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斬賀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亂石林中,刀光閃爍不斷,獸化狀態之下,陸葉斬出的每一刀無論在速度還是力量上,都達到了一個新的巔峰。

  賀兵長槍招架,虎口都開始崩裂,自身靈力激盪,處境愈發不妙。

  李霸仙和封月嬋在旁給陸葉掠陣,牽制賀兵的精力,終讓陸葉尋得一個良機,長刀直刺,直取賀兵胸膛。

  賀兵的眸中閃過驚恐,此刻他身形後仰,中門大開,雖有心抵擋這刺來的一刀,卻根本來不及了。

  憑陸葉如今發揮出來的實力,他的護體靈體根本阻擋不住這一刀。

  換句話說,真要是被刺中了,那絕對是個通透的結果,極有可能喪命在這一刀之下。

  就在這危急時刻,賀兵忽然狂催自身靈力,一道明亮的三角屏障憑空出現,擋在身前。

  磐山刀刺在那屏障之上,為屏障所阻,寸進不得。

  賀兵臉上滿是驚悸,方才那瞬間,他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陸葉揚眉,看著那忽然出現的屏障上流動的紋路,一眼就認出這是御守靈紋,

  眼前旳敵人是戰紋師?

  不對!

  如果對方真是戰紋師,沒道理在方才的戰鬥中不催動靈紋,既不是戰紋師,那就是對方身上有刺紋。

  刺紋這東西並不是每個修士都有的,畢竟能在修士身上刺下靈紋的刺紋師數量不多,而且刺紋需要的材料也極為貴重,一般來說,憑雲河境修士的身體基礎,只能承載一道刺紋,再多的話就承受不住了。

  賀兵身上有刺紋,而且正在胸膛的位置,此刻他靈力催動,自然就激發出了刺紋的威能,化作屏障,擋下了陸葉這致命一擊。

  這可以說是賀兵的底牌,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輕易不會動用。

  從來都只有陸葉催動御守抵擋別人的攻擊,這一下自己的攻擊被別人的御守所阻,倒是錯失了一次殺敵的良機。

  陸葉神色不變,收刀再砍,然那御守靈紋由一個七層境修士催動,靈力源源不斷地注入其中,著實堅固。

  想要破開這刺紋,非得有足夠狂暴的攻擊才行。

  收身回撤,長刀平舉,兇猛的氣血朝右臂上匯聚,肌肉微微隆起。

  不過還不等陸葉出刀,在一旁掠陣的李霸仙已經出手,散落在四周的飛劍驟然一收,齊齊湧入他手中的長劍之中,李霸仙豎劍身前,神色肅穆。

  這剎那間,凌冽的殺機席捲四方,李霸仙整個人也仿佛化作了一柄出鞘的利劍。

  自陸葉獸化之後,他一直在旁邊掠陣,不求傷敵殺敵,只以牽扯敵人的精力為主,此刻眼見賀兵催動了御守靈紋,再無保留。

  劍意驚天起,劍光耀四方,李霸仙整個人都融入了劍光之中,如一道雷霆閃過,他已出現在賀兵身前,手中長劍點在那御守靈紋之上。

  悄無聲息的觸碰,卻伴隨著一身力量的爆發。

  嘩啦一聲響動,固若金湯的御守靈紋轟然破碎!

  這就是劍修的恐怖殺伐,以弱於賀兵三層境的修為,硬生生破了他最強的防禦手段。

  一劍之下,李霸仙的臉色蒼白如紙,賀兵長槍掃出,直接將他掃飛了出去。

  值此之時,趁著李霸仙營造的良機,陸葉的長刀劈砍了下來。

  一閃!

  賀兵的眸中溢滿了驚恐,再次催動靈力,想要催發御守威能,然而終究慢了一步。

  長刀落下的同時,陸葉身後隱有一隻猛虎的虛影閃過,似有虎嘯之音傳出。

  激烈的戰場陡然靜謐。

  陸葉保持著長刀斬落的姿勢,好半晌沒有動彈,磐山刀上,殷紅的鮮血順著刀鋒匯聚,滴落。

  滴答……

  微弱的聲響撞破了這份寧靜。

  封月嬋抿著紅唇,目光死死地盯著賀兵,一手術法蓄勢待發。

  就在陸葉面前三丈處,賀兵僵在原地,手中長槍還保持著出槍的姿勢,胸前已經成型的御守靈紋閃了閃,無聲消散。

  他的眼珠子微微動了一下,看了看身前的陸葉,臉皮抽搐著,然後仰面倒了下去。

  落地的瞬間,屍首分離,瞪大的眸子似有不甘和難以置信。

  「呼……」

  直到此刻,封月嬋才長呼一口氣,收了自身靈力,急忙朝李霸仙那邊撲去,查探他的情況。

  陸葉也一屁股坐在地上,四仰八叉,仰望著頭頂上變換的虛空。

  視野一花,再次出現在那地下洞窟中,卻是依依察覺到戰鬥已經結束,將他們放了出來。

  「陸葉,你沒事吧?」

  依依上前,看著如被鮮血澆築的陸葉,聲音帶著哭腔。

  「沒事,四師兄呢?」

  一旁傳來李霸仙虛弱至極的聲音:「力竭!」

  他的傷勢比陸葉要好一些,只是最後一式秘劍耗盡了他所有力量。

  聽到李霸仙的聲音,陸葉才放下心來。

  心神鬆懈,胸口處一抹血光竄出,現出琥珀的身影,不過琥珀此刻明顯有些焉巴巴的,看樣子獸化狀態對它也有巨大消耗。

  而在解除了獸化狀態的瞬間,陸葉便感覺無邊的倦意朝自己席捲而來,好似在那一瞬間,自己所有的精氣神都被抽空了一樣。

  這不單單是獸化狀態帶來的後遺症,還有血染帶來的,雙重相加,根本扛不住。

  他只來得及說一句:「我睡一下。」

  意識便直接陷入了黑暗之中。

  依依嚇一跳,趕緊查探,確定陸葉沒有性命之憂,這才鬆了口氣。

  李霸仙也緊接著昏睡了過去,甚至就連琥珀都蜷縮在陸葉身邊,留下封月嬋和依依照看。

  給陸葉餵了療傷丹,又將陸葉的傷口仔細包紮好,依依這才道:「封師姐,我出去警戒,這邊你多照看一下。」

  封月嬋頷首:「好。」

  才剛經歷大戰,陸葉和李霸仙皆都昏迷,這個時候若是有人進來,那情況可就不妙了。

  依依能遁地而行,與陸葉在一起的時候也多行警戒之責,由她來監察四方是最好的選擇。

  就在陸葉斬殺賀兵的瞬間,那高懸於蒼穹的獵殺榜上,他名字後面的獵殺點陡然增加了兩百五十點,一舉達到了三千九百九十點,距離四千隻差十點。

  這突然的變化自然引起了不少有心人的關注,最近這些日子,陸葉名字後面的獵殺點經常都是上百點上百點的增加,斬殺六層境的那次更是一下加了一百八十點,這自然能引起不少人的猜疑。

  可以確定的是,這排名第一的陸一葉修為不會太高,因為只有越階殺敵的時候,獵殺點才會增加那麼多。

  這一下又增加兩百五十點,著實讓人感到好奇,他又殺了什麼強者,要知道一個雲河九層境代表的功勳基數也只有六十點而已,兩百五十點是六十的四倍之多。

  距離陸葉等人所在的地下洞窟五百里外,魏缺皺眉望著獵殺榜,表情鬱結。

  他是知道陸葉只有三層境修為的,兩百五十獵殺點的增加,無疑代表他搏殺了一個七層境!

  三層境殺七層境,這簡直難以想像,說出去恐怕都沒相信,哪怕他有李霸仙和封月嬋作為幫手。

  但事實就擺在眼前。

  讓他感到鬱結的並非是陸葉獵殺點的增加,他本身沒有要爭搶獵殺榜的想法,陸葉的獵殺點增加再多跟他都沒有關係。

  他最大的目標始終是陸葉。

  之所以鬱結,是因為他確定自己追錯了方向。

  幾個三四層境的,搏殺七層境,肯定戰鬥的很激烈,如此根本不可能隱藏的住,但他這一路追蹤下來,完全沒發現陸葉等人的蹤跡。

  那幾個傢伙……到底跑哪去了?

  他們又是憑藉什麼手段逃跑的?

  魏缺一頭霧水。

  時間流逝,獵殺榜上的排名不斷變化,尤其是第二到第十名,彼此差距本來就很小,有可能隨便一場戰鬥,就能讓某一人的名次上升好幾位。 w

  更讓他們感到欣喜的是,陸葉的獵殺點不動了。

  之前陸葉的獵殺點雖然也會出現很長時間沒變化的情況,但總體來說,幾乎每一天都有增加,而且每次都增加好幾百點。

  但最近這幾日,那陸一葉的獵殺點卻徹底定格在了三千九百九十點,一直沒有變化。

  原本陸葉遙遙領先,一騎絕塵,讓後面的幾人都感到絕望,因為差距上千獵殺點,是很難追得上的。

  可現在他們又看到了機會,於是愈發賣力地搜尋敵人的蹤跡。

  如此三日之後,那排名第二的譚聖終於反超了陸葉,占據獵殺榜第一的位置,一時欣然。

  若不是陸葉的名字依然掛在獵殺榜上,他幾乎要懷疑此人已死,不過眼下來看,接連三日沒動靜,肯定是受重傷了,大概率是在養傷之中。

  不得不說,譚聖想的沒錯。

  這三日時間,陸葉確實在修養,傷勢其實不算太嚴重,對他來說,修養個一兩日基本對自身就沒太大影響了,關鍵是獸化和血染靈紋的雙重後遺症,讓他的身體始終有一種虛弱感。

  上次有這樣的虛弱感,還是在靈溪戰場催動火鳳凰靈紋之後,不過那時候有花慈在旁邊,得她悉心照料,恢復的很快。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