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消失的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雲漸是什麼人?

  王回嚼著口香糖,靠在路燈杆上,仰頭看著六樓的某戶人家。

  也許會是新的同伴?

  應該是了。

  不然今晚不可能來這麼多人,連隊長都到了。

  不過……照看他的家人什麼的,倒真是把我大材小用了啊。

  而且還是和小安那個傢伙一起照看。

  想到小安,王回扭頭朝四周看了看,那個傢伙說去上個廁所,也該回來了吧?

  或許,去找找他?

  儘管是個輕鬆的任務,但偷懶可不行。

  王回暗自想了想,走向了小安剛才去的方向,而就在這時,他的眼前陡然看到一片血紅!

  一股強烈的恐慌和惡意將王回團團圍住,他立刻停下腳步,按亮手錶:「隊長,有情況!」

  然而下一刻,手錶一黑,他感覺到一雙溫柔的手,輕輕地環住了自己的腰部。

  驚悚恐懼之餘,王回愕然回頭,往自己的腰部一看。

  「小安?」

  他鬆了一口氣,變得蒼白的臉色也稍微好了一些:「你這傢伙搞什麼鬼?」

  小安是個新人,到來不久,他在不停地喘著氣,汗水也從額頭上不斷滾落。

  「王回……我感覺……有東西在盯著我們……」

  小安也有這種感覺嗎?

  聽著他略顯顫抖的聲音,王回意外之餘,又越發肯定了。

  看來今晚的任務並不輕鬆,果然有東西來林雲漸家裡了。

  「放心,我會找到他的。」王回說道,他的眼睛也在此時泛起一圈緋紅的微弱光澤,「來吧……讓我看看你在哪裡……」

  話落,王回的目光盯向了四周的每一樣東西。

  街道,車輛,地上的碎石,陽台上的花盆,甚至是正在發光的路燈。

  然而……沒有,什麼都沒有。

  這時,又是一陣腥紅的視野覆蓋了王回的眼睛,又來了!

  到底在哪裡?

  詭異的氛圍慢慢逼近,讓王回的額頭上逐漸冒出了汗。

  和極其擅長近身戰鬥的丁童不一樣,他的能力在於一雙眼睛,雖然做不到追蹤尋跡,但看破偽裝綽綽有餘,而且還能將腐化者拖入瞳孔構建的精神世界中,困住它極長的時間。

  而這,也是齊修寧安排王回保護林雲漸家人的原因。

  他不會引起大規模戰鬥,對普通市民而言,他的能力是最安全的。

  然而當王回尋找了一遍又一遍,卻始終找不到腥紅注視的來源時,他的情緒開始變得不對了。

  那個怪物,正在玩弄他,折磨他!

  他能感覺到對方近在咫尺,但卻始終找不到,強烈的不安讓王回的情緒波動越來越劇烈。

  如果再找不到它的話,自己會被殺死……

  一定會。

  「小安……」王回低聲說道,「你去林家門口守著,聯繫隊長,匯報這裡的情況,我的戰術手錶被屏蔽了。」

  「嗯。」小安點頭應下。

  他從王回身後跑了出去,剛要上樓。

  王回本來沒在意,然而小安路過自己時,本來該是一個年輕人的形象,此刻卻變成了一個滿臉血紅,頭顱和面部沒有一絲皮膚的恐怖怪物!

  「你……」王回的眼睛緩緩睜大,瞳孔中的緋紅漸漸黯淡。

  怎麼會這樣?

  小安是……

  等等……小安是誰?

  這個名字到底是誰?

  就在王回意識到了這件事時,忽然……一雙鮮血淋漓的手臂,掐在了他的脖頸上。

  強烈的窒息感讓他的臉色迅速變紅。

  他下意識地同時按下手錶側邊的幾個按鈕,連續按動了兩次。

  緊接著,王回便只能看見一張滿是獠牙的嘴張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程度,將他整個人徹底吞了進去……

  ————

  裝甲箱車裡,幾個人的手錶同時亮了起來。

  「王回出事了。」

  甘意微的聲音很低。

  一時間,車廂里沒有任何聲音。

  「打開他最後傳送過來的文件。」

  良久,齊修寧發出了指令。

  錶盤里出現了搖晃不停的恐怖畫面,以及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聲。

  「砰——」席安一拳砸在車窗玻璃上,胸膛劇烈地上下起伏。

  畫面不長,三秒多就戛然而止。

  「這是我的過失。」齊修寧平靜地說道。

  席安看向他,冷聲道:「一句過失能夠讓人死而復生的話,我可以說一萬遍。」

  「席安,」甘意微的聲音不大,她靠在座椅上,看著窗外,「被這片緋紅天空選擇的我們,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早晚會有這一天,不對嗎?」

  「這是狗屁選擇,這是詛咒!」席安雙目赤紅,身子向前傾,安全帶已經完全繃緊。

  「砰——」

  坐在他身旁的丁童面無表情地一拳砸了過去,將席安砸回了座椅上。

  「安靜。」

  丁童的臉藏在兜帽里,看不見神情。

  「報仇。」

  他的話簡短至極。

  良久,席安的情緒似乎平復了一些,他也看向了窗外,這座巨大的城市棲息著近億的人口,但席安知道,這座城市不屬於自己,也不屬於這輛車上的任何一個人。

  對於普通人而言,他們和它們一樣,都是異類。

  席安忽然覺得自己有一點可笑,又有一點可悲。

  「我們到底在保護什麼?」

  席安抬頭看向車廂里的每個人。

  沒有人回答他,許久,齊修寧才緩緩開口道:「保護……我們的人性。」

  席安安靜下來,甘意微看著他,不知道他有沒有將齊隊長那句話聽進去。

  被緋紅因子選擇的他們,稍不注意,就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席安的茫然是正常的。

  或者說,會被這片緋紅天空選中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情緒極端的一面。

  很久以前,她也曾問過齊修寧類似的問題。

  至於答案?

  甘意微記不太清了。

  她只依稀記得,那時候的自己總是在追尋,在試圖證明自己的存在,自己的價值。

  但卻忘了她原本就存在,任何去追尋或者試圖證明自己存在的行為本身都毫無意義。

  因為她,他們,這世間萬物存在的本身就是其意義。

  就像這漫天的緋紅,就像這亘古不變的星空,就像這座城裡搖曳的楓樹,萬物消長,變化莫測,一切卻又在按照某種特定的規律更替。

  人的命運也一樣。

  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丁童,突然發出了聲音:「畫面,不對。」

  三道目光立刻集中在了丁童身上。

  只見丁童按亮錶盤,打開屏幕,僅僅三秒左右的視頻被他一幀一幀地慢放,然後……大家看到了一個驚人的畫面!

  那是一個模糊的熟悉身影。

  「周詳,一直在。」

  丁童說出了一個被人忽略,但卻令人毛骨悚然的事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