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鬼谷縱橫,在線刮痧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個突然闖入鬼谷入口縱橫陣法內部的陌生小少年,表現出了一手讓鬼谷子王詡心中驚訝的某類未知虎爪功。

  對方的一舉一動,行走觀望。

  完全將功夫的真諦神形煉入到骨子裡,似人似虎,返璞歸真。

  只不過……那雙毫無任何人性的獸類眼神,不免讓鬼谷子多看了兩眼,心中很快就有了數。

  「應當是練功沉浸過度,從而導致精神失常。」

  「與玄虎無異。」

  隨意一掃對方殘留下來的腳印。

  鬼谷子心中一動,立即明白了來人是誰,也大致猜測到對方為何會追尋到鬼谷。

  「原來是他!」

  「那個在老夫之前進入玄虎巢穴內部的小少年,現在看來,對方似乎與那四隻玄虎幼崽,有著某種特殊關係。」

  「不過……入了老夫鬼谷的東西,那就只能是鬼谷的東西。」

  鬼谷子王詡左手背負與身後,右手輕撫頜下長須。

  眼神平靜而無絲毫波瀾。

  靜靜思考片刻,他以體內真氣聚集成束,同時向蓋聶與衛莊傳音,吩咐道:「聶兒,小莊,你們兩個現在去鬼谷入口處,將那裡的人帶進來。」

  「以後,他就是你們兩個的練劍目標。」

  「是,師父!」

  蓋聶與衛莊紛紛收劍,同時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恭敬行禮。

  隨後,衛莊看了蓋聶一眼,見到師哥主動向山谷入口處走去,他這才邁動腳步,緊跟著師哥的腳步而行。

  嘴上說要和師哥不死不休,身體還是格外的誠實。

  數百丈距離,轉眼而至。

  兩人各自按照縱與橫,分別行走在縱橫陣法內部的安全道路上,片刻後,一道面相稚嫩、身形壯碩的陌生人影就出現在眼前。

  對方的一舉一動,都仿佛一隻成年玄虎一樣。

  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自然韻味。

  有縱橫陣法影響,蓋聶與衛莊兩人可以看到對方,但是對方卻看不到他們。

  趁此機會,他們兩個仔細觀察那個人。

  「這就是師父讓我們過來抓的人?一身外功練的倒是不差,只是……!」衛莊仔細打量著那個人的眼神,若有所思道:「像一隻虎,多過像一個人。」

  「他身上所練的外功,應該是出自魏武卒的盾甲百鍊。」觀察片刻,蓋聶右手緊握木劍,猛然沖了上去。

  「魏武卒嗎?就讓我來試一試威震天下的魏武卒能耐。」

  衛莊嘴角微微上揚,同樣不甘示弱。

  右手持著一柄木劍,從另外一個方向殺向那個似人似虎的怪異小少年,心中頗為有些傲然。

  認為這普天之下,除了師哥蓋聶與他自己,再無其他英傑。

  這是身為縱橫鬼谷弟子的傲氣。

  ……

  ……

  幾乎同一時刻。

  不知不覺闖入到縱橫鬼谷陣法當中的姒元,忽然察覺到在自己身軀左右兩側,分別有惡風傳來。

  「嗷吼……!」

  他本能張口一聲大吼,虎嘯聲如雷鳴炸響。

  左手五指彎曲成爪,抓向攻擊自己左側的縱劍,同時左腿單腳站立,右腿猶如虎尾甩動,抽打向攻擊自己右側的橫劍。

  縱橫雙劍同時分別與姒元的左手和右腳對撞,卻絲毫傷及不了對方。

  皮膚上連個劃痕都沒有。

  反倒是對方左手與右腳上傳來的狂暴蠻力,讓他們兩個心中大驚,差點兒就沒拿捏住手中的木劍。

  這還是木劍上附加了內力的情況下。

  「好強大的體魄,這就是魏武卒嗎?」感受到自己用來握木劍的手臂一陣發麻,衛莊心中暗自驚訝不已。

  手中的劍,雖然是一柄木劍。

  但是在內力的加持下,鋒利堅硬程度絕對不下於精鐵所鑄的寶劍。切金斷玉只是等閒,不可以常理視之。

  但是現在……!

  這樣的劍,卻連在對方身體皮膚表面上留下一絲劃痕都難以做到。

  「魏之武卒,名不虛傳。」

  「是個值得一戰的對手。」

  蓋聶瞥了一眼師弟衛莊,然後忽然轉身離去。

  直接向鬼谷內倒退。

  衛莊見到師哥如此,當即也毫不遲疑後退,退向鬼谷所在的方向。

  又一次失去自我理智的姒元,察覺到攻擊自己的兩人忽然退去,沒有絲毫猶豫與遲疑,他立即順著衛莊離去的方向追去。

  就這樣,在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情況下。

  被衛莊和蓋聶師兄弟兩個帶領著,穿過鬼谷出入口的縱橫陣法,真正進入到鬼谷內部。

  始一進入。

  蓋聶與衛莊兩人立即調轉方向,不約而同同時出劍。

  再次分別從不同方位攻擊向姒元。

  三個小少年,又一次互相拼鬥成一團,劍光閃爍,虎嘯陣陣,姒元很難打中身法極好的蓋聶與衛莊。

  而蓋聶與衛莊,卻也傷不了防禦強大的姒元。

  更別說還有龍游玄虎的撲擊撕咬,利爪肆虐,虎尾如鞭,勢大力沉,與姒元的進攻互相配合起來,給了蓋聶與衛莊兩人很大的壓力。

  他們可沒有那種可怕防禦力。

  一旦被其攻擊到,非死即傷。

  ……

  ……

  漸漸的,隨著時間的推移。

  蓋聶與衛莊師兄弟兩個就有些氣力不濟,手腳酸軟,氣喘吁吁,手中的木劍揮舞起來,也遠遠不如剛才那麼迅猛有力。

  但是與他們兩個對打的姒元,卻依舊龍精虎猛,活力四射。

  仿佛體力與精神無窮無盡。

  「此人的持久耐……耐力,當真是驚人!」蓋聶忍不住感嘆出聲,每一次揮動手中木劍,每一次閃躲對方的攻擊……。

  都讓他覺得身體像是灌了鉛一樣沉重。

  肌肉酸痛不已,精神疲憊不堪,體內的內力更是早已經消耗乾淨。

  衛莊聽到師哥的話語,冷著一張臉。

  當即出言懟向蓋聶。

  「師哥,現在才過去了多長時間,你這就不行了?」

  「看來師哥你很虛啊!」

  蓋聶聞言,強撐著疲憊,露出一絲平淡微笑,出聲反駁道:「小莊,你的臉怎麼那麼白?是不是太累了?」

  「要不你先休息會兒?」

  「哼,師哥,我看需要休息的人是你吧?」衛莊同樣硬撐著反駁。

  師兄弟兩人再一次槓上了。

  不知不覺就想要比比看,看看誰會忍不住疲憊先休息。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