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殘陽落幕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腐化大樓外,見到齊修寧一行人出來後,李德迅速派人上前接應。

  「離開這裡,快。」

  齊修寧說道。

  李德迅速下令:「所有人,撤離!」

  撤退工作立刻快速有序地開展起來。

  「林雲漸呢?」齊修寧忽然問道。

  李德目光一黯,看向某片草叢,說:「他被從天而降的觸鬚拖入了草叢,可能已經……」

  「我去找他。」甘意微要把席安交給齊修寧時,卻被齊修寧搖頭阻止了。

  他看向那片被大風吹得頗為潦草的草叢,沒有說什麼。

  「先撤退吧,之後再來回收犧牲者的屍體。」

  「是。」

  李德點頭應道。

  甘意微捏緊了拳頭,卻聽從了命令,沒有再說什麼。

  血色光罩散去,戰術手錶的通訊已經恢復,丹楓城防衛總部的支援早已在外面嚴陣以待。

  因為丹楓城的每個區域都大得驚人,也無法在空中進行快速移動,所以,能在地面快速橫跨幾個區域進行支援的特別執行官,無一不是能力極為強大的人。

  此刻他們正在外圍,迎面撞上了正在撤退的齊修寧等人。

  「怎麼回事?這棟大樓竟然在自行瓦解?」

  一個金色瞳孔的高大男子問道。

  「不知道,也許是觸發了什麼,它還有一個信徒在裡面,已經隨著它一起崩潰了。」

  甘意微搖頭道。

  剛才,只有她完整地看到了事情的始末,大致了解到正在發生什麼。

  但關於這棟大樓自行瓦解的原因,她也並不清楚。

  也許……和丁童有關?

  「先出去吧,自行瓦解雖然不會產生恐怖的破壞力,但在散逸的緋紅因子回歸天空之前,別讓普通人靠近這裡,範圍劃定一千米。」金髮男子說道。

  「嗯。」齊修寧似乎認識對方,略一點頭,又回頭看了一眼人員撤離一空,只剩滿地殘屍的悽慘現場,說:「走吧,一個小時後,我們再回來。」

  人潮快速退去。

  不久,一陣耀眼的紅色光華沖天而起,令緋紅的天際更紅了幾分。

  緋紅天空之下,餘暉灑滿大地。

  被隔絕起來的腐化大樓周遭,密密麻麻的人看著這一幕,在天際的緋紅與夕陽的殘紅之間,又有另外的紅色出現。

  一粒一粒,星星點點,漫天飛舞。

  它們不是醜陋和呆滯的,而是活躍而靈動,像是一層層穿越時空的紅色星光,在傍晚的風中翻湧。

  它們盡情地展示著自己的生命與絢麗,灼灼生輝,比天空的緋色更美,比夕陽的殘紅更熱烈。

  同時,那巨大的心跳聲也變得格外劇烈。

  那些散逸到了四周,正漂浮著往上而去的,正是緋紅因子。

  與詭異的腐化者不同,緋紅因子反而能被所有人看見,無論是普通人,還是被感染者。

  退到了千米之外的人,齊齊地看著這一幕。

  甘意微下意識地感嘆道:「它真美……」

  「美,也致命。」

  金髮男子低聲說道。

  正當這時,忽然有人喊道:「那是什麼?」

  一道道目光匯集而去,所有人都看見,在漫天飛舞的緋紅因子與霞光中,一個一瘸一拐的身影緩緩走了出來。

  他的身側掛著夕陽,緋紅與霞光落在他身後,比最精緻的制服都美得驚心動魄。

  搖曳的楓樹吹落幾片殘葉,輕巧地繞過他身邊,乘著風婉轉飛向未知的遠方。

  他伸出手,對著注視著自己的大家用力揮了揮。

  李德往掌心砸了一拳,低聲道:「好小子……」

  齊修寧微微點頭,臉上帶著笑,靜靜地看著他。

  甘意微下意識地向前一步,臉上顯出激動之色。

  席安也略一點頭,似乎鬆了一口氣。

  同伴……太少了,沒有再失去一個,是一件多麼幸運的事。

  林雲漸背靠著夕陽,映在前方的霞光能讓他清楚地看到每一個人的神情。

  他們會為他遭遇的危險而擔憂,也會為自己仍活著而高興,甚至有些普通執行官他完全不認識,但看到他走出來後也鬆了一口氣地善意點頭。

  這一刻,林雲漸也笑了。

  三年來,第一次發自內心地笑了。

  腐化者和人的區別,也許並不止身體與靈魂。

  他很開心,因為他隱隱找到了,值得自己保護和信賴的東西……

  ————

  三十三區,楓紅社區四棟,六樓。

  林雨眠坐在沙發上,百無聊賴地看著電視,電視裡的節目總是播放了一遍又一遍,丹楓城從來不拍攝新的節目,也不會有什麼歌舞表演,現在播放的,依舊是上個世紀遺留下來的節目。

  這讓林雨眠很不解。

  林風晚坐在輪椅上,靠在窗邊,夕陽映紅了他的側臉,他時而看一眼自己的妹妹,時而看一眼天空。

  但如果專心注意,就能發現其實他的姿態並沒有那麼放鬆。

  他的身體一直緊繃著。

  忽然,一陣手機鈴聲響起。

  林雨眠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拿起來疑惑地看了一眼號碼,這是一個不認識的號碼呢……

  「餵?請問你找誰?」

  她疑惑地問道。

  「你好,我是林雲漸先生的同事,他今晚無法回家,拜託我通知家屬一聲。」

  聽到電話那頭的聲音,林雨眠愣了,這個聲音她從未聽過。

  不過,她卻從這個聲音里,聽出了一些端倪。

  林雨眠心裡忽地咯噔了一下,下意識地看了二哥林風晚一眼,小聲問道:「林雲……我哥呢?他為什麼不自己給我打電話?」

  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準備措辭。

  「林雲漸先生現在正在接受檢查,他不能使用一切電子設備,所以……」

  「你騙人!」

  林雨眠忽然大叫道。

  她直接掛掉了電話,噔噔噔地跑回自己房間,取下一件外套穿上,就要衝出去找林雲漸。

  林風晚眼裡的平靜也陡然消失,眼睛裡迸現出幾條血絲。

  「怎麼了?」

  林雨眠剛想衝出家裡,卻被二哥攔了下來。

  從小到大,她一直都是不怎麼怕大哥的,但二哥卻不一樣。

  就像此刻,他的語氣里雖然沒有任何對她生氣的意思,但她仍然不敢無視他的問題。

  「哥……林雲漸他……」她一說到那個名字,眼眶就自己濕了。

  林風晚完全沉默下來,他的手緊緊地捏著輪椅把手,突起的青筋極其駭人。

  「有人打電話來說,他今晚不能回來,也不能用電話……他會不會……」

  她的話還沒說完,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林雨眠剛要拒絕接聽,反正又是那些安慰人的廢話。

  但當她看到號碼後,卻又忽然按了下去。

  「餵?!」

  電話那頭,一個溫柔,乾淨,就像三年前一樣的聲音響起:

  「餵?怎麼了,小雨?」




章節目錄