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行動開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中午,十二點三十分。

  特殊防衛部五位成員,準時出發。

  防衛部的執行官們上午接到命令時就去了021點周遭,以防衛演習的名義疏散了周圍群眾。

  裝甲箱車上,林雲漸還是第一次穿特別執行官的作戰服。

  整套作戰服呈黑色,緊覆身體的同時又絲毫不顯得臃腫,採用的材質也具備相當程度的防禦能力。

  不過……這點防禦效果在腐化者千奇百怪的能力面前只能起到心理安慰的作用。

  林雲漸摸索著作戰服配套的各種小工具的用法,丁童在兜帽里藏著打瞌睡,席安看著窗外,開車的依舊是隊長齊修寧,副駕駛位置上的甘意微正對他說著作戰計劃。

  除此之外,車上還有一個女人,她叫徐真一,來自三十區一個叫特勤部的部門,是齊修寧向總局申請之後派來的支援執行官。

  一點一十三分,021點,到達。

  周遭的民眾早已疏散,身為丹楓城的居民,對這種事並不奇怪,也沒有抗拒情緒。

  因為從小到大,城市經常會在各個區域進行一些演習,儘管大家都不知道演習的具體內容。

  「小林,你在車裡通過耳機聯繫我們,必要時給我們指引方向,不用進去。」

  下車後,齊修寧再次說道。

  「嗯。」

  林雲漸沒有拒絕,他掛上耳機,重新坐回了車裡。

  防衛工作安然有序地進行著,林雲漸坐在車裡,看著這一切。

  這棟大樓……這次他沒有看到它的外表產生變化。

  的確是一棟樓的樣子,但那天晚上看到的,絕不會是錯覺。

  「021點探索,毀面者清除行動,開始!」

  齊修寧一聲令下,四位來自三十三區的特別執行官,與一位來自三十區的支援執行官,穿越了警戒線,朝著五十米外的廢棄大樓走去。

  林雲漸掛著耳機,雙目緊盯著那棟大樓,他的眼前還有一台電腦,能接收到作戰服領口攝像頭拍到的畫面。

  隨著距離的靠近,齊修寧五人逐漸放慢了腳步。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現在是正午,儘管是冬季,但今天的陽光很大。

  不過在距離廢棄大樓只有十米的時候,明媚無比的陽光忽然變得晦暗起來,就連周圍的空氣,也陡然下降了十來度。

  是實實在在的氣溫陡降,並不是錯覺。

  五人交換了眼神,由丁童開路,緩慢地朝著台階前進。

  丁童不是第一次進入這棟廢棄大樓,但正因為不是第一次來,所以他深知這棟大樓內部的離奇恐怖。

  五步……

  四步……

  三步……

  兩步……

  一步……

  五人全都邁上台階後,四周陡然一暗!

  一行人齊刷刷地回過頭,然後身後的世界,竟然消失成了一片黑暗!

  邁上階梯,一步之間,竟像是從一個世界,邁入了另一個世界。

  通過攝像頭看到這一幕的林雲漸也目光一凝,通過耳機說道:「能接收到畫面,沒有改變地理位置,是類似幻覺的手段。」

  「收到。」

  齊修寧回道。

  穿過門,緩緩走了進去,下一刻,每個人的心底,都湧起了一股強烈的,想要嘔吐的生理反應。

  「哧——」

  一聲詭異的輕響在身後響起,五人朝後看去,大門消失了。

  明明是在白天,但整棟大樓里瞬間陷入了陰暗中。

  打開手電筒,光芒剛散出去,就讓所有人心底一沉,只有丁童的表情沒什麼變化,因為那晚他已經見過一次了。

  破敗的牆壁變得凹凸不平,且完全失去了牆壁該有的色澤,手電筒的燈光也像是帶上了血色,天花板在緩緩地上升,又緩緩下沉,就像在呼吸……

  熏天的惡臭瀰漫,五人眼前腳下的地面,也早已是一片血污。

  「這裡像某種生物的體內。」三十區來支援的徐真一首先說道。

  她的反應不算大,但眉頭早已深深皺起,這棟大樓果然已經腐化了,而且……腐化程度至少也是B級。

  「小心點。」

  齊修寧低聲吩咐道。

  外面裝甲箱車內的林雲漸看著這一幕,心跳越快越快,下意識地吞咽口水。

  五人在一層轉悠了半天,仍然沒有找到上樓的途徑,就連來過一次的丁童也不知道。

  「變了。」

  他簡單地說道。

  踩在這深一腳淺一腳,宛如腐爛血肉的地面上,每個人心底都七上八下,畢竟誰也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

  這時,徐真一忽然停下腳步,往前一指:「那是什麼?」

  丁童幾個縱躍過去,看清不斷起起伏伏的天花板下掛著的東西後,他竟然駭然地後退了幾步!

  丁童不是個怯懦的人,他看到了什麼?

  四人立刻跟了上來。

  然而當他們也看清掛在天花板的東西後,也都止不住渾身戰慄起來。

  就連隔著屏幕的林雲漸,在看到這一幕時,也略微睜大了眼睛。

  不停起伏的血肉天花板上,垂下來了五根臍帶一樣的東西,五根臍帶之下都吊著一具屍體,有什麼東西通過臍帶一鼓一鼓地朝上方涌去,而屍體本身變得越來越乾癟。

  儘管形容枯槁,乾癟悽慘,但卻依稀可以辨別出容貌。

  這五具屍體,赫然正是齊修寧,甘意微,席安,丁童,以及徐真一!

  「這,怎麼可能……」

  徐真一見多識廣,並沒有感到害怕,更多的是疑慮重重。

  她兩根手指憑空一剪,一具屍體上的臍帶立刻斷裂,落在了血肉模糊的地面。

  徐真一走到丁童身邊,蹲下身子看著自己的屍體,手指如彈鋼琴般動了起來。

  屍體血肉橫飛,很快就變得極為殘破。

  甘意微本想讓徐真一冷靜一下,但卻被齊修寧攔下,對她搖了搖頭。

  不多時,徐真一站了起來,轉頭對其餘四人說道:

  「我檢查過,這的確是我的屍體。」

  她話音剛落,突然被站在她身旁的丁童一把扯開,就地一滾,滾了一身的鮮血爛肉。

  兩人立刻回到隊伍里。

  這時,林雲漸也看到,那顆被徐真一自己拆解下來的,她自己的頭顱,竟然咧開了嘴,以一種極為怨毒恐怖的表情看著她!

  下一刻,四條臍帶上的其餘四具屍體,也陡然睜開了眼睛!

  難以言說的恐怖氣息在四周迴蕩,這棟大樓的詭異程度,已經超出了大家的想像。

  這時,箱車內的林雲漸忽然通過耳機說道:「快離開那裡,有一個強大的東西正在接近。」

  林雲漸沒有欺騙他們,就在所有屍體睜眼的那刻。

  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某個非常「好吃」的東西,正在快速靠近五人小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