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亦真亦假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幽熒仔細思慮片刻,決定稍微透漏一點半真半假的消息。

  她微微抬頭。

  看向身強體壯的典慶,出聲說道:「主人以前的眼睛,並不是現在那樣,而是與尋常人無異。」

  「只不過,後來主人修行了一門非常特殊的瞳術,才導致眼睛變為現如今那種情況。」

  「二師弟修行了特殊的瞳術?」聽到這一則隱秘消息,典慶心中一陣驚訝,他還以為二師弟的那雙眼睛,其實是天生的。

  此刻順著幽熒提供的隱秘線索,他聯想猜測下去。

  心中有了大致猜測。

  「也就是說,這些悄悄打探二師弟個人消息的探子,其幕後主使,是為了二師弟所修行的那一種特殊瞳術?」

  「應當便是如此,也只有這一點與主人的眼睛有關。」幽熒點頭回應,定下這個思考方向,不讓他們往重瞳上面去考慮。

  雖然他們也不認識重瞳,未必能想到重瞳。

  但能隱瞞一天是一天。

  時間拖得越久,主人姒元自身就越強大,越發不懼外界死亡威脅,安然無恙的可能性,反而越高。

  默默思考分析一番。

  典慶心中有了決定,沉聲問道:「能否告訴我,那種瞳術修成之後,會帶來什麼樣的效果變化?」

  聽聞此言,幽熒幾乎沒怎麼思考。

  當即出聲回應。

  「主人曾提到過,他的眼睛可以看得更遠,遠超常人十餘倍不止。」

  「竟如此可怕?」聽到這個結果,典慶心中大驚:「能夠看到如此遙遠的距離,只要嚴加訓練,並配備上機關弓箭,那就是神射手。」

  「若放在戰場上,遠程狙殺敵方將領或統帥,將容易許多。」

  順著這個思路猜測下去。

  典慶認為這些打探二師弟個人消息的探子,應當是來自其它諸侯國。

  「若能將此種能夠大幅度增強眼睛視力的瞳術獲取到手,然後推廣開來,組建出一支特殊的遠程狙殺兵種軍隊。」

  「那麼……!」

  「無論是攻城,還是守城,都將發揮出舉足輕重的戰略作用。」

  將這一點聯想到戰爭上,典慶心中一下子警惕了許多。

  牽扯到國與國。

  這可不是他能夠插手的事情。

  「這件事情事關重大,我會告訴師父,讓師父來親自處理,避免二師弟被敵國所擒。」

  典慶看向幽熒,臉上的神情變得嚴肅而認真。

  「你想辦法聯繫到你的主人,將此事告知於他。」

  「莫要在無知無覺中被敵人得手。」

  「多謝典慶大哥提醒,幽熒自會知道怎麼辦。」幽熒點頭回應,見到典慶轉身離去,她臉上的神情一下子冷了下來。

  眼眸中隱約有濃重殺意浮現。

  「在主人自身沒有初步成長起來之前,任何有可能威脅到主人性命安全的人和物,都需要慎重對待。」

  「能殺則殺,殺不了的,則主動躲避。」

  她淡淡瞥了一眼站在身旁的焰靈姬,冷聲吩咐道:「你從披甲門內排查,將所有參與調查此事的人都找出來。」

  「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

  見到幽熒臉上的神情極為不善。

  焰靈姬沒敢反抗,乖巧點頭回應。

  「放心吧,幽熒姐姐,玩弄那幫男人的內心,我最擅長了。」

  她心中同樣也在擔憂姒元的安危。

  扭頭一看,剛才還站立在身旁的幽熒,已經不知何時早已經離去,而她自己卻絲毫感覺都沒有。

  「幽熒姐姐真的是又美又強又能幹,怪不得會被大哥哥器重。」

  「希望未來有一天,我也能變得和幽熒姐姐一樣強,能夠被大哥哥看重,光明正大的喊他主人。」

  ……

  ……

  在和焰靈姬與典慶兩人分開之後。

  幽熒利用六道仙印契約,與主人姒元聯繫,將這裡發生的事情,悉數傳遞給他。

  但是這一次,她並沒有得到任何直接回應。

  「難道主人出了什麼事不成?」幽熒腦海中下意識閃過這麼一個想法,但又被她立即排除掉:「主人的生命氣息越發旺盛,魂魄聯繫也非常穩定,並不像是出了事。」

  「或許……此時此刻主人正在潛心修行吧?」

  既然暫時得不到任何回應,她只得先將這件事情壓在內心中,身上的傷勢還沒有完全好徹底。

  不適合外出搜尋探查。

  「一會兒讓姐姐出去看看,省得主人真的出了某些意外。」

  不再繼續多做思考。

  幽熒放開自身神念,仔細掃視披甲門附近的每一個人。

  將這些人的眼神變化、交談話語、走路姿勢、做事動作等等,悉數感應容納於腦海中。

  然後從中辨別分析,還有誰在悄悄探查主人姒元的個人消息。

  ……

  ……

  數個時辰後。

  某一條無人巷道內部,幽熒鬆開自己的右手,任由身前男子軟軟倒地。

  然後在無知無覺中悄然死去。

  「大司空魏庸,幕後主使人竟然是他?!」

  「要不要直接把他宰了?」

  幽熒眼中寒光閃爍,心中殺意如浪潮在澎湃涌動。

  仔細思考片刻後。

  她又暗自否定直接將其擊斃的做法。

  「大司空在魏國內部,身份地位與大將軍同級別,兩者僅次於魏王,相當於是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

  「一旦大司空被刺殺身亡,那麼魏王必然會因為心中忌憚畏懼,從而引發出許多不可控的未知變故。」

  「直接擊斃,當為下下策。」

  她認真回憶事情的因果緣由,追溯其源頭。

  將關鍵點鎖定在「重瞳」這一點上。

  「大司空魏庸命人探查主人的重瞳消息,其根本目的,還是為了對付大將軍晉文。」

  「而不是刻意對付主人姒元。」

  「如果……魏庸自己徹底忘記有關於重瞳消息的記憶呢?」

  靜靜思量片刻。

  幽熒轉身向披甲門而去,周圍的探子,都已經被她徹底拔除乾淨。

  一個也不留。

  「處理記憶這種事情,還是得讓姐姐來做。」

  「我可不適合……。」

  ……

  ……

  回到披甲門中。

  焰靈姬也將披甲門外門弟子中混雜的密探,紛紛尋找出來,不過並沒有殺死任何一個人。

  也沒有驚動他們,而是將消息告訴給幽熒。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