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破照日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琥珀的嘯聲有這樣的威能並不奇怪,它能轉化倀靈,而倀靈就是以神魂為基形成的,所以它天生就有一些常人難以理解的針對神魂上的手段。

  這或許是它的本能,又或許是它的天賦。

  洗魂池中,陸葉得了好處,巨甲和依依也得了好處,琥珀同樣得了好處,這讓它的嘯聲的威能比以前更大了一些。

  此時嘯聲傳出,那被嘯聲衝擊的照日山修士們心神恍惚之下,種種攻擊手段的威能大減,更有一道道御器不受控制地從天下落下。

  依依順勢從琥珀體內飄飛了出來,雙手高舉之時,頭頂上方驟然出現一面巨大的靈力圓盤,那圓盤之上滿是複雜流動的紋路,看起來極為玄妙。

  下一刻,圓盤之中,一道道金色的弧形斬擊,如狂風暴雨一般朝下落去。

  防護大陣之外,看著這一幕的古參陽和周沛都一臉呆滯,感受著依依身上的靈力波動,再看看那巨大圓盤,實在想不明白以依依的實力,是如何施展出這種大規模的術法的。

  這樣的術法,只有那些轉修了天級功法的法修才有資格施展出來,因為只有那些法修,對自身靈力才有如此精妙的掌控,才有如此深邃的靈力儲備!

  這種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如今就出現在他們眼皮子低下,對他們無疑有很大的衝擊。

  琥珀與依依的配合可以說是相得益彰,先是一聲虎嘯衝擊敵人的心神和神魂,趁著敵人還沒回過神的時候,依依一招金弧雨已經催動出來,那金弧斬落之下,當場便有數位修士暴斃,剩下的也都狼狽無比。

  就在金弧雨落下的同時,陸葉已揮動翅膀,悍然朝那照日山鎮守使殺去,整個人在半空中帶出一條紅火色的光帶。

  四道御器的流光在前方交錯穿梭,一聲聲慘叫傳出,本就被金弧雨打的暈頭轉向的照日山修士們一個個血濺當場。

  御器本身的速度就極快,加持了風行靈紋之後,速度更是快到幾乎難以捕捉,哪怕陸葉已沒有更多的精力去加持鋒銳,這樣的御器也不是內圈修士能擋下來的。

  不過給御器加持靈紋雖然能提升御器的殺傷,可維持的時間很短,因為御器中儲存的靈力是有限的。

  已經足夠了,等陸葉飛撲至那照日山鎮守使面前的時候,這邊三十多人已經倒了十多個。

  攜下沖之勢,陸葉拔出腰間的盤山刀,一刀劈落。

  那鎮守使的運氣不錯,雖被琥珀的嘯聲干擾心神,卻依依的攻擊沒有傷到他,再加上他被其他人包圍在中間,所以直到此刻也是毫髮無傷。

  面對陸葉從上襲下的一刀,這鎮守使抓起手中的靈器便擋在身前,緊接著他的眼珠子就瞪圓了,手中靈器直接脫飛,虎口崩裂的同時,整個人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

  陸葉的力量本就比他強大很多,這攜衝擊之姿的狂暴一擊,他根本接不下來。

  可惜陸葉沒能斬出第二刀,因為敵人開始還擊,不可能再給他出刀的機會,他若是強行出刀的話,只會讓自身陷入險境。

  所以在一刀之後,陸葉就借著反震的力道重新飛起。

  轟隆隆的聲響傳出,是巨甲帶著剩下的幾個體修奔來了,他們本來被照日山的人壓制的難以前行,然而隨著琥珀依依聯手一套攻擊下來,他們那邊壓力大減,陸葉重新飛起的時候,他們正好衝到敵陣前。

  照日山修士們絕望的注視下,以巨甲為首的數個體修狠狠撞進人群中。

  一陣人仰馬翻,琥珀也在旁邊遊走,找准目標撲上又抓又咬,依依沒再催動大範圍的術法,但她每一次抬手,都有一道術法打出,威勢極強。

  就在這混亂之中,陸葉已經再次俯衝下來。

  跪倒在地上的照日山鎮守使瞬間遍體生寒,急忙起身抬頭望去,只見一抹刀光在眼前閃過,他的靈器在方才與陸葉的交鋒中被打飛,此刻情急之下對著陸葉就是一拳轟出。

  這一拳砸在陸葉的肩膀處,拼死一擊打的陸葉身子一歪,撞在這鎮守使身上,兩人當即滾成一團。

  不過陸葉很快爬起,手中抓著一枚玉珏,而那照日山鎮守使則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身下鮮血流淌開來。

  玉珏這東西因為與布置大陣的陣基有共鳴,所以必須隨身攜帶,而且還不能被收入儲物袋中,否則共鳴隔斷,大陣就會停止運轉。

  這玉珏就掛在那鎮守使的腰間,陸葉在第一次對他出手的時候就盯上了,此刻那鎮守使被殺,玉珏自然到了陸葉手中。

  一手捏著玉珏,一手持刀,磐山刀狠狠往下一劈,嘩啦一聲,玉珏崩碎,大陣嗡鳴。

  伴隨著外面神隱宮與凌雲殿兩大勢力修士的猛攻,防護大陣徹底破碎開,眾多修士如猛虎下山一般湧入照日山駐地中,那些倖存的照日山修士頓時神色倉皇,朝天機殿所在的方向遁逃,顯然是要撤回九州。谷

  不撤不行了,大陣被破,再不撤就只能等死。

  這就導致衝殺進來的兩宗修士還沒殺幾個人,四下一看,敵人全不見了。

  然而還有另一場戰鬥正在爆發,大戰的地點在防護大戰之外。

  那是以照日山鎮守副使為首的三百多修士,他們之前奉自家鎮守使之命,前去攻打凌雲殿的駐地,想以此給風花院解圍,結果才趕到地方沒多久,便聽說自家的駐地被攻打了。

  火急火燎地往回趕,遠遠看到神隱宮與凌雲殿兩宗八百修士匯聚,照日山這群人連頭都不敢冒,只能隱藏在附近。

  然而看到陸葉破開陣法,領著十個體修殺進駐地中,那鎮守副使哪怕知道此刻不宜暴露行蹤,也不能不現身。

  一旦駐地被攻占,那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他領著三百多修士對神隱宮和凌雲殿兩宗發起進攻,想藉此牽扯兩宗修士的精力。

  可惜這邊交手沒多久,防護大陣就徹底告破,眼看著大陣光幕化作螢光消散,一群照日山修士的心情絕望到了極點。

  最擔心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而他們對此卻是無能為力。

  大陣被破,駐地失守,再打下去已經沒有必要,更何況他們的人數本就處於極大的劣勢,隨著那鎮守副使一聲令下,照日山修士且戰且退,欲要脫離戰場。

  神隱宮和凌雲殿的修士們豈能答應?

  這一次行動雖說連破兩大宗門的駐地,但真正戰鬥的時間並不長,更多的是兩宗修士在攻擊人家的駐地大陣。

  風花院大陣被破的時候,風花院修士在月媚的號令下立刻撤回了九州,沒給兩宗修士多少可趁之機,死傷不算大。

  眼下照日山大陣被破,駐地內攏共就剩下幾十個人了,此刻也都跑了。

  可以說,兩宗修士眼下都憋著一股勁沒處使,照日山三百多修士居然敢主動跳出來,可謂是正中下懷。

  一時間兩宗修士追殺不止,照日山這邊一路伏屍,三百多人死的只剩下不到一半,最後化整為零,這才算是擺脫兩宗修士的追擊。

  要不是兩宗這邊顧忌敵人狗急跳牆,定能將他們趕盡殺絕,但真這樣做了,己方肯定也會出現許多傷亡,這很不划算。

  照日山鎮守副使沒死,但此刻只怕悔的腸子都青了。

  他之所以帶人跳出去,就是怕自家大陣被破,可到頭來還是沒能保住大陣,甚至還導致麾下的修士死傷慘重,早知如此,他說什麼也不會露面。

  大陣被破就被破了,弟子們留全性命,以後總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兩宗修士開始搜刮照日山駐地,陸葉跟古參陽還有周沛三分天機柱上的種種加持,一個個賺的盆滿缽滿。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陸葉帶進去十個體修,死了四個,五個重傷,只有巨甲一人,傷勢不算嚴重。

  由此就可以看出體修之間的差距,那幾個體修都是兩宗最強的一批,修為上不比巨甲差。

  但衝鋒陷陣在最前面的巨甲沒什麼大礙,其他九個死的死,重傷的重傷。

  可以說,修士的幾大派系中,體修這個派系是最看先天資本的,其他幾個派系還可以通過後天努力來積累,但體修不行,先天條件如果不好的,哪怕走上體修這條路,早晚也會死,因為大戰一起,體修永遠都沖在最前面。

  所以各大宗門對自家的體修們都格外關照,體修能享受到的資源,比起其他派系相對都要多一些,因為只有體修們抗住敵人的攻擊,己方才有反擊的機會,若是體修都抗不住,那還反擊個屁。

  花慈以前便跟陸葉說過一句話,體修這個派系就是享用最好的資源,挨最毒的打。

  一個時辰後,兩艘大船先後升空,大船之上修士們一片歡聲笑語,喜氣洋洋,而大船下方,是一片熊熊燃燒的火光。

  攻占敵宗駐地後放把火把能燒的全燒了,這幾乎是靈溪戰場的常態,反正是水火不容的兩大陣營,自然是怎麼噁心對方怎麼來。

  兩艘大船靈器在半道上分道揚鑣,各回各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