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他的破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雲漸的問題沒有得到回答。

  周詳聯繫了城市防衛部,很快,處理這起事件的專門人員趕到了現場。

  同時被帶走的還有林雲漸,不過,不是以嫌疑人的身份。

  「你為什麼會那麼認為?」

  副駕上的甘意微用近似閒聊的語氣詢問。

  林雲漸沉默以對,許久,才平靜地問出一句:「我什麼時候能回去?」

  「等你說清楚為什麼總是第一時間出現在案發現場之後。」甘意微詳盡地回答道。

  開車的周詳通過後視鏡看了林雲漸一眼,說:「你今天參加的防衛部考核得分很高,不出意外的話,你會成為我們的同事。」

  林雲漸依舊沉默,他似乎是一個不愛說話的人。

  甘意微與周詳不再多問。

  回到城市防衛部後,林雲漸被帶去了一個單獨的房間,取出玻璃杯給他倒了一杯水,然後便是等待。

  看著面前的單向玻璃,林雲漸知道自己雖然暫時沒被當作嫌疑人,但卻是極為重要的「關係者」。

  低頭看了一眼左手腕上的老式機械手錶,已經六點半了。

  晚上九點,是弟弟吃藥的時間。

  林雲漸閉上了眼睛,手指有一搭沒一搭地敲擊在錶盤上。

  ————

  房間外,周詳調出了另一份關於林雲漸的檔案。

  這份檔案來自城市管理局。

  比為了參加執行官考核自己填寫的檔案要真實和詳盡。

  「你看看吧。」周詳把這份來自城市管理局的檔案遞給了剛剛看完屍檢報告的甘意微。

  甘意微接過檔案,目光漸漸下沉。

  周詳低聲說道:「林雲漸,男,二十歲,無業。家庭成員還有兩人,一個身患腐化病的弟弟,叫林風晚。一個正在念初中的妹妹,叫林雨眠。」

  「父母已經死了,死於三年前的腐化事件,這一家人都是受害者。」

  甘意微動作一僵。

  難怪林雲漸會對幾位死者的死因產生懷疑,甚至懷疑到兇手不是人類的地步。

  「開門吧。」

  甘意微放下了林雲漸的檔案,對周詳說道。

  按下按鈕,房門打開,林雲漸正在把玩水杯。

  甘意微徑直走到林雲漸對面,坐下,說:「不想浪費時間的話,就告訴我你的回答。」

  林雲漸睜開眼睛,看著這個利落的女人,問:「我說了,你會信嗎?」

  甘意微一雙褐色的眸子盯著他的眼睛,說:「這裡只有我和周詳,你覺得為什麼只有我和周詳?」

  這句話似乎是在暗示什麼。

  林雲漸朝門的方向看去,門開了,周詳走了進來,然後隨手把門關上,也靜靜地看著他。

  「這個世道,不是只有你一個人身上發生了奇怪的事。」說這句話時,周詳似乎有些自嘲。

  林雲漸的眼神終於有了些波動,片刻後,他微微張嘴,說道:「我能發現。」

  「發現什麼?」甘意微追問。

  林雲漸側過頭,盯著她的眼睛,漆黑的瞳孔宛如一潭死水,緩緩說道:「發現他們的屍體。」

  發現……他們的屍體。

  兩人都注意到了林雲漸的用詞,不是看見,不是聽到,而是發現,這是類似感知的能力。

  「所以,你為什麼要去現場?」甘意微繼續問道。

  「驗證,」林雲漸毫不猶豫地回答,「我想驗證我的感覺是否準確。」

  「以及……」

  林雲漸停頓片刻,低聲道:「讓我擁有這種奇怪的感知,到底是什麼用意。」

  他沒有撒謊。

  周詳和甘意微對視一眼後,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確信。

  「你發現用意了嗎?」周詳突然問了一句。

  林雲漸搖頭道:「沒有。」

  房間裡突然陷入了沉默。

  外面,夜色已經完全降臨,城市防衛部已經換了一批人,這個地方,二十四小時都需要有人待機工作。

  「我可以用一下洗手間嗎?」

  林雲漸忽然說道。

  他的臉色有些紅。

  周詳恍然,起身打開了房門:「跟我來吧。」

  林雲漸不是犯人,至少目前不是。

  林雲漸點點頭,起身跟著周詳走向了洗手間。

  周詳雙手抱懷,等在洗手間外,不一會兒就聽到裡面傳來了沖水聲,然後,林雲漸面色如常地走了出來,很自然地走回屋子裡,在甘意微的對面重新坐下。

  「明天希望你能來參加一輪附加測試,如果通過的話,我們會成為真正的同事。」甘意微說道,這次她的態度,似乎和剛才有細微的區別。

  周詳卻並不意外。

  畢竟……類似他們這樣的人還太少了,遠遠不夠「防衛」一個名為丹楓的巨型都市。

  目前看來,林雲漸是一個合格的,可接觸的,情緒穩定的正常人類。

  真正的同事……

  林雲漸聽出了她的言外之意。

  「薪資待遇呢?」林雲漸忽然問道。

  周詳咧嘴一笑,大手剛想在林雲漸肩膀上一拍,卻被他狀若無意地躲過去了。

  「哈哈,你放心,我們的待遇比你想像中要好。」

  林雲漸點點頭:「嗯,我明天會來的。」

  「那麼……我可以走了嗎?」

  聽見林雲漸的問詢,甘意微微微點頭,周詳便熱情地說:「來,我開車送你回去。」

  「副隊,你回家嗎?」他又問道。

  副隊……這不是屬於執行官的稱呼。

  林雲漸微不可查地看了甘意微一眼。

  甘意微似乎也不甚在意,低頭看著手上的文件,說:「你走吧,我再看一下案子。」

  「那我們就先走了!」周詳打了個招呼,他對林雲漸洗清了嫌疑,而且還暴露出了自身異常能力這件事似乎感到非常高興,「那個,小林,可以這樣叫你吧?」

  林雲漸點點頭,沒有表示拒絕。

  「好!上車吧,小林。」周詳的確很熱情。

  林雲漸上了后座,系好安全帶後,問道:「甘執行官是在看今天發生的案子嗎?」

  周詳搖搖頭:「不止,我們懷疑最近這幾起案子是同一個東西做的,但不知道它的根腳,副隊也很急,畢竟拖的時間越長,受害者就會越多,而且……根本無法防範。」

  「嗨,我可不能說多了,不然就犯錯誤了,這些事,明天你自己就能了解了。」周詳忽然住了嘴。

  林雲漸似乎也不在意,微微扭頭看向燈火通明的城市防衛部大樓,瞳孔一如既往的,死水一般的波瀾不驚。

  道路兩旁的燈光在他的臉上明明滅滅,周詳無意間瞥了一眼後視鏡,竟看到鏡子裡的林雲漸麵皮扯起,露出了一個駭人的猙獰笑容!

  然而當他一眨眼,鏡子裡的人又仍是神色平靜,目光柔和的樣子。

  我的症狀也加深了嗎……

  周詳暗自嘀咕道。

  看來最近得好好休息一下了。

  ————

  房間裡。

  略感疲勞的甘意微放下文件,下意識地想去端面前的水杯,拿起來之後才意識到,這是之前給林雲漸倒的。

  那個年輕人,也許會是一個很好的同伴,至少他的情緒一直很穩定。

  這樣想著,甘意微的目光從水杯上滑過。

  然而下一刻,她卻目光一凝……

  她的腦海中飛快閃過一個畫面……自己剛進房間時,那個林雲漸正在把玩這個玻璃水杯。

  可是,為什麼玻璃杯上,沒有留下他的指紋?

  這種玻璃杯很容易留下痕跡,這也是城市防衛部取證的一種手段,她只是輕輕拿起來就留下了痕跡。

  而林雲漸那種程度的把玩,卻沒留下任何痕跡!

  甘意微猛地站起身來,沖向了洗手間。

  廁所里只有一個單間,林雲漸使用的就是這一個。

  裡面乾乾淨淨,沒有留下任何東西,不……還有一些。

  是麵包的殘渣。

  只是一些細小的微粒,黏在了坑壁上。

  那是林雲漸之前站在楓樹下吃的東西,他今天的體能消耗這麼大,為什麼要吐出來?

  這些麵包殘渣沒有異味,也完全沒有被消化過的痕跡,就像只是保存在他的胃裡。

  可又為什麼急著吐出來?難道食物在肚子裡對他而言是一種負擔?

  他……難道說,他並不依靠食物來補充體能,只是做個樣子給他們看?

  等等!甘意微忽然意識到,林雲漸是知道她和周詳在暗中觀察他的!

  順著這個思路想下去,林雲漸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攝像頭拍到出現在案發現場,吸引她發現,跟蹤……

  甘意微忽然感覺身體有些發冷,她恍然覺得,自己察覺到的關於林雲漸的一切,會不會……只是他想讓她察覺到的?

  林雲漸到底是什麼人?

  沒有指紋,無法消化食物,瞳孔雖然很黑但卻很黯淡,胸膛沒有起伏,呼吸微不可查,還有……仔細回想起來,甘意微甚至想不起林雲漸出汗的樣子。

  他今天根本就沒出過汗!

  這簡直就像……一個已經死掉的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