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真是美好的一天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鄧大夫人驚愕地看著漆盒裡的團扇,謝樂安竟然能做到如此!猛然聽到閨女的聲音,抬起頭看向鄧真珠,忙起身來到她身邊,扶住搖搖欲墜的身子,「真珠,你別嚇阿娘,國師說什麼了?」

  鄧真珠抖著手,將棉花紙展開給鄧大夫人看。

  鄧大夫人看向之上的字,瞬間瞪大眼睛,「這……真珠,你真的以前沒見過國師?」

  「沒見過。」鄧真珠靠在自己母親的懷裡,低聲說道,「阿娘,我……我害怕了。」

  鄧大夫人長長嘆了口氣,說道:「難怪是平叔半聖親自送過來,別說傻話,除了國師,你誰都嫁不了。你祖父也不會同意你退縮,出嫁當天,就用這把團扇。」

  鄧真珠放下棉花紙,看向漆盒裡的團扇,「阿娘,這是……桃花?」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鄧大夫人低聲吟唱道,「真珠,不管未來如何,記住這首詩。只要你別太過分,國師會給予你正妻的一切尊榮,還有男子對女子的喜歡。」

  鄧真珠悵然地說道:「阿娘,我怕自己做不好,讓他失望。」

  鄧大夫人:「……」

  這份禮物確實是太過貴重,不論是繪製的畫還是加持過的印鑑,「真珠,竭你所能,別無他法。」

  如果說畫卷,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團扇,便是宜言飲酒,與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靜好。

  鄧真珠低聲吟唱道:「女曰雞鳴,士曰昧旦。子興視夜,明星有爛。將翱將翔,弋鳧與雁……」

  鄧大夫人忍笑說道:「放心,國師府不會短了你的吃食。」

  鄧真珠拽著鄧大夫人的衣袖,嗔道:「阿娘~」

  ……

  國師府主院書房

  謝寧姜看著謝康繪製的襖裙,跑到玉竹面前,萌萌地看著她,不說話。

  玉竹行叉手禮,輕聲笑道:「四女郞放心,奴這就叫人來。」

  謝寧姜滿意地回到謝康身邊,繼續看他畫畫。

  謝康抬起頭來,笑道:「阿寧,你是不是應該求我,而不是玉竹。」

  「三哥吩咐下去,玉竹也可以拖到明日或者後日在做。」謝寧姜振振有詞地說道,「大婚在即,事情繁瑣,你是沒辦法說她們推脫的。」

  謝康啞然失笑,縣官不如現管,小丫頭很聰明,「那你有沒有想過,你三哥會覺得不被尊重呢?以後要先和三哥說,然後再去玉竹那裡。」

  謝寧姜沉默片刻,說道:「三哥,我懂了,錯則失序,失序則亂。」

  謝康沒想到十歲的小包子能說出這話來,笑道:「就是這個道理,那為什麼太傅會說你神遊太虛,蕭然物外呢?」

  謝寧姜的大眼睛屬於圓潤的雙鳳眼,眼尾微挑,肉肉的包子臉中和了鳳眼的清冷,指尖可愛,微微嘟著嘴說道:「三哥,我不喜歡背書,太傅要求必須一字不錯,錯了便要寫十遍,我的小手手,太可憐了。」

  謝南姜忙點頭附和道:「是滴呢,三哥,我的小手手也很可憐。」

  謝康看著眼前白白胖胖的兩隻小爪子,連個繭子都沒有,還真是夠可憐的,「這樣啊,阿南還小,可以慢慢選。阿寧,你可以走劍修的路試試。」

  記得上一世看過的書,有一本書上的變異版養劍術,很神奇,可以從四師兄那裡要來養劍術,好好研究一下,進行魔改。

  謝寧姜眨了下眼睛,問道:「三哥,那還能穿美美的衫裙嗎?舞劍好像不夠美呢。」

  謝康明白太傅那句蕭然物外是什麼意思了,謝寧姜不管學什麼,只有一個要求,不能妨礙她當美女!

  所謂的小手手太可憐,單純地不想長繭子還是別的原因?「那就先休息幾日,到時讓平叔先生他們幫你看看。」

  那個變異版的養劍術要不魔改成點讚,集齊多少了個贊就升級……可以試試看。

  「第下,西夏韓玄成求見。」官家謝啟站在書房外輕聲說道,「平叔先生問,見還是不見。」

  謝康眸光微閃,這是帶來了某些消息,「去花港觀魚。」

  謝啟躬身應諾,轉身離去。

  謝康讓瓔珞陪著兩個小包子量尺寸,做襖裙。坐上步輦,朝花港觀魚走去。

  康勝來到謝康身邊,帶來韓玄成的匯總資料。

  謝康坐在步輦上快速瀏覽一遍,輕聲問道:「儒門平天下境,還算不錯,怎麼會主張歸順大宋?」

  康勝小聲說道:「西夏沒有文宗境,佛門弟子,不理俗務。」

  謝康將資料還給謝康,傳音問道:【平叔是什麼想法?】

  康勝將資料收起來,傳音回復道:【韓玄成說了許多看似有價值,其實沒有任何實證的消息,雲山霧罩……平叔說言必信無用。】

  謝康眸光微冷,能抵消儒門的言出法隨……拿出尺牘來:道祐、花港觀魚

  正在整理佛經的道祐感應到尺牘的微震,拿出來看,直接劃破虛空來到國師府西側門,一步邁到花港觀魚:已到

  康勝拿出自己的尺牘來看……咦?什麼都沒有!

  謝康淡淡笑道:「私聊,你們看不到。」九卿勳章解鎖的第一項技能,可以和勳章里的人,私聊,王平叔這個群主也發現不了~

  康勝:「……」

  感覺自己被拋棄了,不再是第下最好的火伴,「某去改造後院。」

  謝康以指代筆在尺牘上寫道:你們五個孤都可以私聊、天道誓約

  康勝拿出尺牘來看:平叔看不到

  謝康無語望天,這和上一世在同一個辦公室發私聊一樣,傳音道:【只能是孤發第一句,獨有權限。平叔有沒有研究出來,孤就不知道了。】

  康勝覺得自己又可以了,繼續陪著一起朝花港觀魚走去。

  這天的天真藍,白雲真白,風也很正經,沒有吹落樹葉,陽光有點燦爛,不過不討厭,真是美好的一天,謝康由衷地感嘆道。

  誰說只有女人需要哄,男人傲嬌起來,也是需要哄滴!

  道祐等到謝康過來,也沒看到鄭洪謝詢鄧慶之過來,微抬八字眉,「第下,他們沒看到消息。」

  謝康下了步輦,逕自朝自然居走去,給康叔時顯擺的機會。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