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馭獸流派的最強秘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大戰再起,然而這一次賀兵的神色就沒那麼從容了,只因他切實地感受到了陸葉實力的提升。

  正如陸葉所想的那樣,如果說方才三人聯手只能堪堪在對方手上保住性命,那麼此刻三人就有了與對方一戰的資本,儘管這個資本可能維持不了多久……

  血染對陸葉的提升不是憑空得來的,那是會透支他自身力量的。

  就如眼下,以三層境的修為發揮出屬於自身四層境的實力,更快的斬擊,更強的力量,自然就意味著更多的負荷。

  若是正常狀態下,陸葉能與敵人激戰一個時辰,那麼在這種狀態下,他就只能激戰半個時辰,甚至更短,一旦時限過了,就會力竭。

  但眼下局面,若是連與敵一戰a資本都沒有,又何必去考慮其他。

  賀兵能感受到陸葉實力的提升,李霸仙自然也能感受到,雖不清楚陸葉到底使用了什麼手段,但這對己方無疑是有利的,是以他立刻改變了之前的打法。

  之前是他主,陸葉輔,而此刻則是放任陸葉主攻,自己在一旁全力輔助,查漏補缺,再加上封月嬋在一旁牽制賀兵的精力,場面一時激烈非常。

  如方才那樣倏與敵交鋒就被擊退的場面再也沒出現了,陸葉主攻之下,已經能做到與賀兵交鋒幾招的程度。

  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自身的實力也越來越強。

  賀兵感覺很難受,這三人中的任何一個修為都比他要低很多,若是單打獨鬥,他有信心在十息內結束戰鬥,甚至說他們只有兩個的話,他也早殺了對方。

  偏偏對方有三人,兩個負責糾纏著他,一個施展術法,讓他一時難以破局。

  最開始這三人完全不是自己的對手,可在彼此的配合下,他沒能斬殺其中任何一人,到得如今,這三人已經有勉強與自己一戰的資本了。

  尤其是那三層境的兵修,也不知什麼情況,越是激戰,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就越強。

  如今他們有與自己一戰的資本,再繼續這樣下去,他們豈不是可以真正地與自己分庭抗禮?

  賀兵無比懊惱,早知如此,拼著重創先殺一人算了,也勝過這樣糾纏不清。

  可如今再想這樣做已經沒機會了,之前他們只能在自己的攻勢下活命,他還能以傷換命,如今再敢這麼幹,恐怕就要以命換命了。

  他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做出這個選擇。

  不管那兵修動用了什麼秘術,以三層境的修為能發揮出這樣強大的實力,必然都是需要付出代價,眼下他能做的就是等,等到兵修堅持不住,自然而然地就可以獲得最後的勝利。

  一念至此,賀兵長槍舞動,改攻為守,想他堂堂一個七層境竟被逼的做出這樣的選擇,實在是奇恥大辱,沒奈何,只要能贏,過程並不重要,這畢竟是鼎鼎大名的李霸仙和封月嬋,靈溪三大毒瘤之二。

  他一個七層境修士打定主意只守不攻,陸葉和李霸仙是完全沒有辦法的,所有的攻擊襲去,都被賀兵擋下,不能傷他分毫。

  亂石林中,術法的光芒不斷閃爍,劍氣刀芒縱橫,固守原地的賀兵不時揮動長槍,將來襲的術法和刀劍的攻擊擋下,他站在那裡,就如一塊萬古不化的堅冰,讓人無從下手。

  血染靈紋一直在發揮作用,陸葉的實力比起方才又有增強,隱約間已到了自身五層境的程度。

  只從賀兵抵擋他攻擊的神態變化就能看的出來,方才賀兵抵擋他攻擊的時候,神色還稍顯輕鬆,但此刻表情明顯認真了許多,每一擊都用出了全力。

  陸葉的五層境,比起一般七層境的含金量顯然不會差到哪去,如果這時候他真有五層境,哪怕單對單,也能跟賀兵打的平分秋色,說不定有機會贏過對方。

  但這種實力上的提升畢竟是血染靈紋帶來的,比起真正的五層境還有一些差距。

  而且陸葉能感覺得到,這已經到自身極限了。

  血染的提升不可能沒有限制,這畢竟只是一道靈紋,能硬生生將自己的實力拔升兩個小層次,足以證明這道靈紋的強大,當然,這與戰鬥的時間足夠長有關係。

  自進入陣圖戰鬥至此,已有超過一炷香的時間,這才給血染靈紋持續發揮作用的空間。

  此刻陸葉三人聯手,是真正有資格與賀兵分庭抗禮了,但這遠遠不夠……

  賀兵大感慶幸,幸虧自己之前轉攻為守,省了大把力氣,否則現在處境肯定很尷尬。

  陸葉實力上的提升並沒有給他帶來驚慌,更多的是驚嘆,從來不知有什麼手段竟能讓一個修士的實力提升這麼大。

  但提升大,也意味著付出大,賀兵能察覺到,對方的實力已經提升到了一個極限,沒有再往上提升的跡象,所以他只要繼續堅持下去,或許下一刻,或許下下刻,那兵修自己就會倒下去。

  叮叮噹噹的聲響不絕於耳,陸葉與李霸仙的身影交錯來回,卻不能撼動賀兵分毫。

  李霸仙心道不妙,眼下己方處境看似不錯,實則危機洶湧。

  對陣賀兵,七成的壓力在陸葉身上,一旦陸葉堅持不住,那就是兵敗如山倒。

  若能速戰速決,倒不用太過擔心,可賀兵一個七層境把自己防守的密不透風,顯然是打定主意要拖延時間了。

  若是在陸葉泄勢之前還解決不了對手,那今日此地便是他們三個的葬身之地。

  他還有一式秘劍,但那是他最後的殺手鐧,一旦用出,勢必力竭,沒有合適的機會之前,根本不能妄動。

  激戰之時,扭頭看向陸葉,入目所見,李霸仙眉頭一揚。

  陸葉表情如故,沒有急躁,沒有驚慌,一刀一式皆都傾盡全力,這份沉穩冷靜感染了李霸仙。

  是了,小師弟都能如此,他還在患得患失些什麼?比小師弟多修行了那麼多年,心態上難道還不如他嗎?大不了就戰死此間,又有何妨?

  念頭通達,再無雜念。

  同時他也不知自己是不是生出了錯覺,小師弟的氣息中不知為何摻雜了一些獸性的感覺,出招明顯比起之前更狂野了。

  值此之時,陸葉已經陷入了一種奇妙的感覺中。

  那感覺說不清,道不明,因為這是他頭一次體驗到這種感覺,隨著激戰,隨著時間的流逝,他與蹲伏在自己肩膀上的琥珀氣血不斷交融相會,繼而形成了一種奇特的共鳴。

  這種共鳴不但是氣血的交融,也是自身靈力與妖力的碰撞融合。

  這種共鳴讓他慢慢地生出一種琥珀就是自己身體一部分的錯覺,而且這種錯覺還越來越真實……

  他立刻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有所突破,倒也可以理解,畢竟戰鬥了這麼長時間,有了足夠的沉澱積累,而且面對的還是一個正好讓他有所發揮的對手,不像上一次,在萬獸域秘境中碰到的那個對手實力遠遠超過他,讓他根本沒有發揮的空間。

  陸葉的眸子變得明亮,因為看到了勝利的希望。

  出招愈發狂野。

  不得不說,在萬獸域秘境中得到的獸印之法在這一戰中幫了大忙,自從有了這獸印之法,與琥珀締結了命元之術後,戰鬥中琥珀哪怕什麼都不做,只蹲伏在他肩頭上,也能給他提供巨大的助益。

  就如這一次,如果沒有琥珀,陸葉估摸著自己差不多已經快要油盡燈枯了,但正因有了琥珀,才讓他能堅持更久,因為他每揮出一刀,都能從琥珀那邊借力,繼而減輕自身所需要承擔的負荷。

  而隨著戰鬥的進行,他自身氣血與琥珀在不斷交融,繼而讓獸印之法慢慢破繭成蝶。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麼來看,血染靈紋與獸印之法倒是絕配。

  與琥珀之間的共鳴愈發深邃了,直到某一刻,這種共鳴到了一種極限,這一瞬間,陸葉分明察覺到自己與琥珀之間多了一層密不可分的聯繫,琥珀真真正正地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

  衣衫之下,胸口處的那虎頭獸印爆發出光芒,一股玄妙的牽引之力從中傳出。

  在那力量的牽引下,琥珀驟然化作一道流光湧入獸印之中。

  充盈的力量自獸印處爆發,迅速流向陸葉四肢百骸,補充他自身的消耗,原本大戰這麼長時間,而且是在血染靈紋加持下的大戰,陸葉已經疲憊不堪,可在這股充盈的力量爆發之後,所有的疲憊都一掃而空,整個人在一瞬間充滿了活力。

  諸多傷痛消失不見,戰慄的右手重新平穩下來,原本裹在陸葉體表的殷紅色光芒也變成了橘黃色的光芒。

  那是血色與金色的交融,血色是氣血和陸葉靈力的光芒,金色是琥珀妖力的光芒。

  這光芒凝實厚重,更在陸葉的額頭兩側,凝出了一雙虎耳的造型,就連他身後,也有一條由靈力和氣血之力凝聚而成的虎尾,微微搖晃,栩栩如生。

  萬獸域馭獸流派的最強秘術,獸化!

  ******

  (https://)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