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一語成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時隔近九個月,碧血宗陸一葉的名字再次被推上風口浪尖,不同於上一次金光頂大戰,這次的事情更為嚴重。

  金光頂大戰的起因是宗門品級評定將近,萬魔嶺想要碧血宗徹底除名,所以很多內圈乃至核心圈的強者都不顧規矩和臉面強行下場,闖入外圈欲要剷除陸葉。

  然在浩天盟一個個宗門的接力護送下,陸葉一次次逃過劫難,最終雙方在金光頂對峙,由陸葉提議,眾多靈溪榜強者見證,簽訂天機契,擺了一個擂台戰。

  那一戰,陸葉以五層境修為連戰四十三場,無一敗績,把萬魔嶺的臉都打腫了。

  可不管怎麼說,那個時候陸葉還只是一個五層境修士,哪怕能越階殺敵,展現出了自身極大的潛力,那也只是他個人的力量。

  個人的強終究是有極限的,萬魔嶺一方固然因此對他稍有忌憚,可真正的強者還不會在乎他,除非陸葉能安全成長到威脅他們的程度。

  這世上永遠不缺少天才,英年早逝的天才數不勝數。

  但這次不同,他這次搞出來的事已經跟個人的強弱無關了,他所展現出來的本事,是足以對任何一家勢力構成巨大威脅的。

  先是風花院那邊傳出消息,碧血宗陸一葉不知藉助什麼手段,悄無聲息地潛入有防護大陣籠罩的駐地,緊接著從風花院鎮守使手中奪走大陣玉珏,破開大陣,導致風花院駐地失守,損失慘重。

  消息傳出時,引的九州和靈溪戰場一片譁然。

  所有聽到這個消息的修士,無論修為強弱,地位高低,都傻了眼。

  一個靈溪境層次的小修士,竟有本事潛入一宗防護大陣?

  確實有人做過這種事,但那無不是精通陣道的大修,在陣道上的造詣極為高深才能做到。

  區區一個靈溪境,何德何能?

  最初很多人都以為風花院那邊誇大其詞,又或者是那丟了駐地的鎮守使在推卸責任。

  但很快,第二個消息傳了出來,這一次是與風花院駐地相距不遠的照日山傳出來的。

  照日山駐地也被攻破了!

  就在風花院駐地被破之後不到一日。

  據倖存的照日山修士所言,那陸一葉有一種神奇的手段,可以在完美運轉的防護大陣上強行破開一個窟窿,闖入大陣之內。

  照日山駐地之所以被攻破,就是因為陸一葉行此手段,然後帶了十個體修沖陣,導致自家鎮守使被殺,大陣玉珏被搶。

  一個說陸一葉可以悄無聲息地潛入大陣,一個說他可以強行在大陣上破開窟窿,說法雖不一樣,但這無不說明一件事,那就只有靈溪八層境修為的陸一葉,在陣道,或者說破陣之道上確實已經有很高深的造詣。

  兩家萬魔嶺宗門駐地被破,根源在陸葉,至於同行的神隱宮和凌雲殿修士,幾乎沒人去提。

  這些消息最開始還在小範圍內擴散,但只短短半日,便鬧的九州和整個靈溪戰場人盡皆知。

  因為如果這事是真的,那就太恐怖了。

  靈溪戰場各大宗門的駐地都有自己的防護大陣,有防護大陣在,修士們就有安全感,就好像凡人晚上睡覺會鎖門一樣。

  可現在呢?居然有人能悄無聲息地把這門給打開,或者在門上強行打開一個窟窿,然後衝進你的家裡,殺你的人,搶你的糧……

  這自然能引起恐慌。

  如果說金光頂之戰只是讓萬魔嶺一方見識到了陸葉本身巨大的成長潛力的話,那風花院和凌雲殿駐地接連被破之事就讓萬魔嶺一方對他生出了濃濃的忌憚。

  這種忌憚,哪怕是神海境都無法忽視。

  放眼九州,哪家入了品的勢力在靈溪戰場上沒有駐地?駐地上的都是一群靈溪境修士,陸葉這樣隨隨便便潛入人家的大陣內,又或者把大陣搞個窟窿出來,簡直就是防護大陣的克星。

  若是連防護大陣都沒辦法給人提供安全感,只怕以後所有萬魔嶺的修士都要人心惶惶了。

  防護大陣一旦被破,駐地被攻占只是早晚的事。

  就在這件事持續發酵的時候,另一件事也被爆了出來。

  那就是數月之前,蟲潮來臨時,與碧血宗駐地比鄰的天煞殿和馮氏兩家駐地,也曾被攻占過,其中馮氏死傷慘重,靈溪境這個層次的弟子幾乎被趕盡殺絕。

  雖說這兩家駐地被攻占,基本是因為蟲潮的原因,但任誰都能看出,這件事背後有那陸一葉的身影。

  因為這麼多年過來了,天煞殿和馮氏都好好的,偏偏那陸一葉到了碧血宗駐地,這兩家駐地就失守了?這完全是沒道理的事。

  先有外圈的天煞殿和馮氏,後有內圈的風花院和照日山,那陸一葉在短短几月時間內,就搞垮了四家萬魔嶺勢力的駐地。

  靈溪戰場自古至今,就沒有哪個修士干出過這種事。

  銀光島駐地,鎮守使羅伏與副使戚石相對而坐,神色複雜。

  兩個多月前,陸葉自銀光島離去的時候,戚石便曾說過,或許會有一些萬魔嶺勢力要倒霉了。

  結果一語成讖,時隔兩個多月,真的有萬魔嶺勢力倒霉了,而且一下子就是兩家。

  萬魔嶺那邊如今還不知道,擎天宗駐地被攻破,也是陸葉的手筆,只不過當時陸葉是借了應蛟之力,強行破開了擎天宗的防護大陣,與這一次的手段又有不同。

  如果算上擎天宗的話,萬魔嶺這邊因為陸葉而導致駐地被攻占的,就有足足五家了。

  可以確定的是,兩個多月前,陸葉還沒有這等手段,否則當日早就用了。

  「那陸道友如今才八層境。」戚石忽然悠悠來了一句。

  羅伏看他一眼:「師弟想說什麼?」

  戚石道:「按規矩,陸道友他在天級七層境之前都可以在內圈活動的,哪怕到了天級七層境,也可以不必完全脫離內圈。我估摸著以陸道友的修行速度,想要提升到天級七層境怎麼也要個一年半載的吧?」

  羅伏慢慢反應過來:「內圈那些萬魔嶺勢力的鎮守使們,以後怕是沒辦法睡個安生覺了。」

  「是啊。」戚石頷首,「不過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還是要陸道友多加小心才是。」

  「我回頭跟他聯繫。」羅伏話鋒一轉,「之前法華宗的陳海兄傳訊過來,說過幾日再聯手去打一打雲煙教,師弟這邊要早做準備。」

  戚石連忙頷首:「我知道了。」

  雲煙教的駐地與銀光島也是比鄰的,上次陸葉在的時候,羅伏就想打雲煙教的主意,想讓他再驅使那應蛟去衝擊雲煙教駐地,結果陸葉試了一下,應蛟變聰明了,沒能引出來,此事便不了了之。

  雖不能借應蛟之力,羅伏卻沒有放棄攻打雲煙教的計劃,便聯手了附近的盟宗,一起對雲煙教施壓。

  放在以往,雲煙教還可以跟擎天宗聯手,然而擎天宗眼下就跟秋後的螞蚱一樣,連蹦躂的力氣都沒有了,哪有功夫去管什麼雲煙教。

  這便導致雲煙教被兩家浩天盟聯手針對,弟子們苦不堪言。

  可以說,陸葉驅使應蛟攻破了擎天宗駐地,這附近的浩天盟勢力就少了一個威脅,可以抽出更多的力量來對付其他敵人。

  不提銀光島這邊,神隱宮和凌雲殿以後同樣如此,原本他們兩家要合力跟風花院和照日山鬥智鬥勇,現在風花院和照日山根本沒有與他們對抗的資本,如此一來,神隱宮跟凌雲殿能做的事情就多了。

  兩家可以時不時地去風花院和照日山駐地轉轉,又或者聯手去打其他的萬魔嶺勢力。

  攻占駐地所帶來的不單單只是搜刮物資和掠奪加持,還有種種後續的好處。

  簡而言之,就是這一片區域內,原本兩大陣營對立僵持的局面被打破,局勢活了。

  雲雀吱渣,陽光鋪灑,陸葉睜開眼睛,慢慢爬了起來。

  很久沒有睡的這麼舒服了,一覺醒來,只覺連日來的疲憊一掃而空,整個人神清氣爽。

  依依守在旁邊打坐修行,見他醒來給他端來洗臉水和漱口水。

  陸葉稍稍洗漱一番,拎起壓在自己身上的琥珀,丟到一旁,穿好衣服走下床。

  下了樓,早餐早已準備好,看起來很豐盛,而且飯菜還是熱的,顯然是神隱宮這邊費了心。

  陸葉也不客氣,坐下便吃。

  依依就坐在他對面,雙手撐著臉看著他。

  陸葉一邊咀嚼著食物一邊查探戰場印記。

  一覺醒來,戰場印記中多了很多信息。

  兩家萬魔嶺勢力被攻占,他的名字又一次在靈溪戰場流傳開來,這事早有預料,畢竟無論是他潛入風花院駐地,又或者是破開照日山陣法,都有很多萬魔嶺的人看到,那些人沒死光,自然會把消息傳出去。

  傳來訊息的大多都是在棋海中結實的各大宗門的鎮守使或者副使,有關心他的讓他日後定要小心謹慎,因為如今萬魔嶺一方都知道他有獨特的破陣技巧,所以對他很是忌憚。

  也有極力邀請他前往自家駐地做客的,這顯然是別有意圖。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