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寂靜城市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雲漸行走在街道上。

  十一月楓葉正紅,風過後留下些樹葉搖晃的沙沙聲,聽起來格外浪漫。

  這也是丹楓城的特色。

  但很久以前林雲漸就發現了一件事——丹楓城的市民,不愛抬頭。

  他們總是步履匆匆地行走在落著楓葉的街道上。

  甚至遇到存著積水的坑也不躲避,仿佛稍微繞開一下,稍微抬頭看一眼楓樹,會浪費掉很多時間一樣。

  他有些不理解這個社會。

  在強勢又盡職的城市管理局的控制之下,丹楓城的犯罪率已經非常低。

  大街小巷到處都藏著隱蔽的攝像頭,再加上丹楓城量刑又重,犯罪成本實在太高,一來二去,大家便絕了走捷徑的想法。

  而且,丹楓城對人最基本的要求只有一點——活著。

  所以,就算是再廢物的人,城市管理局也不會讓你餓死。

  按理說,有了最低生活保障後,市民的生活會輕鬆許多。

  然而事實卻並不是這樣,在這個近億人口的巨型都市中,人們形形色色,卻又涇渭分明。

  有的人整日忙忙碌碌,街上步履匆匆的,大多是這類人。

  有的人則無所事事,或是蹲在街頭,或是趴在幾平米住房的窗邊,無精打采地看著這個世界。

  丹楓城的好政策很多,但每一條好政策都像一束耀眼的燈光,單看的確不錯,但密密麻麻顏色各異的燈光照過來時,只會讓人覺得雜亂晃眼。

  林雲漸感受著自己的心跳,呼吸,三年來,他從未這樣真切地感覺到自己活著。

  這也是他敢跟著甘意微去三十三區總部的原因,他已經是正常人了,他活過來了。

  至少,他自己是這樣認為的。

  然而,當他的目光落在行色匆匆,和無所事事的人身上時,他又覺得哪裡不對。

  具體哪裡不對他說不清楚,但剛才珍妮弗說過關於緋紅因子的事後,他就一直有一種強烈的不安。

  緋紅因子喜歡負面情緒,尤其是極端的負面情緒。

  儘管目前來看,出現在三十三區的腐化者並不算多,一年也就幾個,但潛在的腐化者卻幾乎比比皆是。

  他能感受到一股龐大的,由每個人的情緒散逸出,然後聚集起來的壓抑情緒。

  這些並不算強烈的負面情緒就來源於每個市民。

  誠然,人不可能沒有負面情緒。

  但負面情緒應該也是多種多樣的。

  然而林雲漸從街道上走過,從大家身上感受到的卻極為類似。

  他有些不太會形容,但能感覺到那種冷漠與……無望。

  不是希望,也不是絕望,而是無望。

  壓抑在城市上空的,除了緋紅的天空,就是這種極淡卻極為厚重的惰性情緒。

  它真實的存在著,偶然表現在市民眼中的空洞與失神之時,如果……真的有引爆的那一天。

  林雲漸甚至無法想像會造成多恐怖的災難。

  畢竟,這座城市太大,人也太多了。

  不過,這不是目前的他需要考慮的。

  林雲漸猶豫著,要不要回去家裡。

  比起防衛部那一關,家裡的林風晚,林雨眠更讓他感到為難。

  吐出一口濁氣,帶著霧氣的冷風吹來,讓他精神了一些。

  早晚要回去的……

  就算自己是怪物,也要弄清楚為什麼會變成那樣。

  還有……弟弟。

  林雲漸覺得,是時候和林風晚談談了。

  回到小區,仰頭看著六樓。

  破損的地面和走廊窗戶都已經修理好了,一切就像從沒發生過。

  他的步伐稍顯猶豫,卻還是一層層上了六樓,來到家門前。

  靜靜站了一會兒後,剛想拿出鑰匙,卻發現自己身上並沒有鑰匙。

  對……鑰匙放在了客廳里。

  「篤——」

  下定決心的林雲漸剛敲響了一下,門就「吱呀」一聲,自己打開了。

  冷冽的空氣從屋內鑽出來,吹得他心底一慌。

  為什麼沒關門?

  「砰——」

  門被風砸過來關上。

  林雲漸衝進了客廳,還沒來得及問話,就看見客廳的茶几旁趴著一個身影,聽到聲音後,她扭頭過來看了一眼。

  明眸皓齒,嬌俏動人,穿著一身白色的羽絨服,正是林雨眠。

  「哥……」她下意識喊了一聲,又忽然皺起眉頭,大聲質問:「你昨晚去哪裡了?為什麼不回家?」

  不等林雲漸回答,她又自顧自地說起了那之後的事,有一群穿制服的人在家裡來來回回了幾趟,什麼都沒發現後又走了。

  「二哥今天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本來要拜託你的,結果你不在,哼!」

  林雲漸四下看了一眼,林風晚的確不在家裡。

  他患有腐化病,無法行走,手臂也沒什麼力道,自己一個人去哪裡了?

  「我找了一份新工作,昨晚剛好是我值班。」說到這裡,他把手伸進灰色夾克,從裡面摸出了一枚血紅色的楓葉徽章,拿給她看。

  林雨眠站起來,靠過來狀似不以為意地看了一眼,後又猶豫了一下,說:「這和昨晚進家裡那些人的徽章很像。」

  「但是他們的楓葉徽章是綠色和黃色的……」

  「不過……還不錯!以後你也算公務員了!」

  林雨眠仰著下巴說道。

  「嗯。」

  林雲漸沒給她說自己的待遇,十萬一個月的基本工資完全足夠他們一家換一個更好、更安全的環境了。

  林雨眠忽然看了他一眼,問道:「你……餓嗎?」

  看著她有些躲閃的眼睛,林雲漸笑了笑:「餓了,一直沒吃東西呢。」

  「等等!」

  林雨眠噠噠噠地跑進廚房,端著一個盤子又噠噠噠地跑了出來,放在茶几上,「喏,這是我早上做的卷餅,還剩下一些,不是特意給你留的。」

  林雲漸看著盤裡的卷餅,輕輕點頭:「嗯,我明白。」

  「你明白什麼呀……」林雨眠嘟囔道,轉過了身去。

  瞥見林雲漸吃得很香後,她又跑進廚房,端了一杯水出來。

  「人就是要多吃東西,我感到煩惱的時候就喜歡吃東西,以後你如果覺得不開心了,就吃東西吧,很有效的!」林雨眠的眼睛很明亮。

  「嗯。」

  林雲漸輕輕點頭,接過她遞來的水,將剩餘的卷餅全咽了下去。

  這時,林雲漸的動作一停,他看向門口方向。

  「咔——」

  門開了。

  緩緩變大的門縫中,逐漸露出兩個人的輪廓。

  一個是坐在輪椅上的林風晚。

  另一個……是揮著手正笑著打招呼的蘇覽。

  「小林哥,中午好。」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