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審問,暴露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蓋聶與衛莊兩人暗自較勁,互相比拼。

  但是又一次失去自我認知理智的姒元,可不管他們師兄弟兩個在做什麼事情,雙手雙腳的攻擊力度,依舊如常。

  甚至還因為蓋聶與衛莊的疲憊虛弱,反而變得越發強勁有力。

  如此結果。

  使得蓋聶與衛莊兩人,由兇猛進攻逐漸轉變為閃躲、防禦。

  最終,因為氣力不濟,疲憊虛弱的厲害,眼看躲避不過下一次攻擊,要被對方一爪子抓碎天靈蓋時。

  他們兩個的師父鬼谷子王詡出現了。

  「砰……!」

  王詡抬手一巴掌下去,姒元當即翻著白眼暈倒在地面上。

  見到師父出現,蓋聶和衛莊兩人心中一鬆懈,強烈至極的疲憊感,猶如洪水湧現而出,再也抵擋不住。

  同樣紛紛摔倒在地面上,不由自主陷入到深度沉睡中。

  「呼嚕嚕……!」

  不消片刻,便有輕微打鼾聲響起。

  而在姒元的體內腹腔中,低沉的雷鳴虎嘯聲,依舊連綿不絕,隨著他自身的呼吸而起起伏伏,若隱若現。

  鬼谷子沒有搭理自己兩個親傳弟子。

  反而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這個貿然闖入到鬼谷入口的人身上,他背負雙手,腦海中暗自沉思不斷。

  「既掌握有陰陽家禁術魂兮龍游,又修行有魏武卒的盾甲百鍊,還會這麼一手返璞歸真的未知虎爪功。」

  「此人究竟是什麼來路?」

  「魂兮龍游,對於許多陰陽家長老來說,都未必能夠掌握。此陰陽禁術,也從未外傳過。」

  「難道他是陰陽家的五靈玄同?或者……新任星魂?」

  想著想著,鬼谷子逐漸陷入到沉思中。

  ……

  ……

  大梁城,披甲門。

  典慶到處尋找二師弟姒元,卻始終尋覓不到他人在哪裡。

  最終無奈,找到幽熒那裡,才得知二師弟又一次獨自出城歷練,與林中兇悍猛獸磨礪自身武藝。

  只得暫時作罷。

  「既然二師弟暫時不在,那麼最近那些偷偷摸摸打聽二師弟的人和事,就由我這個大師兄先幫他處理一下。」

  「只是不知對方究竟是何來路?」

  典慶暗自思索片刻,轉身離去。

  可走了沒幾步,他又停下來,重新回過頭去,找到二師弟姒元的貼身侍女幽熒,將此事告知於她。

  「昨日外出路過時,我意外察覺到有人在悄悄打探二師弟的消息。」

  「我覺得你們還是留意一下為好。」

  聽聞這番話語。

  幽熒心中一凜,暗自提起警惕心。

  表面上,她不動聲色,柔柔向典慶行禮道謝,清冷少女嗓音從她口中飄揚而出。

  「多謝典慶大哥提醒,幽熒這就去調查。」

  「一起去吧,你的主人畢竟是我的二師弟,我這個做大師兄的可不能不管他。」典慶沉聲說了一句。

  見幽熒點頭,兩人便再次離開披甲門內門院落。

  向外門區域走去。

  ……

  ……

  片刻之後。

  在典慶與幽熒兩人的聯手搜尋追捕下,活捉到一個試圖悄悄打探姒元個人消息的探子。

  幽熒不願暴露出自己會攝魂傀儡術,出身於陰陽家。

  便喚來正在修行的焰靈姬。

  讓她以火魅術構建精神幻境,拷問探子的來歷,以及為何要打探主人姒元的個人消息等等。

  在火魅術的精神幻境操控影響下。

  探子的嘴巴,很是輕易被撬開,將自己所知曉的消息,悉數說明。

  「有……有一個戴著黑色斗笠的人,出錢讓……讓我打……打探披甲門門主晉文的第……二位親傳弟子姒……姒元的消息。」

  「將他的眼睛……眼睛弄……明白……。」

  ……

  反覆審問。

  陷入到精神幻境中的探子,只知道這些消息。

  根本就不知道幕後主使究竟是誰。

  「此人只是一枚棋子,究竟是誰讓他探查二師弟的消息,目前依舊未知。」典慶暗自思索片刻,向幽熒與焰靈姬問道:「你們兩個覺得,此人話語中提及的二師弟眼睛,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聽聞此言。

  兩人各自沉思,進行猜想。

  焰靈姬回過神來,心中若有所思,道:「大哥哥的眼睛的確不一般,與常人差別極為明顯。」

  「眼眸中央的色澤,左黑而右白,像是一雙異色瞳。」

  「只是……!」

  「只是什麼?」典慶反問出聲。

  焰靈姬遲疑了一下,又補充說道:「我曾經仔細觀察過大哥哥的雙眼,隱約察覺到在那雙眼睛深處,似乎有一個東西。」

  「一個類似於六角輪盤一樣的奇怪東西,尺寸極其渺小,不仔細觀察就非常容易被忽視過去。」

  「但是以前,大哥哥眼睛內部根本沒有那個東西。」

  「眼睛深處有類似於六角輪盤一樣的奇怪東西?」典慶聞言,眼眸微眯,腦海中仔細回憶二師弟姒元的眼睛情況。

  可想來想去,他還是沒能想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反倒是站立在旁邊的幽熒。

  她在聽到焰靈姬的話語後,腦海中很快就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心中不由得大為警惕防備。

  「主人的六道重瞳,終於被人懷疑不是異色瞳了嗎?」

  「這一點,不可不防啊……!」

  重瞳代表著什麼含義,她心中自然清楚不過,因為她自身的本體,就是一個真正的天生重瞳者。

  她自然會對此有所了解。

  重瞳,那是自古流傳至今的聖賢與帝王之異相。

  每一位重瞳者,在各自所處的時代,都是舉世無雙,獨一無二,從未有過第二位重瞳者會同時代出現。

  而且每一位重瞳者出現之間,必定相差一段不短的時間。

  據幽熒所了解。

  距離這個時代最近的上一位天生重瞳者,便是二百餘年前的儒家顏回,為儒家孔子門下七十二親傳弟子之首。

  「數百年的風雨飄搖,歲月更迭,掩埋了太多的真實歷史。」

  「讓這世上很多人,根本就辨認不出來重瞳異相。就如同主人之前,被人錯認為是異色瞳,而非重瞳。」

  「只是這一次……主人竟然遇到過疑能夠辨認出重瞳的人……。」

  幽熒心中明白。

  這件事情一旦處理不好,很有可能會引起許多君王與權貴的忌憚,進而引發出極其糟糕的局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