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兄友弟恭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風晚很聰明,從小到大,他都比林雲漸要聰明。

  就像眼下的狀況,林雲漸之所以會懷疑自己的弟弟身上存在異常,也是因為那天晚上,他來開了門的緣故。

  他可以不來開門的。

  這一刻,看著林風晚幽深的瞳孔時林雲漸才意識到,其實弟弟早已經做好了準備——跟自己談些什麼的準備。

  廚房裡傳來了炒菜的聲音,還有林雨眠開心的細微哼唱。

  這三年來她一直有個心結,這個心結直到最近才有了一絲鬆動。

  表面上看,林家最大的矛盾在林雨眠和林雲漸身上,但林雲漸自己很清楚,真正的矛盾……其實一直在弟弟和自己身上。

  儘管他這三年來總是那樣溫和,也依舊叫著自己哥。

  但有些事,是掩蓋不住的。

  客廳里的寂靜中,逐漸冒出了壓迫感。

  林風晚注視著自己的哥哥,這之前的哥哥,身材削瘦,臉色蒼白,呼吸微弱,一陣風都像是能吹倒他,但就在一夜之間,他身上的所有問題都消失了。

  面色紅潤,身體健康,雙目炯炯有神,呼吸細密綿長,讓人很難不懷疑,他是不是換了一個人。

  「那個人……好吃嗎?」

  林風晚突兀地,用林雲漸從沒聽過的陰沉聲音問道。

  林雲漸瞳孔一縮。

  他看到了……

  前天晚上,紅色鱗片吸收周詳血霧的那一幕,被他看到了。

  「我沒有吃它,那不是我。」

  林雲漸一開口,才發現自己嗓子乾澀得厲害。

  林風晚一笑,轉動輪椅,緩緩去到窗邊,說:「我沒有責怪的意思,它想殺你,你當然也可以吃掉它。」

  「其實,你知道那個男人和我們根本不算一個種族了,只是他暫時還披著人的皮,讓你無法跨過心裡那條底線,這是很正常的事。」

  「不過,哥……我想問你,」林風晚回過頭,緋紅的天空映在他身後的窗口,「你打算一直這樣下去嗎?」

  「我……不知道。」

  林雲漸的回答沒有多少力度。

  「這個世界不一樣了,但規則從未變過,依舊是弱肉強食,依舊是適者生存。」

  林風晚兩隻眼睛死死地盯著窗外,說:「在這片天空出現之前,人類站在食物鏈的頂端。可你應該已經看到了,生態在變化,城外的世界我們無法看見,但城裡正在發展出新的生物鏈,之前……我們獵殺動物,現在……它們獵殺我們。」

  「沒有對錯,只關乎生存,活到最後的就是贏家。」

  林風晚的聲音不大,但落在林雲漸的耳中,卻振聾發聵。

  弟弟……知道的比他想像中要更多。

  而且,他對腐化者,人類,緋紅因子侵入者三者間的關係,有一套自己的認知。

  「哥……」林風晚再次回過頭,兩眼鎖在林雲漸身上,「你還記得,三年前發生的事嗎?」

  他的眼睛直勾勾地,似乎藏著某種壓抑的情緒。

  林雲漸移開眼神,說:「記不清了。」

  「那……讓我來告訴你。」林風晚的一字一句,讓林雲漸的心跳隨之而動。

  「那場災難里,我親眼看見了你……」

  他話音未落,忽然感覺天旋地轉,身邊的事物都模糊不清,身體的重心也突然向旁一歪,從輪椅上癱倒在地。

  一股強烈的恐慌從四面八方湧來,林風晚大口呼吸著,卻完全無法保持冷靜,大量空氣一下子全部進入他的肺里,卻又讓他有點喘不過氣來。

  全身的汗毛全部豎立,冷汗不停地從皮膚中冒出來。

  渾身上下,每個細胞都在傳達一個感受——恐懼。

  倒在地上的林風晚能感覺到,自己的前方散發著一種深淵般的恐怖壓力,他的一切都被這股壓力所壓迫著。

  是他吧……是哥哥,這股可怕的壓迫感與恐懼感的來源,就是哥哥。

  「風晚!」

  林雲漸被林風晚的樣子嚇了一跳,剛要上前。

  「不要過來!」林風晚大叫出聲,「你不要過來……」

  他的聲音讓在廚房裡做菜的林雨眠一個激靈,沖了出來。

  「二哥!」

  林雨眠過去扶起了他,將他重新安置在輪椅上。

  還是……不能提及嗎……

  林風晚的意識逐漸恍惚,腦袋裡空白片段越來越多,但他的意志也極強,硬是撐著沒有暈過去。

  「你們在幹什麼!」

  林雨眠怒氣沖沖地瞪著他們。

  林風晚按著她的胳膊,說:「沒事,是我自己不小心,你快進去吧,鍋里的菜我都聞到焦糊味了。」

  「呀!」林雨眠又急匆匆地沖回了廚房。

  林雲漸站在原地,之前準備好的說辭在這個時候全都沒了作用。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哥……」林風晚的喘息逐漸平復,他的臉上再次露出微笑,說:「沒錯,我和你一樣,身體裡也存在某個傢伙。」

  「它陰險,狡詐,貪婪,醜陋……妄圖完全占據我的意識。」

  「所以,我需要用藥物來壓制它,」林風晚忽然問道:「腐化病是它造成的表象,將來的某一天,失控的它會衝出我的身體,然後被這座城市的其他捕食者消滅。」

  「很蠢,對吧?」

  林雲漸沒有回答,他猜到了林風晚今天也許會和自己攤牌,但沒想到的是,林風晚會說得這樣仔細。

  但以自己對他的了解,林風晚這些話中,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不得而知。

  「為什麼……不繼續隱瞞下去。」

  林雲漸低聲說道。

  林風晚轉動輪椅,來到林雲漸的身邊,說:「因為你活過來了,活過來的你,散發出了驚人的吸引力,你是獵手,同樣也是獵物。」

  「我們的家將成為眾矢之的。你能感知到腐化者,同樣……整個丹楓城的腐化者也能聞到你的味道……」

  「你讓它們恐懼,也讓它們興奮,你的吸引力招來的災禍足以毀掉這片區域。」

  「我不能不明不白地死,小雨也不能。」

  「所以……」林風晚一字一句,低聲說道:「你要學會主動進食,吃吧,只有足夠強大,才能讓你的氣息變成威懾。」

  林雲漸低頭看向他,林風晚的目光不閃不避。

  林風晚對這一切的了解從何而來,林雲漸暫時沒有追究。

  因為他知道……林風晚說得對。

  但林風晚遺漏了一些。

  對腐化者散發出致命吸引力的不僅是他林雲漸,還有林風晚自己,也有小雨。

  因為在飢餓感襲來時,林雲漸能感受到最近處的吸引力……就來自身邊。

  「在你足夠強大之前,我會保護好小雨,也會保護好家。」

  臨走之前,林風晚這樣對他說道。

  林雲漸今天回到家裡想要的,其實就是這句話。

  林風晚能悄無聲息地解決掉那隻腐化者,說明他的神秘能力比起三十三區的幾位特別執行官,只高不低。

  有了他的承諾,自己就可以放開手腳……去做一些事了。

  「咦?他人呢?」

  端著飯菜出來的林雨眠四處看了一眼。

  「走了。」林風晚笑著說:「哥不去掙錢的話,我們飯都沒得吃。」

  「哼,走就走,反正也沒做他的份!」

  林風晚搖頭失笑。

  低頭看了一眼桌上豐盛的飯菜,他嘴角緩緩咧起,呢喃道:

  「你可要多吃一點,親愛的哥哥……」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