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在楓樹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她是甘意微。

  也是林雲漸發現自己的身體徹底死亡後,第一個想聯繫的人。

  從殘缺不全的記憶里,他能看到的零星畫面中,就有她把自己背出去的畫面。

  他想了解三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但甘意微今天過來的目的,似乎並不是為了解答這個問題。

  「能吃嗎?」

  坦白來說,她的聲音在女人中並不算好聽,中性,低沉,沒什麼磁性,還有些生硬。

  林雲漸接過麵包,塞進嘴裡。

  她是知道他不吃人類食物的,這也是他故意留下的破綻。

  甘意微目光灼灼,盯著林雲漸,見他嚼著麵包,吞了下去,問:「這會讓你難受嗎?」

  林雲漸搖頭,說:「不會,只是這個行為除了讓我看起來像個正常人外,沒其他意義。」

  甘意微沉默片刻,好奇地問:「這三年來你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林雲漸抬起頭,看著在風中搖晃的紅色楓葉,想了半天,卻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死去的這三年,他忽然覺得很陌生。

  已經入冬的風掠過林雲漸的臉頰,真實又生動的冰冷讓他眼睛微微睜大了一點。

  真的活過來了……

  他仰著頭,風掠過這棵高大的楓樹,掀起層層疊疊的紅葉,從錯綜複雜的枝椏中,滲出一絲緋紅的天空。

  他的記憶,仿佛也滲出了一些。

  關於這三年的自己,林雲漸無法言語。

  所以,他沉默著。

  「你……過得很艱難嗎?」甘意微低聲問道。

  「沒有,」林雲漸咽下最後一口麵包,聲音不大:「只是,很茫然。」

  茫然……這只是託辭。

  十八歲,冬天,凌晨,他挨家挨戶去送貨。

  十九歲,夏天,他裹在玩偶里,做著滑稽的動作。

  二十歲,今年,他扛著遠超體重的建築材料前行。

  這不是每一年獨立發生的事,而是這三年來的每一天,持續不斷交雜在一起的工作。

  一起工作的同伴嘖嘖稱奇,因為他冬天不怕冷,哪怕風雪呼呼地往衣服里灌,他也面色不改。

  他也不怕熱,不怕累,甚至不怕餓,他總是沉默地做完所有的事,領完薪水後又去往另一個地方,開始另外的工作。

  哪怕是又黑又冷的地方,哪怕風像又薄又銳的刀子,也對他毫無影響。

  他像一台冷酷的機械,按部就班地完成著自己的任務。

  只是偶爾會有人看到,他也會在節日裡,坐在很暗的角落,仰頭看著天空,看著緋紅天空下的煙火,聽著四周的歡笑與吵鬧,露出難以分辨的表情。

  看完之後,他便轉過臉,悄悄走開。

  「想不起來了。」

  林雲漸說道。

  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不願去想,還是想不起來。

  妹妹林雨眠,從那次事故之後就一直對他態度極差。

  弟弟林風晚要好上一些,但林雲漸能感覺到,他也藏著自己的心事,偶爾,弟弟會看著緋紅的天空發呆。

  「想不起來就不用想了,你應該知道我為什麼能找到你,又為什麼會來找你吧?」甘意微學著他的樣子,仰頭透過葉縫去看天。

  她不太喜歡這片緋紅的天空。

  林雲漸抬了抬右臂:「知道,裡面有發訊裝置,你們能隨時找到我的位置。」

  「但,我不知道為什麼是你來找我。」

  林雲漸的話讓甘意微沉默了片刻。

  「坦白說,我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你。」甘意微吐出一口濁氣,冷風吹得她的馬尾微微晃蕩,「你給我的感覺很奇怪,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更奇怪。但……你先選擇了相信我。」

  甘意微扭過頭,看向林雲漸:「所以,我賭了一把。」

  甘意微似乎鬆了一口氣,慢慢說道:「我不知道你是誰,活人也好,死人也罷,我只在意你做的事。」

  「有人對我說,我們被這片緋紅的天空選中,身體和精神都在改變,這是我們註定的命運。」

  甘意微起身,雙手放在風衣口袋裡,衣角和馬尾隨著微風擺盪。

  她低頭看著林雲漸,說:「也有人對我說,這世上不存在任何已經註定的事,我們要對抗的,也從來不是自己的宿命,或者這個世界,而是自己的心。」

  「林雲漸,你的心,決定了你將成為什麼。」

  林雲漸的眼睛微微睜大,又緩緩低下頭。

  攤開手掌,吸收了周詳的血霧後,他的皮膚紅潤又飽滿。

  脈搏也在有力地跳動著。

  像極了一個普通人。

  但他知道,自己和所有人都不一樣。

  他死過一次。

  「你問吧。」林雲漸終於說話了。

  「昨晚,你遇到周詳了嗎?」甘意微的問題,讓林雲漸出乎意料。

  和他從小接受到的教育一樣,林雲漸知道城市管理系統深入到了每一個角落,所以,他默認自己昨晚的恐怖變化和擊殺了周詳的事,已經被城市防衛部知曉。

  但聽甘意微的意思,事情和自己想像的似乎不太一樣。

  「四周的鏡頭沒有拍到嗎?」他問道。

  甘意微搖頭,說:「攝像頭的捕捉只對D級與D級以下的腐化者有效,周詳和那隻腐化者,已經超過了D級。」

  原來如此,那也就是說……自己那種姿態也沒被看到了?

  沉默片刻,他說道:「我趕到樓下時,和他發生了短暫的衝突,他沒有殺我的想法,和他纏鬥片刻後,他忽然和那隻腐化者一起逃跑,我開始追逐,直到現在。」

  所以,這就是現場的破壞情況並不嚴重的原因嗎……

  雖然說得通,但甘意微總覺得,林雲漸隱瞞了什麼。

  「跟丟他了?」她問道。

  「嗯。」林雲漸點頭。

  「我明白了。」甘意微鬆了一口氣,「還好,你的親人都很安全。」

  她說到這裡,林雲漸心中那個不願去深想的問題,無法抑制地再次出現。

  昨夜,他親眼看見那隻沒有面部皮膚的怪物早早爬到了六樓,但當他解決掉周詳,趕到六樓時,那裡卻什麼事都沒發生。

  沒有打鬥痕跡,那隻怪物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而弟弟林風晚,一直在門的另一邊等待。

  那個時刻,林風晚不可能出現在門邊,吃過腐化藥的他早就該睡著了。

  「林雲漸?林雲漸?」甘意微的呼喚,將他拉回了現實。

  「什麼?」他怔怔抬頭,看著她。

  甘意微有些無奈,再次說道:「我剛才在問,你是否願意跟我回三十三區防衛總部,作為執行官,你已經合格了。」

  林雲漸低著頭,想了很久。

  甘意微本以為他會一口答應下來。

  「你……有什麼疑問嗎?」她問道。

  林雲漸抬起頭,看著她:「成為執行官,我能知道這片天空,那些怪物,還有……我們,究竟是什麼嗎?」

  一片楓葉搖搖晃晃地落下,落在了兩人之間的長椅空隙上,紅得刺眼。

  「當然……這是……我們應該知道的。」

  甘意微輕聲說道。

  她轉過身去,身影似乎有些蕭瑟:「跟上,這個世界可不等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