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們是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雲漸點頭。

  「把這個戴上。」迎面遞過來的,是一塊手錶。

  林雲漸低頭看了一眼,這塊手錶的造型和他們的一樣。

  「我已經有一塊了,必須戴嗎?」他看向面前這四人。

  「嗯。」齊修寧點頭。

  林雲漸想了想,撩開右手腕的衣服,剛把這塊手錶放上去,這塊手錶竟然像突然醒過來的活物一樣,錶盤一亮,側面展開了一排排鋸齒,扣咬在一起,死死地鎖在了林雲漸的手腕上。

  林雲漸面色一變,抬頭看向齊修寧四人,雖然沒有問為什麼,但他的態度已經很明顯。

  他從這塊手錶上感受到了威脅,這絕對不是一塊簡單的戰術手錶。

  「放心,我們都有。」高挑的長髮男子亮了亮自己的手腕,嘴角一撇,「你和我們是一樣的人,這個東西既是我們的通訊工具,作戰指揮,也是一種安全保障。」

  「安全保障?」林雲漸看了一眼手錶,他可沒從這塊手錶上感覺到什麼安全的氣息。

  「對,安全保障,不過是為了保障市民的安全。」

  他的聲音逐漸低了下去。

  「好了,開始行動吧。」

  齊修寧打斷了他的聲音。

  ————

  晚十一點,齊修寧在林雲漸的帶領下,開著那輛箱車一直在城市中追蹤。

  然而很快他們就發現,自己一直被那隻怪物帶著在三十三區兜圈子。

  「它到底要去什麼地方?」長發青年看著窗外,扭頭又看了林雲漸一眼,「你不會感應錯了吧?」

  林雲漸沒有理他,上車後,甘意微坐到了自己身邊,在甘意微的介紹下,他知道了其餘兩人的名字,長發英俊青年叫席安,那個戴著兜帽沉默不語,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年輕人叫丁童。

  儘管丁童攻擊了自己,但事實上,席安才是對他更警惕的那個。

  「前面右拐,再一直向前,大概兩千米的距離,它停了。」

  林雲漸說道。

  甘意微按亮手錶,城市地圖在錶盤上鋪開:「那個位置是廢棄地區,曾經有一棟商業大樓,現在除了流浪漢,幾乎沒人會去那裡,不過,很快那個區域就會被重新開發使用。」

  「那再好不過了。」齊修寧低聲說道。

  林雲漸欲言又止,甘意微看了他一眼,說:「你要問什麼?」

  他沉默片刻,問道:「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

  車廂內陡然安靜得只剩下呼吸。

  「獵物。」這是丁童的回答。

  他抬起頭,看向外面燈火萬盞的城市。

  「如果這座城市是一個人,那它們就是這座城市身上的腐爛瘡口。」席安也說道。

  甘意微的手逐漸捏緊,後又悄然鬆開,她的目光在這個過程中一直沒有離開林雲漸的臉。

  因為她知道,這個年輕人此刻的狀態和這輛車內的其他人的理解完全不同,他死了!

  但他還能行動,思考,他是一個活著的死人。

  「它們是人類的的天敵,這片緋紅的天空,以及七城秩序的形成,都和它們的出現有關。」甘意微說得最為詳細,「我們稱它們為——腐化者。」

  腐化者……

  這個稱呼似乎觸及到了林雲漸的某根神經,他突然按住腦袋,一副腥紅的畫面陡然出現在腦海中。

  他什麼都看不清,但腦袋卻一陣劇痛。

  好在這種痛苦來得快去得也快,在其餘人警惕地看著他,正準備做些什麼時,那股劇痛又消失了。

  「怎麼了?」甘意微問道。

  林雲漸搖搖頭:「沒事。」

  他看向駕駛座開車的齊修寧,問道:「它們以人類為食嗎?」

  齊修寧看了一眼後視鏡,說:「你之前問,它們是什麼。」

  「我的回答是,它們是人。」

  人?!

  那種東西還能被稱作人?

  「精神的腐化畸變映射到現實之中,就是那種恐怖的模樣,但毫無疑問——它們是人。」

  齊修寧一腳踩下剎車,回頭看向林雲漸,同時舉起了左手,露出那塊手錶。

  「從根本上說,我們和它們,毫無區別。」

  話落,不等林雲漸反應,齊修寧忽然命令道:「丁童,偵查。」

  車門陡然打開,戴著兜帽的丁童一躍而出。

  他的行動和姿態完全超出了林雲漸的想像,左右兩手長出了森然的紅色指爪,身形迅速膨脹,撐破了衣物,身上的皮膚也撕裂開來,露出了腥紅的肌肉。

  獠牙從他唇邊鑽出,鋒利而狂野,他本就不小的眼睛撐得更大,並瞬間爆滿血絲,極其駭人。

  「呼——」

  略一蹬地,林雲漸看到一個極快的身影一閃而逝,鑽進了眼前這棟廢棄的商業大樓。

  那是……丁童?

  林雲漸有些恍惚。

  即便他已經猜到身邊這幾位特殊部門的會和常人有所不同,但當丁童的身體發生了那麼巨大的變化後,他怔住了。

  這一瞬間,他甚至覺得自己身上發生的變化也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只不過是在三年內逐漸死亡而已,而剛才丁童,甚至幾乎已經看不出人形了……

  「很像吧?」齊修寧靠在車門邊,雙手抱懷,看著漆黑的廢棄大樓,問道,「你覺得,這種姿態的我們,在普通人眼中和腐化者有多少區別?」

  他回過頭,靜靜地看著林雲漸。

  他的眼神,林雲漸竟有些看不懂,有些思索,有些悲哀,又有些……期待?

  林雲漸搖了搖頭:「第一次見到的人,必定無法分辨,無法理解。」

  他老老實實地回答了。

  「對,」席安接過了話,他舉起左手,在下過雨的夜空下晃了晃,說:「所以,我們不被理解,就算同為防衛部的同事也一樣,你看,一副精緻的手銬被做成了支援道具的形式。」

  他的語氣充滿諷刺,「我們的力量遠超常人,某些能力更如同鬼魅,所以……我能理解他們的恐懼。」

  「那你呢?」英俊的席安放下左臂,看著林雲漸,「你真的願意戴上這副鐐銬守護這座巨大無邊的城市?」

  「別說了,席安。」甘意微阻止了他的抱怨和逼問。

  但他的問題,卻鑽進了林雲漸的腦子裡。

  林雲漸抬起頭,看向頭髮花白的齊修寧,說:「齊隊長,能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齊修寧迎著他的目光,點頭:「問吧。」

  「我們……是什麼?」

  林雲漸的聲音在冰冷的夜風中很快被吹散。

  我是什麼?

  三年來,林雲漸一直在追尋這個問題的答案,他之所以主動暴露自己的異常給甘意微看,也是為了通過這個在三年前的異常事件中救了自己的執行官,獲知部分被隱藏起來的事實。

  今天,這個問題被放大了。

  林雲漸發現,原來這個世界上,這個巨大的城市裡,不只是自己的身上出現了可怕的異狀。

  可那樣的話,我們是誰?

  我們……還是人嗎?

  齊修寧許久未答,冰冷的夜風吹得他的白髮有些凌亂,待漆黑一片的廢棄大樓里傳來響動後,他才說道:「我不知道……」

  這個回答讓林雲漸有些失望,但緊接著,就聽齊修寧說道:

  「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決定我們人生的,不是我們是什麼,而是我們……在做什麼。」

  話音落下,齊修寧肅然喝道:「三十三區執行隊,支援丁童!」

  「是!」

  兩聲回答同時響起,兩道勁風從林雲漸身邊掠過。

  眼看著三個人影即將消失,林雲漸的眼睛,也終於有了些焦距。

  被人理解是幸運的,但不被理解也未必是不幸。

  一個人的價值,不在於他人的理解,甚至不在於整個世界的看法。

  跟隨內心,就足夠了。

  林雲漸的眼神逐漸堅定,他看不到太遠的未來,但他知道此刻自己想做的事。

  宰了那隻找上門來,妄圖傷害自己家人的腐化者。

  僅此而已。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