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試百戶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翌日,朱誼汐一大早就來到防疫營,帶著姐弟二人。

  即使這些時日,源源不斷有外地的病人送過來,但同樣,每天依舊有屍體送出來。

  病營極為嚴密,孤兒營們盡職盡責,朱誼汐頗為滿意。

  「這些屍體,一定要像我吩咐的那樣,全部燒掉,然後掩埋,絕不能有所遺漏。」

  朱誼汐沉聲吩咐道,這些得鼠疫的屍體,也是傳播源,只有焚燒才能除盡。

  「遵命——」雖然所有人模樣稚嫩,但雙眸中,皆是堅定。

  「姐姐,這人,好有威勢啊!」

  孫林低著頭,滿臉羨慕道。

  「有什麼了不起的!」孫萱頗為不屑道:「咱們還是趕快救你爹爹吧,希望他能信守承諾。」

  「嗯!」孫林順從地點點頭。

  訓誡後,朱誼汐帶著幾人,來到了大營門口。

  「找出一個叫孫長舟的。」

  「是——」

  很快,從登記簿上,甜井坊那一頁,找到了孫長舟的名字,並沒有畫×,這也就意味著,孫長舟沒有死。

  ……

  孫長舟萎靡不振,蜷縮在營帳的一角,對於附近幾個咳嗽的病人,臉上頗為無奈。

  這段時間入了這所謂的瘟疫營,他吃飯睡覺,都是一個人,距離也是遠遠的。

  萬幸,他腿腳功夫不錯,又較為健壯,基本上沒有人敢招惹他,自然而然,就沒感染瘟疫。

  「該死!」他無奈地低下頭,憤恨道:「老子堂堂錦衣衛試百戶,竟然淪落到這個下場。」

  「也不知侄女和兒子如何了,他倆機靈,一定能逃過去,我再待一陣子,怕是真的會得瘟疫。」

  「孫長舟,孫長舟——」

  突然,營地里響起他的名字,這不由得一震。

  伸出頭來:「誰喊我?」

  這時,一個能走路的病患,剛貼近一丈距離就被制止,不得已說道:「外面有人找你,軍爺在叫你呢!」

  「好!」孫長舟鬆了口氣,遠遠的,又躲閃著路上的病人,小心翼翼的穿過。

  廢了他近一刻鐘,才來到平日裡領草藥的大門。

  「軍爺,找我作甚?」他探出頭來,賠笑道。

  「爹——」「叔父——」

  這兩個聲音,立馬讓人孫長舟一喜,忙望過去,不是他的兒子跟直女還是誰?

  「萱兒,林兒,你們怎麼在這?」

  他驚喜中,又帶著疑惑。

  「把手伸出來,我給你把把脈!」

  這時,一旁隨之而來的大夫,則帶著口罩,頗為厭煩地說道。

  「好,好——」

  他忙伸出胳膊,又拉起衣服,露出胳膊、大腿,大夫也沒用手,直接看了看:「你用手按按,肉里可有核?」

  「沒有!」孫長舟照著做了做,搖頭道。

  朱誼汐看著登記簿上的時間,說道:「他入營快七天了,按照道理早就病發了,如今沒有疙瘩,也沒有核,想必不是瘟疫。」

  「放他出來吧!」

  「遵命——」

  很快,大營微啟,只容側著身,但孫長舟卻高興得出來,一邊道:

  「軍爺,我只是年輕時的內傷,經常咳嗽,出血也只是一絲,不是瘟疫。」

  「行了!」朱誼汐擺擺手,帶著幾人來到了一處空地,驚奇道:

  「你還是有些本事的,這幾天竟然沒有感染瘟疫。」

  「我都不敢與他們接近,起碼離著一丈遠。」

  他摸了摸臉,鬍子拉碴,心有餘悸。

  「對了,你們姐弟倆,是怎麼到我家中的?」

  隨即,朱誼汐想到了關鍵,迫不及待地問道。

  「千戶所有好幾處暗道,我們都知曉,自幼在那玩呢!」

  少女滿臉喜色,見到他發問,這才隨口說道。

  「萱兒,莫要無禮。」孫長舟忙拉扯了她,這才拱手,恭敬道:

  「朱總醫,我之前是試百戶,在皇爺廢黜各地千戶所,只保留京城錦衣衛後,捨不得去往京城,就留在了西安城。」

  「哦?」朱誼汐來了興致,他接著問道:「怎麼不去京城?」

  「聽說皇爺省錢,安排較少,西安城內的千戶,百戶都有門路,像我這樣的試百戶,余財不多,又加上盜賊四起,也就在西安待著了。」

  孫長舟苦笑道。

  「你是小富即安啊!」

  朱誼汐輕笑道:「捨不得花錢賄賂,自然就沒門路。」

  「總醫明鑑!」孫長舟無奈道:「當時建奴入寇,各地錦衣衛都自身難保,西安城到底有洪總督、孫總督在,最為安穩了。」

  「也對!」朱誼汐點點頭:「與性命相比,前途算什麼。」

  還是個知分寸,貪生怕死之人。

  關鍵還是錦衣衛出身。

  「你在西安城中的密探、手下,應該還有不少吧!」

  「實不相瞞,只是認識一些地痞,雜役,密探多年來,因為錢財較少,都失去了聯繫。」

  孫長舟認真道。

  「錢財,錢財!」朱誼汐呢喃道:「歸根結底,錦衣衛也是得靠錢財運轉的,都是人的貪慾。」

  但,有時候,有錢都沒地使,這種門路關係,還是頗為重要的。

  「你可願意為我效勞?」

  說著,朱誼汐沉聲道。

  孫長舟為之一楞。

  「我,也就是為孫總督效力,你也是其中一份子。」

  朱誼汐立馬改變口吻,孫長舟這才鬆了口氣。

  「願為孫總督、朱總醫效勞!」

  「很好!」朱誼汐滿意地點點頭,說道:「我要你在最短的時間內,西安城內的風吹草動,我都要知道。」

  「總督認為,西安城中,有闖賊的奸細。」

  「卑職明白!」

  孫長舟大驚,隨之又是大喜,自己終於又有利用價值了,而且還是為名滿天下的孫總督效力,值得了。

  朱誼汐笑了笑,打著孫傳庭的旗號做事,真是方便。

  畢竟,誰會懷疑孫總督對於親自取字的下屬的信賴?

  「費用的話,我暫時給你三千兩。」

  朱誼汐沉聲道,他又看了一眼在一樣驚訝莫名地姐弟,不由道:「你的侄女、兒子,本事都不錯,就擔任我的親衛吧!」

  孫萱大長腿跺了跺,滿臉的拒絕,她渴求地看望自己的叔父。

  相反,弟弟孫林則是一臉興奮。

  「屬下遵命!」孫長舟猶豫了片刻,毅然地點頭,對著姐弟道:「你們還不見過大人?」

  「見過大人!」

  「行了,你以後穿男裝方便些。」

  朱誼汐看著不情願的孫萱,直接吩咐道。

  「是!」她不情不願地應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