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陌生的臉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又見面了。

  今天早上才見過蘇覽,中午又見到了他。

  其實,他們已經三年沒見了,可一但開始見面,就像打開了某個開關,量子開始糾纏。

  「哥。」林風晚溫和地笑著,他的手裡捧著一本冊子,艱難地舉起來,說:「楓城大學的招生考試,我通過了。」

  林雲漸看著笑得和煦陽光的弟弟,竟沉默下來。

  「恭喜你,風晚。」

  良久,他接過林風晚的錄取通知書,仔細地看了一遍又一遍。

  「我想讓林同學跟我住,但他執意要回來住,所以,我想問問你的意見,小林哥。」蘇覽說道,他低頭看著林風晚,「林同學很聰明,我正在研究的一個課題也特別適合他。」

  蘇覽抬起頭,看著林雲漸的眼睛:「如果林同學一定要住在家裡的話,每天早上我會來接送林同學,可以嗎?」

  林雲漸搖搖頭,幾乎毫不猶豫地拒絕道:「不用麻煩你了,蘇覽,我會負責接送風晚的。」

  蘇覽展顏一笑,說:「可是……小林哥接下來也許會很忙碌呢……」

  他話音剛落,林雲漸戴在右手上的戰術手錶就亮了起來。

  他將一枚耳機塞入右耳,按下了接聽:「我是林雲漸。」

  「我是甘意微,林雲漸,立即去你家附近的楓橋社區一趟,那裡接到了異常報案,也許和毀面者有關。」

  毀面者……

  這是這一個多月以來連續殺人,取下死者面部某個部位的腐化者的代號。

  不出意外的話……昨晚跟著周詳那隻已經死了。

  但還有另一隻。

  「收到。」

  林雲漸掛斷電話後,面帶歉意地看著林風晚:「有些工作上的事要立即處理。」

  蘇覽推著林風晚的輪椅,讓開了路,說:「所以,把林同學交給我吧,我會照料好一切的。」

  林雲漸看了一眼蘇覽,回應道:「等我回來再說吧。」

  ————

  楓橋社區,說是在林家的小區附近,其實要繞過一段不短的河道才行。

  簡單來說,基本算是隔河相望的狀態。

  丹楓城進入十月份後,雨水就會大幅度減少,但今年不知怎麼回事,昨晚下了雨,今天等林雲漸出門後,又開始下雨了。

  本以為是下班了,沒想到今天才入職第一天就出任務了。

  不,嚴格意義上說,昨晚是自己的第一次任務。

  關於這隻戰術手錶的使用,林雲漸也漸漸摸出了門道。

  裡面連接了城市管理系統,大型任務時通過耳機的連接可以接收到來自總部的指揮和信息,類似這種日常巡查,和一些B級以下的任務,它也可以調動這座城市的絕大部分資源。

  趕過去時,林雲漸腦袋裡還在想弟弟林風晚的事。

  風晚考上了大學是好事,他很聰明,不該一輩子藏在屋子裡。

  只不過他有腐化病,這種病症非常危險,情緒稍有失控就將成為腐化者,被城市防衛部清除掉。

  之前林風晚呆在家裡,一是因為腿腳不方便,二也是為了避免引起他情緒的大幅度波動。

  可是現在……

  大學人多,口舌是非也多。

  林雲漸不得不擔心哪一天林風晚被某個人或某件事引動了情緒爆發,令後果一發不可收拾。

  而且……蘇覽。

  儘管他是自己的竹馬之交,但潛意識裡,林雲漸並不想讓弟弟和他多接觸。

  思忖間,他已經來到了楓橋社區。

  抖了抖身上的雨水,走進了這裡的社區服務所。

  服務所算是城市管理局的基層組織之一,裡面開了暖氣。

  當林雲漸出事了楓紅徽章後,立刻得到了極好的招待。

  林雲漸並不難以接近,從外表上看,就算他不笑,身上也沒有什麼生人勿近的氣息。

  他身材高高瘦瘦,舉止有度,雖然穿著不名貴,但很乾淨。

  甘意微傳過來的資料他看了。

  張薇薇,女,十五歲,初中三年級學生。

  看到她照片的時候,林雲漸第一眼就被她的嘴唇吸引了。

  怎麼說呢……很有魅力的嘴唇。

  光是看著,就會讓人內心躁動。

  這樣的嘴唇感覺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初中生的臉上,而是一個三十來歲,風韻正足的女人身上。

  服務所的工作人員指了指路,林雲漸走過去,他隔著窗看了一眼,辦公室里的女孩的確是張薇薇。

  她低著頭,還穿著校服,露在外面的手臂上有一塊淤青。

  今天是周六,學校沒上課,林雨眠在家的原因也是這個。

  但這個叫張薇薇的女孩子為什麼還穿著校服呢?

  「篤篤篤——」

  林雲漸敲了敲門,張薇薇立刻抬頭,看見他後眼睛亮了一下。

  進了屋,辦公室里也有暖氣,但很悶。

  「我是防衛部執行官,你可以叫我林執行官。」

  林雲漸自我介紹道。

  「是……是。」

  她的精神狀態似乎不太好,有些神情恍惚。

  「吃過午飯了嗎?」林雲漸問,「現在是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點東西?」

  吃東西能讓人舒緩不好的情緒,這是剛剛林雨眠教的。

  「不用了……」她打著哆嗦,拒絕道,「我……我遇到鬼了!」

  她語出驚人。

  這個世界的人是不信鬼神的,正如之前蘇覽的課堂上那樣,因為大家沒遇到,也看不見。

  但也和他的反問一樣——看不見,就等於不存在嗎?

  「林執行官!請你相信我,我真的……遇到鬼了……」她渾身的顫抖越發劇烈。

  「我願意相信你,前提是你如實地告訴我發生了什麼。」林雲漸的態度很冷靜。

  她忽然又低下了頭,沉默了很久。

  「我……玩了一個遊戲。」

  「遊戲?」林雲漸眉頭一抬。

  「嗯……昨晚,我收到一條奇怪的信息,信息上說,只要按照他說的那樣做,就可以連接死亡與現實兩個空間,看到我思念的故去之人……」

  張薇薇說起這件事時,臉上的恐慌竟少了些,條理也逐漸清晰。

  「在地面上放一塊正方形的鏡子……」

  「凌晨四點四十四分時,點亮四根蠟燭,放在鏡子的四個角。」

  「然後……每隔十分鐘,吹滅一根蠟燭。」

  「吹滅第四根蠟燭的時候,跪在地上,把頭伸過去,將自己的臉照在鏡子上,然後閉上眼睛……心裡默念想見到的那個人的名字。」

  張薇薇的情緒有些激動,她一把抓住了林雲漸的手腕:「感覺到風吹過來的時候,就可以睜開眼睛,看鏡子裡面了。」

  「我看見了,真的看見了!林執行官!」

  林雲漸略一用力,掙開了她的接觸,他不喜歡肢體接觸,問道:「然後呢。」

  張薇薇渾身一顫,指向窗戶,驚恐地說:「然後……天亮之後,我能看到的……每一個能照出影像的地方,都出現了一張我根本不認識的臉!」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