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第三條蛟龍甦醒,殺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東方的地平線上剛出現一抹魚肚白,江楠便起床了。

  穿戴整齊,推開門,一股伴隨著泥土味的清新空氣撲面而來。

  昨夜的雨到了後半夜便停了。

  翠竹居除了花圃和竹林,其餘地方都是以厚實的青石地板鋪就,並無泥土。

  除了有稍許積水之外,都很乾淨乾爽。

  所以,不存在泥濘的插不上腳。

  江楠和往常一樣,練刀,讀書。

  早飯是李澤從外面買回來的。

  「還沒有消息嗎?」

  江楠問道。

  李澤搖頭,神色有些擔憂。

  江楠心中微微有些沉重。

  李露從昨晚到現在一點消息都沒有。

  這可不是前世的和諧社會。

  這個世界危險的很。

  不說人命如草芥,皇權官僚之下對生命非常淡漠。

  況且除了人之外,還有妖。

  死個把人,很正常。

  一個女孩子從昨晚到現在都不見人,哪怕這裡是京都,也很可能是凶多吉少。

  「報案了嗎?」江楠問道。

  「還沒有。」李澤搖頭,「府衙還沒上班,但周大哥剛剛已經過去了。」

  江楠點頭。

  吃完早飯,周青回來了。

  「少爺,已經報案了,府衙會派人調查。」周青抱拳道。

  江楠臉色嚴肅,點點頭說道:「這麼大個人,不可能說沒就沒了。府衙派人調查,我們也要調查。你回頭去一趟我爺爺那邊,讓將軍府那邊抽調一些人手,儘快找人。」

  就差說一句,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周青道:「是,少爺。」

  ……

  太陽西斜。

  江楠今天殺妖的速度比昨日快了不少,所以下班比往日都要早。

  剛出了斬妖司,就見到馬車停在不遠處。

  李澤和周青都站在馬車旁。

  江楠走過去,見到李澤的眼睛是通紅的。

  心中頓時一沉。

  不等江楠詢問,李澤便哽咽的說道:「少爺,我姐死了。」

  說著,眼淚便下來了。

  雖然早有預料,但聽聞噩耗,江楠還是忍不住心中一抽。

  但臉上還保持著鎮定,他問道:「怎麼死的?人在哪兒?」

  周青道:「人在城外亂葬崗找到的,死因初步判斷是自殺。現在被停放在府衙停屍間。」

  城外亂葬崗?

  江楠雙眸微眯。

  顯然,這是人為拋屍。

  這絕不可能是自殺這麼簡單。

  沒有回家,馬車直接前往府衙。

  京都府府衙在內城。

  被皇帝貶為庶民,雖然不能在內城居住,但來內城還是沒問題的。

  況且這也是事出有因。

  來到府衙,府尹虞志成親自接待了他。

  隨後便讓總捕頭刑九帶他去停屍房認屍體。

  刑九伸手虛引,道:「江少,請。」

  江楠謝過虞志成,三人便隨著刑九走向後面的停屍房。

  停屍房裡,江楠等人見到了李露。

  「姐——」

  當見到那熟悉的面容時,李澤當場崩潰,號啕大哭,渾身顫慄。

  看到昨日還活潑潑的女孩,如今卻躺在了冰冷的停屍板上,天人永隔,江楠心中頓時一痛。

  但此地並不是悲痛悼念的地點,江楠強行收斂悲傷情緒,仔細看去。

  只見李露衣衫上血跡斑斑,頭髮上有不少泥土。

  緊閉著眼睛,蒼白的臉上猶自帶著驚恐,渾身濕漉漉的。

  最醒目的是胸口的那枚碧綠玉簪。

  深深的扎進她的胸膛之中,只有一個隱隱泛紅的玉簪頭露在外面。

  顯然用的力量很大。

  「今天上午有人前來衙門報案,說在城南亂葬崗看到一名新鮮的女屍,我們想到周護衛今早前來報案,便立刻帶人前往。」

  刑九說道。

  「我們找到她的時候,身體上部分地方有黑布包裹,四周沒有腳印,可能是昨夜雨勢大的緣故,雨水沖了泥土,將她的屍體暴露了出來。

  根據檢驗,她的手腕和身上有捆綁過的痕跡,處子完好,沒有被侵犯。

  她的身上一共有兩處傷口,都在胸口,傷口直達心臟,屬於一擊斃命。

  而根據玉簪刺入的角度,我們推斷出,她是死於自殺。

  也就是說,這根玉簪是她自己插入自己的胸膛的,並且連續刺了兩次。

  每一次都刺的很深。

  顯然,她是抱著必死之心的。

  另外,這枚玉簪價值不菲,市價至少在三兩銀子,然而卻沒有被人帶走。

  可見對方要麼看不上這枚玉簪,這就說明了對方身家殷實;要麼是故意留在上面的,以告訴別人是自殺。

  當然還有一種就是認為這是兇器,取之不祥,所以便沒動。」

  江楠聽著刑九的介紹,面色陰沉。

  他輕輕的拉開李露的衣服,看到胸口那猙獰的傷口,心中又是一痛。

  下手真狠啊!

  當時是什麼樣的狀況迫使李露要對自己下如此狠手?

  「知道兇手嗎?」江楠問道,語氣裡帶著一股殺氣。

  京都這麼多權貴,死的偏偏是他這個廢世子的侍女。

  要說沒有人故意針對,他根本不相信。

  李露的死,絕不是偶然。

  「還在查。」刑九道。

  江楠點頭,仔細的將李露的衣服弄好,將她的頭髮整理了一下。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轉身說道:「我們走。」

  還沒結案,屍體暫時是不能帶走的。

  李澤看著姐姐的屍體,身體顫慄,雙手握緊。

  被周青拉著,一起走了出去。

  離開衙門,江楠轉臉對周青語氣冰冷的說道:「調動所有人全力調查,最遲今天晚上我要知道確切的消息!」

  府衙也在查兇手,但他等不及。

  「是,少爺。」

  周青抱拳。

  雖然因為江楠被皇帝貶為庶民,如今勇親王府那邊除了必要的看守之外,基本上沒什麼人,但既然這位勇親王府的少爺要調查,將軍府那邊也一定會全力支持。

  那麼多高手調查一個侍女的死因,問題應該不大。

  回到家,江楠便將自己關在了屋裡。

  坐在椅子上,江楠目光冷峻。

  從前身莫名其妙的出現在皇宮大牢,他就知道,這是一場陰謀。

  是什麼原因讓他卷進了這場陰謀,到目前為止還不得而知。

  他感覺有一隻巨大的黑手在籠罩著他。

  他需要找出事情的真相。

  但在地牢里覺醒了金手指之後,尋找真相這件事他暫時已經不像開始那樣那麼著急了。

  相比尋找原因和真相,眼下倒不如安心的躲在地牢里提升實力。

  只要實力提升上來,再多的陰謀詭計也是白搭。

  但是,樹欲靜而風不止。

  這才過去幾天,他的侍女李露便出乎意料的死了。

  李露正值芳華,年輕貌美,她的死,也許是一次意外。

  但也不能排除是黑暗中的那隻黑手對他的一種警告,亦或是一次試探。

  無論是哪一種,目標似乎都是在有意無意的指向他。

  亦或是指向江家。

  至於為什麼,他暫時還不得而知。

  京都的水,太深了……

  江楠目光冷然,隨即長出一口氣。

  「既然很深,那就乾脆將這潭水攪渾!」

  「或許只有將水攪渾,一些深藏在暗處的魚才能自己跳出來……」

  不管這麼做有沒有用。

  哪怕是為了李露討回一個公道,他也準備這麼做。

  做出決定,江楠便收斂心緒。

  心神進入三色樹空間。

  一枚淡紅色果實再次成熟。

  將其摘下。

  一口吞服——《祖龍開天勁》運轉……

  吼~

  第三條蛟龍甦醒。

  一股強橫的力量涌遍全身,神魔體爆發出強橫的力量。

  三萬斤巨力!

  離開屋子,進入後院練刀。

  與以往不同的是,這一次練刀,殺氣滾滾。

  在這股殺氣之下,對於《無影刀法》的領悟迅速提升……

  刀光閃閃,一擊五刀……一擊六刀……一擊七刀!

  七刀斬!

  這一練就練到了夕陽落山。

  周青回來了。

  院門口,周青看著渾身散發陽剛之氣滿臉汗水的江楠,臉色肅然,抱拳說道:「少爺,兇手找到了。」

  這一次,將軍府出動了一百多護衛高手,將整個京都都給驚動了。

  根據各種線報,在短短的兩個時辰里就找到了兇手。

  這效率不可謂不高。

  「是誰?」

  江楠停下,提刀問道。

  「吏部左侍郎的二公子周庭宇。」

  周青道。

  「吏部左侍郎的兒子……」江楠雙眸微眯,眼神中閃現出一抹危險的神色,「原因?」

  周青簡短的說道:「有人將李露當成自己的侍女綁了送給了周庭宇,周庭宇想要強上,但李露剛烈,直接自殺了,這一點周庭宇已經承認了,他願意賠償——」

  「願意賠償?」江楠冷笑一聲,「我會讓他賠償的!!!」

  停頓了一秒,他問道:「那周庭宇是什麼修為?」

  李露可不是什麼修為都沒有的普通人。

  她雖然資質不好,但也是鍛體境的武者。

  如果實力相差不大的話,在手腳都可以動的情況下,李露沒必要被迫自殺。

  可見,周庭宇的實力肯定超出了李露太多。

  果然,周青說道:「他是開元境八重天。」

  江楠微微點頭,面色並沒有什麼變化。

  隨即再問:「知道是什麼人將李露綁走的嗎?」

  「據周庭宇交待,是一個叫曹晶和一個叫許儲良的人,其中曹晶自稱他有一個很漂亮的侍女要送給他,目的就是和他結交。」

  周青說道。

  「但根據調查,根本就沒有這兩個人。

  很顯然,要麼周庭宇在說謊,要麼對方很可能是個假名。

  但從在教坊司調查的結果來看,周庭宇並沒有說話夠,當時的確有兩個人和周庭宇在一起喝酒。

  如今看來,這兩人要麼躲起來了,要麼已經離開了京都,暫時還沒有這方面的消息。」

  「繼續調查這兩個人!」

  江楠說道,目光凌厲。

  「有消息,第一時間告訴我。」

  他沒有問是怎麼調查到周庭宇的,這些暫時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說話間,他隨手一扔,手中的長刀化作一道優美的弧線,準確的插入遠處的刀架。

  錚~

  刀刃震顫不休,閃爍著寒光。

  ……

  ……

  PS:現在起點新書都是PK制,還請大家不要養書,每天哪怕沒時間看,至少也要抽空點開一下,要不然成績不好,會打消作者創作積極性的。

  再強調一下,作者不穿女裝……感謝大家的厚愛!!!

  求支持!求一切支持!

  作者先打個滾~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