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通靈入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腐化大樓,二層。

  丁童的挺身而出給大家解決了一個不小的麻煩,但對整體狀況的影響不大。

  隊長齊修寧一直保持著高度警戒的狀態,直到耳機里傳來指揮官李德的聲音:

  「光罩轟開了一道口子,我們的人沖了出去,支援會很快抵達。」

  聽到這句話的大家總算擺脫了那種凝重的狀態,表情也放鬆了許多。

  畢竟,以三十三區的防備力量,在那個住院的傢伙沒有康復之前,B級差不多已經是能夠應付的上限了,就算加上一位來支援的徐真一也一樣。

  不過,還是很感謝這位小姐臨時跑了這麼一趟。

  這可不是輕鬆的活兒。

  這麼想著,齊修寧回頭看了徐真一一眼。

  徐真一的神情明顯也放鬆了一些,說:「那現在,我們回到一樓去幫丁童,然後離開這棟大樓吧。」

  她的點子很正常,只是在說這句話時,面部極不自然地抖動了一下。

  正看著她的齊修寧眉頭一抖,後背瞬間出了一身細密的汗。

  不會吧……

  甘意微和席安沒有發現異狀,同意了徐真一的意見,這棟大樓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處理的,現在去幫助丁童,然後一起出去,把後續的事交給支援部隊才是最合理的做法。

  只有齊修寧看到面部偶爾不自然抽動一下的徐真一時,神情有些僵硬,似乎在思考什麼。

  半天沒有得到隊長回答的徐真一也把目光投向了齊修寧,有些疑惑地問:「怎麼了?看著我?」

  齊修寧搖搖頭:「不,我只是在想,你的臉是不是有些不舒服?」

  他的話讓大家將目光齊刷刷地看向了徐真一。

  徐真一伸手緩緩摸向自己的臉,說:「沒有啊?可能是太累了吧?我半年前結婚了,一個月前,懷上了孩子……」

  她雖然不是太願意提到私人的事,但此刻的語氣,旁人都能聽出幸福的味道。

  然而這次,大家都親眼看到徐真一的臉皮極其詭異地抽動了一下!

  就像有什麼東西在皮膚下面在頂……

  她自己也感覺到了。

  「好像是有些癢……」

  突然,徐真一彎起了手指,抓向自己的臉。

  一條細長的臉皮,被她輕而易舉地撕了下來。

  鮮血淋漓。

  她疑惑地看著手上扯下來的臉龐,一時間沒能反應過來這是什麼。

  下一刻,她的瞳孔里出現了驚駭和恐懼:

  「我……我的臉?!」

  她尖叫著,不停地開始撕扯自己的臉皮,一條條血肉掛在她的臉上,深處甚至能看到她的顴骨。

  齊修寧三人面色鐵青,眼下的狀況,他們隱隱約約猜到了是什麼情況。

  這很像是腐化病。

  但腐化病是是被緋紅因子侵入後,沒有獲得任何特殊能力,反而某個的身體部位一直在腐化的一種現象。

  徐真一身為特別執行官,她本身也是存在特殊能力的,之前空手模仿著剪刀的動作,就能輕鬆地剪下那些綁著大家屍體的臍帶就是她的能力。

  她可以在一定範圍內操縱某種無形的利刃。

  但現在……她的身體出現狀況了。

  齊修寧給甘意微和席安使了個眼色,兩者悄然散開,三人呈三角狀圍住了徐真一。

  齊修寧安慰道:「徐小姐,請冷靜一下,我們現在立刻出去,找支援部隊進行處理,你很快就會好的。」

  「好……」她下意識地回答道。

  但下一刻,她的神情卻詭異地一變,整個人的氣質也發生了極大的改變,她變得……嫵媚了許多。

  「好不容易才進來這裡,我可不能跟你們走……」

  她的聲音,充滿著勾魂奪魄的魅力。

  她還在傷害自己,比起剛才的動作甚至要更加粗暴。

  她扯下了自己的所有臉皮,一條條腥紅的血肉甚至撕至脖子上才被扯斷。

  而隨著她的動作,三人漸漸察覺出了一些東西。

  徐真一的眼睛,耳朵,下巴,還有嘴唇……都在發生細微的變化。

  除了她自己的鼻子沒有改變外。

  等等……鼻子?!

  齊修寧面色陡變,他死死地盯著眼前動作瘋狂而詭異的女人,說道:

  「你是艾莉絲?」

  正不斷撕扯著臉上血肉的徐真一動作一停,似乎非常意外,一對血淋淋的眼眶對著齊修寧,白森森的牙齒上掛滿了鮮血,她似乎在笑:「原來,還有人記得我?」

  「三十三區的特別執行隊長,我也知道你。」她臉上的血肉瘋狂蠕動,肉芽不停地往前伸縮,很快,一張新的臉皮就長了出來。

  臉皮,眼球,嘴唇,下巴,再到張薇薇的嘴唇,最後的一個部位是……徐真一的鼻子。

  這就是那隻毀面者要拼湊出來的人!

  無舌秘會的高級通靈者——艾莉絲。

  最後一個被害者……竟然是身為特別執行官的徐真一嗎……

  齊修寧三人剛這樣想,就聽眼前這女人說道:「我不喜歡這個鼻子,可是,只有她接到了命令,能跟你們一起進入祖因之地,嘖……」

  「畜生……」

  席安一聲低罵,眼眶四周陡然爆出了密密麻麻的血管。

  然而下一刻,艾莉絲只是張開嘴,席安就身形一晃。

  「席安,嗯……你的能力很有趣,你可以熔斷視線凝結之處,」

  她明明一直張著嘴,卻發出了說話的聲音。

  而且這聲音明明不大,但卻尖銳到難以想像。

  席安的腦袋像被一根長針刺進去了一樣,疼痛得無法忍耐,眼前先是一黑,然後便是一片血紅。

  他的眼角,鼻孔,都流出了血。

  「這裡是你們無舌秘會的祖因之地?」

  齊修寧忽然問道。

  「對。」艾莉絲回答道,張開的嘴也合上了片刻,席安也在這個瞬間掙扎了出去,大腦中那根「針」終於消失了。

  見席安掙脫,艾莉絲也並不急切,她勾人的眼眸饒有興致地看著齊修寧,說:「祖因之地被某股隔絕,我們無法靠近,所以……只能藉助低等的人類身體。」

  齊修寧氣息一沉,花白的頭髮無風自動。

  他瞳孔里的黑暗眨眼間擴散到了整個眼球。

  「哎呀,你要對你一個懷著身孕的女人動手嗎?」

  艾莉絲感覺到一股深沉的黑暗在從四面八方朝著自己靠近。

  那股黑暗冰冷,細膩,籠罩了整個空間,仿佛無所不在。

  她知道這是齊修寧的力量,但她並不害怕。

  「殺害了徐真一女士的是你,對懷有身孕之人出手的也是你。」

  齊修寧的聲音少見的可怕:「所以,你必須償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