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有何可苦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為什麼是我?」

  林雲漸問道。

  她再次睜開眼睛,臉上帶著些不可思議的情緒,如果林雲漸沒記錯,這是她情緒第一次這樣明顯:

  「因為你褻瀆了它們。」

  褻瀆?

  林雲漸沒有掩飾臉上的不解。

  她的目光從林雲漸的臉上落到他身邊飛著的腥紅鱗片上:「腐化,是一個逐漸加深的過程。人類會從肉體到精神,變得越來越像它們,直到完全一致。」

  「而你……」

  「你的腐化,一開始就是完全的,徹底的。」

  轟地一聲——

  腦袋裡宛如響起了一聲炸雷。

  林雲漸下意識地搖頭。

  卻聽她繼續說道:「七城雖天南地北,但體系統一,第一次引起緋紅因子共鳴——侵入。」

  「第二次引起緋紅因子共鳴——感染。」

  「第三次共鳴——類腐化。」

  她看著林雲漸的眼睛:「但你,擁有完全腐化形態。」

  「雖然是很稚嫩的形態,但它是完全的……它和『緬懷』的真實形態,幾乎一致。」

  看著她的臉,林雲漸忽然感到一陣悲傷,自己似乎和已知的所有都不一樣。

  「雖然想知道是誰設計了這個陷阱,竟然欺騙了緬懷,奪取了它的本源力量,但從你的樣子來看,你對此也一無所知。」

  「所以,去發現你的屍體吧,在徹底變成緬懷之前。」

  她停頓片刻,似乎不打算多說,但見林雲漸失神的神情後,又說道:

  「而且,只有使徒才能殺死使徒。」

  「迴廊與緬懷,都是其一。」

  林雲漸猛地抬起頭,心中泛起了別的情緒,血液流動悄然加快:「使徒?」

  她垂下眼眸,默默看著插在自己身體上的血色吸管:「與它的共生,讓我了解到一些隱秘的事。」

  「你記住。」

  她認真地看著他:「天空只是開始。」

  「當天空裂變,虛無降臨之時。」

  「大地也將皸裂,海底崩塌沸騰。」

  「沉淪時代,終將來臨。」

  她的聲音一個字一個字地鑽進林雲漸的耳中,讓他毛骨悚然。

  天空只是開始?

  除了緋紅天空外,其他的異狀也將逐漸出現嗎……

  林雲漸能感受到她的掙扎,她似乎不想將這件事告訴他。

  他能理解。

  能力不夠卻又了解過多的時候,往往是自尋煩惱。

  她描繪的景象,林雲漸不認為是任何一個個人能夠拯救或扭轉的。

  除此之外……她之所以本不打算告訴他的原因,或許是因為她已經被影響了。

  她的潛意識,已經把自己當成了迴廊的一部分,她不想告訴人類將要發生的事,以免造成更多的變數。

  思維和立場……到最後甚至會混亂得讓她分不清自己是誰。

  林雲漸心中難免酸澀,她抬起頭,深深地凝視著他,許久,開口道:「使徒共有九位,它們是初期一切災禍的源頭,人類不具備徹底殺死它們的能力。」

  「不過……也許你有。」

  「我?」

  林雲漸渾身一震:「我不懂你的意思。」

  他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他只想活著,平淡地活著。

  甚至不想再去追尋自己死而復生的真相,只要不再出現意外,他寧願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下去。

  只要治好弟弟的腐化病,只要能讓妹妹念一所好學校,看著他們長大,成人,擁有各自的家庭,就夠了……

  「我不知道是誰的辦法,怎麼做到的。」

  她看著血肉模糊,顫抖越來越劇烈的天花板肉壁,說:

  「有人竊取了緬懷的力量,現在那股力量,就在你身上。你擁有緬懷的完全腐化形態,你就是緬懷,同為使徒,你能傷害到它們。」

  「難道你以為,自己能躲過去嗎?」

  她的語氣裡帶著少有的諷刺。

  「緬懷會尋找你,拿回屬於它的力量。」

  「腐化者會尋找你,吞噬使徒的本源。」

  「設計陷阱,坑騙了緬懷的人也會找你,你竊取了他們應得的成果。」

  她打量了林雲漸一番,沉默片刻,說:「其實,你沒有別的選擇。」

  「但你至少可以主宰自己的命運。」她的聲音裡帶著藏不住的羨慕:「你的意識還在,以人類的心臟掌控腐化的身體。還是任由這具軀體拖著你的靈魂一起腐化,你還有能抗爭……」

  林雲漸沉默地聽著她的話,他總覺得,之前時間過得很快。

  而現在,又一下子變得好慢。

  人對世界的感知,的確是不客觀的。

  「一分鐘後,我會讓這具迴廊的碎肉徹底崩潰。」

  她望著血色的世界,低聲說道:

  「我的身體會隨之一起崩潰,為了防止它再生,用你的紅鱗吃掉我的『緋紅因子』,你不用去分辨緋紅因子在血霧中的何處,你的紅鱗本能會自己來找我,不要阻止。」

  她說完這句話後,大樓的變化已經很明顯了。

  到林雲漸看著她時,整棟腐化血肉大樓的顫抖已經越來越劇烈,但他仍能牢牢地站在地面上。

  空間發生了倒轉,整棟大樓都已經開始了崩塌,她本在地面的凹坑中,此刻卻因為方位的改變立了起來。

  「你看。」她看著四周崩潰的血肉,神色淡然,鮮紅血液四處流淌,大樓發出巨大的轟鳴在震顫。

  「沒有什麼是完全不可能的,對吧?」

  她看著林雲漸,忽然笑著說道。

  她的笑容很好看,但臉上卻有些惘然與蕭瑟。

  「不用擔心沒有選擇,只要還活著,還能抗爭,就還有希望。」

  她雙目迷離,似乎在回憶著什麼:

  「人類的歷史,對於它們而言不算長河,至多是畫本上的潦草一筆,但於我們而言,這一筆中藏著的迂迴與偉大,才是我們屹立於這個世界的根本。」

  她的語聲漸漸傷感:「未來,會有更雄偉碩大,匪夷所思的天地吧?可惜,我無法等到那一天了。」

  她的聲音越來越低,林雲漸怔怔看去,連接在她身體上的腥紅吸管在一根根崩斷,她身上的血肉……也像見了烈日的冰雪一樣,逐漸消融垮塌。

  淒艷的紅色顆粒從她的身體裡飛出,混雜在血霧中,難分彼此。

  躁動的腥紅鱗片迫不及待地想要飛過去,但卻被林雲漸用極大的意志死死控制在了空中。

  「我叫林雲漸,你還記得……自己的名字嗎?」

  她的身體,血肉幾乎已經完全崩潰,唯剩的頭顱上,褪色的瞳孔閃過片刻的清明:

  「何苦,我叫何苦……」

  「來自環章城,淺岳區。」

  何苦,環章城。

  鱗片雀躍地飛出,鑽進了她的血霧中,興奮地吞吃著。

  「嗚——」

  大樓巨顫,出現了詭異的聲音。

  像婦人的啼哭,也像風鑽進老舊迴廊里的嗚咽。

  更像……一個異鄉人的低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