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的哥哥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篤篤篤——」

  林家響起了敲門聲。

  雖然隨手關門是個好習慣,但林雲漸摸遍全身才發現,自己的鑰匙放在了客廳里。

  不一會兒,悉悉索索的細微聲音從裡面傳來。

  「誰?」

  林雨眠的聲音很低,還帶著一些恐懼。

  「我。」

  林雲漸簡短的回答讓裡面的聲音消失了片刻。

  「咔——」

  門開了。

  林雲漸低頭看著她,又看了一眼林風晚緊閉的房門。

  剛才的動靜不小,但弟弟似乎已經睡著了。

  林雨眠和林雲漸的目光一觸即分,側身靠著牆壁,給他讓開了路。

  路過身邊時,林雨眠看到了殘留在林雲漸右臂上的細小孔洞,雖然密密麻麻,但沒怎麼滲血。

  「你受傷了?」

  林雲漸略微側身藏住右臂,說:「沒事,很淺。」

  林雨眠不再說話,關上大門後,在客廳里翻找了一會兒,來到林雲漸身邊蹲下。

  她不跟林雲漸說話,也不和他有任何的眼神交流,只是默默地幫他清理傷口,塗抹藥水,然後用繃帶纏上。

  林雲漸靜靜地看著她。

  這一刻,是三年來林雨眠對他最親近的一次。

  他的眼神里閃過一絲複雜。

  「剛才那個……到底是什麼?」讓林雲漸沒想到的是,林雨眠竟然主動開口了。

  林雲漸搖搖頭:「不知道,不過,你今天遇到過奇怪的人嗎?」

  他再次問出了這句話。

  放在這一刻,這句話顯然要有用多了。

  林雨眠根本沒有多做思考,幾乎立刻回答道:「有……今天,我和一個根本不認識的人發生了衝突,老師還讓我回家請……」

  她話沒說完,林雲漸已經點了點頭,之前風晚說到的原來是這件事。

  「怎麼產生的矛盾?」林雲漸動了動右臂問道。

  林雨眠面色微變,低聲說:「他……我只是覺得他很奇怪,我在學校里看到他和另一個人從我們學校外路過,但是……走在他前面那個人的脖子上,插著一條又紅又長的管子,管子的另一頭連在他的身上,他就像在吸那人的血,然後,我就過去叫住了他們,問他在做什麼。」

  「之後呢?」林雲漸已經明白了大概。

  「之後,他和那個人一起扭頭看著我,看得我渾身發毛,然後……我就罵了他們,翻牆出去要打他們……」

  「後來人越來越多,他們就走了……」

  林雨眠越說聲音越低。

  林雲漸看了她一眼,這丫頭的膽子還真是不小。

  看到了那種詭異的畫面第一反應竟然是動手。

  等等……有兩個人?

  林雲漸眉頭微皺,這一個月以來發生的兇案是很明顯的連環案件。

  從眼睛,耳朵,臉皮,到下巴,每位死者都被帶走了臉龐的一部分。

  這種現象大致有三種可能,一是那部分組織被兇手當成了戰利品。

  二是兇手對死者的臉龐的某部分非常痛恨。

  三是……兇手想通過取下死者身上相似的部分,拼湊出一個自己熟悉的人。

  「剛才那個人,就是我今天遇到的那兩個人里的其中一個嗎?」見林雲漸一直在沉默,林雨眠還是忍不住問道。

  「不知道。」

  「我會解決的。」

  林雲漸突然站了起來,對她說道:「很晚了,去睡吧,我會在客廳,有事就大叫。」

  說完,他便拿起手機走向了窗邊。

  林雨眠再一次看著他的背影,眼神變得有些恍惚。

  她知道,這個人絕對不可能是自己的哥哥,因為……三年前,她親眼見證了哥哥的死亡。

  這個秘密,她從來沒對任何人說起過。

  所以,當她從醫院醒來後,看到「哥哥」依舊還活著時,受到了極大的衝擊。

  於是,她開始逐漸留意起一些生活中的細節。

  然而越是觀察,她就越是害怕林雲漸……

  雖然他看上去和以前一模一樣,臉上總是帶著溫和的笑,不愛與人爭辯。

  但在林雨眠的觀察之下,他身上的漏洞和恐怖之處,越來越多……

  她曾經故意給林雲漸倒了一杯水,那是極熱的夏天。

  那杯水的溫度不低,雖然沒到燙嘴的地步,但夏季喝到也會讓人很不舒服。

  但林雨眠看到,林雲漸一點猶豫的意思都沒有——徑直將那杯水倒進了自己的嘴裡,咽了下去。

  甚至還對她笑了笑。

  他的眼睛,就像一潭黑漆漆的死水,根本沒有半點笑意。

  三年來,她從來沒有見過林雲漸打哈欠,流淚,流鼻涕,打噴嚏,咳嗽,甚至是出汗。

  再熱的天他也不會出汗。

  某天夜裡,被熱醒的她準備去洗手間上廁所。

  然而,當她迷迷糊糊的走去廁所,剛要伸手按亮廁所的燈時,忽然覺得有什麼不對……

  這是……什麼觸感?

  她渾身立馬爆出了一大片雞皮疙瘩。

  廁所里有人?

  她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朝黑暗中看去,終於看到了一張蒼白的臉,就在她面前幾十厘米處。

  一雙死寂又黑暗的瞳孔直直地盯著她。

  月光下,他的臉白得詭異。

  他是誰?!

  他到底是誰?!

  他不是哥哥――

  林雨眠的腦海里爆發出一聲聲咆哮,但身體卻無法做出任何動作。

  她的嗓子很乾,幹得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她的心跳很重,重得像暴風雨夜裡的驚雷。

  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在黑夜裡就這樣一直盯著她看,看了很久很久。

  林雨眠甚至認為自己快死掉了。

  儘管沒有開燈,但她卻能清楚地感覺到林雲漸的視線。

  那不是哥哥……他看自己的目光,不是哥哥看妹妹的目光。

  更類似於……一條蟒蛇盯著一隻羔羊。

  是一個物種盯著另一個物種的目光……

  當然,他什麼都沒做,夢遊一樣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第二天,林雲漸像是昨晚什麼都沒發生一樣,依舊笑著對她說早安。

  但從那之後,林雨眠已經徹底不敢面對自己這位「哥哥」。

  不過今天。

  看著站在窗邊,拿出手機正猶豫著什麼的林雲漸。

  那股壓抑在林雨眠內心深處的恐懼,似乎被撕開了一道口子……

  她神情恍惚地回到了臥室。

  聽見林雨眠的動靜消失了,林雲漸終於按下了今天才拿到的那個號碼。

  「嘟——」

  只是響了一聲,對方就接了起來。

  「餵。」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果然是她。

  「是我,甘意微執行官。」林雲漸說道。

  這是今天在城市防衛部大樓里拿到的她的手機號。

  甘意微沉默了片刻,問:「你想做什麼?」

  林雲漸仰起頭,透過窗看著夜空中已經變得淅淅瀝瀝的雨絲,說:「我想請你今晚行動,對那個犯下四起兇殺案的兇手進行抓捕。」

  「你說什麼?」甘意微似乎完全沒想到林雲漸會說起這件事,但她還是很快就反應過來,問道:「你掌握了新的線索?」

  「對,可以的話,請你帶著技術人員,防衛人員,以及一台可以連接城市管理局數據的電腦,到我家樓下來,我暫時無法離開。」林雲漸說著自己的要求。

  很快,林雲漸聽到了甘意微那邊的動作。

  「我可以安排,希望你的消息有用。」

  「好,謝謝。」

  林雲漸剛準備掛斷電話,卻聽甘意微說道:

  「等等!」

  他再次把手機貼到耳邊,仔細聽去。

  「你真的,是三年前那個孩子嗎?」甘意微的聲音帶著些疑惑與不可思議。

  林雲漸一怔,他側著身子,微微偏頭靠在窗戶上,衝著冰冷的窗戶玻璃哈了一口氣,卻沒留下任何痕跡。

  「我……」

  「也許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