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竹馬竹馬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大家相信世界上有鬼嗎?」

  楓城大學的某間教室里,一位年輕的老師正在詢問。

  「不信!」

  一張張面孔齊刷刷地回答。

  「為什麼不信?」年輕老師再次詢問。

  「因為沒見過啊!」一個學生大聲回答道。

  年輕老師笑了笑:「所以,沒見過就等於不存在嗎?」

  課堂里安靜了片刻。

  年輕老師忽然一轉話鋒:「不過今天要跟大家討論的,不是鬼的存在與否,而是……多維空間。」

  話落,他伸手在黑板上畫了一條白線。

  「大家請看,這是一條一維的線,它由無數個點構成。」

  「這是一個二維的平面,它由無數這樣的線構成。」他的動作很快,一個圓形很快出現在黑板上。

  「而我們目前所處的空間,是三維,它由無數個二維平面構成。」年輕老師放下粉筆,微笑著看向大家,「那麼,按照大家的樸素直覺,四維的構建方式應該是怎樣的?」

  「由無數個三維空間構成!」有人迫不及待地喊出了答案。

  大家都很自信,因為目前老師所教授的,就是在暗示每一個維度都是由它下面維度疊加的產物。

  所以四維理所當然就是無數個三維空間疊加組成的。

  「老師也不知道,」年輕老師有些遺憾地說,「不過,如大家所見,一維是一條直線,具有方向性,所以,如果我們是一維生命,我們可以做到前進和後退。但如果在這條直線的前方出現了一塊石頭,我們就會立刻被擋住,能夠選擇的路只有一條——後退。」

  學生的目光都被他所吸引,開始思考他所描述的場景。

  「但如果我們是二維生命,除了前進和後退外,我們又多了一種選擇——繞過去。為什麼?因為二維擴展出了一個平面空間,這等同於賦予了我們一種新的能力。」

  年輕老師喝了一口水,笑道:「不過,我們既不是一維生命,也不是二維生命,我們是實實在在的三維生命,對於我們而言,要越過那塊擋路的石頭,不僅可以繞過去,還可以跳過去,因為我們的世界是有高度的。」

  「那麼……四維生命呢?它們會怎麼處理這個問題?」年輕老師的目光的目光掃過眾人,忽然眼睛一亮,指向了最後面的那個,略顯削瘦的年輕人。

  「那位同學,請你來回答一下吧!」如果說,他剛才的笑容是禮貌,那此刻的笑容,無疑要溫暖和煦了許多。

  被他叫到的年輕人穿著一身不太合身的舊夾克,雖然看起來有點土,但他的皮膚卻很紅潤細膩,整個人精神狀態也很好,只是眼神略微有些疲倦。

  「如果四維是由無數個三維空間堆疊而成,堆疊這些空間時一定存在某個基準,我聽人說,那個基準叫時間,它是一根獨立的軸。」年輕人的聲音不大,但很清晰,「如果是真的,我認為四維生命能做到許多我們無法想像的事,瞬間移動,斷肢重生,穿牆越壁,分裂重組……所以,它們無法被石頭擋住,也許在它們的眼裡,根本不存在石頭,它們能回到石頭出現前的時間點,走過去之後,再讓時間回到正軌。」

  年輕人的話剛說完,甚至沒留給學生們思考的時間,教室外就響起了鈴聲。

  「好了同學們,今天的課就到這裡,再見!」

  隨著下課鈴的敲響,他今天的教學任務也完成了。

  「蘇老師辛苦了!」

  「老師拜拜!」

  青春活力的聲音響徹整個教室,看得出來,這位年輕英俊的老師頗受歡迎。

  只是今天這位老師談到的問題,又有幾個人去思考過呢?

  收拾完了課件,他徑直走向了仍在教室最後一排的年輕人,頗為感慨:「小林哥,好久不見。」

  出現在大學課堂里蹭課的人,正是林雲漸。

  他抬頭看向眼前這個溫文爾雅的男人。

  這個人叫蘇覽,飽覽群書的覽,他是一個真正的天才。

  同時,也是「林雲漸」的竹馬之交。

  林雲漸神情有些恍惚,記憶中,自己和蘇覽升上高中之後就沒怎麼見過了,蘇覽早早地進入了大學,而他還在按部就班地念書。

  直到三年前的那場意外,自己死了。

  同樣也是那一年,蘇覽結束了大學課程,選擇了一邊教書一邊進行學術研究。

  「好久不見,蘇覽……」本來想好的請求,突然在見到蘇覽之際,變得難以開口。

  昨夜,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逃了。

  他不能讓家人看到自己那副樣子,他也不能接受……那個渾身紅色鱗甲的怪物是林雲漸。

  他不知道自己會在什麼狀態下再次變成那副模樣,也不知道擊殺了「周詳」的自己會不會遭到某種報復。

  所以,他不能呆在家裡。

  思來想去,離家不算遠能夠保護到弟弟妹妹,又能夠完全信任的人,只有蘇覽的住處了。

  但,本想在蘇覽家借住一段時間的林雲漸,在看到如今的蘇覽後,退卻了。

  「你知道我很聰明的,」蘇覽坐在了林雲漸面前的桌上,懷中抱著教案,「所以……你想讓我猜嗎,小林哥?」

  在大學裡,幾乎沒人見過蘇覽的這種狀態,他安靜,博學,聰慧,得體。

  坐在課桌上這種動作,不可能在他身上出現。

  但林雲漸很熟悉,因為從小學開始,蘇覽就是這樣幫自己補習功課的。

  林雲漸站了起來,他比蘇覽的個子稍高一點。

  「看見你過得很好我就安心了,先走了!」

  林雲漸的回答非常出乎蘇覽的意料,同時,林雲漸走得也很快。

  看著他匆匆離去的背影,蘇覽沉默不言,但卻似乎明白了什麼。

  ————

  林雲漸想通了一件事。

  蘇覽是自己的髮小,也是難得的好友。

  他如今的生活是正常的,美好的,自己不願意讓弟弟和妹妹捲入麻煩中,就能讓蘇覽卷進去嗎?

  也許本質上自己就是一個自私的人。

  甚至,他都不知道如今的自己,究竟還算不算得上一個「人」。

  昨晚之前,他只是一具活著的屍體。

  但今天……他的心臟在胸膺中跳動,他的呼吸綿長有力,他的眼睛漆黑有神,他的額頭因為一夜的狼狽而隱有汗漬。

  他活過來了。

  雙手揣進衣兜里,林雲漸走到一棵高大楓樹下的長椅旁,獨自坐下。

  我是誰?

  那一身紅色鱗甲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

  它給身體帶來的痛苦並非無法忍受,最大的痛苦,是讓林雲漸迷茫地走在了路上,看不到前面的方向。

  不知坐了多久,林雲漸聽到一雙長靴踩地的聲音在靠近。

  微微側過頭,扎著利落馬尾,穿著修身風衣的甘意微緩緩坐下。

  她手上拿著一個布袋,先從布袋裡取出一個麵包,塞進了自己嘴裡,又拿出了另一個,遲疑了一下後,遞到林雲漸面前:

  「能吃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