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奇怪的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雲……漸?」

  拿起桌上的檔案,周詳念出了照片上那名男子的名字。

  「這不是剛才來參加執行官考試的年輕人嗎?他有問題?」

  周詳很了解自己這位同事,那個叫林雲漸的年輕人的檔案既然放在了她的桌上,那就一定是她發現了某些問題。

  而且……問題還不小。

  「不確定。」甘意微的回答有些出乎周詳的意料。

  她起身拿起外套,走向門口,又回頭看了周詳一眼,問:「下班有空嗎?」

  周詳想了想林雲漸之前的表現,無論品質還是能力,林雲漸都很合他心意。

  「好。」

  ————

  2110年,11月2日,丹楓城。

  天空像被刀子刮過一樣,沒留下一朵雲。

  但也沒留下藍色,而是滿目緋紅。

  這不是被霞光映出的紅。

  聽說許久以前,天空還是藍色的。

  但林雲漸沒見過。

  對他而言,這只是一個尋常的傍晚,唯一的區別在於今天丹楓城裡的風要比昨日更冷。

  現在是下班時間,擠過林雲漸身邊的人步履匆匆,除了還會喘氣,他們看起來不像活人。

  林雲漸站在一棵高大的楓樹下,讓到一旁,拿出一個拳頭大的麵包,塞進嘴裡沉默地嚼著。

  參加執行官考核消耗了他不少體力,不過好在成績不錯,應該能得到那份待遇很不錯的工作。

  仰起頭,看著這棵在料峭冬風中搖著紅葉的楓樹,林雲漸有時會想,天空的顏色,會不會是被這楓紅染成的?

  畢竟,這裡是丹楓城,七個超大型都市之一,滿城的紅楓就是它名字的由來。

  和著水,咽下最後一口食物,街邊路燈依次亮起。

  作為丹楓城的外圍區域,這裡並不熱鬧,也不太安全。

  人群散去的速度和氣溫下降的速度都比林雲漸想像中快。

  吃完一個麵包的功夫,大片大片帶著些微寒意的水汽便瀰漫開來,籠罩著這條頗有老人口中英倫風的老舊街道。

  林雲漸幾個轉身,裹挾著薄霧走進了一條巷道里。

  不遠處,來自城市防衛部的周詳,甘意微搖下車窗。

  她透過車窗打量著眼前破舊古老的街道,這裡很安靜,一點點聲音就能傳出去很遠。

  空氣不太好,有汽油,泥腥再加一些雜七雜八的奇怪味道混合。

  霧越來越大了,往來匆匆的行人裹緊大衣穿過薄霧,只留下細密的腳步聲迴蕩。

  晦暗,冷硬,沉默。

  這是丹楓城的外圍,與內城截然不同的生態。

  「他去了哪裡?」

  見林雲漸鑽進一條巷道後,周詳低聲問道。

  「你可以親眼去看。」甘意微回道。

  女人拿起一條灰色圍巾裹上,遮住了自己的口鼻,寬大的風衣也擋住了她身體的曲線。

  下了車,一陣寒風吹來,她的髮絲在空中飛舞,霧卻沒散。

  周詳跟在她身後,身姿筆挺,眼神堅毅。

  兩人一前一後踏進了那條巷道。

  污濁的空氣猛地鑽入鼻腔。

  比起外面的街道,巷道里的空氣多了汗臭與血腥味。

  兩側逼仄的牆上畫著詭異又令人不安的圖案,雜亂,癲狂,沒有邏輯卻又隱含著某種奇特的韻味。

  兩人走進了巷道深處。

  周詳眉頭緊皺,甘意微也停下了腳步。

  因為巷道的盡頭,一具下巴被撕掉的屍體正靠坐在牆上,臉色平靜,像是睡著了。

  「這是他做的?」周詳的聲音宛如兩把摩擦的鋼刀,自己竟然看錯了人,想要成為執行官的好苗子竟然是一個殺人魔。

  可是,林雲漸人呢?

  親眼見他走進了巷道,這是條死胡同,沒有其他出口。

  「你們是誰?」

  突兀的,一個溫和的聲音在兩人頭上出現。

  甘意微似乎並不意外。

  抬起頭,一個略顯削瘦的年輕人從上方一躍而下。

  他穿著一件比自己體型大一些的灰色夾克,頭髮有些長了,臉色也有些蒼白。

  林雲漸沒有等到回答,因為周詳的鞭腿已經掃了過來。

  盯著那條迅猛襲來的腿,他黑色的瞳孔一縮,身體以最小的幅度側了一下。

  下一秒,周詳的腿踢到了牆上,磚石被擊碎,剎那間飛散一地。

  「停下,不是他做的。」甘意微說道。

  周詳的動作戛然而止。

  甘意微靠近那具屍體,蹲下身子。

  死者的下顎被連皮帶肉地撕掉,但……仍舊可以看出死亡時間。

  「屍體的僵化反應在死亡後的一至三小時內出現,並從面部開始擴散至四肢,軀幹,全身。這具屍體的死亡時間已經達到了三個小時,他的眼球已經開始出現一層薄雲,面部的屍僵現象也很明顯,而三個小時前,這個人還在城市防衛部參加考核。」甘意微站了起來,轉身看向周詳和林雲漸。

  林雲漸這才仔細地看了一眼眼前這個穿著風衣的女人。

  她的鼻樑很高,臉很小,雙目狹長且凌厲,眉毛斜飛,五官與其說漂亮,更恰當的詞是英氣。頭髮簡單地扎了一個馬尾,乾脆利落。

  「不過,你需要解釋,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甘意微的口吻冷了下來。

  「已經不止一次了。」

  她繼續說道。

  林雲漸看向她,心底已經感覺到麻煩快來了。

  「10月3日,西城區,一位獨居女性的臉皮被剝下,死亡。圍觀人群中拍到了你。」

  「10月12日,西城區,一名男性模特的眼球被挖,死亡。圍觀人群中仍然有你。」

  「10月25日,東城區,一位市民的耳朵被割下,死亡。你也在現場。」

  「今天,11月2日,剛剛參加了城市防衛部執行官考核的你,又急匆匆地趕到了這裡,」甘意微盯著林雲漸那張清秀的臉,「為什麼你知道這裡有屍體,回答我。」

  聽甘意微說完後,周詳才意識到之前在辦公室里,這個年輕人的檔案為什麼會放在她的辦公桌上。

  這太奇怪了……哪怕這個林雲漸和這幾起案件無關也太奇怪了。

  這不是一句簡簡單單的喜歡看熱鬧能夠解決的事。

  林雲漸沉默了許久,忽然抬頭看著甘意微,問:「之前的幾起案件里,某些傷勢根本無法致命,死者的死因到底是什麼?」

  甘意微聞言目光未變,卻側過了身子沒有說話。

  林雲漸看著這兩位來自城市防衛部的高級執行官,語出驚人:

  「殺了他們的,不是人類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