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提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碧血宗弟子陸葉,在此挑戰萬魔嶺各大宗門,同修為者,想殺我的,儘管來戰!」

  低沉鏗鏘的聲音在靈力的催動下朝外擴散,一雙雙目光朝陸葉矚目而來,有詫異,有不解,更多的是震驚。

  以一人之力挑戰在場萬魔嶺眾多宗門,說起來固然威風霸氣,可實際上愚蠢透頂,人力有時窮,來到這裡的萬魔嶺眼下近千數,與陸葉同修為的五層境數量哪怕不多,也有上百人了,說句不好聽的,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陸葉淹死了。

  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份膽氣當真讓人為之側目。

  那萬魔嶺強者眉頭一揚,「你能代表碧血宗,代表浩天盟?」

  李霸仙臉色冷峻:「小孩子亂說話,諸位不必當真!」

  陸葉扭頭,沖他露出一個笑容,又看向那說話的萬魔嶺強者:「我不能代表任何人,我只代表我自己!不過諸位不正是為我而來?此番紛爭至此,已經難以用正常方式解決了,除非諸位想死更多人!我只是給諸位提供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另外我有一些要求,如果萬魔嶺不能答應我這些要求,方才所言,當我沒說,諸位該打的繼續打,我安靜看戲!」

  「說!」那萬魔嶺強者沉聲道。

  「每家宗門,我只接一戰,同時只戰一人!我若敗,自無話可說,可若我僥倖勝了,那這家宗門必須得退出這次的紛爭,請天機見證!」

  話落時,李霸仙眉頭一揚,他本以為自己這個小師弟氣急攻心,所行不智,可現在看來,還是有點想法的,不過如今唯一的問題就是小師弟的實力如何,能不能接下那麼多戰鬥。

  如果小師弟真的實力夠強,那這個辦法確實可以解決這次的紛爭,但如果實力不濟,那必然是要成為別人崛起的墊腳石,斬殺碧血宗陸葉的懸賞可不少。

  他扭頭看了一眼未鴦,目露徵詢,未鴦緩緩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小師弟實力怎樣,他們兩個都從未與陸葉接觸過,未鴦雖然早就知道掌教收了一個小師弟,可也是昨日才見到真人,哪裡知道陸葉什麼實力。

  「怎麼?偌大一個萬魔嶺,人才濟濟,就沒人敢接戰?」

  光滑如鏡的金光頂上,兩方修士鴉雀無聲,只有陸葉的聲音在迴蕩。

  忽有一女子道:「你陸葉是能越階殺人的,同修為者,有幾人能是你對手,倒是打的如意算盤!」

  隨著聲音響起,一個女子款款從人群中走出,一臉陰冷地望著陸葉,赫然是太羅宗的那個韓遮月。

  之前陸葉就被她追殺過,好在湯武暗藏在旁,將她攔了下來。如今湯武不見蹤影,這個韓遮月居然跑了出來。

  「這小子能越階殺人?」那靈溪榜前二十的強者聞言眉頭一皺,就說這碧血宗陸葉怎地如此猖狂,原來有這樣的底氣。

  韓遮月沖此人盈盈行了一禮,又盯著陸葉道:「不錯,此人靈溪四層境的時候,殺過我太羅宗數位五層境,如今他已是五層境,想殺他的話,最起碼要六層境的人出手才行。」

  「哦?倒是個人才,怪不得能被碧血宗收錄門下。」

  「而且諸位有所不知,這小傢伙還擅長催動一種防禦靈紋作戰,所以想破開他的防禦是很難的。」韓遮月繼續揭著陸葉的老底,說這句話的時候一臉得意,一副看你死不死的架勢。

  此言一出,全場譁然。

  靈紋這東西但凡是個修士就不會陌生,在每個修士的生活修行中,靈紋都是不可或缺的,九州更有一群叫做靈紋師的特殊存在,這些人大多數都沒什麼戰鬥力,因為他們將太多精力投入研究靈紋上,鮮少與人動手。

  但靈紋師中有極少一部分人卻是最不能招惹的,他們被稱為鬥戰靈紋師,簡稱戰紋師,比起劍修的恐怖殺傷,他們的手段可以說是詭譎多變,與他們敵對的人,往往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靈紋繁奧複雜,正常情況下,修士都是在有了一定修為基礎之後才會開始研究靈紋,但也僅僅只是開始研究,想將靈紋投入到戰鬥中,那需要經年累月的沉澱。

  九州大陸何其廣袤,修士千千萬萬,可成名的戰紋師卻不到百人而已,這些人,無不是各大頂尖宗門的座上賓。

  五層境能催動靈紋戰鬥,這種事莫說見過,便是聽都沒聽過,這活脫脫就是一個戰紋師的好苗子,叫那些成名的戰紋師知道了,只怕要搶著過來收徒。

  「所以諸位可莫要被他騙了,真讓同修為的人去接戰,去多少便要死多少。」韓遮月一臉譏笑地望著陸葉,在陸葉跳出來大放厥詞的時候,她便看出了他的打算。

  「桑和是你師兄?」一個淡淡的聲音忽然在韓遮月耳邊響起。

  韓遮月臉上的笑容立刻變得僵硬,有些怯怯地看了一眼問話的李霸仙,矢口否認:「不,不是!」

  李霸仙淡淡道:「很好,準備給他收屍吧!」

  韓遮月心中大罵,碧血宗這些人護短護的也太不講道理了,自己只是站出來說幾句實話,就被如此威脅,桑和師兄,以後見到李霸仙可千萬要趕緊跑,跑的慢是會死人的!

  還有,我不是故意的!

  那萬魔嶺強者忽然一笑,望著陸葉道:「你方才的提議不錯,不過修為方面,我覺得限定在不高於六層境,你覺得呢?」

  陸葉臉色鐵青,沉默不語,一副被人戳穿了謀劃卻又無可奈何的表情。

  那萬魔嶺強者淡淡道:「方才還說什麼事關己身,要有擔當,怎麼,你的擔當就只有這點程度?碧血宗的人,也不過如此!」

  「好!」陸葉額頭青筋迭起,似是被刺激到了。

  李霸仙與未鴦則齊齊喝道:「小師弟不可!」

  那萬魔嶺強者順勢道:「當事人都已經同意了,你們二位卻要阻擾,怎麼?真要浩天盟的人繼續為你碧血宗打生打死?一個本就快要除名的宗門,還掙扎個甚!」

  這句話著實堵的李霸仙不好接話,瞪了那人一眼,又看向陸葉:「小師弟糊塗啊,他明顯是在激將你,這種事豈能輕易答應?」哪怕陸葉真能越階殺人,原本挑戰同修為者就已經足夠冒險了,他要戰的可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若是換成六層境的,根本沒有任何希望。

  陸葉轉頭看向他:「師兄,我可以!」

  李霸仙很想說你可以個屁,少年輕狂誰都有過,但往往需要付出很慘重的代價。

  便是他在五層境的時候也不敢接下這樣的戰鬥,這是真會死人的,但對上陸葉的目光,他發現對方眼中沒有憤怒,沒有掙扎,反而有些躍躍欲試……

  陸葉眼帘低垂了一下,目光看向李霸仙手背,後者立刻會意,屈指在自己手背上一彈,一點藍光朝陸葉飄去。

  緊接著傳訊:「小師弟,你實力怎樣?給為兄交個底。」

  「殺過幾個六層境,七層境的話沒殺過,不過如果拼命的話,或許有機會!」

  「!」李霸仙心中震驚,這何止是越階殺敵,這是要越兩階殺敵了啊!

  自家這小師弟,如此生猛的?老頭子脾氣雖然倔了些,可還是那麼目光如炬!

  他表面沒有絲毫表露,反而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繼續傳訊:「你剛才故意的?」

  那一副不堪受辱被人激將立刻答應的作態,實在太逼真,他竟沒看出半點破綻。

  「順勢而為吧。」陸葉回道,他也沒想到韓遮月這女人會在這裡,之前竟沒注意到她,自己老底被韓遮月揭了出來,想挑戰同修為者已經不可能了。

  「如果真這樣做了,那就是車輪戰!這一次萬魔嶺來的宗門,沒有五十也有三十,你頂得住?」

  「盡力而為!師兄,繼續打下去誰都討不了好,如果此事能成,那就是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

  李霸仙沉默不語,這一點他又何嘗不知?

  萬魔嶺那邊其實也看出這一點了,現在的局勢發展已經不受任何人掌控,因為陸葉被卷進來的兩大陣營修士數量越來越多,之後的戰鬥會越來越混亂,昨天金光頂這邊才一千人,今天就已經快兩千了,往後只會更多。

  萬魔嶺那邊真的就願意聽一個五層境修士的建議?如果不是他們騎虎難下,陸葉說什麼他們都會當放屁。

  可以說,陸葉在雙方都需要的時候,說出了一個對雙方都有利的提議,這才是萬魔嶺一方願意同意這個提議的最大原因。

  而且事已至此,浩天盟一方會有很多人期望事情朝這個方向發展,他若拒絕的話,只會讓碧血宗失去人心……

  尤其是在萬魔嶺一方說出那句「真要浩天盟的人為你碧血宗打生打死」這句話之後。

  浩天盟的人來此,基本都是奉了師命,可萬魔嶺的人不一樣,他們殺了陸葉是有莫大好處的。

  所以這事不管他願不願意,當陸葉將這個提議說出來的時候,就已經必然需要落實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