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維度壁壘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嗚——」

  巨顫之下,傳來了詭異的聲音。

  像老婦人的啼哭,也像風鑽進老舊迴廊里的嗚咽。

  「嘔——」

  強烈的嘔吐欲湧起,齊修寧,甘意微,席安,包括艾莉絲都在乾嘔。

  太難受了……就像胃部突然被塞進去了什麼東西,喉嚨口不停地收縮,如果不能把它吐出來的話,會變得非常難受。

  呼吸開始變得困難,肚子裡蠢蠢欲動,極為噁心。

  為什麼會這樣……

  每個人都不解。

  艾莉絲更是惶恐地跪了下來,虔誠地訴說著什麼。

  ————

  此刻,林雲漸正面對著神秘女人,一言不發。

  好一陣後,他看向她,說:「你忘記了時間,名字,卻記得其他的所有。」

  「我是否可以理解為,你在騙我。」

  「或者,你沒有騙我,時間和名字是你故意忘記的,你不想知道自己是誰,也不想知道過去了多久,這兩個因素也許會讓你感到痛苦。」林雲漸漆黑的眼眸宛如深潭,「是嗎?」

  身穿戰甲的神秘女人意外地看了林雲漸一樣,沒有回答,但也沒有否認他的話。

  「我不相信巧合。」林雲漸繼續說道。

  「從進入這棟大樓開始,我被一步步帶到這裡,剛好發現你,我不認為這是巧合。」

  他此刻的狀態,和在林風晚和林雨眠面前時截然不同。

  「甚至,你完全可以是這隻名為『迴廊』的巨大生物的化身,用這種形態與我交流,只是為了更容易獲取我的信任。」

  他說出了驚人的話。

  但神秘女人卻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你很不錯。」

  說話間,她的臉上突然露出痛苦之色,整個身體用力往左翻身,一根根血色觸鬚崩得筆直,她也露出了身後的樣子。

  一條巨大的觸鬚插進了她的後腦,一直在吸吮著什麼。

  這些觸鬚像是有自己的生命,甚至會為了爭搶她的血肉而發生碰撞。

  「我的確是故意的,這些吸管,是迴廊的口器。」她平靜地說:「它能快速吸乾一個人的血肉,除了我,我體內的緋紅因子失控,血肉會不斷重複再生,將自己撐爆,我只有依靠迴廊的口器才能活下去。」

  「迴廊也可以依靠我,持續不斷地緩慢恢復。」

  林雲漸心中一驚,在此之前,他不知道迴廊是什麼東西。

  從她的描述來看,迴廊是一隻巨大到難以想像的怪物,這棟大樓只是它身體裡的一塊碎肉,此時此刻,整棟大樓正在不停地膨脹,收縮,如同一顆正在跳動的心臟。

  她從側身的姿態又平躺回去,臉上依舊沒有出現任何情緒:「我和它,已經成為完全共生的狀態,它需要我供給的養分,我需要它幫我吸食多餘的血肉。」

  「我忘了時間和名字,也不需要救助,我已經習慣了。」

  林雲漸忽然問道:「你為什麼讓我過來?」

  聽她說起自己和迴廊的這部分碎肉已經是類似共生的關係後,林雲漸更加確認了自己的想法。

  她果然是故意引導自己到這裡來的。

  而且,這個人是自己,而不是先進入了腐化大樓的齊修寧幾人,應該也有緣由。

  她第一次露出了茫然的表情:「我想請你殺了我。」

  林雲漸一呆:「什麼?」

  「殺了我。」她再次說道,神情堅定了許多。

  「我有些累了。」她沉默了許久,慢慢仰起頭,看著血色肉壁發呆。

  這種噁心的東西實在稱不上好看,也夠不著浪漫。

  「和它們相比,人的生命很短。」她喃喃說道。

  血光印在她的臉上,有些妖異的美感。

  林雲漸被那些吸管觸鬚攻擊過,他深知,這個女人雖然能一直再生自己的血肉,但疼痛卻並不會消失。

  也就是說,她無時無刻不再承受著那種非人的痛苦。

  「它們是什麼?」

  林雲漸問道。

  「生命。」

  她回答得很乾脆。

  「一種不同於我們世界,另一維度的生命。」

  「人類用五官,即視覺、嗅覺、聽覺、味覺、觸覺來感受和理解世界。這個過程不客觀,通過各種感官感知世界後,所有信息集中到大腦,大腦進行處理。處理的方式,是從我們過往已有的認知中尋找類似,或趨同的事物。」

  她看著林雲漸,一字一句地說:

  「即——人不能感知到理解之外的存在。」

  林雲漸低頭沉思,她說的東西不難理解,但和他的認知有些衝突。

  「你在紙上畫了一個人,紙上的人便能感知紙上的一切,並可以試圖理解紙的世界。」

  「但,畫出它的你就算站在它面前,將臉貼上去,它也無法發現你,也理解不了紙外世界的你的存在形式。即便你可以隨手扔掉這張紙,或者給紙上增減一些東西,它也無法感知到你,它只能用紙世界的規則來解釋眼前的現象。」

  她的講述越來越快,神情也開始流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你將我們此刻的世界,看成一張紙,紙的世界。」

  「自緋紅之中出現的它們,就是站在紙外,看著我們的『人』。」

  林雲漸仔細思索著她的話,問道:「可是,現在我們能看到它們,能感受到它們的存在。」

  她微微點頭,這個動作似乎消耗了她大量的體力,臉色越發難看。

  「所以,你覺得,自己還是純粹的人嗎?」

  她的問題,讓林雲漸一怔。

  「從局部到整體,從身體到靈魂,被緋紅因子感染的人會逐漸變成它們的樣子,思其所思,感其所感。」

  她的聲音突然低了些:「到那一刻,擋在普通人類身前的執行官,完全變成了它的思維,更能與它感同身受,也就變成了人類口中的——怪物。」

  林雲漸完全沉默下來,眼中閃過一絲茫然。

  她看著林雲漸,低聲說:

  「所以,請殺了我,在我還能意識到這一點,思維還沒被它完全同化前,殺了我。」

  林雲漸回過神,看著目光堅定的她,盤旋在身邊的鱗片,似乎在蠢蠢欲動。

  她閉上了眼睛,這是她最後的請求。

  死亡——作為人類,而不是一隻怪物。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