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劉三寶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無論四周的修士們叫罵的多麼響亮,也不能改變自身的處境,進都進來了,是沒辦法退出去的。

  只能等時限到時,被仙元城排斥出去。

  一股龐大的拉扯力忽然從前方傳來,下一瞬,凝滯在空中的身形不由自主地朝下方墜落,視野中,仙元城急速放大。

  四面八方一陣陣驚呼聲響起。

  這次進入無量蜃境的修士足有六七百之多,這麼多修士,一起朝下方墜落的場面何等壯觀。

  而且從這種高度墜落下去,哪怕是如巨甲那樣的體修,也肯定沒命,這不是體魄強不強的問題,實在是太高了,摔下去必然沒了人形。

  所有人都在催動靈力,然而體內的靈力卻如一潭死水,無論如何都催動不起來,那些不知情修士心神大亂,罵的更凶了,還有人哭喊著自己還沒活夠,還不想死云云。

  陸葉從天機商盟買來的情報中對此情況有所記載,所以並不慌張,他只是一遍遍嘗試催動靈力。

  而且在下墜的過程中,眾人的身形也在不受控制地左右飄動,這情形就好像是眾人被捲入了一股混亂的風流中,只能隨波逐流,無法掌控自己的動向,感覺糟糕至極。

  那小鬍子修士和巨甲原本就在陸葉不遠處,可往下墜落片刻後,他們就不見了蹤影,也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在一聲聲驚恐大叫中,所有人距離地面越來越近,直到十丈左右的時候,急速下墜的身形才得到強烈的緩衝,速度陡降。

  待到距離地面三丈,那種束縛眾人的力量忽然消失不見。

  有所準備的修士第一時間催動靈力,免去摔落的命運,那些沒準備的就倒霉了,一個個以千奇百怪的姿勢栽落下去,雖說這個高度已經要不了修士們的命,可總歸有些灰頭土臉。

  陸葉落地之時,順勢往前翻了個跟頭,這才站起身來,手按刀柄,靈力暗催,左右四顧。

  沒有別人,這附近只有自己,所處的位置是一條街道,街道兩旁不少店鋪模樣的建築,不過這些建築大多都顯得破敗。

  方才進入仙元城的那一陣,所有人的陣型都被打亂了,原本三個勢力的修士聚集在一起是很有優勢的,畢竟人多力量大,可現在看來,他們想重新聚集得花不少時間。

  這對那些勢單力孤的散修來說,無疑是好消息,短時間內他們不用擔心會碰到成群結隊的敵對修士。

  「何人擅闖天元城!給我拿下!」一聲怒吼傳入陸葉耳中,緊接著附近一條街道處便傳來激烈的交鋒聲,還有靈力起伏的波動。

  陸葉正側耳傾聽,就看到拐角處兩道身影竄出,直朝自己這個方向跑來,他們神色倉皇,好似背後有什麼洪水猛獸。

  兩個倒霉鬼!陸葉心中暗罵,連忙左右四望,一眼看到不遠處一家店鋪門口掛著一盞燈籠,想都不想,風行加持雙腿,閃電般竄出,來到那店鋪面前,伸手一推,把店門推開,閃身躲了進去。

  關上店門,陸葉透過門縫朝外觀察,只見那兩個被追的修士才跑沒多遠,後方便有靈光燦燦的繩索飛出,這繩索模樣的東西不是什麼靈器,看起來像是一道鎖敵的術法,跟傳言中的縛靈鎖有些類似。

  這縛靈鎖直朝其中一個兵修飛去,那兵修倒也了得,奔襲途中反手一擊斬出,將那術法劈碎,口中冷哼一聲:「雕蟲小技!」

  話音才落,四五道縛靈鎖飛了過來,如有靈性般將他纏繞,直接捆成一個粽子。

  那兵修啊呀一聲倒在地上,不停咕涌,想要掙脫束縛,然而越是掙扎,那縛靈鎖勒的越近,直勒的他有些喘不過氣。

  「以多打少算什麼本事,有種單挑!」這修士大叫。

  數道身影默不作聲地越過他,朝另一個修士追擊過去。

  只十息時間,不遠處就傳來一聲驚叫。

  很快,那個跑掉的修士也被捆回來了,兩人面面相覷,無語淚凝噎。

  透過門縫,陸葉看到前方除了那兩個被捆的修士,還有幾個個身穿甲冑之人,為首一個頭盔上還有一根長翎。

  這是仙元衛,可以看做是仙元城的護城軍,仙元城不知為何覆滅之後,城中的護城軍都化作了靈體,哪怕這裡已是一座破敗的城池,他們依然恪守本職,守護城池。

  這是仙元城中最大的麻煩,也是來此的修士們最不願意碰到的。

  因為仙元衛人均都是八九層境的修為,領頭的小隊長們甚至有堪比七層境的,據說還有護城軍統領。

  至於仙元城城主是什麼樣的修為……沒人知道,進過城主府的修士,就沒有活著出來的。

  仙元衛不好惹,他們基本都是以五六人左右的小隊一起行動,每個隊伍都有一個小隊長,這樣的隊伍等閒修士根本不敢招惹。

  只看這兩個被拿下的修士就知道了,他們的實力也不弱,一個八層境,一個九層境,結果對上這一隊仙元衛,基本沒什麼反抗之力就被拿下。

  「押入地牢!」那頭上頂著一根毛的仙元衛小隊長揮手喝道。

  陸葉心中默哀,進這仙元城,大家都是來撈好處的,結果才剛進來就被仙元衛給拿下了,還要押入地牢,雖說暫時沒什麼性命之憂,可被押進地牢之後會遭遇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據說被押入地牢的,都會飽受酷刑,若是能撐到被仙元城排斥,還能保住性命,可若撐不住,那大概率就只能死在這裡了。

  發完號令,那小隊長几步竄到陸葉身處的這間店鋪前,一隻眼貼上門縫,跟陸葉近距離對視著,惡狠狠地道:「膽敢在仙元城作奸犯科,這就是下場!」

  撂下一句威脅的話,那小隊長這才離去。

  陸葉目送他的身影消失,按在刀柄上的手並沒有放下,輕呼一口氣,九百塊靈石花的挺值,若不是那玉簡中記載的許多仙元城的消息,剛才那情況他根本不知要如何應對,大概率只能跟那一隊仙元衛拼殺一場。

  按玉簡中記載的信息,那些門口有燈籠高懸的建築,似乎有一些特別的力量庇護,仙元衛們不會進入其中。

  這也是陸葉衝進這間店鋪內的原因。

  此時大量修士闖入仙元城,城中肯定要亂上一陣,與其沒頭蒼蠅一樣亂跑,還不如先躲起來,等局勢平穩了再做打算。

  也不知有多少人被仙元衛給拿了……

  陸葉轉過身,靜靜地看向不遠處。

  一丈外,有一個身形圓潤,穿著一身員外服中年男子,正搓著手,笑容可掬地望著陸葉。

  有些倒霉……

  那些門口掛著燈籠的建築內大多都是無主的,可以在遇到仙元衛的時候進去避難,但有一部分是有主人的。

  這些早已死去不知多少年的靈體難得碰到活人,所以經常會提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要求,滿足了這些靈體的要求,即可平安離去,可若是沒能滿足,就得付出一些代價。

  那些代價往往都是很慘重的……比如性命!

  總而言之,仙元城是個很詭異的地方。

  「這位小友,相逢即是緣,要不要來賭一把?」

  這傢伙生前必定是個賭徒。

  陸葉的目光在對方的頸脖處流轉,想著自己若是一刀劈出,能不能砍死這傢伙。

  不過考慮到人家體表的靈光堪比天級七層境,這個可能性不大,稍稍按捺心中殺機,決定放他一馬,暫且不宜鬧出太大的動靜。

  「好啊。」

  胖靈體的表情愈發親切,招呼陸葉道:「跟我來!」

  陸葉按刀而行,跟著胖靈體走進裡面,裡面竟擺著一張賭桌,陸葉一看這架勢,便知自己之前想的沒錯,這靈體生前確實是個賭徒。

  胖靈體坐在主位上,伸手示意:「坐。」

  陸葉拖開面前的椅子,施施然坐了下來。

  「在下劉三寶,小友如何稱呼?」

  「陸一葉!」

  劉三寶聞言呵呵一笑:「我與小友果然有緣,這名字都登對的很,看小友賭性不重,應該對此道不精,咱們簡單點,玩骰子賭大小怎麼樣?」

  「你的地方,你說了算。」陸葉漫不經心地回道。

  「那就這樣說定了。」他將自己的袖子擼上去,一副要大幹特乾的架勢,伸手一翻,也不知從哪翻出來一個骰盅,又捏出三粒骰子往裡面一丟,清脆的聲音立刻傳出。

  陸葉只是淡淡瞥了一眼那骰盅,沒說話。

  劉三寶合上骰盅,輕輕搖晃,然而往桌面上一拍,口中吆喝道:「押大在左,押小在右,陸小友,可以開始了。」

  他臉上一副興奮的樣子,顯然是很久沒人跟他賭過了。

  「我能壓什麼?」

  「隨便你壓什麼,你壓一根頭髮絲都是可以的。」

  陸葉便取出一塊靈石,往右邊一丟。

  「買定離手!」劉三寶又亢奮地高呼一聲,然後把骰盅一開,大笑道:「四五六,大,小友你輸了。」

  這般說著,劉三寶將那靈石收起,又合上骰盅,使勁搖晃起來,高呼剛才說過的話。

  「押大在左,押小在右。」

  陸葉照舊取出一塊靈石往右邊一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