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入職體檢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個世界的天空,不屬於任何生命。

  甚至連城市裡的大樓也限制了高度,這不是技術所導致,而是……恐慌。

  越接近那片緋紅的天空,人的內心就會越是恐慌。

  也不僅僅是人,就連鳥雀也會落下來,摔得粉碎。

  時日一長,天空便永久禁飛了,活下來的鳥也知道,不能飛得太高。

  丹楓城邊緣。

  這裡的牆體,已經達到了所能修建高度的極限,再往上,無論是建造者,還是建築工具,都會被「損壞」。

  微冷的上午,林雲漸跟著甘意微前往三十三區防衛總部時,丹楓城的護城高牆上亮起了一盞黯淡的燈。

  高牆闊壁,料峭寒風中,一個中年士官陡然從睡夢中驚醒。

  他抬頭看了一眼戰術手錶,上面顯示的數字是九點半,已經不算早晨了。

  他拔出槍,敲了敲身下的椅子。

  「來了!」

  換班的人發出了聲音。

  士官從座椅上起來,伸了個懶腰。

  他站立的位置,是丹楓城的外部圍牆,也是這座城市的最高處之一。

  這裡的視野很好,雖然無聊了一點,但卻能見到普通人一生也見不到的景色——城外。

  他像往常一樣,朝城外的方向看去,然而這一次……他驚呆了。

  「赤潮……」

  ————

  三十三區防衛總部。

  和林雲漸的想像完全不同,他本以為這裡會是一個銅牆鐵壁,重兵把守的所在,但竟然只是一棟看上去有些年頭六層小樓。

  樓外掛著的招牌,寫著楓紅明日報社。

  不過進入報社之後,林雲漸終於算是感受到了一些專業性。

  他被帶去做了一系列的體檢。

  但這些體檢……和在醫院做的沒有任何區別。

  而關於他身體異常能力的調查,根本就沒有進行。

  「恭喜,你的身體很健康,嗯……非常健康。」

  一位高鼻樑的優雅小老太太拿著林雲漸的體檢報告,坐在他對面。

  甘意微把他帶到這裡後,就被人叫走了。

  雖然自己一個人入職也並不會感到不安,但讓林雲漸感到奇怪的是,他們就不怕自己有什麼嚴重的問題存在嗎?

  他詫異地問:「不用檢查我的特殊能力嗎?」

  「當然要。」老太太扶了扶眼鏡,說:「正式介紹一下,我叫珍妮弗,由我負責你的入職測試。」

  珍妮弗?

  難怪她的長相和丹楓城絕大多數人不一樣,尋本溯源的話,這位珍妮弗老太太的血脈應該來自七城之一的獅夏城。

  只是七城相隔甚遠,來往極少,林雲漸對獅夏城的了解也不多。

  「怎樣測試?」他問道。

  「你說,我記。」珍妮弗老太太一抬眼,抽出了一支鋼筆,說道。

  啊?

  竟然是這種形式?

  似乎知道他的想法,珍妮弗老太太說道:「在緋紅因子的腐化下,每個人身體和精神出現的異變都是沒有邏輯,難以量化的,甚至本人都無法完全弄清楚自己身上的怪異之處,所以,我們無法測試。」

  「不用太擔心。」珍妮弗老太太給他倒了一杯咖啡,說,「你只需要說個大概,我接到了通知,你能感知到腐化者,三十三區很需要這種能力,或者說,在整個丹楓城四十九區都很需要這種能力。作為執行官,你不需要擁有戰鬥能力,甚至可以和我一起坐在報社裡用語音進行遠程支援,嗯……這很安全。」

  聽起來確實很安全。

  看著面前冒著水霧的咖啡,林雲漸低頭沉思了片刻,還是決定稍微說一些實話。

  「我其實擁有一些戰鬥能力。」

  他認真地說。

  「對,你至少跑得很快,不過還是讓周詳跑了。」

  一個聲音在辦公室門口出現。

  珍妮弗老太太抬頭看了一眼,說道:「席安小子,你如果沒事的話,去幫我給陽台的花澆水。」

  席安走了過來,一屁股坐在林雲漸身邊,雙手抱著頭,說:「你那點戰鬥力,剛好可以自保,我們更需要的是你的感知能力,你去現場的話,我們還要分出力量保護你,不是更加束手束腳?」

  「所以,聽這位小姐的話,乖乖坐在辦公室通知我們腐化者的具體方向就行。」

  他說話的語氣很不客氣,但林雲漸沒有放在心上,而是看著珍妮弗,問:「請問,這棟大樓里的人,都是擁有特殊能力的執行官嗎?」

  「開什麼玩笑?」沒等珍妮弗回答,席安就先一步說道。

  他輕笑一聲:「你以為我們是大白菜嗎?」

  「三十三區的特別執行官一雙手都能數清,隊長,副隊長,丁童,我,再加上你,還有一個正在住院的傢伙,已經沒了。」

  他的臉色有些不對,林雲漸知道,他是想到了昨夜死去的王回,以及無緣無故當了叛徒的周詳。

  不過,人這麼少還是出乎了林雲漸的意料。

  可是這棟大樓里的人至少有近百個……

  「你想問他們?他們也是防衛部的成員,不過主要處理一般事務和一些支援工作。」席安伸了個懶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還有什麼要問的?」

  林雲漸看著他:「很多。」

  額……

  席安又坐了下來,有些鬱悶。

  這些事本該由珍妮弗來負責講解,現在因為他的多嘴而變成了自己。

  「腐化者是什麼?緋紅因子是什麼?我們是什麼?」

  林雲漸一連拋出了三個問題。

  席安有些不耐煩,珍妮弗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說道:「這其實是一個問題。」

  林雲漸認真地看向她。

  席安也閉上了嘴。

  「你們身體和精神上的異變,都是緋紅因子侵入造成的,至於腐化者,同樣如此。」珍妮弗的話讓林雲漸微微睜大了眼睛。

  「你想得沒錯,從本源上說,你們和腐化者沒有任何區別,唯一的區別只是程度。」珍妮弗端著咖啡杯微微探出身子,「腐化者的精神和身體都完全被緋紅因子占據,喪失理智,被某種單一的負面情緒支配。」

  「而你們,只有身體的某個部位遭到了緋紅因子的侵入,理智還足以管理自己的身體和精神狀態。」她看著林雲漸,放下咖啡杯,「這就是唯一的區別。」

  緋紅因子……

  那又是什麼東西?

  林雲漸心底忽然湧現出了一絲不安,他側過頭,看到了席安似笑非笑的神情。

  「記得我說過的蟲嗎?天空的緋紅色,是一種看不見的蟲織成的。那種蟲被人類取了一個聽起來很科學的名字——緋紅因子。」席安的笑容越來越古怪,「這種蟲不會隨意侵入人體,它們只對負面情緒感興趣,負面情緒越是劇烈恐怖,越容易受到它們的青睞,所以……被緋紅因子選中的我們,心底一定藏著某種極為壓抑的負面情緒。」

  席安湊到林雲漸耳邊,低聲問道:「你的是什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