沒了知覺。

  「神醫,啥叫觸覺神經?」

  「十二正經以及奇筋八脈裡面也沒說過啊!」

  「俺剛才給四公子瞧過了,傷口乃是足太陰脾經,但四公子脈象平穩,並無病跡,神醫看都沒看,竟然也能做出如此判斷?」

  一聽方世玉解釋醫學問題,吳元年頓時跟打了雞血似的。

  自己連單手劈磚頭都幹了,圖啥?

  還不是圖這個時刻嗎?

  還不是圖能被神醫薰陶一下嗎?

  何況,這神醫嘴裡的神經一次,又是自己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存在!

  自己行醫一輩子,雖不敢斷言,博古通今,遍讀醫書,但這個詞確實未曾出現過啊!

  難道這是神醫密不對外的家傳?

  除了吳元年,對醫術也極為精通的老劉,此時也是一臉的好奇,看向了方世玉,就等著他解釋了。

  「啊?」

  方世玉愣住了!

  這特麼的怎麼解釋啊?

  古人口中的經絡,現代人口中的神經,雖然聽起來似乎差不多,但卻完全就是風馬牛不相及啊!

  神經,是由聚集成束的神經纖維所構成,而神經纖維本身的構造是由神經元的軸突外被神經膠質細胞所形成的髓鞘包覆。

  神經纖維構成的組織,把腦和脊髓的興奮傳給各個器官,或把各個器官的興奮傳給腦和脊髓。

  這些東西雖然聽起來很複雜,但卻是肉眼可見的存在。

  可經絡這玩意,就比較玄乎了。

  中醫上說,經絡是運行氣血、聯繫臟腑和體表及全身各部的通道,是人體功能的調控系統。

  但這玩意肉眼可沒法看見!

  它只是某種學說的具象名詞,沒法證實!

  這特麼自己也沒法解釋啊!

  「難道連神醫也不知如何解釋嗎?」

  「沒想到啊,這世上竟然有方公子不知道的事情啊!」

  「實屬罕見啊!」

  見方世玉愣住了,老劉頓時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

  原本自己是大明第一智囊,但自從方世玉不知道從哪蹦出來後,自己處處都被這小子給穩壓一頭。

  如今竟然有難住了方世玉的問題。

  這樣看起來,那你跟我不過是伯仲之間嘛!

  那大明第一智囊的頭銜,豈不是還在老夫頭上?

  「那啥,你等我一會,我馬上回來!」

  看著老劉一臉的揶揄,方世玉頓時不爽了!

  轉身就朝著裡屋走去,很快就拿出來一本書!

  人體生物學!

  這玩意實際上屬於二十一實際的兒童讀物,基本上都是給學齡前的兒童當作啟蒙書看的。

  但此時給這群人,倒也算極為合適了。

  上面那叫一個五彩斑斕,圖文並茂!

  而且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這本書上,但凡設計到男女之別的地方,基本上都是含糊其辭,一筆帶過的!

  不然方世玉要是拿出啥都有的書來,還真擔心這群古人會扛不住!

  這書一出現,吳元年頓時就跟丟了魂似的,一雙眼睛再沒離開過這本書!

  根據他自己一生行醫的理論以及實踐,又照著書中的內容仔細對比了一下,結果發現,這本書里說的絲毫不差!

  甚至比他所知曉的更多,更詳細!

  原來神醫密不外傳的醫術就是來源於這本書啊!

  神醫的書!

  那就是神書啊!

  這種秘籍,神醫竟然就這麼拿出來分享了?

  這要是換個人,沒把師父伺候舒服了,想看到那是門都沒有啊!

  看來俺就算是單手劈磚頭,鞍前馬後的伺候神醫,也完全是值得的啊!

  俺幸虧當時抓住了這個能留在神醫身邊的機會了!

  一本書兒童啟蒙讀物,直接讓這個老頭淚流滿面了!

  就連一直沉默著的老羅,此時也是感觸良多!

  若不是老夫還要修理河堤,防範水災!

  老夫真想跟在先生身邊,日日被先生薰陶啊!

  這老吳比老夫幸運的多啊!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兩個年紀相仿的老頭,竟是生出了同病相憐惺惺相惜的感覺來!

  見吳元年看本書都能看的熱淚盈眶,老李跟老劉,頓時也來了興趣。

  好奇的朝著吳元年要了起來。

  可憐咱們的吳太醫,作為太醫院的扛把子,那多少也是有點面子的,官職也不算太低的。

  可是在場的這些人,他愣是一個都不敢得罪!

  隨便站出來一個人,官職那都是到頂的存在啊!

  萬般無奈之下,吳元年只得肉疼的,依依不捨的把書交了出去!

  等到所有人都翻閱了一遍後,頓時各個臉上都是一副嘖嘖稱奇的神情!

  雖然這群人裡面嗎,除了老劉,其他人壓根就看不懂。

  但看不懂沒問題,卻不能表現出來!

  於是,看不懂跟裝懂,瞬間就變得合理起來了。

  唯獨粗人老藍,一臉的不服,滿嘴嘟囔著。

  一個人的身體,怎麼可能,就憑藉這麼幾根線條串聯著?

  鬼才信!

  看著一臉不服的老藍,方世玉淡淡的笑了笑,表示自己可以證明這一點。

  於是,讓老藍抬起腳,儘量抬高,然後猛地,用力的,狠狠的跺在地面上。

  一二三四,再來一次!

  「欸!」

  「對!」

  「就這樣,再高點,再用力點!」

  於是,短短几秒鐘之後,老藍麻了!

  不只是腳,整個人都麻了!

  一臉驚恐的老藍,再也不敢嘟囔了,十分識趣的選擇了閉嘴。

  看到這一幕的安慶公主,一臉的好奇,不由得偷偷問吳元年,藍叔是不是把自己的腿給剁出問題來了?

  好不容易,終於把神書拿回來的吳元年,翻了個白眼,一臉鄙夷的回到:「你剁,你也麻!」

  「剁什麼啊?」

  「方小子是不是又偷偷剁啥好吃的來著?」

  就在此時,門外突然響起一個極為洪亮的聲音來!

  老祝頭雖然會遲到,但永遠都不會缺席!

  朱元璋雖然堪稱史上最佳勞模,但朱棣畢竟是他的親兒子,他還是很關切掛念的。

  何況明教餘孽已然出現了,他也挺擔心方世玉的安危。

  於是急急忙忙處理完工作後,趕緊朝著方世玉這裡奔來。

  太子原本也是要來的。

  但卻奈何錦衣衛上報,說北邊那群韃子,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實在沒辦法,咱們的太子拗不過老爹,只能留下來乖乖工作了,以防突發狀況。

  這下,小院子裡可謂是人滿為患了。

  老祝頭點名要過來蹭飯,方世玉收了那麼一大堆禮物,也不好意思趕人走。

  於是也懶得炒菜了,直接搞了一個巨無霸的火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