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又一個倀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炷香後,陸葉已連輸三十把。

  能贏才有鬼了,那劉三寶手上的骰盅赫然是一件靈器,是大是小全在他一念之間。

  側耳傾聽,外面喧鬧的動靜已逐漸平息,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他起身道:「技不如人,甘拜下風。」

  轉身朝外行去。

  劉三寶只是站在原地笑呵呵地望著他。

  陸葉來到門前,透過門縫往外看去,街道上一片冷清,沒有半個人影,他抬手開門,打不開,門上沒鎖,卻好像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大門禁錮了。

  眸子處靈力涌動,洞察靈紋迅速成型。

  洞察加持之下,陸葉立刻見到整個房間都被一層陣法籠罩著,讓整個屋子都成了一個密不透風的整體,想要離開此地,還得先破陣。

  事情果然沒這麼簡單。

  他四下打量,想嘗試下破解這裡的陣法,這麼長時間跟雲夫人學習靈紋之道,如何破陣他還是有些了解的。

  這裡的陣法不算複雜,給他足夠的時間,應該可以破去。

  不過那不能被人打擾,劉三寶肯定不會讓他安心破陣。

  慢慢又走回來,在賭桌前站定,陸葉的手指摸索著刀柄,望著前方笑容可掬的劉三寶。

  「把陣法打開,我要離開這裡!」

  劉三寶笑著搖頭:「那可不成,陸小友,咱們的賭局還沒有完呢。」

  「什麼程度才算完?」

  「那要看你有多少賭注了,等你輸無可輸的時候,賭局自然就完了。」說到這裡,他嘿嘿嘿地笑了起來,「對一個真正的賭徒來說,什麼都東西都可以當做賭注,包括……性命!」

  「明白了。」陸葉點點頭,「那就賭命吧,你姑且賭一下,我能不能……砍死你!」

  最後三個字落下的時候,陸葉已越過賭桌,手中長刀出鞘,鋒銳靈紋加持,一刀朝劉三寶劈了出去。

  劉三寶面上笑容不減,似早知陸葉會如此選擇,面對這一刀根本沒有躲閃,輕輕一拍手中骰盅,一粒骰子便直朝陸葉面門襲來。

  叮噹一聲,磐山刀劈在骰子上,巨大的撞擊力讓陸葉身形微微往後一揚,朝前奔襲的速度都慢了幾分。

  另外兩粒骰子也飛出,一左一右。

  「吼!」虎嘯之音響起,肉眼可見的氣浪朝前方襲去。

  與此同時,琥珀體內,依依閃出,抬手便是一道術法朝劉三寶打下。

  劉三寶面上的笑容忽然僵硬,整個靈體都在琥珀的咆哮聲中微微恍惚了一下。

  朝陸葉飛來的兩粒骰子立刻像是失去了控制,被陸葉兩刀劈飛。

  下一刻,依依的術法轟在劉三寶身上,將他圓潤的身子轟飛起來,重重跌落在地。

  劉三寶恍惚的神色重新恢復清明,抬眼時,正對上一雙琥珀色的瞳仁,那瞳仁似有攝魂奪魄的力量,在那雙眸子的凝視下,劉三寶生出了無數年沒有感受過的恐慌和不安。

  「這是……」

  恢復原形的琥珀已張開大口,如吞噬鱗甲血線那樣,對著劉三寶猛吸了一口。

  肉眼可見地,劉三寶的靈體都扭曲起來,從胸膛位置處高高鼓起一團,看那樣子好像要被琥珀一口吞入腹中。

  陸葉愕然望著這一幕,在動手之前,他也沒想到琥珀竟有這本事,本來只想著殺了這劉三寶,趕緊從這裡脫困,可真動手之後,才察覺到琥珀對劉三寶的壓制。

  這種壓制並非針對劉三寶,應該是針對靈體的!

  琥珀曾將依依轉化成倀靈,所以它在這方面有一些不為人知的天賦,若不是這次碰巧進入仙元城,陸葉還真沒發現這點。

  「不要啊!」劉三寶驚恐大叫著,奮力抵擋琥珀的吞噬,哪怕彼此實力差距不小,但這種面對天敵般的感覺卻讓他完全發揮不出自身的實力,那是來自神魂深處的戰慄和惶恐。

  陸葉當頭一刀就朝劉三寶劈了下去。

  劉三寶反抗的力道立刻減弱不少。

  陸葉又砍一刀。

  劉三寶反抗的力道更弱,整個身子都在那難以抗拒的吸力中被摺疊起來,牽扯進琥珀的血盆大口。

  「救我,我錯了!」劉三寶對著陸葉伸手,面上一片哀求。

  刷地一聲,劉三寶消失不見,琥珀打了個飽嗝,體表靈光一陣閃爍。

  陸葉與依依對視一眼,皆都驚奇不已,本以為會是一場苦戰,誰知竟以這樣的方式結束。

  琥珀對靈體的壓制簡直不要太兇殘。

  「琥珀有沒有什麼變化?」陸葉問道。

  它以前沒展露過這樣的天賦,主要是以前根本沒碰到別的靈體,沒機會展露。

  依依稍稍感受了一下,搖頭道:「沒有……不對!」

  陸葉心頭一緊。

  依依竄進琥珀體內,等她再出來的時候,居然從琥珀體內又拽出另外一個靈體。

  陸葉定眼一看,嘖嘖稱奇,因為這個靈體赫然就是剛才被琥珀吞噬的劉三寶。

  原本不是被吃掉了……

  剛才那一幕任誰看了,恐怕都會以為是劉三寶被琥珀當口糧給吃了,可現在看來,琥珀那樣做並不是要吃靈體,而是將之轉化成自己的倀靈。

  不過劉三寶這個倀靈跟依依比起來,有很大的區別。

  依依有自己的靈智,劉三寶的表情卻呆滯的很,渾沒了方才的種種狡詐。

  而且劉三寶的實力也有所,原本他有天級七層境的程度,可是現在只有普通九層境的樣子,也不知是不是剛才被陸葉砍了幾刀的原因。

  「能控制他?」陸葉又問道。

  琥珀歪頭想了想,體表靈光閃了一下,緊接著,表情呆滯的劉三寶慢慢行動起來,初始就跟個木偶一樣,但很快就靈活起來,他甚至撿起了自己之前掉在地上的靈器骰盅,又跑到賭桌前搖晃起來,大聲吆喝:「押大在左,押小在右,買定離手!」

  依依一巴掌拍在琥珀的大腦瓜子上:「別不學好!」

  琥珀啊嗚一聲,委屈巴巴,這可不是它控制的,它只是給劉三寶簡單下了個命令,然後劉三寶就自己行動起來了,賭徒始終是賭徒,哪怕化作了倀靈也抹消不了他的賭性。

  「能控制多少倀靈?」陸葉又問道。

  琥珀又啊嗚叫了一聲,依依替它回答道:「不清楚,得試過才知道。」

  陸葉心中忽然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走,去找仙元衛。」

  讓琥珀命令劉三寶打開房間的法陣,很快,一行離去。

  城中混亂的局勢此刻稍稍平緩了許多,之前幾百修士落進仙元城的時候,場面一度混亂,足有大幾十人倒霉地被仙元衛緝拿,押進地牢之中。

  此刻仙元衛也在滿城搜捕修士們,一旦發現,少不了交鋒。

  修士們開始聯絡自己的親朋好友,結隊而行,在這種鬼地方,落單的時候被仙元衛發現了,真沒什麼好下場,那些仙元衛不但修為不錯,而且個個都能施展出那種縛靈鎖一樣的術法,這術法是專門用來抓人的,只要被一道縛靈鎖束縛住,跟著就來了三四道,任你實力再強,也得乖乖就範。

  這就導致了一個很奇怪的現象,眼下無論是浩天盟還是萬魔嶺的,落單的時候若是照了面,也不再彼此敵對,頂多就是擦肩而過,因為大家都知道,在這個地方動手屬實有些損人不利己,還是先跟自己匯合要緊。

  仙元城因為環境如此,沒有什麼奇花異草可以採集,但那一間間建築里卻偶爾能找到一些好東西,前提是得避開那些仙元衛。

  城中某處,激鬥的聲音不斷傳出,幾個結隊而行的修士被一隊仙元衛發現了蹤跡,正在激戰。

  場面很不樂觀,四個修士已經被捆了兩個,還剩下兩個困獸猶鬥,看那情形也支撐不了多久了。

  就在這時,一旁的仙元衛小隊長忽然扭頭朝一個方向看去,只見那邊一人的身影顯露,正朝這邊張望。

  「大膽!」那仙元衛小隊長怒喝一聲,身形一動便殺了出去。

  那身影掉頭就跑,一追一逃,很快不見了蹤影。

  少頃,那個方向傳來一聲虎嘯,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小巷中,陸葉滿意地看著面前表情呆滯的仙元衛小隊長,這小隊長的實力跟劉三寶相差無幾,被引到這裡之後琥珀一番壓制,陸葉劈出幾刀,然後他就被琥珀吞噬了,轉化成了倀靈。

  現在他的實力也是相當於九層境的程度,跟劉三寶一樣。

  片刻後,陸葉與這小隊長一同返回剛才激戰之地,陸葉在前,小隊長在後,看樣子像是這小隊長在押送陸葉似的。

  幾個仙元衛還在等候,地上捆了四個修士,個個如喪考妣。

  見到陸葉被「押」回來,其中一人瞥了他一眼,心想又是一個同命相憐之人,可仔細一看,又覺得不對,陸葉居然沒被束縛,不由瞪大了眼睛,一時茫然。

  陸葉一直在關注那幾個仙元衛,直到走近了之後,那幾個仙元衛也跟木樁一樣站在原地,頓時明白,這幾個仙元衛是無思無智的,他們跟領隊的小隊長不一樣,那一個個小隊長最起碼還有一些靈智,知道判斷局勢,普通的仙元衛就沒這本事了,他們基本都是遵從小隊長的命令行事。

  這一點,從他們都不看陸葉一眼就可以判斷出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