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進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正所謂,治兵先治心。

  在這個時代,包括關寧鐵騎,秦軍,以及闖兵在內,基本上都是以利益為趨勢,才能無往不利。

  但,朱誼汐覺得,如果在利益之上再添加一層仇恨,就足以讓軍心更加的穩當。

  正所謂,錢財不夠雞血湊。

  畢竟,人家借給你一萬,你輕易地可以忘掉,但你被人借一百,時刻都會記在心上。

  「軍心可用!」朱誼汐點點頭,激憤莫名的兵卒們,就是最好的利刃。

  「不過這遠遠不夠!」

  心中想著,朱誼汐扭頭,對著朱猛說道:「亂世中,生意不好做,你去請幾位說書先生,講一講關羽、岳飛、文天祥等忠君愛國的故事,不要吝嗇錢糧。」

  「遵命!」眼見威嚴日盛的宗主,朱猛也不由得心中一緊。

  隨即,朱誼汐在兩千人中,選了十來個粗通文字的,先教他們寫字,然後再然他們去教其他人。

  如此,僅僅耗費他一個時辰的時間。

  此時,太陽西下,只剩下餘暉。

  「宗主,城門快關了。」朱依焦急道。

  「嗯!」收了筆,朱誼汐這才上了馬車,往西安城而去。

  只差一絲,永寧門就關閉了。

  其實,郃陽王府,在咸寧縣,但無人承襲爵位,就只能空曠。

  幾代淪落為最底層的奉國將軍,一再搬遷,朱誼汐被迫選擇了錦衣衛千戶所。

  夜間的西安城,格外顯得空曠,燈火稀疏,寬闊的街道竟然無有一個人影,只有車輪與地面的接觸聲。

  「這樣的光景,難怪會有麻匪!」

  朱誼汐挑開車窗,忍不住笑了起來。

  其餘幾人也隨之大笑。

  整個街道上傳來快活的笑聲。

  從朱依到朱實,這十人,都是屬於十四五歲的少年,多日來的吃喝,訓練,已經日漸強壯。

  除了留下兩個守家,其餘的八人常伴身邊,擔任傳令兵以及親衛。

  「端午節快到了——」

  鼻腔嗅了嗅,硫磺味很是濃厚,朱誼汐不由得嘆了口氣。

  穿越至今三個月,時間太過了。

  回到家中,跨過院子,就見王徴的書房燈火通明。

  朱誼汐微微一笑,果然是盡責的人。

  隨即敲了敲門:「王公?」

  「進來吧!」王徴隨口道。

  朱誼汐打開門,只見其桌案上,滿是自生火槍的圖畫。

  「你說的燧發槍,彈簧片還好,就是燧石一直難以尋找。」

  王徴皺眉道:「西安附近,怕是沒多少上好的燧石了。」

  「不急,慢慢來!」

  朱誼汐揉了揉腦袋,說道:「燧石一般出在河床邊,或者山中,如果上好的燧石沒有,只能用中等的燧石了。」

  燧石,又稱作火石,也就是民間的火鐮,大自然中隨處可見。

  但,普通的燧石應用燧石槍,那出火率會非常感人。

  所以,儘量用上好的燧石為妙。

  王徴也只能點頭,就此作罷。

  朱誼汐離開了其院落,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咯吱——」

  打開了門,朱誼汐瞧了一眼房間,眉頭一皺。

  只見,那窗戶,竟然緊閉。

  要知道,通風有利於空氣流通,瘟疫這玩意,他也害怕。

  難道,房間裡有毛賊?

  「朱武、朱柳——」

  他及時關上門,退出房間,然後詢問道:「你們關了窗?」

  「沒有啊,宗主!」朱武委屈道:「沒您的准許,我們怎麼會進去?」

  「那就有趣了!」

  朱誼汐笑了:「盜賊打到麻匪身上,真是活膩歪了。」

  「去,把小黃牽過來,再吧所有人都叫過來,今天咱們要抓賊。」

  「汪汪汪——」小黃一嗅到陌生人的氣息,立馬就叫喚了起來。

  一時間,整個院落都熱鬧起來。

  不一會兒,躲在房樑上的兩個匪徒,就被發現。

  七八人一起上,好一番折騰,才拿下的。

  身手的確不錯。

  「饒命,我們不是賊,我們不是賊——」

  其中一個男人,忙說道,被嚇得大氣都不敢喘。

  「小八,你怕甚,有點膽子嗎?」

  而這時,另一個蒙著臉的,則發出清脆的聲音。

  「嗯?」這下,朱誼汐來了興趣。

  「臉布摘了吧!」

  他輕聲說道,找個椅子坐下,仿若審案的官老爺。

  很快,一男一女呈現在眾人面前。

  男的年輕稚嫩,十五六歲的模樣,女的卻是瓜子臉,皮膚細膩,雙眼嫵媚,眼眸中沒有秋水,只有相反的堅毅。

  「說吧?怎麼想來我這偷東西?」

  朱誼汐斜瞥了一眼,問道:「誰不知道我朱誼汐兩袖清風,義薄雲天,來這裡,你們算是走錯地了。」

  「我們不是偷東西的。」

  女人瞪著眼,直接說道:「我們是想來挾持你,去救我叔父。」

  「我想要救我爹!」男孩也忙道,一邊掙扎著。

  「挾持?」朱誼汐一愣,看著兩人頗為年輕的臉蛋,不由道:「我怎麼能救你叔父,還有你爹?被強盜劫持了?」

  「你將我叔父逼迫入瘟疫營,真是狠心辣手。」

  女子咬著牙,惡狠狠地說道。

  「瘟疫營?」朱誼汐一愣,隨即道:「你叔父是得了瘟疫吧,不然怎麼進的瘟疫營?」

  「沒有!」男孩忙道:「他只是咳嗽,偶爾咳出血來,也沒有長疙瘩,怎麼會得瘟疫?」

  「沒疙瘩?」

  朱誼汐眯著眼睛,難道有人藉此污衊?

  「沒人得過瘟疫?」

  「沒有。」

  「此話當真?」

  「絕對是真的。」

  兩人認真地點頭。

  「叫何名?來自哪個坊?我一調查就知道了。」

  人多而雜,自然就會有人鑽空隙,藉機行事,難以避免。

  朱誼汐心中嘆了口氣,在所難免的事,及時挽救也行。

  「孫長舟,甜井坊。」

  女孩清脆地說道。

  「我明白了!」

  朱誼汐點點頭,隨即讓其他人帶下去:「到底是闖入我家中,你們今天晚上就待一宿吧,明天事情調查清楚了,就放你們回去。」

  「行——」

  女孩直接做主道:「只要能救出我叔父,這算不了什麼。」

  待他們被帶走後,朱誼汐搖了搖頭,思量起來:「要麼是衙役,要麼是坊長,最後或者是兵卒。」

  「也許,可以憑藉著這次事件,對兵卒進行震懾,好好長長記性。」

  化不利為有利,朱誼汐感慨,自己實在是太聰明了。

  ps:求票,求收藏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