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緬懷之眷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周圍一片寂靜。

  林雲漸一揮手,血色鱗片全都飛了回來,凌空懸浮著護衛在他身邊。

  因為他剛才的放縱,整個地面竟是被硬生生削下去了幾米,但中央部位,卻留下了一個大坑。

  他邁開腳步,朝著那坑窪處走去,坑洞之下無法被破壞的東西,緩緩露出了全貌——

  坑洞裡竟然是一個穿著神秘戰甲,裸露在外的皮膚上到處都插滿了腥紅細管的女人!

  她睜開了眼,一雙幽深的眸子裡,倒映出了他的身影。

  林雲漸汗毛倒豎,這還是他三年來,第一次從外界感受到「恐懼」這種情緒。

  她是……人?

  這棟腐化大樓的血肉里,竟然還有一個活著的人?

  不……

  如果她是人類的話,早就已經死亡了,不可能被埋在血肉里當作養分吸取,還能一直活著。

  可從她的身上,林雲漸又感受不到絲毫類似腐化者那股令人作嘔的腐爛惡臭。

  她是一個難以分辨年齡的女人,雖然身上和臉上沒有任何蒼老的痕跡,但只要看到她的那張臉,就能感受到一股令人敬畏的歲月氣息。

  林雲漸就這樣和她對視著,直到……她先開了口。

  「死者……」

  她的聲音並不蒼老,但也並不動聽,類似……人在沉思時的自言自語,無意識下的呢喃,不帶任何情緒。

  死者?她是在說我嗎?

  林雲漸有些不敢置信,連前些時日已經恢復的心跳都產生了片刻的停滯。

  現在的我明明活著,她為什麼會這樣說?

  「我不是死者,」林雲漸試圖解釋,「我能說話,能思考,也能行動……」

  這其實沒什麼好解釋的。

  死亡是一場不會做夢,也永不甦醒的長眠。

  而死者,意味著一個生命已經進入了這種長眠的狀態,這是常識。

  然而,血肉坑洞裡的女人卻低語道:

  「生與死,皆無永恆。」

  「第一個從長眠中甦醒的死者,是它的同類——緬懷。」

  緬懷……

  林雲漸咀嚼著這個稱呼,比起一個名字,它更像一種稱號。

  「請問……它是誰?」林雲漸不動聲色地看著她。

  「你進入了迴廊的身體,竟不知它是誰?」

  林雲漸心中一動,原來這棟詭異的腐化大樓,名字竟然是迴廊?

  又是一個奇怪的名字。

  林雲漸沉默片刻,說:「我是無意間闖入的,它太大了,就像一棟高樓。」

  女人瞳孔一縮,臉上露出原來如此的神情:「原來,是它軀體一角。」

  林雲漸心臟猛然一跳:「那它的本體?」

  女人看著天花板,瞳孔中沒有任何情緒:「堪比巨城。」

  無法想像……

  如果不是這女人的氣息太過神秘,林雲漸甚至會認為她在誆騙自己。

  但……她是誰?

  心中好奇,林雲漸問道:「請問,你是誰?你在這裡困了多久?」

  「記不清了。」她語氣平靜:「名字與時間,都是。」

  「那你來自哪裡?」林雲漸再次問道。

  神秘女人的說話方式和遣詞造句,雖然林雲漸能聽懂,但他也能很明顯地感覺到,對方絕對不是丹楓城之人。

  「環章城。」

  忘記了名字和時間的女人如同肌肉記憶般,立刻說出了自己的來歷。

  她的神情中,似乎自己也有些驚訝。

  「這是何處?」

  她問道。

  「丹楓城。」

  林雲漸正色回答。

  環章城……他知道這個名字,天地大變後建立起來的七個巨城之一,也是人類文明的延續。

  「很遠嗎?」

  「非常遠。」

  林雲漸回答道。

  她沉默下來,許久都沒再說話。

  林雲漸也注視著她,同為人類,見到被腐化者囚禁迫害的同類時,應該去幫助她。

  他本也這樣想。

  但……她能在這種環境下一直活著,一直活下去,而且一眼就看穿他曾經死過一次的事,雖然暫時沒有感受到她的惡意,但他也無法保證救她出來後,她會不會對自己動手。

  畢竟,兩人的初見,她對他的稱呼是:

  「死者。」

  她提到了一個名字——緬懷。

  那個名字,是第一個死者,第一個從死亡長眠中醒來的存在。

  她稱其為迴廊的同類。

  身為「死者」的林雲漸,又和「緬懷」算同類。

  那她對自己的態度,究竟是怎樣的?

  林雲漸無法得出結論。

  「你在害怕?」

  她從沉默中恢復,出聲問道。

  「嗯。」林雲漸點頭,說「我在考慮救你出來,但擔心你傷害我。」

  她仔細地打量了林雲漸一番。

  「你不行的。」

  男人可不能說不行啊……

  雖然很想立刻就試試,但林雲漸聽出了她口吻中的認真,她是真的認為,林雲漸無法做到救出她這件事。

  也對,被密密麻麻細管封鎖囚困的她,都能讓林雲漸感受到巨大的壓力,就連紅色鱗片都戒備地飛在了半空中。

  她都無法擺脫眼前的困境,自己又能做到什麼?

  「你為什麼會被困在這裡?」林雲漸問道。

  「不記得了。」

  她再次這樣回答,過了一會,她抬起頭,突然問他:「你的屍體呢?」

  林雲漸悚然一驚,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她仿佛也沒讀出林雲漸語氣中的猶疑與不安,再次問道:

  「我問,你的屍體在哪裡?」

  「你的屍體,在哪裡?」

  她的步步逼問讓林雲漸的大腦一陣劇痛。

  「別說了……」

  「我不知道……」

  「別再說了!」

  嘶啞的狂吼從他喉嚨里湧出,一枚枚腥紅鱗片突然斜斜地指向了她。

  她依舊平靜地看著林雲漸,說:「找到你的屍體,不然,你將變成它們的同類。」

  她的聲音,如同把林雲漸剝光了丟盡冬日刺骨的湖水裡,讓寒意浸透了全身。

  「你已經發現了吧。」她幽幽說道:「會在不經意間感受到它的意識……那個,不屬於你的意識。」

  「你是『緬懷』的眷者,它的力量讓你從長眠中甦醒,而你,也會變得越來越像它。」

  她根本不管林雲漸的情緒,自顧自地說:「所以,去發現你的屍體,再次擁有它。」

  「你將真正重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