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死後方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周詳……

  為什麼周詳會站在王回旁邊無動於衷?!

  看著錶盤屏幕上那個模糊的虛影,儘管因為太過模糊而看不清周詳的神情,但一股令人心底發寒的惡意卻仿佛透過屏幕傳了過來。

  他明明一直在,但卻眼睜睜地看著王回被吃掉了。

  「能騙過我們所有人,改變認知,擁有這種能力的腐化者能輕鬆地把我們殺掉,但它沒有。」甘意微看著屏幕上那個自己熟悉的搭檔,一字一句地說:「因為它沒那麼強,能做到這種程度是因為有人在配合它。周詳的能力是削弱存在感,無論自己還是被他選中的東西都可以,是他在幫助那隻腐化者。」

  甘意微的話迴蕩在每個人的腦海里。

  對……如果那隻腐化者真的擁有這麼強大的認知改變能力,早就可以把他們一網打盡了。

  但它沒有。

  這麼明顯的漏洞竟然直到現在才被發現……

  周詳……

  為什麼?

  他那麼好的人,為什麼會幫助腐化者,幫助那種異類?

  「林雲漸還沒有回應嗎?」齊修寧問道。

  「沒有。」甘意微搖頭,在戰術手錶的另一個頻道里,她一直沒有放棄對林雲漸的聯絡。

  「能看到他的移動速度很快,馬上就要到他家了。」說話的同時,大家都注意到了手錶屏幕上那個代表林雲漸的紅點。

  那是他的戰術手錶發出的信號。

  這種移動速度……

  「緋紅因子侵入不同部位,會給我們帶來不同的能力,林雲漸你們覺得是哪裡?」齊修寧問道。

  「他不是四肢。」丁童忽然說道。

  「之後再談吧。」甘意微打斷了這個話題,「能再開快一點嗎,隊長。」

  ————

  此時的林雲漸,眼前已經能看到自己家所在的小區了。

  他的身上冒著白色的霧氣,雖然面色平靜,但兩眼早已布滿血絲。

  「砰——」

  林雲漸突然砸在了地上,因為他已經看到了……那兩個該死的東西。

  一隻面部沒有任何皮膚的腥紅怪物。

  以及……一個面帶微笑的可靠男人。

  果然是他……周詳。

  看到那副回憶畫面時,林雲漸就猜到了大概。

  他明明一直在,但卻在小安現身之後消失無蹤。

  「你好,林雲漸。」

  周詳打著招呼,仿佛刻意在等他。

  他是一個很熱情的人,此刻和白天時一樣,嘴角咧著,露出大方的笑容。

  然而隨著他的嘴巴咧開,林雲漸卻看到了裡面幽深的口腔,仿佛這個人的嘴裡,存在著不見底的深淵。

  時間仿佛被他放慢了,林雲漸能看到周詳在笑,能看到他的嘴巴在開合,在和自己打著招呼。

  但林雲漸自己卻無法作出任何反應。

  就連動一動手指,發出一點聲音都做不到。

  唯一沒有被他控制的,只有林雲漸的思緒。

  「上去,吃掉他。」

  看著周詳的嘴型,林雲漸辨認出了他的指令。

  周詳身後那隻面部腥紅的恐怖怪物一個轉身,竟是直接高高躍起,趴在了外牆上,快速地向上爬去。

  見這一幕,密密麻麻的筋絡陡然在林雲漸眼眶四周爆現!

  只見他軀幹一擰,一聲恐怖的脆響便從兩條手臂處傳來,然後手臂便軟塌塌地耷拉在了肩膀下,眼看是徹底斷裂了。

  緊接著便是軀幹,雙腿,令人牙酸的斷裂聲不絕於耳,林雲漸的全身都像是碎裂了一遍,卻終於從那種恐怖的被控制的感覺中脫離了出來。

  蹬——

  林雲漸面無表情,正面踏步,帶起的風聲如同某種利刃在撕裂空氣。

  他手指成爪,正衝著周詳的咽喉。

  但周詳卻沒有被林雲漸的氣勢嚇到,他後撤一步,兩條手臂仿佛變成了兩條蟒蛇,發出了嘶嘶聲。

  「一般來說,我們是不與人纏鬥的。」周詳笑眯眯地說,「不過既然你想,我便陪你玩耍一下。」

  說話間,兩人的手已經在空中半尺處對撞在了一起。

  林雲漸像是一台精密的機械,他的指爪在接觸到周詳拳頭的瞬間便被打折,無力地彎了下去,然而下一刻,林雲漸竟張開了嘴,猛地探頭撕咬了過去!

  「嘖,動物嗎?」

  聽到林雲漸喉嚨里隱隱傳出的嘶吼,還有那齜牙咧嘴的威脅,周詳仿佛沒了多少興致,他的動作要遠比林雲漸快許多,此刻後發先至,左手舉起,手指關節發出爆響,突然一彎,臨空下落,真像極了一條蛇張開嘴,準備擇人而噬的樣子。

  「嗙——」

  林雲漸被拍打在地,地面瞬間碎裂,可見力量之大。

  周詳眼神平靜,他張開嘴,密密麻麻的蟲子從他的嘴裡爬了出來,振翅而飛,這些蟲子托著他,緩緩飛了起來。

  「不是你嗎,那麼,去死吧。」

  周詳仿佛在敘述一件輕描淡寫的事。

  他伸出一根指頭,指頭上的血肉飛快消失,密密麻麻的蟲子飛了出來,沖向林雲漸。

  真正的死亡嗎……

  趴在地上的林雲漸瞳孔迅速暗淡,沒有了一絲一毫的色彩。

  心跳完全停止,呼吸徹底消失,生機全無。

  我早就已經死了吧……

  可是……

  恍惚間,林雲漸看到那隻醜惡的怪物已經爬到了六樓,從走廊的窗口躍了進去。

  不……

  不可以……

  不可以!

  一股灼熱感,陡然從全身各處湧現!

  手臂,臉龐,腳踝……所有裸露在外的部位,竟在此刻出現了恐怖的變化!

  嗤嗤——

  本來對疼痛並沒有太多感覺的林雲漸陡然感受到了一股難以忍受的劇痛!

  他抑制不住地仰頭嘶吼起來,皮膚表面詭異地蠕動,冒出一塊塊紅色的菱形細密鱗片,這些恐怖的紅色鱗片刺破了他的衣服,褲子,全身……

  手臂,腿部,密密麻麻的紅色鱗片飛快地從血肉里鑽出來,這種身體撕裂般的恐怖疼痛讓林雲漸幾乎彎曲成了一隻蝦米。

  他的額頭青筋暴起,表情猙獰駭人!

  此時,一股更加劇烈的疼痛出現,那些紅色的細密菱形鱗片,竟然開始從下巴往臉上長去!

  林雲漸渾身已經止不住的痙攣,整個人不受控制地劇烈顫抖,他的嘴角在拉長,眼睛的形狀在變化,身型也在詭異地變高,渾身肌肉不斷撕裂又不斷重組。

  脊柱瘋狂扭曲,並從背部向外延伸,長出了兩根紅色骨刺一般,和手掌差不多長的東西。

  額頭中央裂開了一條縫隙,死死閉合著,但皮膚下卻一直在涌動,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掙扎,想要出來……

  難以忍受的痛苦讓林雲漸忍不住低吼起來,這個聲音,已經完全聽不出人類的感覺,此刻的他,要遠比腐化者更像一隻怪物!

  終於,變化停止了。

  一隻人形的,渾身長滿紅色菱形細密鱗片的兩米多高的怪物,躺在地上。

  周詳手指里飛出的蟲早已停下,仿佛遇到了某種極端恐怖的東西,它們飛快地鑽回了周詳體內。

  周詳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的林雲漸,難道說……他才是目標?

  不……明明他的弟弟才是……

  地上。

  這副恐怖的身體流淌出了汗水和血水混雜的液體。

  「咚——」

  「咚咚——」

  「咚咚——」

  第一聲心跳出現,接下來,周詳幾乎能聽見他的每一次心跳,每跳動一下,那副可怕的身軀便顫動一分。

  腳部,腿部,腰部,胸部,背部,頸部,面部……

  一點點顫動匯聚成了一個動作!

  他躺在地上,緩緩睜開了眼睛,菱形的瞳孔裡帶著幾分茫然。

  心跳出現,呼吸恢復,血液開始流動……

  感受著身體裡充盈的生命力,他幾乎難以置信。

  我……活過來了?

  而此刻的周詳,心底卻仿佛感受到了某種極端強烈的恐懼!

  他被蟲子托著轉過身就要逃走。

  然而……林雲漸只是伸出一條手臂,密密麻麻的紅色鱗片便像是下雨一樣疾射而出!

  「噗——」

  周詳甚至沒來得及發出任何聲音,就被密密麻麻的鱗片擊穿打碎,在空中變成了一捧血霧。

  令人恐懼的是,這些鱗片像是會呼吸一般,將周詳的血霧吸收得一乾二淨後,回到了林雲漸的手臂上。

  一股強烈的欣喜與滿足感陡然涌了上來。

  吃飽了……

  這是林雲漸腦袋裡出現的第一個聲音。

  他頭皮一麻,恐懼感促使他下意識揮臂朝一旁的路燈砸去:「滾!」

  「砰——」

  路燈應聲而斷,斷裂的那頭打著旋兒飛出去很遠。

  難以言說的詭異一點一點地侵占著林雲漸的內心,他開始拼命地扣自己手臂,身體上的鱗片,扣得整條手臂,整張臉鮮血淋漓。

  「滾!給我滾!」林雲漸壓抑的低吼在深夜的風中徘徊。

  街道重歸安靜,但這份安靜之中,卻又藏著令人頭皮發麻的詭異。

  不……不行,風晚和小雨!

  林雲漸的動作一停,他顧不得自己身上出現的恐怖變化,雙腿一蹬,猛地朝六樓躍去。

  不行……不能,你們一定不能出事!

  對林風晚,林雨眠的擔心,一度壓過了自己身上出現的變化,林雲漸撞破走廊的窗戶,跳進走廊,沖向門口。

  眼前,大門緊閉。

  那隻面部沒有皮膚的怪物沒有蹤影。

  幾個呼吸後,門內傳來了林風晚的聲音。

  「哥,是你嗎?」

  「咔——」

  門開了。

  林風晚轉動著輪椅,探出頭來,眼前是空無一人的走廊。

  穿堂的風吹得他有些冷。

  夜深了,城市一片緘默。

  林風晚轉動著輪椅,去到破損的窗邊,仰頭看著夜色下暗紅的天空。

  有的人生不如死,而有的人……

  死後方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