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殺點人給小師弟助助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劍修是兵修中最極端的那一批人,被世人賦予劍瘋子的稱號,可以說每一個真正的劍修是都能越階殺敵。

  就拿兵州的北玄劍宗來說,這個宗門其實沒多少人,比起其他的一品宗門,修士的數量極少,幾乎只有別家的三成甚至更少一些,因為他們收錄弟子的要求很嚴格。

  但北玄劍宗整個宗門的人都是劍修,他們一生只修劍,專於劍,所以哪怕人數不多,也一直牢牢占據了十大一品的位置。

  九州的一品宗門數量近百,如果要說哪個一品最不好惹,必定是北玄劍宗無疑,便是同為一品的其他宗門,輕易也不敢激怒他們。

  八百劍修下天山不是說著玩的,而是真正發生過的。

  李霸仙的出身很複雜,他年幼時是碧血宗弟子,後轉投丹心門,又得機會在北玄劍宗苦修過數年光陰,所以與北玄劍宗那邊關係很不錯。

  北玄劍宗的劍主甚至曾親自前往丹心門,想將李霸仙收錄門下,然而被丹心門拒絕了。不過也由此可見這位劍主對李霸仙的看重。

  雖沒能收入門下,可那位劍主對李霸仙卻是傾囊相授,除了本宗的一些秘劍因為祖訓不能外傳之外,其他能教的全都教了。

  李霸仙也不負所望,在剛晉升九層境的第一個年頭就擊敗了當年的靈溪榜首。

  若不是他靈竅被破,如今的他早已是雲河境甚至真湖境的修士。

  在靈溪境蹉跎十多年,境界雖沒辦法提升,可那一身神鬼莫測的劍術卻是有了難以想像的精進,靈溪境這個層次中,論劍術,他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便是那些死板如枯木一樣的北玄劍宗的修士見了他,也得恭恭敬敬稱一聲李師叔。

  這才是他以靈溪八層境占據第十位的底氣。

  值此之時,這位名譽戰場的劍修橫空殺出,只一人一劍,威懾的萬魔嶺修士噤若寒蟬。

  未鴦確實足夠強大,但她是以真湖境的修為強行殺進靈溪戰場來的,殺的人越多,身上纏繞的滅魂神雷便越濃郁,她若再敢殺上三兩人,勢必會被神雷所噬,到時候哪怕她有真湖境的底蘊也難逃一死。

  這也是那些聖火教修士一再挑釁她的原因,面對未鴦的襲殺,那幾個聖火教修士甚至都沒反抗,擺明了一副讓她殺的架勢,因為聖火教要早點剪除未鴦這個威脅。

  可是李霸仙不一樣,這傢伙是真真正正的靈溪八層境,殺人可不會有什麼懲罰。

  眾多萬魔嶺修士神色惶惶,李霸仙卻轉過身,露出陽光的笑容:「哪個是小師弟?」

  也不用等人回答,陸葉五層境的修為特徵太過明顯,而且被浩天盟眾人團團圍在中間。

  四目相對,李霸仙道:「我是你四師兄!」

  「見過四師兄!」陸葉行禮,心想原來碧血宗不止未鴦一個大師姐,李霸仙是四師兄的話,那上面肯定還有二師兄,三師兄什麼的。

  「好。」李霸仙含笑頷首:「老頭子終於悟了,知道收徒了,大讚!」

  他又轉頭看向未鴦,埋怨道:「這麼大的事師姐你也不說一聲,若不是月嬋那丫頭告知我,我還不知道多了一個小師弟。」

  「老頭子不讓說。」未鴦解釋一聲。

  「他那臭脾氣!」李霸仙輕哼,輕輕一躍,從自己的長劍上跳了下來,抬手拔出,嘴角含著讓無數女修為之迷醉的笑容,不得不說,這位四師兄當真是一副好皮囊,英俊瀟灑至極。

  「今日得見小師弟,為兄甚慰,沒準備見面禮,那就殺幾個人給小師弟助助興!」

  他這般說著,手中長劍輕輕一抖,長劍化作劍光,電閃而去,如奔雷般在敵陣之中遊走起來。

  「小心!」有人大吼。

  「啊!」也有人慘叫。

  當那劍光開始肆虐之時,萬魔嶺陣營之中一片混亂,嗤嗤的聲音不絕於耳,那是利器切過肉身的聲音,靈力開始紊亂,一個個修士立刻催動力量抵擋,閃躲,然而那劍光快的不可思議,也鋒利的不可思議,但凡在它前行路上的人,無不分崩離析。

  生命之火在凋零,鮮血流淌成河。

  只瞬間,便有二十多人慘死在劍光之下,而這只是個開始。

  有萬魔嶺的強者悍然衝殺到李霸仙面前,覺得這是斬殺李霸仙的機會,因為劍修在御劍的時候是最容易被擊殺的時候。

  那人同樣是個劍修,不過並沒有選擇御劍,而是直接衝到李霸仙面前,手中長劍抖出一片劍幕,朝李霸仙罩去。

  陸葉看的心頭髮緊,但自己那四師兄只是淡然地站在那裡,甚至還有閒心抓起酒葫蘆灌了一口酒。

  當劍幕罩下時,他張口一吐,一道細小劍芒從口中吐出。

  劍芒雖小,卻蘊藏極為恐怖的威能,倏一出現便破了那滿天劍幕,自那萬魔嶺修士的胸口打入,背後打出。

  那人便僵在李霸仙面前,眸中溢滿難以置信的神色。

  「就你也配用劍?」李霸仙面上一片冷厲。

  殺了這人的細小劍芒並沒有消失,而是跟第一柄飛出去的劍一樣,化作流光穿梭,一大一小兩道流光交錯來回,萬魔嶺的修士死的更多了。

  「別把功勳殺光了。」未鴦忽然開口提醒,李霸仙雖只八層境,但他實際上是有九層境底蘊,而且是修行了天級功法的九層境,按靈溪戰場的規則,他至少要殺那些尋常的九層境,也就是修行地級功法的九層境,才不會有功勳方面的懲罰,若是殺一個修行地級功法的八層境,必然是要扣除功勳的,因為修為差距太大。

  修士們的功勳來之不易,功用極大,誰也不會輕易揮霍。

  李霸仙殺了這麼多人,扣除的功勳肯定不會少。

  「我有分寸。」李霸仙應了一聲,一抬手,兩道流光飛回,一個飛入葫蘆中,一個被他抓在手上。

  殺戮已止,滿地血腥味和斷肢碎肉。

  被人群圍聚在中央的陸葉看的心潮澎湃。

  自家大師姐那般生猛也就罷了,這位四師兄竟也這般了得,碧血宗……到底是個什麼神仙宗門?

  雖未脫離險境,但他卻是笑了,心頭無比暢快。

  背後有人的感覺,真好!

  他忽然想起之前藍羽蝶跟自己說的事情了,她說那個人已經動身,只要能與那個人接應上,保他不死還是沒問題的。

  陸葉之前不知道她指的是誰,可現在知道了。

  她說的那人,就是李霸仙!

  「快把小師弟帶走!」未鴦催促一聲。

  李霸仙搖頭:「走不掉的,有人一直在這裡等我。」如果能走的話,他剛過來的時候就把陸葉帶走了,眼下局勢,把陸葉送去滄溟山駐地才是最緊要的,殺人什麼的都是其次。

  若不是察覺到了那個老對手的氣息就隱藏在附近,李霸仙豈會做一些沒意義的事情?

  他殺那麼多萬魔嶺修士,真就只是給陸葉助助興?其目的主要是想給己方減輕一些壓力,哪怕因此損失了很多功勳也在所不惜。

  那人比他早到,但一直沒有露面,因為有未鴦在,他若敢露面,未鴦會第一時間把他斬了。

  「隔著老遠就聞到你身上那股惡臭了,還不滾出來!」李霸仙忽然扭頭朝一個方向望去,手中長劍斬下,一道劍芒朝那邊襲去。

  那邊的萬魔嶺修士匆忙躲閃,卻依然死了幾個,然而鋒銳的劍芒卻被一柄長刀斬碎!

  長刀之後,一個披散著頭髮,頭上束著一道緊箍的青年目光冷厲地望著李霸仙,那眼神如同餓狼,泛著兇狠光澤。

  「燕刑!」有浩天盟修士認出了來人的身份,驚呼出聲。

  九州大陸,有一個南刀北劍的說法,北劍指的是兵州的北玄劍宗,而南刀指的是定州的狂刀門。

  這兩家都是一品宗門,宗內人才濟濟。

  自古以來,練刀的看不起練劍的,練劍的也看不起練刀的,反正兩看兩相厭,怎麼看都看不順眼,這兩家宗門雖然不是同處一州之地,但於靈溪戰場中的駐地卻是比鄰,所以時常會發生摩擦,多年的恩恩怨怨,各自門人弟子死傷無數,兩大宗門已成死仇的局面,都想徹底剷除對方。

  燕刑便出身狂刀門,其在靈溪榜上的排名比李霸仙還要高出一大截,排在第二的位置。

  不提靈溪榜的排名,燕刑與李霸仙是有私仇的。

  當年李霸仙在北玄劍宗修行的時候,曾參與過一次北玄劍宗針對狂刀門的行動,結果在那一戰中,李霸仙殺了一個女子。

  那個女子是燕刑的青梅竹馬……

  自那之後,燕刑便發誓要殺了李霸仙,為自己的女人報仇雪恨。

  李霸仙靈竅被破的那一戰,便有他的手筆,只可惜那一戰最終沒能盡功,讓李霸仙逃過一劫。

  靈竅被破,李霸仙沒辦法晉升雲河境,這一蹉跎就是十幾年光陰。

  燕刑便也如封月嬋一樣卡著修為不晉升,一直待在靈溪戰場,只為親手殺了李霸仙。

  靈溪榜上的各大宗門強者提起這個就心酸,榜單第一和第二都因為李霸仙卡著不去晉升,他們最多只能占據了老三的位置……

  時間一長,那些強者們都不想此事了,能晉升雲河的都趕緊晉升,早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可惜這麼多年來,李霸仙根本沒有給燕刑機會,因為他一直都待在丹心門駐地的鷹飛石那邊,鮮少會外出走動。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