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李露之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傍晚,江楠回到家中。

  洗了手,習慣性的去了餐廳,但見桌子上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咦,你姐姐今晚是不是沒做晚飯?」

  江楠看向李澤。

  以往這個時候,李露已經將晚飯做好,就等著他們回來吃了。

  但今天,到現在也不見動靜。

  李澤也感覺到奇怪。

  「少爺您稍等,我去廚房看看。」

  李澤迅速走向廚房。

  廚房裡東西整齊的放著,不見煙火。

  四處查看,也不見李露人影。

  很快,他回來了。

  「少爺,我姐不在家。」

  「不在家?」

  江楠微微一愣,抬眼看了一下天色。

  難道是進入內城了?

  無論是在物資方面,還是在繁華上面,外城自然都趕不上內城。

  李露進入內城購買東西也是正常。

  這個時候內城的城門還沒關,如果要回來的話,應該也差不多快了。

  在該吃飯的點,李露不在家,這種情況很少見。

  但現在整個翠竹居也只有四個人,李露忙裡忙外的操持家務,又要做飯,去了內城耽誤了時間也很正常。

  不管了,這麼大個人也丟不了。

  李露也不是小孩子。

  她回來自然就會做飯,這點不用他操心。

  「吃飯的時候叫我。」

  江楠說道。

  對待下人,他一向很隨意。

  隨即便轉身離開餐廳,前往後面庭院修煉刀法……

  天色漸漸的黑了下來。

  後院中,江楠將手中的刀隨手一扔,長刀便化作一道優美的弧形落入不遠處的刀架上。

  洗了一把澡,來到餐廳。

  桌上的菜是有了,但他一看菜品就知道,這個菜不是李露做的。

  「你姐沒回來?」

  江楠問道。

  繫著圍裙的李澤點頭,「嗯。」

  隨即又說道:「周哥已經去找了。」

  「少爺,您將就著吃一點墊墊肚子,回頭我姐回來了,再做一份。」

  李澤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江楠點點頭。

  也不介意,坐下來就開始吃飯。

  這段時間他都是吃兩頓,早一頓晚一頓,中午沒吃。

  一天下來,再加上晚上練功,的確是餓了。

  不過李澤做的菜,和李露比起來,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但是,好在能吃。

  吃了一碗飯,碗還沒放下,周青便來了。

  抱拳道:「少爺。」

  江楠抬頭,看向他的身後,卻沒見到李露。

  隨口問道:「李露呢?」

  周青的臉色有些嚴肅,道:「少爺,李露失蹤了。」

  失蹤?

  江楠微微皺眉。

  江家的侍女會失蹤麼?

  「問了將軍府那邊沒有?」

  勇親王府在皇城,將軍府在內城。

  就算是李露有什麼東西欲要從勇親王府帶出來,也沒有辦法,以李露如今的身份是進不去皇城的。

  所以,若有特別的需求,李露只會求助於將軍府。

  「問了,李露沒有去過將軍府那邊。」

  周青說道,「今天下午有人見過她在悅榕街天秀首飾店,之後就不知道了,詢問了一些巡邏的人都說沒看見。」

  江楠心中隱隱有不好的預感。

  但他還寄希望這個預感不是真的。

  「立刻去查!請求將軍府那邊協助調查,必須要將人給找出來。」

  江楠說道。

  雖然內城城門關閉,但江楠知道周青有辦法和內城將軍府的人取得聯繫,他本身就是將軍府的侍衛,只是因為他被貶為庶民後,被派駐過來的。

  「是,少爺。」

  周青抱拳,隨即離去。

  江楠對李澤說道:「你守在門口,萬一你姐只是因為某些事耽擱了,回來你也好給她開門。」

  「好。」李澤道。

  李露失蹤,江楠也沒了胃口,隨即走了出去。

  ……

  周府。

  李露醒來。

  後腦還暈暈的。

  甩了甩腦袋,赫然發現自己被繩子綁著。

  同時身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裡。

  她抬頭四下看去。

  房間很大,點了三盞燈,使得房間十分明亮。

  地面上鋪著淡黃色木質地板,很是光亮潔淨。

  顯然,經常有人保養打理。

  貼著牆布的牆壁上掛著幾幅衣著暴露的仕女畫。

  此外還掛著一把裝飾漂亮的劍,劍鞘和劍柄上都鑲著色彩斑斕的寶石。

  特別明顯的是,在房間中央有一張大床,上面鋪著厚厚的淡粉色床墊,上面繡著鴛鴦戲水。

  床邊鋪著一張很大的白色毛皮。

  這是哪兒?

  李露心中驚恐。

  此時,從裡間走出來一個裹著白色浴袍的青年,頭髮還有些濕漉漉的。

  相貌雖然英俊,但比起少爺來差太遠了。

  不過,這個人她並不認識。

  李露明眸瞪大,強裝鎮定的喝問道:「你是誰?」

  周庭宇正在用毛巾擦頭髮,聽到聲音,抬頭笑道:「美人,你醒了。」

  目光肆無忌憚的在李露的胸前狂掃,舔了舔嘴唇。

  剛吃完晚飯,就有下人將人送到他這裡,他只是匆匆地看了一眼,就匆忙去洗澡了。

  他有個習慣,就是在做事之前必須要將自己洗一遍。

  現在洗乾淨了,神清氣爽,倍兒有精神。

  直到這時,這才仔仔細細的掃視這個侍女,心中大喜。

  果然漂亮!

  果然是大凶!

  從衣裙裹著的形狀看,大腿筆直修長。

  曹晶兩人果然沒有騙他。

  是個尤物!

  是他喜歡的類型。

  但至於是不是黃花大閨女,那就要試過之後才能知道。

  他走上前,輕輕的在李露脖子間吸了一下,眯著眼有些陶醉。

  有香水味,也有處子味……

  隨即欣喜的親自將李露身上的繩子解開。

  對於一個鍛體境的小侍女,周庭宇根本不會擔心她會逃得掉。

  李露驚恐。

  周庭宇溫柔的說道:「美人,別動,本公子將你解開……」

  繩子剛解開,李露便奪路而逃。

  但眼前一花,卻是周庭宇出現在她面前,她頓時撞了一個滿懷。

  周庭宇當即一把將她抱住,哈哈笑道:「哈哈哈,小美人,你要去哪兒啊?你家少爺已經將你送給我了,你以後就是本少爺的人了,哈哈哈。」

  李露還是第一次被男人抱住,頓時嚇得花容失色,拼命掙扎,大喊道:「放開我!放開我!」

  她根本不相信江楠會將她送人。

  她知道,她是遭到綁架了。

  李露的激烈掙扎,讓周庭宇怦然心動,小腹的一股邪火蹭的就竄上來了,而懷裡的綿軟更是讓其愈加旺盛,似乎隨時都要噴薄而出。

  「哈哈哈哈,美人,你叫破喉嚨也沒人會來,這裡是本公子的地盤!」

  周庭宇抱著李露哈哈大笑。

  情急之中,李露大喊:「我是將軍府的人,你敢動我?」

  將軍府?

  周庭宇一愣。

  怎麼會是將軍府?哪個將軍府?

  曹晶和許儲良可是跟將軍府沒半點關係。

  趁著周庭宇愣神鬆懈之際,李露掙脫而出,沖向掛在牆上的那把劍,一把扯了下來。

  鏘!

  長劍出鞘,寒光閃閃。

  李露持劍指著周庭宇,厲聲道:「立刻放我走,否則我家少爺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正在考慮李露到底是誰家的周庭宇,看向李露,微微皺眉道:「你家少爺是誰?」

  「勇親王府江楠。」李露傲然道。

  「江楠!」周庭宇吃了一驚,「廢世子!」

  就算是再蠢他也知道,他被人耍了。

  眼前這個小妞根本不是曹晶的什麼侍女,而是勇親王府廢世子江楠的侍女。

  這是要讓他和江家對立啊。

  李露見周庭宇面色有所顧忌,漸漸有了底氣,高聳的胸脯一挺,立刻喝道:「讓我走!」

  的確如李露所想,周庭宇是有些顧忌。

  但這並不代表他會放了李露。

  如果是之前,周庭宇還真是顧忌,畢竟世子將來可是王爺。

  但現在,江楠已經被廢,淪為庶民,已經不是權貴。

  當然,雖然不是權貴,但江楠本身是勇親王的獨子,這卻是不爭的事實。

  哪怕是庶民,其身份地位依舊不比他差多少。

  然而,庶民就是庶民,他一個權貴子弟,玩一個庶民的侍女,又能怎樣?

  再說侍女只是奴籍,玩了就玩了,大不了事後花點錢買過來就是。

  關鍵是這妞太漂亮了,而且還是個處,他聞到了這美妞身上的處子味道。

  放了著實可惜。

  看著李露那高聳的胸脯,和纖細的小腰,周庭宇心底的那一股邪火再次升騰起來。

  雖說色字頭上一把刀,但這也要對誰。

  以他有個吏部侍郎的爹,玩一個侍女,這刀還砍不到他的頭上。

  周庭宇滿臉陰邪之色,嘎嘎笑道:「小美人,先別急著走,我們先玩幾個花樣再說。」隨即不由分說的就撲了過去。

  李露心中一沉。

  自報家門竟然不管用!

  她心中慌亂極了。

  見周庭宇撲過來,隨即眼神一發狠,銀牙一咬,長劍對著撲過來的周庭宇狠狠的刺了過去。

  周庭宇臉上浮現一抹淡淡的不屑。

  身上爆發出一股氣勢,身體一動,化作一道幻影,隨後隨手一拍,李露便感覺到一股大力湧來,手中長劍頓時被拍飛。

  李露身體一個旋轉,步伐踉蹌之間卸去力量。

  「哈哈哈,我就喜歡這麼有個性的美女,夠刺激,夠味,哈哈哈……」

  周庭宇哈哈大笑。

  剛剛周庭宇身上所爆發出來的強大氣勢,讓李露心驚膽寒,她知道她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看著一步步向她逼過來的周庭宇,李露俏臉蒼白,身體瑟瑟發抖。

  怎麼辦?

  她想逃,但周庭宇的強大讓她絕望。

  周庭宇的氣機牢牢的鎖定著她。

  看著周庭宇臉上的淫笑,李露害怕極了。

  任由他凌辱?

  不!不能!死也不能!

  我李露是少爺的!任何人都不能玷污我的身子!

  想到江楠,驚恐不已的李露心中升起一股強大的力量,一股視死如歸的情緒從她身上爆發出來。

  她霍然拔出頭上的玉簪,仇恨的目光凝視著周庭宇,臉上閃現出一抹瘋狂。

  不好!

  周庭宇一驚。

  連忙伸手向她抓去。

  但他的舉動卻是加速了李露的瘋狂。

  李露淚水滾滾湧出,大聲的哭喊道:「少爺,露兒再也不能伺候你了!少爺——」

  悽厲的聲音穿透府邸,直衝雲霄。

  在最後一聲撕心裂肺的吶喊聲中,李露用盡全力狠狠的將尖銳的玉簪插進了自己的心臟。

  一插到底——

  然後猛地抽出。

  鮮血如利箭一樣噴射而出,噴了撲過來的周庭宇一臉。

  然後,李露用盡最後一點力氣,將玉簪再次狠狠的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這一次,她卻再也沒有力氣拔出。

  臉上帶著遺憾和恐懼,向後筆直的倒下,轟然倒地,生機急速消失。

  周庭宇傻眼了。

  他沒想到李露竟然這麼剛烈。

  寧願死,也不願意被他碰。

  直到這時,他才明白,原來他真的是被人算計了。

  很顯然,曹晶和許儲良對江楠的侍女早有了解。

  而他因為精蟲上腦,甚至到這個女子死了,都不知道她叫什麼。

  「曹晶——許儲良——你們竟敢害老子!」

  周庭宇的眼神里滿是殺意。

  他抹了一把臉上的血,一張臉頓時如惡鬼一般。

  看著李露的屍體,周庭宇臉色陰沉。

  「真特麼晦氣!」

  用浴袍衣袖將臉上血跡擦掉,隨即喝道:「來人!」

  聲音穿透到外面。

  不一會兒便進來一個侍衛,看到裡面的場景,微微一愣,但隨即便神色淡然,見怪不怪。

  「把屍體處理了。」周庭宇漠然說道。

  「是。」

  侍衛搬起李露的屍體快速走了出去,迅速沒入夜色之中。

  ……

  下雨了。

  這是入夏以來第一場雨。

  雨來得很急。

  幾乎是疾風驟雨。

  雨點急促的砸在屋頂上,噼里啪啦。

  外面的竹林嘩嘩作響。

  這一晚,江楠屋裡的燈亮到了很晚。

  只可惜,依然沒有等到那又能幹又活潑的漂亮女子歸來。

  ……

  ……

  PS:李露的死是一個爆發點,也是一個伏筆,後面還會出現。

  希望李露不死的兄弟不要噴作者。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