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何為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道祐面無表情地走到自然居迴廊,就看到謝康正拿著魚食罐,餵魚,坐在他右邊的矮榻上,輕聲問道:「第下,你這是不準備釣魚。」

  謝康斜倚在憑几上,白了道祐一眼,「自從你們過來,孤有再釣過魚嗎?」身邊都是頂級大佬,個個都是有大氣運的人,釣不到魚硬釣,呵呵,又不是姜太公,等別人來請自己出山。

  又撒了些魚食,輕聲說道:「韓征韓玄成只是平天下境,能讓平叔的言必信失效,只有兩種可能。」

  道祐明白了,要麼是佛門戒律抵消了儒門規則,要麼是韓玄成說的都是真話,只是這真話的來處,很有問題,「第下,曇迦應該不會過來,阿羅漢……僅僅為了傳話,為何非要見你?」

  謝康默默翻白眼,我哪知道,反正自己不是金蟬子,也不會收什麼猴哥八戒沙師弟。

  王宴帶著韓征來到花港觀魚,默默坐到道祐旁邊的矮榻上。

  韓征看著眼前略顯瘦削的男子,雙手合十,一個年輕清脆的聲音說道:「彌多,好久不見。」

  謝康捏起一小撮魚食,撒到湖水裡,漫不經心地說道:「你是哪位?」

  「阿難。」韓征坐在一旁的矮榻上,淡淡地說道,「你也該歸位了。」

  謝康淡淡地問道:「何為魚?何為釣者?」

  韓征怔怔的看著水裡搶食的魚群,良久後說道:「眾生為魚,佛為釣者。」

  謝康又問道:「何為水?」

  韓征:「……」

  道祐和王宴也怔怔地看著湖裡的魚群,謝康又撒了一些魚食入湖……

  「天地為水。」一個更加平和的聲音說道,「彌多,我是迦葉。」

  謝康伸手招來一枝荷花,手指輕捻,淡淡地說道:「何為功德?」

  韓征再次陷入沉默,兩刻鐘後說道:「我將一路向東行,苦行。」

  謝康嘴角微微上揚,淡淡地說道:「為何不是西行,何處的魚不是魚?」

  韓征愣了片刻,雙手合十,說道:「阿彌陀佛,多謝點悟,靈山三年不東行。」

  道祐雙手合十,說道:「尊者,佛與眾生,皆為魚。」

  韓征看了眼道祐,又看向謝康,平和地說道:「度眾生成佛,彌多,你依然是你。」

  謝康嘴角上揚的幅度大了些,說道:「度己成佛,為小乘佛法,度眾生成佛,為大乘佛法。我不是彌多,去玉雪山脈,你會知道答案。」

  韓征雙手合十,說道:「阿彌陀佛,我會去那裡轉轉,三年後見。」

  話音剛落,韓征頹然倒在矮榻上。

  王宴道祐看向謝康,一臉的問號。

  「韓玄成,退到康叔時身邊。」謝康將荷花交給道祐,輕聲說道。

  話音剛落,韓征消失在原地,好像從來沒有出現。

  王宴眸光微閃,難怪沒見到康叔時。

  半柱香的時間,康叔時落坐在韓征坐過的矮榻上,說道:「第下,人沒事,休息半個時辰就好。」

  謝康坐直身體,看著湖裡的游魚,說道:「靈山最少多了兩位菩提,說是三年不東行,應該還有人會歸位,這兩位的脾氣還算平和。」

  道祐雙手合十,說道:「第下,某會坐鎮大雷音寺。」

  王宴沉思片刻,說道:「第下,某要在國師府開壇講學。」

  謝康點了點頭,說道:「原來的大長公主府主院,改為青溪草堂,平叔,叔時,還有曾祖及婦祖父,輪流開講,你們研究一下各科的布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王宴道祐康勝站起身來,行叉手禮(雙手合十),輕聲說道:「敬諾。」

  謝康站起身來,行下揖禮,說道:「不必理會大婚日期,三日後開講。」

  王宴道祐康勝面面相覷,這……不好吧!

  謝康抬頭望天,這些古人太過於拘泥禮節,那把扇子已經是最好的交代,「你們輪流講課,又不是同時開講,糾結什麼啊,和你們說話真的很累。那些普通百姓,不會像你們這麼費勁。」

  說完,逕自離開自然居,去看看海棠,還要回去陪兩個小包子……停下腳步來,轉身看向康勝,說道:「叔時,你去主院,領兩個小包子去你的工房看看,我去趟聞鶯閣,一會去找你們。」

  三人看著謝康離去的身影,同時嘆了口氣。

  王宴幽幽說道:「你們說在樓觀台到底都經歷過什麼呢?」

  道祐微挑八字眉,說道:「別想那些沒用的,各自幹活去,稚川會坐鎮司星樓八卦台。」

  康勝點點頭,清癯的臉上,愁色更濃,「兩位女郎君,好像是太傅說交不了。」

  王宴道祐沒有說話,閃身離開,聽說第下為兩位女郎,繪製衫裙……

  康勝看著瞬間不見的兩個人,臉上浮現出笑容,幾人中,就某是在底層混過的。步履悠然地朝主院走去。

  ……

  柳浪聞鶯聞鶯閣

  採薇快步走進二樓西側寢室,臉上笑容燦爛,「棠娘子,第下正在朝這裡來。」

  「什麼?!」海棠忙坐起身來,「難道沒人和第下說我的情況嗎?你快去攔著。」

  採薇一拍額頭,懊惱地說道:「娘子別急,奴這就去,光顧著高興了。」說完,快步跑了出去。

  海棠拿出帕子來,輕試眼角的淚珠,怎麼會沒人說,第下……攥緊手裡的帕子,看著被子上的花紋發呆,被褥都是典寢今早新送來的,白疊子花做的。

  已經來到廳堂的謝康,聽完採薇的話,才想起來在古代,這個時候是很忌諱的,「你去那筆墨來。」

  採薇忙去書房取筆墨和五重紙,拿過來放在謝康面前的案几上。

  謝康簡單幾筆繪製完畢,有寫下注意事項,「棉花,也就是白疊子花,去找叔時先生要對牌。幫你家娘子做好後,送到典寢那裡,以後府上女子,皆用此物。」

  又拿過一張紙來,寫了幾行字,「交給你家娘子,孤先回主院,讓她安心休息。」

  採薇忙躬身行禮,直到聽不到腳步聲,才拿著兩張五重紙,快速上樓,第下如此愛重,娘子定然會心花怒放。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