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賀兵必須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馭獸流派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流派,只不過九州的馭獸流派一直都走偏了方向,是以獸為本,修士們熱衷於收服妖獸,培育妖獸,戰鬥的方式大多都是讓妖獸出戰,因此馭獸流派的修士,本身實力大多都不怎麼樣。

  這就造成了一個現象,九州的馭獸流派的修士麾下基本上不止一隻妖獸,有的是好幾隻,有的甚至十幾二十隻。

  在修行前期,絕對的數量往往能夠輕鬆贏的一場場勝利,讓修士迷失其中,繼而在這樣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但太多精力投入對妖獸的培育,這就導致修士們忽略了自身旳修行。

  所以放眼整個九州,馭獸流派的修士都沒有特別厲害的強者,這一點,他們甚至不如偃師,偃師們雖然也醉心外物,可最起碼,他們製作的所有外物都是為自身提供助力的。

  反觀萬獸域的馭獸流派,與九州就截然不同了。

  萬獸域中,馭獸流派的修士馭使的妖獸從來都只有一隻,那就是能與自身締結命元和獸印的本命妖獸。

  如果說九州的馭獸修士是以獸為本,那麼萬獸域那邊就是以人為主,這才是馭獸流派正確的發展方向。

  而獸化,則是馭獸的最強手段。

  萬獸域秘境中,玄武宗地下蟲巢內,陸葉等人碰到的牛猛,便是以獸化的姿態出現在眾人面前,再加上他身為蟲巢核心,體內生機旺盛,他憑一人之力,幾乎將陸葉等人組成的一個小隊打的全軍覆沒,最後若不是得大長老提醒,破了他的獸印,解除了他獸化的狀態,那一戰根本沒法打。

  同為九層境修為,無論周海還是龐大海又或者夏淺淺,實力都決然不弱,尤其周海還是一個以殺伐著稱的劍修,可聯手之下依然被牛猛錘的天昏地暗,這就是獸化帶來的恐怖提升。

  陸葉在萬獸域秘境中與琥珀締結了命元和獸印,也清楚獸化的奧秘,可一直以來都沒能進入這種狀態中。

  因為這種狀態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激發的,這需要長時間的蓄勢。

  與賀兵的一戰給他營造了絕佳的機會,求生的本能,殺敵的決心,與琥珀的齊心協力,彼此氣血和靈力妖力的交融,足夠長時間的戰鬥,都是進入獸化狀態的誘因。

  與牛猛的獸化不同,牛猛的獸化讓他整個人都體現出了妖獸的特徵,那是一種更深層次的獸化,陸葉眼下的獸化比之不如,所以他本身並沒有出現什麼妖獸的特徵,只是籠罩在體表的橘黃色的光芒,凝出虎耳和虎尾。

  這突發的變故不但讓賀兵看的一愣,就連李霸仙和封月嬋也傻了眼。

  萬獸域秘境至今才不過二十天,陸葉雖將獸印之法賣給了天機商盟,那些想購買此秘術的修士都可以花費功勳購買出來,但在此之前,還沒有哪一個馭獸流派的修士進入過獸化狀態。

  幾人自然沒有見過,誰也不知這到底是怎麼了。

  但賀兵本能地感覺到了不妙,因為在獸化之後,陸葉本就強大的氣勢再攀新峰,而且他整個人給人一種極為狂野的感覺,他站在那裡,氣血翻湧,靈力蒸騰,好似一頭出閘的上古凶獸,瀰漫著無盡凶威。

  山洞中,手持九陣圖的依依一直在維持著九陣圖的運轉,就在陸葉進入獸化狀態的瞬間,九陣圖中忽然盪出一層漣漪,圖中的幾道人影隱有要破圖而出的跡象,這嚇了依依一跳,這是九陣圖空間內承受的壓力太大的徵兆。

  不是九陣圖不行,而是她的實力不夠,難以發揮出九陣圖的全部威能。

  依依連忙加大自身靈力的輸出,這才將那漣漪撫平,重新穩住九陣圖的運轉。

  亂石林中,周身靈力蒸騰的陸葉心生一種奇妙的感覺……

  一切都變得不同了。

  四周的所有好像都變得很慢,他清楚地看到賀兵眼中閃過的驚疑和慌亂,看到了李霸仙額頭上鮮血的流淌,看到了封月嬋那邊術法的緩慢成型……

  不是他們變慢了,是自己變快了,嚴格來說,是自己的思維變快了,所以才有如此映照。

  賀兵驀然出槍,李霸仙被振飛,長槍如龍,直朝陸葉刺來。

  他感覺到了不妙。

  原本陸葉實力提升的就不太正常,他本以為只要自己能穩住局勢,那就能贏得勝利,可眼下忽然又發生這樣的變故,陸葉的實力似乎又有增強,他哪還敢固守原地,立刻改變策略,主動出擊,李霸仙和封月嬋,他不怎麼放在眼中,彼此修為差距擺在那,唯獨陸葉,明明修為差距更大,卻讓他忌憚無比。

  「來了來了,快砍死他!」

  就在賀兵出槍的瞬間,一個聲音突兀地在陸葉心靈深處響起,那聲音聽起來就像是一個兩三歲的孩童的聲音,奶凶奶凶的。

  陸葉剛揚起磐山刀準備擋下這一槍,被這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蓄積的力量陡然泄了三分。

  鐺地一聲響動,火光四濺,陸葉身形往後飄飛。

  賀兵得勢不饒人,長槍抖出一朵朵槍花,朝陸葉罩下,心中稍定,本來見陸葉這般姿態,還以為他的實力有了巨大的提升,可交手之後才發現,對方也不過如此。

  是自己小題大做了。

  叮叮噹噹,一招失利,陸葉節節後退,磐山刀劈撩刺斬,擋下賀兵襲來的攻擊,看起來頗為狼狽。

  在他出手的同時,心靈深處那聲音還在不斷地響起。

  「左邊左邊……」

  「右邊來了,哎呀,這一刀真是丑……」

  「砍他人,別砍他的槍,槍有什麼好砍的,真是氣死我了。」

  「你捅他啊,捅他肚子,刺他胸膛,你會不會打架!」

  「好機會,咬他脖子,快快快……」

  那奶凶奶凶的聲音喋喋不休,陸葉每出一刀都要說上一句,陸葉最初還沒想明白怎麼回事,不過在那聲音讓他咬脖子的時候,立刻反應了過來。

  「琥珀?」

  「噯?」

  真是這傢伙!

  陸葉著實沒想到,獸化之後他竟能清楚地聽到琥珀的聲音,或者說,這並非是琥珀說出來的話,而是一種心靈上的活動。

  當年琥珀化形的時候選擇了變化本體大小,雖然不能化作人形,不能口吐人言,但它本就極為通靈,能聽懂人言,此刻在陸葉獸化之後,心靈上的種種活動就讓陸葉感知的清清楚楚了。

  一時間哭笑不得,與琥珀相處這麼長時間了,還從來都不知道它居然是這樣一個性格。

  「閉嘴!」

  「哦!」

  琥珀應著,果然不再吭聲。

  值此之時,賀兵臉上泛起獰笑,本以為對方動用了什麼不得了的秘術,實力大增,但真的交手了之後才發現,也僅此而已。

  狂風暴雨般的槍勢壓迫之下,兵修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

  若不是那個法修和劍修在一旁牽制他的精力,賀兵甚至有把握在十槍內取走這兵修的性命。

  就在他這麼想的時候,陸葉忽然一刀撩起,兇猛的靈力爆發,竟直接將賀兵的長槍擋開。

  感受長槍上傳來的力量,賀兵臉色微變。

  還不等他有所反應,陸葉已經合身撲上,視野倒影之中,賀兵感覺撲向自己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頭下山的猛虎。

  狂暴的攻勢連綿不絕,賀兵的表情由驚疑化作驚駭,只因這一瞬間,兵修仿佛變了一個人,竟發揮出比之前還要強大的實力。

  刀槍相交,鮮血飛濺,有陸葉的,也有賀兵的。

  此前的戰鬥,除了李霸仙在賀兵臉上留下一道傷痕之外,賀兵再沒受傷,直到此刻。

  血染靈紋給陸葉帶來的提升,讓他隱約有了自身五層境的實力,這樣的實力,比起賀兵已經差不了太多了。

  獸化之下,再有提升,自然一舉超越了賀兵。

  再加上獸化狀態之中,陸葉的心性受到琥珀獸性的影響,一刀刀攻擊前所未有的狂野暴烈,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讓賀兵一時間無所適從。

  局勢轉變,封月嬋和李霸仙眸子明亮起來,趕緊催動術法和飛劍給陸葉掠陣。

  這一下,賀兵的處境更尷尬了。

  之前是他步步緊逼陸葉,如今情況完全反了過來,被陸葉三人打的節節後退。

  察覺不妙,賀兵連忙開口:「非要拼個你死我活嗎?大家就此罷手如何?」

  根本沒想到,這一戰打到最後竟是他開口求和,本以為是送到嘴邊的肥肉,熟料這三塊肥肉居然能威脅到他的性命。

  戰至此時,他已不敢再小覷陸葉等人了。

  聽到賀兵的話,陸葉一聲不吭,都打成這樣了,自然只有你死我活,別的不說,獸化狀態肯定維持不了多久,他是憑獸化和血染靈紋的作用,才能與賀兵一戰,真要是休戰了,血染和獸化一解除,他又會恢復三層境的實力,到時候賀兵反悔的話,難道還能譴責他嗎?

  再者說,傳送陣的秘密他不想暴露出來,而且賀兵還認出了李霸仙和封月嬋,讓他活命,只會憑空增加己方的風險。

  所以無論如何,賀兵必須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