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信仰崩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腐化大樓開始崩塌了。

  然而,這樣龐大的它,竟只是使徒迴廊的一塊碎片。

  「主……」

  「我的神……」

  艾莉絲如奴隸般卑微的呼喚響徹四周,她在哭泣。

  無舌秘會的信仰,就是這只不知道正體的怪物。

  他們千方百計地想靠近自己的神,卻在接近神的瞬間,見證了「神」的死亡。

  她的哭泣如同夢魘,血肉模糊的牆壁迸射出一股股血液,甘意微左手扶著齊修寧,右手提著席安,在崩潰的血肉中奔逃。

  艾莉絲也有機會逃,但她似乎已經瘋了。

  她沖向了迴廊碎片飆射出的血線,將那一根根仿佛已經癲狂的觸鬚綁在了自己身上,血色觸鬚立刻插進了她的皮膚里。

  牢牢地,死死地困住了她。

  可怕的吸吮聲從觸鬚中響起,艾莉絲的身體迅速萎縮,但她的臉上竟露出了微笑。

  混雜著鮮血的眼淚從她眼眶中落下。

  她的嘴唇一直在動,仿佛是在祈禱,也仿佛是在念誦著某種古老的密文。

  甘意微回頭看了她一眼,此時的艾莉絲,渾身的血肉幾乎都快被吸收空了。

  但甘意微不知道她究竟有沒有死亡,無舌秘會的高級通靈者,擁有把自己的意識投射到他人身上的能力。

  徐真一就是因此而亡。

  這是徐真一的身體,但卻被艾莉絲所掌控。

  如今,她似乎是在獻祭這副肉體。

  血肉殘餘的能量幾乎全部灌注入了迴廊碎片的體內。

  但她仍充滿喜悅。

  她沒有絲毫懼怕和退縮,眼中的狂熱讓甘意微看得心底發毛。

  同樣是人類,為什麼會信仰那些怪誕之物?

  不過,即便這次艾莉絲奉獻了「自己」的肉身,也沒能阻止迴廊血肉的崩潰。

  何苦與迴廊的碎片早已形成了類似共生的關係,她被迴廊的意志影響,迴廊同樣也被她的意志影響。

  不過,這僅僅只是一塊碎片,迴廊本體擁有的精神強度絕不會是一個何苦能夠影響的。

  但只是一塊碎片的話,經過這麼多年的共生,已經夠了。

  頂層的眼珠不甘地合上,鑽進血肉中消失不見。

  緊接著……

  在樓外嚴陣以待的執行官們看見,籠罩著附近千米天空的弧形光罩逐漸消弭於無形。

  夕陽照了進來。

  六樓——

  五樓——

  四樓——

  三樓——

  殘紅的光下,一層層血肉飛速崩塌,像是受到了某個意志的驅使。

  噗通——

  噗通——

  響徹四周的心跳聲讓每個人心底發毛。

  但他們看不見,在普通執行官的眼中,他們只能隱約看到了一棟非同尋常的大樓在不停垮塌。

  餘暉穿透了腐化大樓上的縫隙,照進了這裡的每一個角落。

  陰暗與污穢之物,在太陽的餘暉下冰消雪融。

  甘意微一手一個,提著齊修寧和席安來到一層時,見到了躺倒在地,生死不知的丁童。

  她正想也帶走他,卻看到了一個半跪在地的神秘男人。

  四周是崩潰的腥紅血肉,頭頂是燦爛的夕陽斜照。

  他仰起頭,看著遠空的夕陽,像是要把這一慕銘刻在腦海中,直到永恆。

  他依舊是畸形的身軀,左邊和右邊,極度不協調。

  但此刻,那種恐怖的感覺消失了。

  甘意微看著他,從他的身上再也感受不到任何威脅。

  陽光之下,他的右臂,右臉,右腿……整個的右邊身體都在迅速瓦解。

  他是環章城的英雄,但早已成了迴廊的伴生腐化者,迴廊崩潰時,他的身軀也在隨之瓦解。

  但他的神情卻越來越輕鬆,僅剩的那枚左眼中,帶著歉意看了一眼丁童。

  「活下去……」

  他看著甘意微,破損的喉嚨里發出難辨的聲音:

  「作為我們……」

  「作為……人類……」

  他右半部分腐化的軀體已經完全化作了一團黑色,跪在霞光中的他,似乎變得半虛半實,他閉上了眼睛,殘陽在他破碎的身體上留下了最後的烙印。

  甘意微下意識地點頭道:「我們會的……」

  他似乎笑了一下。

  沒有不甘,也沒有憤怒,他化作一團黑氣,消融在了光芒與血液里。

  直至死亡,他都沒有想起,也沒有提到自己的名字。

  但甘意微想,也許自己會記得他很久。

  轟隆隆——

  整棟腐化大樓幾乎融化成了一地肉泥,一顆怦然跳動的巨大心臟出現在了地面上。

  但能看見的人,只有幾位特別執行官。

  齊修寧勉強掙脫甘意微的攙扶,去到丁童身前,將他扶了起來。

  看著已經完全暈過去的丁童,席安面色難看得驚人。

  和大家相比,他幾乎什麼都沒做就失去了戰鬥力。

  他無法容忍那樣的自己。

  而看著深藏在腐化大樓之下那顆劇烈跳動的心臟,齊修寧說道:「它在自行崩潰,讓大家先行撤離吧。」

  說到這裡,齊修寧忽然望向了一個方向。

  那裡堆積著血肉,明明什麼都沒有,但他卻似乎看到了什麼,說:

  「走吧,讓該消失的消失,該出現的……再次出現。」

  說完之後,他扶著丁童,緩緩地走出了腐化大樓。

  甘意微也往那血肉堆積之處看了一眼,轉身離去。

  兩人目光掠過之處,林雲漸正靠著一團蠕動的血肉,仰著頭,和神秘男人一樣,看著遠方緋紅天空上掛著的夕陽。

  殘紅映在他的臉上,很難分清是血光還是霞光。

  他不能就這樣出去。

  進入腐化大樓的人中,沒有林雲漸,只有五人小隊和一個紅髮紅鱗的腐化者。

  咚咚——

  咚咚——

  腐化大樓的心臟還在跳動,而林雲漸,也還在等待。

  何苦說,這顆心臟是它最後的力量,當這股力量散去時,會綻放耀眼的光華,那一刻,才是他離去的時機。

  藏匿在血肉旁,聽著耳邊的心跳,林雲漸忽然有些不明白,自己為何會處於眼下這境地。

  但他並不後悔。

  也許往日的他會後悔。

  明明救了你們,卻要躲躲藏藏,卻要遭受攻擊。

  不該是那樣。

  但如今,他不會再去想世界和他人的看法。

  他要做的,只是自己的心想做的。

  殺掉使徒,拯救世界這種事,不該是一個人的任務。

  他只想活下去,找到自己的屍體,作為一個人類,作為林雲漸……

  活下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