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王林懟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付美芳身形窈窕,面相姣美,也算得上是個美人,更有一種青春活力,臉上帶著一種天然的優越感。

  她和秦建波在門口買了餐票走進來,看到沈雪和王林在一起,咯咯笑道:「喲,沈雪啊!這麼巧,你不是沒參加新戲的排練嗎?怎麼也這個點才出來吃中飯?唉呀,我們練習新戲,好累啊!吃完飯,下午還得接著排練呢!」

  付美芳搶走了沈雪的女主角,還在這裡凡爾賽。

  沈雪淡淡的道:「在談點事,所以晚了。」

  秦建波拿著餐票去換餐。

  付美芳就勢在沈雪他們這桌坐了下來,看了王林一眼:「沈雪,這個男人,還是申紡廠的那個吧?」

  沈雪道:「是啊。王林就是申紡廠的。」

  王林的確沒吃飽,朝付美芳點點頭,說了一聲你好,便起身去買了粉來吃。

  付美芳問沈雪道:「你條件這麼好,怎麼找了個機修工啊?你不能因為他救過你,你就以身相許吧?這恩情和感情,你得分開來。陳振華不是在追求你的嗎?他家條件很不錯的,你怎麼不考慮一下呢?」

  「不考慮!」沈雪吃東西很慢,一手捋著秀髮,不讓頭髮沾到面碗,一邊慢慢的吃。

  付美芳也只點了一碗陽春麵,看來,她們的好身材,都是保養出來的。

  「沈雪,你看不上陳振華,我另外給你介紹一個吧?是秦建波的髮小,家庭條件和建波家差不多,你要不要見一見?」

  「不見,不勞你費心了。」沈雪輕輕搖頭。

  付美芳道:「優質的男人可不多的,談一個少一個。」

  「你顧好自己就行了。我的事,不需要你操心。」沈雪雖然溫柔,但面對這個一再搶走她女主角位置的對手,還是心存芥蒂的,只是表現得不太明顯而已。

  王林的牛肉麵上來了,他特意多加了份碼子,看起來一碗都是牛肉。

  還是牛肉麵吃起來紮實啊!

  付美芳問秦建波道:「建波,你那個發小,是不是叫劉學中?他找到對象了嗎?」

  秦建波道:「他對象都換好幾茬了!他那個人談戀愛沒長性的。」

  付美芳道:「那是因為他沒遇到對的人,你看我們團里的沈雪多美啊!劉學中的對象要是沈雪這樣的,他還能不長性?」

  秦建波看了沈雪和王林一眼,低聲道:「人家沈雪有男朋友呢!你別說了!」

  付美芳吸溜著麵條,白了秦建波一眼:「怕什麼!一個機修工,簡直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沈雪和劉學中多般配啊?劉學中和你一樣,都買了夏利車,是不是?」

  秦建波點點頭:「是,他也買了夏利車,比我晚買半個月。」

  「沈雪,你聽到沒有。」付美芳笑道,「人家劉學中都有自備車了。放眼整個申城,現在能買自備車的人家可不多。」

  沈雪道:「跟我有什麼關係?夏利車很貴嗎?」

  付美芳就是想在她面前炫耀,一聽沈雪提問,馬上搖了搖頭:「也不怎麼樣,才五萬塊錢一輛,比自行車和摩托車強一點吧,總不至於日曬雨淋的了。而且學車特麻煩,我到現在都沒有通過考試,唉,煩惱啊!」

  王林無語的嘿嘿一笑,心想這人還真是學會了「凡學」的精髓啊!

  付美芳道:「沈雪,五萬塊錢是不多,但工人家庭,是肯定買不起的,你要想坐上夏利車,你就得找一個劉學中那樣的男人。」

  沈雪道:「哦,你就是為了那輛車,所以找了秦建波?」

  這話懟得太棒了!

  王林忍不住笑出豬叫聲。

  付美芳的臉,刷的一下變得慘白。

  秦建波也怔怔的,看了一眼付美芳。

  如果付美芳真是因為他有車才和他好,那這段感情就真的沒有任何意義了!

  付美芳看出秦建波的不悅來,連忙說道:「建波,我不是那個意思啊!我和你之間是愛情!跟物質無關的!」

  秦建波勉強一笑:「我知道,說著玩玩嘛!」

  付美芳連聲道:「對,就是說著玩玩的。建波,我要上市裡的春晚,你到時一定要來看哦。」

  秦建波道:「好,我一定去現場看你表演。」

  沈雪吃個面,也不得安生,真的被付美芳給氣飽了!

  王林見她不高興,笑問道:「市裡的春晚是哪天播放啊?如果是三十晚上播,能有收視率嗎?全國人民不都在看央視春晚嗎?」

  付美芳瞪眼道:「當然是29號晚上啦!你沒看過嗎?」

  「29號晚上?那就不叫春晚吧?除夕都沒到呢!頂多就是一個地方台的文藝聯歡晚會。我長這麼大,還真沒看過市台的晚會,有人看嗎?」

  付美芳咬了咬嘴唇,說道:「當然有人看了!你不看不代表別人不看!你家有電視機嗎?」

  「有啊,21寸的進口大彩電。」王林淡然回答。

  「嗬!真的假的?你家裡人存了好久的錢,才買到這台彩電吧?」付美芳氣呼呼的道,「你一個機修工人,哪裡懂什麼文藝啊!真是的!」

  王林一本正經的道:「難道你們跳舞,不是給工人階級欣賞的嗎?你的意思是說,你們只跳給資本階級看?還是說農民階級比我們工人階級更懂文藝?」

  付美芳啊了一聲,目瞪口呆,無言以對。

  王林扯上了整個工人階級,就不是付美芳可以隨便污衊的了。

  付美芳漲紅了臉,瞪圓了大眼睛,用殺人的目光,看著王林。

  王林坦然受之。

  沈雪聽到王林怒懟付美芳,不由得心氣為之一清,抿嘴笑道:「你吃好了嗎?我們走了吧?」

  王林放下筷子,說道:「吃飽了,這家的面真的可以,下次還來吃。」

  付美芳他們也吃完了,一起往外走。

  門口的確停了一輛紅顏色的夏利,就停在王林的奔馳車後邊。

  王林打開奔馳車,請沈雪上車。

  付美芳看到了,問道:「喂,你不是機修工嗎?怎麼當起司機來了?」

  沈雪正要坐進車裡,聞言說道:「這車是王林他自己買的,他可不是司機!」

  王林笑道:「對,我就是你的司機。」

  沈雪笑道:「我可請不起你!」

  付美芳道:「建波,他那是什麼車?」

  秦建波倒是一怔,說道:「奔馳。」

  「貴不貴?」付美芳不是很懂車,只知道隨便有輛什麼車就很牛氣了。

  王林聽到了,笑道:「車倒是不貴,就是油耗太高了,現在油價都漲到9毛5了,我這車2.5L的排量,太吃油了。還是夏利好,夏利只有1.0的排量,省油。再見,兩位。」

  付美芳更加不懂排量之類的數據了,問秦建波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秦建波苦笑一聲:「他那車是奔馳W123的頂配版,我買車的時候,也去看過那輛車,太貴了,買不起。」

  「有多貴?比夏利還貴嗎?」付美芳問。

  秦建波哭笑不得:「20個夏利吧!」

  「20個夏利,那是多少錢?」付美芳的數學,的確有可能是體育老師代課教的。

  「100萬吧!」

  「啊?100萬買個車?他、他不是個工人嗎?那排量又是什麼意思?」

  「車子越好,排量越高,油耗也越大,能力當然越足了。」

  「那是好的意思?」

  「當然了!這個王林,不只是機修工這麼簡單!他能買得起100萬的奔馳!不得了!」秦建波可不是傻子,「沈雪眼光很毒辣啊!居然不聲不響,找了個這麼有錢的金主!美芳,就你傻,還幫她介紹男朋友!」

  付美芳咬咬嘴唇,看著奔馳車絕塵而去。

  王林開著車,問沈雪道:「我讓你練獨舞,你練了嗎?」

  「獨舞?哦,我最近有在練一支荷花舞,是我自己編的舞蹈。」

  「荷花舞?」

  「就是模擬荷花的模樣,以及荷花在風中搖曳多姿的形態。」

  「哦?這個舞應該很好看。」

  「我還在編舞呢,等我練熟了,我跳給你看。」

  「好啊!」

  晚上下班回到家裡。

  王林拿出紙筆來,構思衛生巾的銷售網點分布,以及廣告創意。

  李文娟好奇的看了一眼他寫的東西,笑著問道:「姐夫,你寫的是什麼啊?」

  「我在想衛生巾的廣告。」

  「衛生巾的廣告?用男人拍唄!」

  「用男人拍衛生巾的廣告?」

  「對啊,是不是很有創意?」

  「這?你這想法,還挺獨特的!」王林不由得一笑。

  「這不是我想出來的,這是我從電影裡學來的。」

  「哪個電影裡面?還有衛生巾的廣告?」

  「就是那個《吉屋藏嬌》啊。」

  「那個我看了一半沒看了的鬼片?錄相帶還在嗎?」

  「還給張美雲了。」

  「文娟,你去隔壁,把這盤帶子再借過來,我好好看看。」

  「我不去,你要看,你去借。」李文娟撒嬌。

  李文秀洗了碗出來,笑道:「文娟,快去!你姐夫叫你做事,你還不麻利點?小心他下次不帶你出去玩了!」

  想到出去玩的好處,李文娟笑了起來:「行吧,看在姐夫帶我出去玩的份上,我還是幫你跑跑腿好了。嘻嘻!」

  王林笑著搖了搖頭:「這個文娟,還是聽你的的話,不聽我的話。」

  李文秀道:「你寵壞了她,她不是不聽你的話,是想在你面前撒撒嬌!」

  李文娟穿上拖鞋,走到了門口,聞言說道:「還是我姐懂我!姐夫,你也太不懂女人了!真不知道你是怎麼追到我姐的!」

  王林啞然失笑。

  不一會兒,李文娟拿著一本錄相帶過來,神秘兮兮的說道:「我看到那個男人了!」

  「什麼男人?」王林接過錄相帶,放進錄相機里。

  李文娟像是報告什麼國際大新聞似的:「就是張美雲那個男人啊,現在就在她家裡!你們要不要去看看?」

  王林道:「有什麼好看的?」

  李文娟一邊說,一邊用手比劃:「那男的好大年紀了,看起來比她爸還老氣,而且長得又矮又丑,頭髮還染成了綠色,兩側的頭髮全剃掉了,只留下中間一叢,跟西遊記里的怪物似的。」

  李文秀道:「那你怎麼知道他就是張美雲的男人?」

  李文娟道:「他倆抱在一起啊!」

  李文秀道:「文娟,別亂說。」

  「我沒亂說!」

  「好了,總而言之,她找什麼樣的男人,是她的自由,我們管不著。」

  「行行行,我不說了,姐夫,我陪你看電影!」

  電影已經開始播放了。

  王林沒想到的是,這部鬼片裡,還真的有跟衛生巾有關的內容,從影片裡面可以看出來,衛生巾在香江那邊,已經很普及了,賣衛生巾的老闆也很有錢,財大氣粗,找個人拍廣告,隨便開價就是三萬塊錢的酬金。

  李文秀笑道:「這電影我也看過了,就沒想到裡面的衛生巾情節呢?還是文娟有心。」

  王林道:「你還別說,這電影裡的廣告創意,雖然是用來搞笑的,但這個創意還真的挺不錯。」

  李文秀道:「你不會真的想仿造這個,請男人來拍衛生巾廣告吧?」

  王林笑道:「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必須想一個絕妙的廣告情景出來。」

  李文娟道:「姐夫,你可以拍一支廣告片,是這樣演的啊,我來示範一下,你看行不行。」

  王林聽她說得有趣,便道:「行啊,你示範一下。你的創意要是被我錄用了,我給你300塊錢當報酬。」

  李文娟一聽更來勁了,清清嗓子,說道:「我的想法是這樣的,我現在演的是一個有老婆的男人啊,我來到了商店衛生巾櫃檯前——姐,你就是售貨員。」

  李文秀抿嘴笑道:「我成售貨員了?行,我就是售貨員。請問小姐——」

  「我是先生!我演的是先生!」

  「好,請問這位同志,你要買什麼?」

  「請問,你們這裡有沒有愛晴柔牌子的衛生巾啊?」

  「我接下來要說什麼?」李文秀問。

  「姐,你應該問我:你為什麼一定要買愛晴柔的衛生巾啊?」

  李文秀便道:「同志,你為什麼一定要買愛晴柔的衛生巾啊?」

  李文娟道:「因為我愛人只喜歡愛晴柔的衛生巾。愛老婆,愛晴柔!」

  「絕啊!」王林眼前一亮,指著李文娟道,「這個點子好!」

  李文秀道:「還別說,我覺得這個廣告,真的還行。尤其是最後那一句廣告詞也很好,愛老婆,愛晴柔。」

  李文娟伸出手板心,不停的搖晃,笑道:「姐夫,三百塊,拿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