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有話說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一次聽說李霸仙離開丹心門駐地,燕刑便知機會來了,他早早來到此地,掩藏了身形,果然等來了李霸仙。

  萬魔嶺與浩天盟的博弈他不在乎,他要做的事情很簡單,殺了李霸仙,了斷這幾十年的恩怨!

  「我去對付他!你護著小師弟。」未鴦開口。

  李霸仙搖頭:「大師姐你知道的,殺人我在行,保人可不行。而且……靈溪榜上來的可不止燕刑一個人。」

  「你是說……」未鴦微微變了臉色,她受滅魂神雷影響,自身感知大幅度下降。

  李霸仙冷哼:「都躲在人群中觀察情況呢,一個個都想坐收漁翁之利。」他目光閃了閃,「我製造機會,你把小師弟帶走,雖然機會不大,但總要試試。」

  「小心!」未鴦叮囑。

  李霸仙拿起酒葫蘆往口中灌了一口酒,沒有下咽,反而對著前方吐出,剎那間,十多道劍光奔急肆掠,而他本身則裹著一道劍光,朝燕刑撲殺過去。

  就在他有所動作的同時,未鴦也動了,一片碧綠的樹葉將陸葉包裹在其中,她一把抓住陸葉的衣領,沖天而起,顯然是想借李霸仙引起的騷亂將陸葉帶離此地。

  陸葉被裹在那樹葉之中,完全看不清外面是什麼情況,只感覺一道道靈力波動在自己身邊涌動,不時有強烈的衝擊。

  伴隨著未鴦的一聲悶哼,陸葉恢復了對自身的掌控,他定眼一瞧,自己又回到了原來的地方,顯然是未鴦沒能把他順利帶走。

  別看未鴦剛才大殺四方威風凜凜,殺那些萬魔嶺修士幾無還手之力,可實際上真正的強者都沒有出手,他們都感覺到未鴦的不好惹,都在等待機會。

  反正未鴦是強行進入靈溪戰場的,殺的人越多處境越不妙,只要未鴦再敢多殺兩人,不用他們出手,天機的懲處便能讓未鴦神魂俱滅。

  此刻未鴦想將陸葉強行帶走,那些人自不能坐視不管,齊齊出手之下,未鴦逼不得已又退了回來,再不退的話,陸葉恐怕就要死了。

  因為李霸仙與未鴦的動作,原本平靜下來的金光頂再一次亂戰起來,眾多浩天盟修士被圍聚在中間,奮力抵擋著四方來敵的襲擊。

  好在剛才未鴦與李霸仙殺了不少萬魔嶺的人,極大地減輕了浩天盟一方的壓力,否則現在極有可能擋不住。

  未鴦沒再出手,而是護在陸葉身旁,手中戰鐮揮動,擋下一道道襲來的術法和靈符之威。

  有她在,陸葉就不會有危險。

  但她屢次嘗試帶走陸葉,可每次才剛飛掠起來,就逼不得已回落,在那種密集的攻勢下,她或許能夠生還,陸葉是無論如何都抗不住的。

  更多的浩天盟與萬魔嶺修士趕赴過來,陸葉被困金光頂的消息早就傳出去了,四周兩大陣營修士都在朝這邊趕,隨著時間的流逝,聚集在這裡的修士數量逐漸突破了千數,而且數量還在增加。

  以金光頂為核心,四面八方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戰圈,兩方修士互相拼殺,整個金光頂徹底化作一個絞肉池。

  這樣的戰鬥從白天打到黑夜,又從黑夜打到白天,兩方修士接連隕落,卻又有新鮮的血液從外面補充進來。

  靈溪榜上的強者們來了十多位,各自捉對廝殺,場面一時焦灼。

  誰也不曾想到,這一場針對碧血宗弟子的圍殺,會發展成這個樣子,原本在萬魔嶺一方的謀劃中,那碧血宗陸葉只是個五層境修士,只要找到機會,但凡有點實力的,都可以將他斬殺,殺了他,那萬魔嶺就贏了。

  可浩天盟的反應出乎意料的強硬,在一位位浩天盟強者的力保之下,陸葉一路走到了這裡。

  眼下雖然被困,可只要浩天盟的人不死光,他們想殺陸葉是很難的事。

  騎虎難下!

  靈溪戰場自存在至今,外圈就從來沒有爆發過如此規模這般慘烈的戰鬥,到了此時,無論是萬魔嶺還是浩天盟都不可能輕易收手了,各自都死了太多人。

  爭鬥的漩渦所在,被人群護在中心處的陸葉眼帘低垂,看著自己的長刀,心中的那種無力和憤怒越來越強烈。

  這種生死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覺,真的很糟糕。

  弱小,果然是最大的原罪。

  弱者聲嘶力竭無人在乎,強者輕聲細語卻深入人心,所以,管他什麼兩大陣營的博弈,哪怕是死,也要自己選一個死法,而不是傻傻地站在這裡,等著這一場戰鬥分出勝負。

  轟地一聲,一道身影跌落在陸葉面前,李霸仙被打了回來,渾身上下滿是傷口,第十和第二多少有些差距。

  「那混蛋也不好受!」李霸仙雖然狼狽,可輸人不輸陣,對陸葉咧嘴笑了笑:「小師弟放心,為兄這就去斬了他狗頭!」

  這般說著便要起身再戰,作為劍修,他從不畏懼與比自己實力強的人交手,如今的他固然有些不是燕刑的對手,可真要生死相爭的話,他有把握跟燕刑同歸於盡。

  陸葉抬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李霸仙詫異地看著陸葉。

  「夠了!」陸葉輕輕道,「已經足夠了,師兄。」

  「嗯?」

  「停手吧。」陸葉沖他笑了笑,旋即抬起頭,望向那混亂的戰場,深吸一口氣,靈力涌動之下,張口爆喝:「都給我停手!」

  他雖只五層境的修為,但這一聲加持了靈力的怒喝卻如雷霆炸響,傳向四方。

  激戰的雙方忽聽這般喊聲,許多已經有些難以為繼的修士立刻停手,紛紛往後退去,最初停手的是陸葉附近的修士,這情況如一道漣漪擴散,外圍的爭鬥慢慢平息,三十息後,所有的戰鬥都停止了,混亂的戰場變得平靜,紊亂的靈力波動也逐漸消弭。

  一雙雙眼睛,四面八方盯住了陸葉,直到此刻,眾人方知剛才喊停手的竟是這傢伙。

  「小師弟?」一直護在陸葉身前的未鴦不解地看著他,又看看李霸仙,後者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小師弟要做什麼。

  「我有話說。」陸葉開口,這一句是對未鴦說的,緊接著又環顧四方,高聲道:「我有話說!」

  這一句是對四周的眾多修士說的。

  「我陸葉雖修為不高,但諸位既然都是為我而來,我想我還是有資格說幾句話的,諸位可有異議?」

  「道友有話但說無妨。」

  「不錯不錯,我等無異議!」

  當即便有一群浩天盟的修士附和起來,陸葉在這個時候打斷了兩方的拼鬥,雖顯突兀,卻讓雙方都鬆了一口氣,因為大家可以趁這難得的機會修整一下,長時間的戰鬥,而且是這種規模的混戰,大多數人都扛不住了。

  「講!」一位萬魔嶺的修士開口,此人是靈溪榜上排名前二十的強者,出身一家一品宗門,燕刑不發話,他的態度就代表了整個萬魔嶺。

  至於燕刑,這傢伙眼中只有李霸仙,哪裡會管其他人。

  陸葉頷首道:「半年前,我拜入碧血宗,回宗的路上遇到襲殺,掌教將我送至靈溪戰場,說實話,我連碧血宗是什麼樣子都不知道,不知道門中都有哪些人,不清楚師門上一代的恩恩怨怨,直到之前有人找上我,我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兩大陣營爭鬥的中心,我陸葉區區一個五層境,何德何能有此能量?但事已至此,我無力反抗,只能接受。你們萬魔嶺想殺我,我一路行來,處處危機,幸得浩天盟諸多師兄師姐護持,我陸葉才一路苟且至此,許多人死了,有人死在我面前,有人死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我甚至都不知道那些死去的人叫什麼。今日此地,又死了很多人,繼續斗下去,只會死更多,你們還要繼續嗎?」

  無人應答。

  「這般繼續斗下去,死傷只會越來越大,這是你們想要看到的局面?」陸葉再問。

  先前說話那位靈溪榜強者冷哼一聲:「那依你之見,是不是就該這麼算了?」

  「自然不能。」陸葉搖頭,「已經死了這麼多人了,我想無論萬魔嶺還是浩天盟,都不可能善罷甘休,如果真就這麼算了,你們萬魔嶺對各自的師門也沒法交代。」

  「倒是個聰明人。」那人譏諷一聲,「你如果真不想看到那麼多浩天盟的人為你而死,那就自盡吧,只要你死了,這一場爭鬥自然就結束了!」

  「不錯,快死吧小子,你走不脫的!」

  「自我了斷好歹還能留個全屍,若是被人砍死,那可就面目全非了。」

  不少萬魔嶺修士叫嚷起來。

  站在陸葉身邊的未鴦俏臉陰沉,幾乎忍不住想要出手將那幾個叫嚷的傢伙全部砍死。

  陸葉緩緩搖頭:「已經有那麼浩天盟的師兄師姐因為我而死,我若是死了,他們泉下有知,豈能瞑目?而且,我這麼年輕,我還不想死!」

  「你既不願去死,說這麼多廢話做什麼?」那人臉色一怒。

  陸葉眼帘低垂,徐徐開口:「被人保護的滋味雖然不錯,可身為修士,事關己身,總該承擔一些東西!」

  「可惜我修為不高,承擔不了太多。」他徐徐拔出腰間長刀,直指萬魔嶺陣營:「碧血宗弟子陸葉,在此挑戰萬魔嶺各大宗門,同修為者,想殺我的,儘管來戰!」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