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三十三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雨快停了。

  家裡非常安靜,弟弟和妹妹應該都已經睡下了。

  林雲漸靜靜地站在窗邊,體會著最近自己的變化。

  如果說,之前還一直對林雨眠害怕,抗拒自己會感到疑惑的話,今晚之後,這種疑惑就少了很多。

  因為林雲漸自己也發現,他似乎……不再是一個正常的「人」了。

  人類的食物無法讓自己產生食慾以及提供能量,反而是剛才那顆逃跑的頭顱,讓他幾乎按捺不住追擊的衝動。

  他強行控制住了這股衝動,聯繫上了城市防衛部。

  白天明明才「吃」過一頓的自己,竟然又陷入了強烈的飢餓感中。

  到底是怎麼了……

  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手臂,根根血管像活物一樣的凸起蠕動,異常恐怖。

  飢餓讓他有些暴躁,腦海中整個城市仿佛變成了一張透明的地圖,他能清晰地「看」到那顆腦袋移動的方向。

  他想「吃掉」它……非常想。

  這時,輕微的剎車聲在樓下響起。

  林雲漸朝下看去,那是一輛嶄新又厚重的裝甲箱車。

  一個面容嚴肅的白髮中年男人從司機的位置上下來,他忽然扭頭看向了林雲漸的位置。

  兩人一個在樓下,一個在六樓上,目光在夜色下交匯。

  緊接著,甘意微,周詳,以及其他三人也從車上下來了。

  一共六個人。

  從他們的動作,神情中,林雲漸能明顯感覺到他們的不同,敏銳,專注,卻又……疲憊。

  這六個人的年齡和外表都各不相同。

  簡單地說了幾句後,留下兩個人守在原地,其餘四人就進入了林雲漸所在的這棟樓。

  林雲漸的目光掃過弟弟林風晚和妹妹林雨眠的房間,沉默地走向門口,打開房門,離開了家。

  走廊里冰冷的穿堂風第一時間親吻了他的臉頰。

  很快,樓梯處出現了第一個人。

  是那位中年男性,他很英俊,頭髮卻完全白了。

  但這頭白髮不僅沒傷害到他的外貌,反而讓他有了更加深邃的氣質。

  他的脖子上有一條很長的傷痕,不像刀槍傷的,更像某種狂暴的野獸。

  跟在他後面的,便是甘意微。

  雖然不久前才見過,但此刻再次見到甘意微,卻又給了林雲漸非常不同的感受。

  她的眼神強烈堅定,一直抿著的嘴唇讓她顯得不太好親近,如果白天形容她的詞彙是英姿颯爽,那此刻的她,更適合的也許是堅韌低調。

  跟在甘意微後面的,是一個年輕人,和林雲漸差不多的年紀。

  他有二十歲左右的外表,眼睛很大,眼神冷冽又充滿野性,頭髮偏黃,穿著一身風衣,戴著兜帽,低著頭,許是察覺到了林雲漸的注視,他抬頭略微看了林雲漸一眼,接著又把頭低了下去。

  最後一個,也是一個男人。

  他看起來心情不錯,嘴邊帶著笑。

  他的皮膚很白,個子高挑,眼睛狹長,鼻樑高挺,頭髮有些長,綁了一個丸子在腦袋後面,垂下一縷在額前,光看外貌,他是這裡最出眾的人。

  林雲漸的目光一一掃過他們,忽然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唇。

  一直戴著兜帽低著頭的風衣男子瞳孔猛然一縮,腳下一踏,右掌撐開探出腥紅的指爪,空氣傳來了撕裂聲,他腥紅的指爪眼看著就要撕破林雲漸的腹部!

  「嗙——」

  一記肘擊突兀地從兜帽男子身旁擊出,將他狠狠地打飛出去,撞在了牆壁上。

  出手的人是一頭白髮,穿著講究的中年男人。

  「你想做什麼。」

  他扭過身,看著戴兜帽的年輕人。

  雖然挨了一道極重的肘擊,但年輕人卻仿佛沒收到什麼傷害,他從地上爬了起來,一言不發。

  好一會兒後,才抬起頭伸出右手,用血紅色的指爪指向林雲漸:

  「他,危險。」

  白髮中年男人注視著他,一字一句地說:「我們每個人都很危險。」

  說罷,他轉身看向林雲漸,伸出手,說:「你好,我是齊修寧,三十三區隊長。」

  「林雲漸。」

  林雲漸伸出手,和他一觸即分。

  關於什麼是三十三區,他沒有多問。

  這些人都穿著自己的衣服,沒有穿執行官的制服,他們是更機密的機構,也是今天甘意微和周詳真正的用意。

  齊修寧直入主題,問:「你能找到它的具體位置?」

  林雲漸點頭,說:「可以。」

  「之前也可以?」齊修寧忽然問道。

  林雲漸看著他,沒有回答。

  齊修寧繼續問:「為什麼突然願意告訴我們它的位置。」

  林雲漸略一皺眉:「這很重要?」

  齊修寧點頭,說:「如果你要加入我們,這很重要。」

  林雲漸打量了一下他們這身行頭,私服都很貴,看來待遇的確很不錯。

  他需要錢,很多錢。

  弟弟腐化病需要的藥一天都不能斷。

  略一沉思,他說:「它威脅到了我的家人。」

  「我不能讓它活過今夜。」

  他看向面前這四人,認真地說。

  最英俊的男人一挑眉,饒有興致地看著林雲漸,問:「你和它正面交過手?」問完後,他看了一眼林雲漸右臂上的繃帶。

  自己似乎問了一句廢話……

  林雲漸點頭:「讓它跑了。」

  「行了。」齊修寧抬起左臂,按下手錶,說道:「小安,王回,你們守在這裡,保護林雲漸和他的家人。」

  「是,隊長。」

  手錶中傳來了兩人的應答。

  林雲漸很滿意這個安排,但他有些不解地問:「為什麼要保護我?」

  「沒有成為正式成員之前,你都是需要保護的市民。」齊修寧簡單地說道:「好了,告訴我們它的位置,我們會處理好的。」

  林雲漸猶豫了一下,說:「可是,它在不停地移動當中,我沒辦法確定它要去的具體位置,要追擊的話……需要帶上我。」

  這也是林雲漸剛才疑惑的原因,因為他從一開始就打算跟他們一起去除掉那個東西了。

  但這些話聽在其他人耳中後,他們的目光都有些奇怪起來。

  這時,甘意微說道:「他似乎有某種感應能力,可以感知到『它們』的位置。」

  齊修寧這個穩重的男人態度立刻變了,他一瞪甘意微:「為什麼不報告這件事?」

  甘意微閉上嘴,沒有解釋。

  林雲漸看了她一眼,看來,發生自己身上的怪異現象這位甘執行官並沒有報告上去。

  「太好了,我們三十三區也終於有了一個尋跡者,不用整天混在城市防衛部里上班找線索了!」英俊高挑的男子笑眯眯地說。

  「隊長,你可一定要把這位小兄弟留下來,雖然擅長感應,追蹤,尋跡的人都不會太強,但我們可太需要了……」

  齊修寧沒有理他,而是問林雲漸道:「你能感知的方位有多遠?」

  林雲漸搖頭:「不知道,這種感應是自己出現的,暫時不受我主動控制,也許還不行動的話,它就立刻消失了。」

  原來如此……

  齊修寧看向身後三人,按了一下手錶,低頭看著錶盤,說:「事件代號:毀面者。腐化等級,D,行動開始。」

  話落,他看向林雲漸,認真地說:

  「那麼,請你帶路,今晚也是你的第一次任務,林雲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