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打工態度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雲漸如願以償了。

  儘管珍妮弗愣了很久,但還是給了他一個令他滿意的答覆。

  他需要錢,這個要求讓珍妮弗有種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的感覺。

  對了,他有個正在上高中的妹妹,以及一個患了腐化病的弟弟,一家人的開銷都在他身上。

  還真是……

  珍妮弗搖頭失笑,她依舊沒能發現林雲漸的負面情緒爆點,越是了解,她越覺得這個人是一個純粹的老好人。

  他說話不疾不徐,不願和人起衝突,照顧家人,善待朋友,有一些愛心,膽子又不是太大。

  他簡直太正常了。

  見他上樓,去了特別執行官的專屬樓層——六樓。

  珍妮弗終於出了一口氣,在老舊的電腦上敲下一行字:

  「他很正常,但被緋紅因子入侵的人不該這樣正常,建議文職,觀察一段時間。」

  ————

  「篤篤篤——」

  「篤篤篤——」

  不疾不徐的敲門聲在六樓的走廊迴蕩,屋內沒傳來腳步聲,但門卻「吱呀——」一聲開了。

  他試著輕輕一推,門縫變大,一眼看進去,入目是一套乾淨典雅的暗紅沙發,茶几,書桌,衣帽架,木椅,木製黑板,留聲機,台式吊燈……

  還有……一個正在暗紅沙發上呼呼大睡的人。

  看起來,這裡的工作也不是非常繁忙的樣子。

  推門而入,林雲漸扭頭朝四周看去,整個六樓都是特別執行官的辦公處,甚至每個人都有獨立的房間。

  林雲漸挨個看過去,那些門上都寫著他們的名字。

  看了一眼寫著「丁童」名字的房門,林雲漸又看了一眼正在沙發上睡覺那個人。

  既然有自己的房間,為什麼要趴在沙發上睡,像一隻大型犬一樣……

  他一邊腹誹,一邊走了過去。

  剛走到丁童身邊,他就看到丁童的耳朵突然動了一下,然後整個人一下彈了起來,橙色的瞳孔豎立著,直勾勾地瞪著他。

  見是林雲漸,他的神情先是疑惑,又是錯愕,繼而是恍然。

  「你好,我是林雲漸。」

  林雲漸伸出手,遞到丁童面前。

  儘管他不喜歡肢體接觸,但這是和工作夥伴的第一次在正式場合見面,作為一個持續了三年的打工人,林雲漸很清楚現在該做什麼。

  丁童的樣子最多不過十九二十歲,和他年齡相仿。

  但他似乎很怕生,不僅沒有去碰林雲漸遞過來的手,反而朝後面縮了縮。

  他還是昨晚那副樣子,穿著連帽衫,頭上戴著兜帽,長長的劉海幾乎快擋住了眼睛,他的手指很修長,身體雖然不是非常健壯的類型,但比例幾乎完美。

  一想到昨晚那個宛如猛獸,破樓而出的人,林雲漸一時間竟無法將他與丁童聯繫起來。

  「丁童……」他終究還是開口了。

  也許這是自我介紹?

  丁童看著林雲漸,警惕的目光依舊沒有消失,竟直接問道:「昨天,你想吃我。」

  啊?

  林雲漸一愣,有這種事?

  他仔細回想了一下,好像……剛和丁童他們見面時,自己的確莫名其妙地舔了一下嘴唇。

  當時……有飢餓感產生嗎?

  他不記得了。

  不過至少現在沒有。

  「你吃不掉我。」

  他認真地說。

  林雲漸第一次感覺有些哭笑不得,他低聲說道:「你誤會了,我不吃人。」

  接著,因為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他問道:「其他人呢?」

  丁童伸手一指門外的走廊,說:「盡頭,開會。」

  林雲漸點點頭,剛要轉身去找隊長報個到,又回頭看向丁童:「你為什麼不去開會?」

  丁童看了他一眼,將腦袋藏回兜帽里,重新趴回了沙發上,嘟囔道:「頭疼,聽不懂。」

  林雲漸張了張嘴,終究沒說話。

  離開這裡之前,他又偷偷看了一眼丁童。

  真的像一隻大型犬呢……小雨也許會喜歡。

  收回腦袋裡的奇怪想法,往走廊的盡頭看去,果然看到了另一扇更大的門。

  一路過去,站在門口,林雲漸沒有猶豫地輕輕敲了敲門。

  裡面隱隱約約的討論聲一停,接著,齊修寧的聲音傳來:「請進!」

  推開門,大概掃了一眼,除了齊修寧和甘意微外,其他人他都不認識。

  「齊隊長,林雲漸來報到。」

  他對齊修寧說道。

  齊修寧依舊和昨天差不多,白髮打理得一絲不苟,雖然年齡看上去有些大了,但人很英俊。

  今天他穿了正裝,這是屬於防衛部執行官的標準服飾,黑色制服加上束腰與紋飾,以及精美的細節,讓他的身姿顯得越發挺拔。

  見林雲漸說話了,齊修寧報以微笑,微微頷首,說:「坐吧,一起聽。」

  旁邊,一位年齡比齊修寧要更大的老先生皺眉道:「這不符合規定。」

  「林雲漸是特別執行官,是我的隊員,為什麼不符合規定?」齊修寧頗為強硬地回應道。

  老先生看向林雲漸,仔細打量幾眼後,沒再說話。

  「會議繼續。」身穿白色制服的年輕女性說道,這是城市管理局的制服,和城市防衛部一黑一白,格外分明。

  「九點三十六分觀察到疑似赤潮現象,管理局要求丹楓四十九區每區各派出一名特別執行官,與他區執行官組成七支七人小隊出城查探,年節之前提交名單。」

  「確定是赤潮?」

  「我不覺得現在有派出特別執行官的必要,讓防衛部的士兵先出城查看,也許是誤報。」

  「天際緋紅現象沒有加深,這不像赤潮即將到來的徵兆,我也持相同意見,先讓士兵查探。」

  赤潮?

  出城?

  緋紅現象?

  林雲漸聽得呆了呆,原來在討論的是這件事嗎?

  關於赤潮,他只是聽過,並沒有見過,因為上一次赤潮,距今已經二十年了。

  而林雲漸今年,要到年底才滿二十歲。

  也就是說,他沒有經歷過赤潮。

  會議室里爭執不休,林雲漸只是聽著,直到時間快到中午,會議才散去。

  三十三區只是丹楓四十九區之一,有一些自主權,但在關乎整座城的問題上,他們的爭執顯然是無效的。

  齊修寧坐在椅子上,看著手上的文件,低頭沉思。

  派人出城基本已成定局,但那要到年關之後了。

  三十三區最合適的人選還在住院,如果她能趕在年關前出院,這一切就不是問題了。

  放下文件後,齊修寧按了按太陽穴。

  現在,三十三區最讓人頭疼的問題是那棟廢棄大樓!

  昨晚之後,它似乎被自己等人的冒犯激活了,存在感越來越強烈。

  那可是一個至少B級的腐化區域,該怎麼去處理它呢……

  還有毀面者,目前的情報是毀面者有兩隻,究竟藏在哪裡……

  思忖間,他餘光一掃,看到了站在門邊等自己的甘意微,又看了一眼四周:「林雲漸呢?他不是來報到了嗎?」

  甘意微看了一眼窗外:「他問了我今天的安排,我告訴他,我們平常的工作就是等待和調查,然後他就走了。」

  「走?為什麼?」

  齊修寧一怔。

  「他說,那就是下班了。」

  甘意微的回答讓齊修寧也看了一眼窗外,這……才剛到中午,下班?

  頭疼的事又增加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