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情緒管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雲漸很確定,自己不喜歡席安這個人。

  「席安,你該出去了。」珍妮弗打斷了他對林雲漸的騷擾。

  席安也沒多餘的表示,雙手抱著頭離開了辦公室。

  珍妮弗看了一眼席安。

  雖然他性情乖張,但他說得沒錯。

  每個被緋紅因子侵入,身體或精神產生了異變的人,都曾產生過劇烈的負面情感波動。

  換句話說,無論是齊修寧,還是甘意微,亦或是丁童,席安,包括那個正在住院療傷的人,他們曾經都經受過普通人難以想像的痛苦。

  那不是肉體上的痛苦,而是來自精神的,足以令人癲狂的某種情緒折磨。

  目前的研究已經表明,強烈的負面情緒對緋紅因子存在極為恐怖的吸引力。

  所以,某些心中怨毒強烈的人,或者瀕死階段洶湧著不甘與仇恨的人,亦或是已經死亡,但死前的某種負面情緒積攢到了一個極為恐怖地步的人,都容易招來緋紅因子,將其腐化,變成一個徹徹底底的,失去理智的癲狂怪物。

  執行官釋然了,或者壓制住了自身的負面情緒,所以能夠控制自己。

  但他們在平日的工作和生活中,依舊會不可避免地展現出一些性格上,情緒上的缺點,比如席安的乖張,丁童的嗜血。

  對城市管理局,對普通人類而言,擁有性格缺點的他們反而是一種優點。

  因為缺點,意味著對象可以把控。

  這個時候,珍妮弗轉過身,銀灰色的眸子看著林雲漸,不動神色地觀察。

  儘管包括齊修寧在內的幾位特別執行官都在推薦他,不僅因為他的能力是目前三十三區所需要的,還因為林雲漸的情緒較為可控。

  而且就他的能力而言,就算失控,造成的破壞也相當有限。

  然而,高層和珍妮弗卻存在另一個顧慮。

  那就是……能夠引爆林雲漸的情緒缺點是什麼?

  是焦慮、緊張、憤怒、沮喪、悲傷、痛苦、煩躁、不安、還是嫉妒?

  他太平靜了。

  平靜得就像一個完完全全的正常人。

  不……就連正常人也會存在情緒失控的時候,只是沒有那麼極端和強烈罷了。

  通過昨晚的行動,幾位特別執行官得出的結論是,林雲漸展現出焦急和略顯失控的狀態,是在意識到自己家人可能遭遇危險的時候,但即便是那樣,他也沒有喪失理智,而是採取了行動急速地前去救援。

  這並不是某種強烈的負面情緒,而是正面情緒,是對家人的「愛」。

  雖然三十三區擁有的特別執行官不多,但詹妮弗大多都見過,也引導過。

  什麼樣的極端情緒她都已經見怪不怪了,但看著安安靜靜坐在自己對面的這個年輕人時,她卻能感覺到一股很平淡的怪異。

  沒錯……

  儘管平淡和怪異這兩個詞放在一起,顯得有些詭異,但這就是珍妮弗的真實感受。

  她沉默著,坐在了她對面的林雲漸也沉默著。

  「我能再問一個問題嗎?」

  良久,林雲漸先開了口。

  珍妮弗坐下,輕輕點頭,儘管年齡大了,但她一樣的優雅從容:「解答你的疑惑是我的工作。」

  「周詳是怎麼回事?」

  林雲漸很直接地問出了這個問題。

  珍妮弗再次沉默下來,搖頭道:「還需要調查,我們也不清楚。」

  「以前沒有發生過這種事嗎?」林雲漸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

  「發生過,但情況不一樣。」珍妮弗有些難以判斷地說,「身為特別執行官的你們,最危險之處在於我們無法確定你們的情緒爆點會不會在某一個情景下突然觸發,失控的負面情緒會再次引來天空的緋紅因子,儘管第二次被緋紅因子侵入會極大地提高你們的能力,但也有超過百分之九十的概率,讓你們變成一隻徹底失控的瘋狂怪物。」

  「周詳的選擇像一隻怪物,但他的行為邏輯清晰,沒有失控。所以我們懷疑,他是有組織,有目的的加入了三十三區防衛部。」她看著林雲漸,「為了某件事。」

  收回目光,按了按太陽穴後,她說道:「總之,能告訴你的只有這麼多,儘管我們對一般市民隱瞞了特別執行官與腐化者的存在,但丹楓城裡還存在其他隱秘勢力,它們同樣知道緋紅因子,知道腐化者,知道特別執行官,只是叫法不同。」

  「比如一個叫永明會的地下組織,在他們口中,你們的稱呼是……家犬。」

  她特意說出了這種帶有侮辱性質的稱呼,當初丁童加入時聽到了類似的話,幾乎瞬間失去理智。

  但林雲漸聽到這番話後,依舊低著頭,以一種非常認真的態度在思考著……

  找不到……

  還是找不到他的負面情緒爆點在哪裡。

  想到上級的要求,又考慮到目前三十三區的現狀。

  昨夜,丁童的報告裡反饋了一棟廢棄大樓,很可能是B級腐化區域,在那個人沒出院之前,B級腐化程度,已經是三十三區的能力上限了。

  這讓她還是猶豫了一下。

  但很快,眼前的電腦上彈出了一行字。

  內容不多,但卻做出了指令。

  「所以,你願意加入三十三區防衛部,成為一名特別執行官嗎?」

  林雲漸怔怔抬頭,看著她,他隱隱聽出了珍妮弗語氣中的變化。

  如果說剛才還有猶疑的話,那現在就是確信。

  是她桌前的電腦上發來了什麼嗎……

  微不可查地看了一眼後,林雲漸心中有了數。

  「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林雲漸開口說道。

  珍妮弗有些頭疼,林雲漸的問題都不太好回答,但也不能搪塞,這讓她有些為難。

  「問吧,我會儘量為你解答。」

  林雲漸抓著自己的衣角,遲疑地問:「關於報酬……不知道……」

  報酬?!

  珍妮弗的臉上突然有了神彩。

  這種事的話,那就根本不是事!

  「你會獲得獨立住所,出行和用餐可以報銷,每月有十萬的基本工資,執行腐化清理任務可以按腐化等級獲得額外補貼,還可……」

  「我願意。」

  乾脆利落的回答讓珍妮弗愣了愣。

  接著,她腦袋有些發懵地給林雲漸辦理了入職手續,並把一枚血紅的楓葉徽章雙手交給了他。

  「這是特別執行官的身份標誌,整個丹楓城的防衛體系都會為你服務,同樣,你也會受到我們的監督。」

  林雲漸接過徽章,楓葉下面有一個鮮紅的數字——三十三,如同滴落的血。

  「我有一個問……」

  「你說吧。」珍妮弗直接打斷了他。

  這是她遇到過的,問題最多的特別執行官,也許他的負面情緒爆點是不讓他問問題?

  「安排的獨立住房可以換成錢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